最慈悲的事情:活你自己,忠于理想

2017-03-08作者:[美]安·兰德, 著编辑:Alphabooks

关于理想,顾城曾经写过一个最诗意的句子——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1979年到如今,将近40年来,浪漫的理想主义者一直都被这样的句子所激励,光明与黑暗的两极,正是我们的人生“不仅仅度过岁月”的诗意写照。


在艰难的世事里,我们踽踽独行,每一个人都在“寻找光明”,正是用的现实最不可为的方式,黑暗的眼睛是我们突破黑暗的利器。



然而,似乎知道现在,也乏有人想过一个问题:如果那我们心心念念的“光明”真的来到我们面前时,我们会是什么样子?


当然了,所有人怕是众口一词地说:当“光明”来到时,我们一定从黑暗中走出,拥抱它、亲吻它。理想主义者认为,当一生仅有一次的梦想成真到来时——我们的人生不就是以此为目的吗?正是因为“理想”的存在,才让“我”和“你”,才让“我”与所有平庸乏味翻滚在世俗泥潭里的那些人不一样。


问题在于,你真的能“看见”它,认出它吗?



感谢安·兰德,这个以笔为武器戎马一生的战士,在顾城写作那句经典诗句之前,就投出了这支标枪——也许“理想”对于理想者而言,不过是叶公好龙。理想之于他们,也许只是墓碑上的墓志铭。树立这样那样的人生目标,脱离了“低级趣味”地活,让自己的人生除了物质以外另有一片“诗与远方”,叫嚣着“将以怎样而活”,对于一个人来说,都是不难的。因为虚无缥缈、不可到达,至多不过动动嘴皮子、甚至埋首于这样的“伟大”,自己被自己感动,这一切并不需要真正的付出。而一旦涉及到真正的付出、牺牲,那么,“理想”又是何物呢?


有人为了金钱出卖它;有人为了宫室之美,妻妾之奉逃避它;有人在伪善的道德面前牺牲它;有人甚至反过身来威胁它……尽管,这不过是戏剧舞台上的极端情况,但是三幕剧却已道破人生百态,它像是一把匕首,直接插在理想主义的伪善、拜金、表里不一、道德沦丧上,赤裸裸地撕扯掉伪理想主义者的遮羞布——那些道貌盎然、充满了华丽和虚伪的口号、目标、人生追求。



这个世界真的“理想”已死?这个世界真的已经不存在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了吗?


在这一点上,犀利的安·兰德和温柔的顾城其实大概都秉持一样的看法——真的理想主义者大抵不谈理想,理想是要被实现的,只有被实现的理想,可以被实现的理想,才是真的理想。


不管这理想的内容是什么,只要以上特质,就可以称之为“理想”。安·兰德不愧是个人主义的倡导者——这“理想”只要是你的,一旦被实现,那是凯伊·贡达做过最慈悲的事情,何尝不是安·兰德做过最慈悲的事情——活你自己,忠于理想。


有时候我们是悲伤的,比“黑暗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更悲哀的事情是,我们自以为在用它寻找光明。


光明来之不易正如理想实现不是一蹴而就。


好在,这个世界还有理想存在。这个世界需要安·兰德,她做过最浪漫的事情不是浪漫,对于她而言,最浪漫的事情就是理性。理想不是最浪漫的事情,理想得以实现才是。



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曾经在竞选最激烈的时候,面对狂热的粉丝大喊:我是安·兰德的粉丝。不知道几乎不读书的特朗普,有没有读过《理想》,又是不是真的读懂了安·兰德。毕竟,安·兰德被誉为“美国精神的奠基人”。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理想
作者[美]安·兰德, 著
出版重庆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中国好诗词——古诗词里的花事情未了

曾雅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小学六年要做的120件事情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1

中学六年要做的120件事情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8

理想的专业法学教育(修订版)

何美欢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想飞是每个人的理想

李海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完美医疗:医疗卫生的理想与疾病控制论

陆志方、刘大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1

寻找未知的自己——心理学让你一辈子受益

何吴明、邹国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