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贵妃欢迎的美容利器

2017-03-08作者:雷雨霖, 著编辑:谢爽

宫斗,劳心多思伤身。

 

苹果膏也好,梨膏也好,这些果子药,很多药店都会生产制作,但鹤年堂的优势在于它的精细。苹果膏因为是汪逢春的方子,所以配伍的药料很讲究、针对性也比较强,什么患者适合喝,什么体质应该服,汪大夫开方的时候都有考虑,不像其他药店什么人都可以买回去用。而梨膏,真是熬得特别认真,梨子一般切成块儿就煮,但我们一定要擦丝儿,做得也细,兑洋槐花蜜或者荆条蜜更甜更香,不怕费工夫。但总的来说,并不是非要到鹤年堂才能见到这些膏滋。唯独有一种,确确实实是鹤年堂的秘方,刘一峰家族自己发明,经临床试验,并且命名,其他药铺没有。


 

最近几年,一开电视,屏幕上八九不离十紫禁城、御花园,一群半大不大的姑娘,戴上颤巍巍镶珠花旗顶,穿了大红大紫明艳端庄清宫服,踩着敦敦实实好危险的盆底鞋,围住一个皇帝、阿哥争风吃醋,勾心斗角,上演血雨腥风、热闹喧腾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相同剧目。明明是借的古代故事,却不是为的老人们怀古念旧当戏听,拿着遥控器,这边夺嫡之争换台去那边滑胎之祸的多半年轻人,尤其年轻姑娘。

 

前年过年,晚辈们正月初三来给我拜年,桌上摆着玫瑰枣、法制黑豆和一干果子零食,我下厨房做拿手的米粉肉,电视开着几乎没有人看,都在聊这一年的际遇和故事。唯有一个孙辈儿的姑娘,盯着电视安安静静看《甄嬛传》,吃饭也心不在焉,眼睛直接是贴在屏幕上很认真。进广告的空当,看我闲下来歇着,忙问:“舅爷爷,麝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真的有滑胎的作用吗?”


 

晚辈肯问我中药知识,我心里高兴,清清嗓子准备长篇大论:“麝香啊,是麝鹿的一种分泌物……”

 

可惜,没等我开始讲多少,广告结束,她早把头偏过去理也不理我。电视剧继续,我跟着看,是在说一个妃子用麝香害另一个妃子不能怀孕的事儿。我忍不住好奇,插空问这孙女儿:“你是喜欢历史吗,怎么这么爱看这剧?”

 

孩子礼貌性地不薄我面子,回答道:“不是,是因为我们公司就跟这剧里头一样,出的事情、为的东西,很像。”她怕说多了我听不懂,赶忙收起话头看电视。

 

其实,我也未必不懂。看这些晚辈,一个个倒算精神,淡妆浓抹言笑盈盈,可我许多年药材行业过来,懂些医理,望闻问切的“望”多少会一点,总觉得他们底子都虚,男孩子普遍勾着个腰直不起背来,女孩子洗掉脸上的妆,皮肤白苍苍也不太健康。他们应该都有他们的累,非我们老一辈人能够想象。

 

清朝宫廷里的事,编剧导演的纯属虚构,但对于我,在鹤年堂的那些年,一些老先生就是从清朝活过来的,清朝对于他们是扎扎实实身处其中并且仍然固化在他们人生的一个时期。老先生们有很多关于清朝民间以及满清宫廷的掌故,加之东家刘一峰爷爷刘永泉、父亲刘辅庭都曾出任清宫御医,故事的真实性也大都有保证。其中一个,让我觉得我其实可以理解这个孙女儿说的话。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心也好,力也好,用之过度对人的伤害都一样严重,身体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知养生、遵天时的种地老翁或可年寿过百,锦衣玉食、多思多虑的帝王后妃却常短命,说到底是个“度”的问题,凡事该节制。刘一峰爷爷刘永泉老先生当年在太医院,看诊的全是皇室贵族,可惜千奇百怪的病症并不比民间少。

 

正赶上春天,紫禁城里万物生发、花草萌芽。一天中午,太医们闲下来讨论医理,跑进来个小宫女:“我们娘娘晕倒了,快,快去看看。”一问知道是刘太医负责的妃子,他赶忙跟着来人往后宫赶。

 

到了妃子寝宫,隔着帘子搭上帕子把脉。要说给宫中的妃子看病,那可不得了,过去的男女有别,不能直接搭脉,必须得隔着布才行,你想,皇帝的妃子,岂能是乱碰的。刘太医又问了贴身侍女病症的细节,说是最近心烦不爱说话,总坐床上发呆少走动,饭也吃不下,怕冷,立春了怀里还不能离火罐子。好不容易有点力气去御花园探春,两只蝶子猛地从眼前掠过去,脚下趔趄顺势就晕倒了。这是常见病,脉象和病象都很明显,刘太医按常规给开了方子,知道没有性命之忧。



但刘太医还有他的顾虑,像这种劳心伤神引起的体虚病,今天治好一个,明天又有另一个,治好了的又会很快再复发,如此陷入死循环,总不是个办法。一入宫门深似海,尤其是小姑娘,年龄不大历世不深,进了三千佳丽共侍一君的深深紫禁城,人心复杂,君心难测,个人性命就先挂在了刀刃上险象环生,身后还有一整个家族的兴衰成败全系于自己的恩宠荣辱。来不及享受宫廷荣华富贵,反被无尽的外在的争宠和心里的算计耗掉大半心神,心神一散,气血先亏,气血不足,肝肺俱伤,身体自然弱下去。弱下去了也一样无法休息无法调养,别人还是会跟你找茬,皇上照样只看你服侍的好不好,不会问你心里想什么。这些道理虽然是在听老先生讲,我一细思仍旧背骨发凉,人的五脏六腑血脉器官哪里受得住这些折腾,真苦。还不如我们在鹤年堂踏踏实实爽爽落落做完一天事情,腰酸背痛,累归累,倒下就睡了,心安理得与人无争,一觉醒来又是满满元气和力气,饮食上也规律健康,休息日一帮师兄弟听戏爬山,真好。

 

“后来呢,刘太医找到解开这个死循环的办法没?”

 

我听着听着就进到故事里了,也为那个可怜的妃子担起心来。老先生笑着继续讲。

 

妃子吃了几服药,病当然是缓和了,以为接下去又要每天苦药汤喝着调养,吓得露出女孩子该有的样子来:“我怕苦,你看有没有不苦的药汤给我调补?”

 

刘太医为解开那个死循环,苦心钻研了很久,翻医书、查医案,也是“医者仁心”,可怜这些宫中女子的不容易,费了一些功夫在这桩事情上。所幸天道酬勤,真的让他配制出了一种膏滋,符合医理药理,专门针对劳心伤神体虚的人,又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就想给这位妃子喝着试试。宫女把膏滋用热水化开,端去喂妃子,闻见虽然有些药味,但喝下去,妃子立刻笑了。

 

“不苦,甜的。”还推过去让宫女也尝,全然一副少女稚嫩天真的样子。尽管也许转身又该端出皇妃贵人的严厉面目,但这一刻人的天性解放,刘太医觉得他的努力值了。



“早晚两汤匙,坚持喝一段时间。”刘太医嘱咐过宫女太监,长吁一口气。院子里两棵苹果树,粉雕玉琢,白茫茫自在开,春日暖融如清酒,朱红墙垣,平时看着总压得慌,如今却明明丽丽映着斑驳花枝影。

 

时间一天天过去,静悄悄仿佛无事皇城里,继续着它的暗流涌动、繁华悲凉。晕倒的那位妃子听说进了位份,皇帝去她宫里的次数比以前多了。

 

太医院热闹起来,好多的宫女、太监找上刘太医,说他们主子也要新晋贵人喝的那种膏滋。刘太医不敢随便给,虽然是甜膏,而且基本没有不良反应,但总归是药,病症不符不能吃。可一问,十个有九个说的症状都差不多,动则气喘、四肢无力、手脚冰凉、畏寒怕冷,很多还是大病初愈要调养,诸如此类,很适合喝这个膏。看来宫里头健健康康、身体强壮的人真不多。

 

“大道至简”,凡事都该从底子上找根由,这些妃子们的病根就在气血上,因为思虑忧劳伤了气血,所以才虚弱。既然气血亏损,那就补气血。补气血最为人所知的,一是阿胶,因为它是动物的皮煎煮浓缩而成,被称作“血肉有情之品”,甘温质润,善治血虚导致的眩晕、无力等,并且养阴以滋肾水,阴液亏虚诸证皆可用。二是黄精,后边会细写。然后大枣,本来就是水果,形体消瘦、倦怠乏力的人应该多食,入药最适合妇人用。还有莲子是补脾益肾养心安神的。再加上温肺补肾的核桃仁和补益脾气的桂圆。这几种药食,配伍起来互相辅助,慢慢地就会把气血补回来,气血正了,百病不侵,人的体质逐渐变好。

 

这个膏,宫妃们吃了,最明显的,气色好了,面上红红润润有很自然的色泽,力气也生出来,不会再被一个蝴蝶就惊得昏倒地上。太医院多了一种膏滋,大伙儿让刘太医给起名字。

 

“这方子如今成了宫中的方子,天子家专用,乾为天,所以是‘乾’,它又是大补元气的,就叫‘乾元膏’吧。”


 

乾元膏的来历原来是这样,给宫里妃子们特别制作的。说来,我这外甥孙女儿也应该喝些,如果她的工作环境真像她说的如同后宫一样复杂、辛劳,乾元膏就刚好很适合她。那天晚辈们拜完年走,我给这外甥孙女备了罐之前别人送的乾元膏,说:“姑娘,这叫乾元膏,嬛嬛们喝的,你早晚两勺,水冲开了喝,养颜美容的。”

 

姑娘好开心:“谢谢舅爷爷。”

 

其实呢,养颜美容是其次,哄小姑娘坚持喝才说的,我就是希望这些子孙们都有好身体,健健康康过他们年轻人的日子。

 

“少看点电视剧,多看些历史书。”人老了,忍不住临走说教两句。

 

“嗯嗯。”姑娘草草应付,抱着乾元膏一溜烟儿跑下楼。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雷雨霖, 著
出版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村民欢迎的“第一书记”

中共辽宁省委组织部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7

宫廷美容养生秘方(第二版)2版3次

张存悌 张泽梁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12

米悦讲故事——我是受欢迎的小朋友

米悦教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5

电力受端系统的动态特性及安全性评价

汤涌、贺仁睦、鞠平、李兴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9

整形美容手记——协和行医亲历实录

王友彬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6

读城

任欢迎、李光、孙晓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寻找未知的自己——心理学让你一辈子受益

何吴明、邹国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7

破万卷书——享受法律思想的智慧

何勤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