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不美 || 中、 美两国的房价相差多少?

2017-03-14作者:姜丹迪编辑:谢爽

1


搬来后的第二个月,吴妈妈在遛弯时发现有一些房屋前面挂着广告牌。广告牌上会有一个人的照片和一个大写的“Sale”或大写的“Open House”。除此之外,广告牌的最下方还会有一个人名和一串电话号码。


吴妈妈揣着好奇回到出租房,等旁边的华人租客下班回家后,吴妈妈向他询问了广告牌的含义。房客很详细地给吴妈妈解释说: “那些都是出售房屋的广告标志。在美国只要有房子要卖,都会在房屋前立一个这样的广告牌。上面照片里的人就是这个房子的房屋经纪,也就是业主请他/她来操办卖这套房子的所有相关手续。‘Open House’指的是如果你想看房,可以拨打下面的电话跟他/她预约时间,然后他们会来给你开门参观并介绍房屋信息。”了解完这一情况后,吴暇母女又在平淡的留美生活期间,找到了一个新的乐趣——看房子。


随着多次询问和多次参观不同的“Open House”,吴暇母女大概了解了她们这个区域的联排别墅的大致价位。一百平方米左右的两室一厅一卫一个车库的价格大约在32万美元。稍大一点的三室一厅两卫两个车库的价格大约在36万美元。不过在美国买房需要每年交房屋保险和土地税,另外这样的联排别墅还需要每月缴纳220美元的社区管理费。从没考虑过在美国买房的吴暇母女在得知这个资讯后,也觉得目前还是租房比较便宜。



金融危机爆发了,起初吴暇母女并没有感受到有什么异常。华人超市里的菜还是很便宜,比如新鲜的肉馅仍旧只要1.99美元一磅,比如新鲜的大虾只要3.9美元一磅。再加上房租也没有涨,学校依旧全部免费。所以她们并没发觉金融危机给美国带来了哪些影响。


随着“Open House”的增多和房价的暴跌,吴妈妈意识到买房的好时机到了!果不其然,没过几天吴暇母女所租住的房子对面就挂了一个卖房的广告牌。


吴妈妈随即拨通了广告牌上的电话,是个韩国人接的。韩国人的英文不太标准,有口音。吴妈妈的听力和口语水平也不行。但在双方本着“一个想把房子卖出去”和“一个想把房子买进来”的心态驱使下,二人终于把时间约定好,由韩国地产经纪来带吴妈妈看房子。


准备售卖的这套房虽然只有一层楼,但房子依旧需要收取社区管理费。房子整体结构属于一个横向的长方形。大门在正中央,一进去右手边是客厅,正前面是开放式厨房。大门左手边是三房两浴,其中包括一个含卫生间的主卧、两个客房和一个带淋浴的公用卫生间。而房屋最右侧则有一个不到6平方米的封闭式的小院。


由于只有一层,阳光被门前的大树稍微过滤掉一些热度,室内温度明显与室外温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对于吴暇母女来说,真是既凉爽又没有阴寒之气。随后吴妈妈询问了房屋的价格,韩国经纪在纸上写下了26万美元。


26万美元?!在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这套房的价格与之前同样大小的房屋相差了整整10万美元!吴妈妈立即将这一情况告知父母和老公,四位大人都觉得既然房价这么便宜而且吴暇至少也要在美国念完大学才能回去。况且这套房的地段非常好,周边紧挨着幼儿园、小学和中学,旁边又有大型华人超市和大型购物中心,即便以后二人回国肯定也能很快出手卖掉或者租出去。更何况这套房的价格与北京昂贵的房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于是四人一拍即合,决定拿下这套房子!



由于吴暇每天都要上课,买房的事情自然没有过多参与,主要都由吴妈妈一人进行。吴妈妈英文不好,又不会说韩语。考虑到日后在买房事宜上跟韩国经纪沟通不清,便想请好友帮忙翻译。毕竟她在美国只认识这么一个熟人,吴妈妈相信小单肯定也会帮自己好好把关和参谋。毕竟买房是大事,吴妈妈不希望将来房子会出现什么问题住着不放心。想到这儿,她毫不犹豫地拨通了好友的电话。


“喂,我上班呢,下班再说。”吴妈妈还没开口,单阿姨就挂断了电话。


等到吴暇放完学、吃完晚饭、上完网、写完作业、直到准备上床睡觉时,吴妈妈才接到好友的来电。


“今天找我什么事?”相信单阿姨在电话那头也已经洗漱完毕了。


“是这样,我们现在租的这个房子对面,有一个挂牌儿的房子要卖。格局什么都不错,价钱也很合理。我跟家里商量考虑买下来,毕竟现在一直给别人交租金,日积月累地也不便宜。周末你要是没事就过来帮我们看看吧,顺便也帮我问问那个地产经纪我们都需要准备哪些手续。我英文不好,小暇对这些太专业的术语也不太明白。你在美国二十年了肯定有经验,所以想让你帮着拿拿主意。”吴妈妈诚恳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单阿姨没有恭喜、没有道贺、没有说出买房注意事项、没有询问价格。她直接在电话那头噼里啪啦外加歇斯底里: “什么?!买房?!我不用过来看!你们租的那片我以前也租过!我知道周边什么样!你们刚来美国买什么房?你们了解美国的法律吗?!你们有信用可以买房吗?!我真不明白你是怎么想的!你就不能租房子住吗?!美国那么多人都是租房住!有多少人一辈子都没买过房!我来这20年了都没买房!你们才来多久啊,刚来半年多就准备买房!怎么这些年从大陆过来的人都那么娇气!租房很不好吗?我真是理解不了你!”单阿姨几乎不带喘气地说完这么多,吴妈妈明显能听到听筒那头的剧烈喘息。


“不是小单,你怎么又急了。买房这事我们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现在正好赶上房价大跌,这真是一个购房的好时机。其实你是美国公民,你如果考虑买房肯定贷款利率会更低。说实话,你最近也可以看看房子。现在买完等过两年经济复苏了肯定还会再涨,到时候你就赚到了。主要现在北京房子太贵,根本买不起。所以趁着现在投资,肯定保值。再说小暇怎么也得再在这边上六七年学呢,有个自己的房子对孩子来说也更安心。”吴妈妈把她的考虑说给单阿姨听。


“留学留学!就是出来学知识的!非得住大房子才能好好学习吗!”单阿姨把话题转到学习上。


“不是说房子大小的问题,现在我跟小暇挤在一间屋里,也确实影响她学习。再说跟房东一起住,活动空间也太局限了。要是真把对面那房子买了,肯定对小暇日后的生活也能起到好的作用。再说她爸爸跟她外公外婆也能过来看看她。这房子要是真买了,正好三间卧室。他们要是来了也能有个地方住,所以我考虑……”



吴妈妈继续说着,却被单阿姨打断。“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听!你要是想买就去买吧!刚来半年就想买房你就等着被人骗吧!”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电话声并不隔音,听筒那头单阿姨的暴怒,被床上的吴暇听得真切。“妈,你说她是赤裸裸地羡慕嫉妒恨吗?”吴暇对单阿姨所说的话已经有了免疫力,她不会再像刚来美国时那样生气。


“哎,不知道她怎么变成这样了。本以为她能替咱们高兴。”


“我问了班上同学,问她们的叔叔阿姨,还有父母的亲戚朋友是不是来美国时间长了也变成这样了?她们都说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儿。她们的叔叔阿姨都很热心,周末还开车带她们去环球影城玩。就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台湾同学Annie。就是眼睛大大的、住在寄宿家庭的那个Annie,她说她住的那家房东还每天开车接送她上学,另外还想邀请我们去她家玩呢。”吴暇一脸羡慕地说。


“是啊,别说你那些同学了,就说咱们搬的这两次家,包括那几个黑车司机。大家都是初次见面也都很热情地给咱们介绍这个介绍那个,知道咱们刚来不容易,所以能帮就帮免得咱们多走弯路。哎,小单也真是让人寒心。”吴妈妈一脸叹息。


“幸亏你跟我来美国了!要是当初把我一个人托付给她,指不定我现在是不是抑郁了呢!”吴暇边说边幻想着如果自己长期住在单阿姨家的情景。


“哎,算了。她一个人过也不容易。你快睡吧。明天我再找找报纸,看看有没有又会说中文又会说韩文的翻译。”就这样随着吴妈妈的多次叹息,二人没再继续讨论下去。


其实多年后当吴暇独自在社会中面对形形色色的不同人群时,也会时常感受到与那晚相同的心境。其实有些人活得不快乐并不是因为不满足,而是因为太喜欢和他人较劲。如果自己有别人没有,便可随意指指点点或者皆大欢喜。如果自己没有但别人比自己早一步拥有,则会心生怨恨百爪挠心。其实人与人的相处,本就无需这般妒忌。能帮一把帮一把,帮不上的也可以为对方鼓鼓气。这样的良性循环不仅使对方心情愉悦,说不定日后也会得到相同的福音。然而很多人并不明白这个道理,于是心胸越来越狭隘,积怨越来越深厚。原本并不起眼的小事,都可以变成任意一次火山爆发的隐情。时间久了渐渐自我封闭,曾经最亲近的人也都随之远去。就好比吴妈妈和单阿姨,本想着真心换真心,却换来了指责与怨气。



2


挂断电话后,单阿姨越想越生气。她想不通凭什么何姐一来到美国就可以有钱买房,而自己这么多年却一个人四处租房。想到这,她更加坚定了将来要找一个有房有车又没有负担的有钱人共度后半生的决心。因为只有这样,她这么多年才算没白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稍微平复一下她内心的不平衡。


原本已经洗完澡钻进被窝的她,慌乱地从床上下来。连拖鞋都没顾上穿,就光着脚来到一楼厨房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她咕咚咕咚猛灌了三大口,翻开手机通讯录里短发女同事的电话毫不犹豫地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怎么了小单?这么晚打过来。”


“我睡不着,你来给我评评理!”


女同事小声对丈夫说了几句,就走出卧室来到楼下客厅。“好,你说吧。”女同事在沙发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填补她旺盛的好奇心。


“刚才我那朋友给我打电话了,就是从大陆来的那个。她之前不愿意在我这住,非要搬走我也没说什么。搬走之后又嫌学校不好,又要转学。现在转走了,也租到房子了,又准备想要自己买房子住!你说她是不是没事找事?怎么别人能上那所学校,她家孩子就上不了?怎么别人能租房,她就租不了!”


女同事没有马上发表意见,想了想,试探性地说: “那个,小单啊。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啊。”


“你说。”


“之前我给你支招是怕她们来到美国后就赖上你了,所以才建议你不要对她们太热心。但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你这朋友好像很独立呀。她们刚到美国什么都不懂就这么有闯劲,其实我还真有点佩服她了。”


单阿姨明显没料到女同事不但没陪自己一起咒骂何姐,反而说很佩服她。只见单阿姨直接在电话里喊道: “什么?!佩服她?!就是因为她对美国一点都不了解,才更不能这样啊。再说了,她女儿英文不行,能怪学校吗?而且我离婚以后,不也是到处找房子跟别人合租吗!我现在是为了我儿子,才特意租了这个独立的两房一厅出来住。我一个人带着孩子容易吗?当初她们来之前说要住在我这,跟我一起平摊房租,我才觉得好日子快要来了。谁知道她说话不算话,说走就走!现在在外面没租几天房子又说要买房子!凭什么她就这么好命?难道我就天生应该过这样的日子吗?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凭什么她什么都有,我什么都没有!”


短发女同事并没有见过单阿姨口中的这个发小,所以对于单阿姨问的那些凭什么她发小有这有那的时候,也不知道应当如何回答。不过女同事心里很清楚,小单自己单身了这么多年也确实不容易,所以现在小单心里不平衡也情有可原。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小单的一些思维方式和为人之道在某些情况下也确实略显幼稚,可能这也是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另一半的原因。不过这些真实的想法,女同事是不会对单阿姨说的。女同事想了想,开口道: “其实最近房子确实跌得挺厉害的,我老公前几天还和我商量要不要再买个小一点的公寓做投资。嗯……怎么说呢,其实你朋友想在近期买房的这个想法我倒是挺支持的,毕竟现在做什么都不容易,趁着房价低把钱投在房子上也挺明智的。如果你有闲钱,其实也可以买个小户型来投资。我跟我老公这几天正在研究P市的一个小区,不仅性价比高,而且社区周边都已经建设得很成熟了……”


女同事详细地向单阿姨介绍这几天的看房心得,而此时单阿姨的大脑却“嗡”的一声快要炸裂。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同事会向着何姐说话,她更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有闲钱可以拿来投资?她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一个人在美国,不靠父母、不靠男人,现在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一步一步慢慢积攒下来的。可为什么像何姐这种天天不工作的人,却有父母支持、有老公支持?她不平衡,她极度不平衡。就连她那个女同事都准备花钱投资房地产,而她自己的银行卡里却只有那少得可怜的区区几万美元。


想到这,单阿姨又猛喝了几口水。她觉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她的付出完全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她开始怨恨,这种怨恨来自她一直拼命掩饰的骄傲。她一直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但在真相面前她所伪装的一切却又被现实击打得粉碎。她不服气,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盼了二十年都没有盼到的生活,何姐在刚来美国没几个月的时间里就可以实现?她没有觉得这一切是因为何姐有超强的适应力和果断的判断力,她只觉得何姐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通过不劳而获得到的。她恨这种不劳而获的人,她更恨自己样样都比何姐优秀,却怎么也遇不上一个没有任何经济负担又肯为自己付出一切的人。她觉得自己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而且还是美国公民。就凭这三点,她就已经完胜何姐。可凭什么最终胜利的却是何姐?凭什么何姐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一切?



“小单?小单你在听吗?喂?小单?”短发女同事已经把房子信息都介绍完毕了,却一直没见单阿姨回话,于是在电话那头开始叫她。


“哦哦,我在听。嗯,不早了,你先睡吧。我给我爸妈打个电话。”


“哦,好。那明天公司见,晚安。”


短发女同事挂断电话后摇了摇头,她觉得小单肯定没有在听自己讲话。


单阿姨没有给国内的父母打电话,因为她几乎从不主动给他们打电话。她觉得既然当初他们只给她换了区区几百块美元当嫁妆,那这样的父母又有什么忙可以帮得上?单阿姨光着脚回到了卧室,躺在床上直直地盯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她又开始回忆二十年前的场景,她觉得父母一直都亏欠自己、对自己缺乏关心。然而她却选择性地遗忘了很重要的一点。如果非要用金钱来判定父母是不是爱自己,那么尽管二十年前她的父母只有能力给她换来几百美元,但在二十年后,也就是吴暇母女刚到美国的第一天,吴妈妈就已经将她父母用退休金换来的一万美元交到了她手里。


没有人知道单阿姨是怎么看待这一万美元的,或许她觉得这些钱是她应得的。她可能从没意识到,在她抱怨父母没有关心自己的同时,国内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也都是由她父母独自硬扛的。他们在国内不给身在美国的女儿添麻烦,就已经是对女儿最大的关爱了。单阿姨一直看不透这一点,她始终觉得自己今天所有“悲惨人生”的源头,都是源自她父母给她介绍的那个没有经济头脑的前夫。然而婚姻是两个人的,又怎么能够埋怨父母?不知是她真的不理解,还是她不愿承认如今的一切都是被自己亲手搞砸的。总之,她依旧无法原谅自己的父母、无法原谅自己的前夫、无法原谅前夫的家人,也无法原谅何姐和刚才向着何姐说话的女同事。她觉得所有人都不理解她,她觉得所有人都过得比她幸福,她觉得自己的内心永远得不到平衡和满足。



3


吴妈妈并没有因为昨晚好友的指责就心灰意冷。第二天一早,她就开始想办法去找能同时说三国语言的翻译了。


吴妈妈像当初找房子时那样,在报纸上仔细搜索着每一个登上去的小广告。然而令她感到沮丧的是,报纸上并没有提供翻译方面的广告。正当吴妈妈发愁时,突然灵光一闪,她想到自己曾经的高中同学正巧也住在洛杉矶,或许他可以帮帮自己。


2005年,她们班的同学在北京搞校庆,吴妈妈记得以前的班长曾说自己常住洛杉矶。于是吴妈妈登录当时流行过一段时间的搜狐校友录,在里面联系到她的高中同学后,两家一起碰了面吃了顿便饭。


吴妈妈的同学姓张,张叔叔开车接上吴暇母女到他自己所住的A市转了转。张叔叔住的地方离吴暇母女住的地区有将近30分钟的车程(由于洛杉矶除了早、晚高峰堵车,其余时间都顺畅无比,所以30分钟的路程相对来说算是比较远了),随后张叔叔又说: “据说李连杰在这个区域也有套房子。”果不其然,A市确实看上去很美丽。


张叔叔说以后如果有困难可以随时打电话给他,他现在属于公务员,在做电路工程方面的工作。在张叔叔那边吃完饭后,张叔叔又将母女二人送了回来。他看了一下她们想买的房子,并告诉吴妈妈地段不错可以考虑买进。之后又提了一些买卖房屋的注意事项,才独自离去。


在张叔叔的介绍下,吴妈妈认识了一位朝鲜族的会说韩文的阿姨。翻译姓金,金太太年轻时在美国读的大学,所以英文也还不错。毕业后,金太太在一家美国私企担任翻译工作。



当双方谈好合适的酬劳后,吴妈妈本着对美国政府的信任和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最终在金太太的帮助下和韩国经纪签订了厚厚一摞看不懂的英文手续。


不得不提的是,当时这套房也有一些其他买家下Offer。但由于吴暇一家属于新移民,在美国没有信用分数,银行不给提供贷款,所以只得支付全额现金。也正是由于这样“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机遇,与其他通过贷款买房的竞争对手相比,原房主最终选择跟直接付现金的吴暇一家交易。不仅最终的成交额比原先低了一万美元,就连房屋交接手续都比普通贷款买房节省了两三个月的调查周期。


就这样,从刚到美国一个礼拜就从好友家搬出去的吴暇母女,在经历了两次租房和一次转学后。在2009年2月底,也就是来到美国只有半年左右的时候,通过吴妈妈强大的适应力、果断的判断力,以及外公外婆和吴爸爸在经济上和精神上的大力支持与肯定,吴暇母女在美国经济大萧条时期,误打误撞地赶上了来美购房的最好时机。于是在身、心都有所依的情况下,吴暇开始了真正影响她一生的几年留美光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结识了不同的朋友、体验了不同的生活、选择了不同的人生、感悟了不同的道理。随着出国留学的人群越来越多,吴暇所接触到的视野也将越来越开阔。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留美不美
作者姜丹迪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书画常识知多少

章用秀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18

多少事 欲说还休——杨雨评讲李清照

杨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千古两圣贤:王阳明+曾国藩传记(全2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2

玉米狐和西米鹿3.不一样的树精灵:彩色注音美绘版

两色风景 著;沈苑苑 绘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你不知道的美国留学

Warald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闲情乐事:留一些白,才是生活最好的模样

陈平原 编 梁实秋、周作人、林语堂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澳洲留学的那些事儿

秦岭,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解读中国房改 建立“两房协调”的住房新体制

马先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8

不头疼的故事作文课.麻辣卷

马翼翔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