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500年前欧洲就爆发了“价格革命”?

2017-03-16作者:薛国中编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16世纪时,西欧国家由于大量金银的流入而造成的商品价格长时期的剧烈上涨。在16世纪以前的几百年间,欧洲封建社会的商品价格一直比较平稳。尽管在战争期间或者发生荒歉、瘟疫的时候,物价有暂时的波动,但通常持续的时间不长,上涨的幅度也不大。自从地理大发现之后,西欧国家对海外地区大肆进行掠夺,黄金白银源源流入欧洲。仅在16世纪,欧洲的黄金总量即从55万公斤增加到119.2万公斤,白银总量由 700万公斤增加到2140万公斤。这些金银主要是通过直接抢夺和迫使当地土著居民从事奴隶劳动开采取得的。大量廉价金银流入欧洲,改变了货币与一般商品相交换的比例,导致物价急剧上涨。从16世纪30年代起,首先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农产品和手工业产品的价格都有大幅度的提高。到16世纪中期,其他欧洲国家也普遍出现了物价连续飞涨的情况。到16世纪末,欧洲国家的商品价格已经上涨了两倍以上。


欧洲的“价格革命”释义


关于欧洲16世纪发生的“价格革命”有不同的解读,一种意见认为,美洲输入的贵金属超过了欧洲的需求量,刺激物价上涨;另一种意见认为,美洲贵金属因生产技术进步,其单位时间产量提高,所含劳动量减少,因而价值降低,故物价腾贵。这两种意见都不能令人信服,事实是美洲白银到来之前,欧洲已出现过通货膨胀的现象。问题在于16世纪欧洲自身的经济情况如何。


美洲白银运到欧洲后,其中一部分成为一般商品,另一部分铸为货币,投入市场,增加了欧洲贵金属货币存量,超过了市场的需求,而欧洲自身不能消化,货币与商品的比率失去了平衡,无疑必然发生通货膨胀。在此情况下,欧洲将过剩的贵金属货币,以其相当的数量,由不同商路转输往境外市场。这就是欧洲在接受美洲白银后,又大量向外转移的原因,是完全合乎经济运转规律的现象。对贵金属的双重属性不加区别,又无视市场自身的调剂力量,都是不恰当的。价格变动的根本原因在于商品供给量与社会对货币需求关系的变化,而商品供应量取决于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因此,研究欧洲的“价格革命”,应当从考察当时欧洲的经济状况入手,而不是单方面的注意货币供应量的多寡。


“价格革命”前的欧洲社会经济状况


中世纪的欧洲在经过公元约500—1000年期间的所谓的“黑暗时代”之后,出现了繁荣,11—13世纪,农工商业均有明显的发展。14世纪因天灾连年不断,农业歉收,严重疾病流行,人口锐减,社会元气大伤。15—16世纪又逐渐恢复,人口不断增加。据西方学者研究,欧洲人口在1400年左右约5000万或6000万人,到1750年左右为14000万人或15000万人,增加了将近2倍。农本时代,人口的增长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标志。


人口增加的同时,经济得到复苏,市镇兴起,集市贸易遍布于欧洲大陆,其中最突出的是香槟集市(Fairs of Champagne,有译为香巴尼集市)。香槟位于法国东北地区,12世纪初只是个农贸市场,而且在意大利商人来到之前,“当时只是纯粹的地方性或地区性的市场”。由于该集市处在地中海区域与西北欧之间国际贸易的商路上,交通便利,欧洲各国的商贾云集,成为全欧洲南北商品的聚会中心。在市场上出售的不仅是欧洲的工农业产品,还有来自亚洲的各色高档货物,如香料、丝绸等。“在12世纪末和13世纪前半叶,香巴尼集市的确是西方世界国际商业活动中心”。这里的商业繁荣是建立在国际贸易(包括对亚洲的贸易)基础上的。但从欧洲全局来看,中世纪商业的发展“并没有改变乡村经济的地方自给自足的状况”,西欧工业化之前,农业一直是欧洲的主要的产业,甚至在“1500—1800年期间,在欧洲各地从事农业的劳动人口几乎都在半数以上”;而且农业仍处于滞后状态,尤其是粮食严重不足。


欧洲本来就犯有贵金属不足的贫血症。从11世纪到15世纪整个期间,由于矿业开发不足,贵重金属的供应似乎一直未能跟上市场对货币需求增长的步伐,就是在15世纪以后贵金属货币的存量还是不能适应商业发展的需要。可以说中世纪社会一直受到贵金属货币短缺的威胁,欧洲无数小城镇几乎见不到足值的金币银币,甚至欧洲的所有地区都属于这种情况。据亨利希·奎林(Heinrich Quiring)的《黄金史》书中说,罗马帝国时期欧洲的黄金总产量为1700吨,中世纪减为500吨。其后,又有所增长,奎林估计,1500年欧洲黄金存量为3000吨。M.M. 波斯坦(M.M.Postan)指出:“13世纪末,在国际大规模贸易中,黄金开始替代白银。”然而实际上欧洲西部使用黄金货币,中东部主要使用白银货币,而且在美洲白银输入欧洲之前,欧洲每年需要用65000公斤白银去购买东方的胡椒和香料,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所以,法国费尔南·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说,这是“勉强在本土拼凑必要的金银,弥补在利凡特地区(Levant,又译为‘勒旺’,滨地中海东岸的小亚细亚与叙利亚地区)的贸易亏空”。故西方学者称此时的欧洲是“原本贵金属奇缺的欧洲”。


市场经济是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推动力,货币与商品是市场经济运转的两个车轮,从宏观调控来说,二者必须保持一定的平衡,否则寸步难行,而平衡又是相对的,二者交错发展,相互促进。15世纪以后,生产发展,商品众多,而货币不足,社会市场供需失去平衡,这时增加贵金属货币量成为当务之急,因而促使欧洲兴起了开采和寻找贵金属的热潮。


欧洲大陆有许多金属矿产资源,中欧、东欧、北欧以及伊比利亚半岛都有贵金属矿藏,只是蕴藏量不大。14世纪由于饥荒和疾病流行,人口剧减,中欧的白银开采处于萧条状况,大约从1460年以后得到恢复。1600年前后中欧银产量每年可达20吨。最突出的要算蒂罗尔(Tyrol,今位于奥地利境内)和萨克森(Sachsen,位于德国境内),从15世纪50年代开发后日渐发展,到16世纪20—30年代,年产量达到70吨左右。1540年,欧洲的白银产量达到最高峰,年产量为65000千克。西方学者估计,“1460年至1530年间,白银产量在中欧增加了4倍,但仍供不应求”。“直到16世纪初,西方似乎仍处于(贵金属)货币供不应求的状态。”在16世纪大西洋彼岸的白银到来之前,欧洲自身增产的白银尚无助于弥补欧洲贵金属供应不足的缺口,欧洲人极力要弥合这个缺口,故有向外寻求贵金属的意愿。


15世纪初期葡萄牙则向非洲寻得黄金,据估计,“在1485至1520年间,每年从西非运抵里斯本的黄金在半吨以上。在整个近代初期,欧洲不断从非洲获得黄金”。于是欧洲贵金属货币量得以增加,甚至超过欧洲市场的负担。按照法国年鉴学派的史学泰斗布罗代尔(FernandBraudel)和斯普纳(F.C.Spoone)1967年的估算,在16世纪美洲白银大量到来之前,欧洲本土因金属矿藏的大量开采,贵金属的存有量为黄金3600吨,白银37000吨。但是此时欧洲社会经济的发展毕竟还很有限,金银产量的增加超过了商品生产的发展,市场上的商品吸收不了这么多的贵金属货币,因而早在美洲白银到来之前的1450—1500年便发生了物价上涨的经济现象,此可视之为16世纪“价格革命”的前奏。费尔南·布罗代尔称之为价格革命的“准备阶段”,“在这准备阶段,价格缓慢上涨(1450—1500年间,增长率为50%,平均每年1%),中间夹杂着活跃的周期运动,价格走向并不始终如一,但从长期看,价格无疑显示出平稳上升的趋势”。此时物价平稳上升趋势波及于西班牙、法国、德国等地。还有学者认为“几乎同时开始覆盖整个欧洲,只有西班牙,可能还有葡萄牙是例外”。其间虽有短期回落,“但在长期价格上涨的趋势无可否认”。美洲白银的到来之后,虽然起初“甚至不及欧洲原有货币存量的一半”,但更加剧了货币与商品比例的不平衡的态势。由于美洲贵金属首先输入西班牙,所以欧洲历史上所谓的16世纪“价格革命”先从西班牙打开缺口,始于1506—1510年左右,然后从西班牙蔓延到德国、荷兰和欧洲其他地区。


“价格革命”基本原因


新大陆发现后,16世纪美洲所产白银17000吨,全部输入欧洲。据西方学者杰弗里·帕克(Geoffrey Parker)说:“在1500至1650年间,(从美洲)合法运入西班牙的白银共达16886吨。”这个数字不过是欧洲原有白银的二分之一,对欧洲市场还不会引起大的震动。当然,16世纪的“价格革命”无疑与美洲的白银输入欧洲有关,但它不是根本原因,而只是加剧了欧洲原有通货膨胀的严重性。美洲白银继续向欧洲输入,其数量逐渐增大,17世纪为31000吨,18世纪为52000吨,16、17、18三个世纪输入美洲白银总量共计100000吨,这才使欧洲商品价格不断地产生剧烈的震动。西欧容纳不了这么多白银,于是许多白银分流到需要白银的地方,其中有3.2万吨转输亚洲,1.1万吨分别由波罗的海和利凡特转输东欧和西亚,实际上美洲白银在欧洲只存有5.7吨,也只是1500年原有白银量的1.54倍,从而大大减轻西欧金银货币过甚的压力。



应该注意的是,与白银输入量增长的同时,欧洲的人口也在不断增加,罗杰·莫尔斯(S.J.Roger Mols)据有关资料统计,欧洲人口1500年在8000万—8500万之间,1600年为1亿—1.1亿之间,1700年为1.2亿,1800年为1.9亿,是1500年的2.23倍;人口增加,又必然要求消费品增加,相应地又使欧洲感到物品供给不足,尤其基本物品粮食缺乏,这必然导致商品价格提高。所以西方学者杰克·戈德斯通(JackGoldstone)得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论断说:“欧洲(除西班牙之外)的通货膨胀主要是由人口和需求的增长导致的,而不是由新的美洲货币供应造成的。”


欧洲市场供应不足的商品主要是粮食,它关系到整个市场价格的走向。中世纪欧洲农业落后是引起通货膨胀最根本的原因。这个时期欧洲社会一直处在动荡不安之中,战争、全欧和地区性的瘟疫、气候异常、歉收饥荒等,此起彼伏,不断发生。尽管工业、商业、渔业、养殖业、采矿冶炼业等都有程度不同的发展(主要是在西北欧和意大利北部),但是农业,特别是谷物的生产远远落后,粮食不足,而且是越来越严重,“在1590至1591年间,意大利、西班牙以及法国的一些地区发生了饥荒”。有人计算,17世纪人均谷物的消费量比16世纪“减少了三分之一”。粮食毕竟是人们的主食,其中最主要的是麦类,包括小麦、大麦、黑麦、燕麦等,尤其是小麦。17世纪一位学者皮埃尔·古贝尔(Pierre Goubert)说:“小麦是欧洲前工业化经济最重要的产出,也是经济状况的衡量器。”“作为17世纪人们的主食,谷物的价格在价格的统计研究中足以给出用以说明主要经济波动的最好和最可靠的数据。”1695年布阿吉尔贝尔(Boisguillebert)也说:“小麦的计价……确定了其他所有商品的价格。”法国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在《资本主义论丛》之“1450至1750年欧洲的物价”专章中,着重讨论了谷物,特别是小麦对市场商品价格的主导作用,他也认为,“小麦是1750年前欧洲经济的重要晴雨表和标准衡器”。还说,“麦价不仅主宰着市场行情,它还是经济形势和经济结构的体现,是让人每天感到‘提心吊胆’的威胁”,并引用布阿吉尔贝尔于1695年的话“麦价涨,百物贵”来加以强调。谷物价格的上升,必然带动其他商品价格上升。由此可知,欧洲发生价格革命的根本不在于贵金属货币的增加,而在于谷物极端缺乏,并因此限制了其他经济的发展。


总之,16—17世纪的欧洲社会经济的发展,尚未创造出消化本土所产和美洲输入白银的能力。谷物不足除因气候异常而歉收外(这毕竟不是经常性的),更由于黑死病之后,人口大大减少,劳动力严重缺乏,改农田为牧场,发展养羊业,大量减少了种植谷物的农田,转而种植工业所需的原料和其他经济作物,因此造成西欧粮食供应不足的局面。


欧洲西部数以亿万计的人口所需的大量食粮,不得不几乎大部分依赖欧洲东部主要产粮地区的谷物(主要是小麦)供应。当时有两条运输线:一是南方的地中海航线,把西西里岛和利凡特的谷物往西运至法国南部地区和西班牙,价格比产地要贵一倍。而且这条航线并不稳固,因种种原因(气候、战乱、禁运等)时而中断。“当1500年地中海地区爆发饥荒时,一些国际商人摇身一变成为小麦的大主顾,他们让运麦船改变习惯的航线,把货物运到里窝那或热那亚(均为意大利北部西海岸城市),使价格提高了二至三倍。”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在1560—1591年间连续发生6次大饥荒。西西里在1575—1577年连续3年庄稼歉收,1591年又有一次更严重的灾荒。从1592年起,西西里几乎完全停止了粮食出口。“在1589、1597、1600年,饥荒多次降临君士坦丁堡(今土耳其之伊斯坦布尔)”,总之,“整个地中海地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在此严重形势下,南欧不得不寻求北方的粮食。“从1591年起,波罗的海的小麦开始也运往地中海,而且延续了很长时间。”这使得荷兰与英国从海运中“一直在分享这有利可图的贸易”。二是北方的波罗的海航线,把东欧地区(波兰、匈牙利和俄国)的粮食(小麦)和莱牛西运往尼德兰和英国。故有人说,“从易北河往东,沿波罗的海岸,出现了一条谷物输出的广大地带”。这是条主要的粮食供应线,波兰的格但斯克(旧称但泽)是东欧谷物西运的重要港口。波兰的领主把他们的谷物沿“维斯杜拉河顺流而下,抵达格但斯克”。“在16世纪期间(以及在17世纪初),但泽港的小麦出口不断增长,北方地区越来越多地从波兰调运剩余小麦。”“到17世纪中叶,每年经由但泽港出口的粮食数量,是1490—1492年年均装船量的6—10倍”,致使北欧的谷物价格较其他地区相对便宜。欧洲中部地区,由于商品经济尚欠发达,受“价格革命”的冲击波的影响较小,于是低物价的中间地带把欧洲拦腰切成价格水平高低不等的两个不同海洋地区。考察16世纪90年代的物价上涨总指数,如果把欧洲南部的价格总指数定为100%,则北部为76%,波兰最低,为25%。以上这些历史事实,充分说明决定欧洲“价格革命”的重要因素,不是取决于白银货币量的增长,从根本上说,是取决于人们所必需的谷物供应情况的变化。民以食为天,说到底食粮(谷物)在任何时代都是决定人们生活的最主要也是最基本的因素。



与中国比较,16—18世纪欧洲白银货币只有5万余吨时就发生通货膨胀,而同时期的中国吸纳了世界白银的半数(6万余吨)后,市场稳定如故。主要是中国有充分的谷物供应以保证全社会的需求,从而稳定市场物价。由此使人得出这样的认识:16—17世纪欧洲的“价格革命”表明,当时欧洲的农业发展还不能充分满足人们的需求时,就不可能成为世界白银旋流的中心或世界经济体系中心,还是边缘地区。这个中心地位不能不由农业发达、食粮充足的中国独占鳌头。欧洲直到18世纪工业革命能创造出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的生产力,物产丰富了,通货膨胀的形势才有新的转机。世界经济和金融中心也随之从中国转移到西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薛国中
出版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定价4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S2B崛起:新零售爆发

尹佳晨、关东华、郑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2

欧洲一本就Go

《环球旅行》编辑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30

基于资产价格的金融安全研究

刘忠生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1] ¥21

逻辑思维训练500题(青少版)

于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人事第一:我是如何在世界500强做HR的

赵洪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3

激发无限潜能的500个数独游戏

马利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5

激发无限潜能的500个脑筋急转弯游戏

薛莎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