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这件小事,咱们得好好谈一谈!

2017-03-17作者:[加] 苏珊·平克 著;青涂 译编辑:湛庐文化

俄罗斯画家马克·夏加尔的代表作《生日》


中国的饮食之道,也是人情融合之道。 鲁迅就曾在《风波》的开篇中,描绘了一幅民间饮食的温情画面:面河的农家的烟突里,逐渐减少了炊烟,女人孩子们都在自己门口的土场上泼些水,放下小桌子和矮凳;人知道,这已经是晚饭的时候了。老人男人坐在矮凳上,摇着大芭蕉扇闲谈,孩子飞也似的跑,或者蹲在乌桕树下赌玩石子。文豪见了,大发诗兴说,“无思无虑,这真是田家乐呵!”


在互联网时代,这样仪式化的晚饭变得越来越少见。21世纪的城市生活让人们养成了边吃饭边刷微博的习惯,老同学聚会变成了手机大会,亲戚过年见面也是人人手机不离手,“一人食”成为新的生活状态。


夏加尔的《Street in Vitebsk》


加拿大心理学家苏珊·平克认为,面对面的社交行为根植于我们的基因之中,所以大多数人都渴望获得村落生活般的归属感。与家人朋友认真吃一顿饭不仅仅是为了填饱肚子,更是我们保持彼此真实和温度的情感交流,她把这种现象称为“村落效应”。面对面的就餐究竟会对我们带来怎样神奇的改变?不妨听湛庐君给你一一道来。


饭桌让彼此的友谊升华


你也许已经发现,我们的饭量取决于朋友的饭量。当跟熟悉的人一起吃饭时,我们会吃得比较多;当独自进食或者跟陌生人一起用餐时,我们会吃得比较少。与朋友们在一起时,我们可能乐意在一间烛光餐厅里花上3个小时,点上一桌子的菜和甜点,伴随着笑话、八卦和故事,毫不困难地把食物全部消灭。


夏加尔的《The Spoonful of milk》


人类学家萨拉· 赫尔迪认为,分享食物的冲动深植于我们的本能之中,是我们与生俱来的天性。看到我们的家人和朋友们大快朵颐,享受自己烹制的美食,本身就是一件愉快的事。分享食物,可以把一群“乌合之众”团结在一起。在共享食物的时候,人们更有可能把自己当作集体的一员,更愿意做出妥协,从而解决争端。

 

而早在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便会大办烤肉宴席来悼念去世的伙伴。2008 年,人们在加利利的群山之中发现了一处墓洞,在里面找到了一具有12 000年历史的中年女性的遗骸,旁边还有70 只乌龟、三头野牛、几只山瞪羚、两只貂、一只鹰、一头野猪和一头豹子的骨骼化石。考古学家们估计,这些食物加起来足足有300 公斤。或许,如今的商务午餐其实起源于某个中东干河谷,那里形形色色的居民们曾汇聚一堂,大嚼刚刚烤好的瞪羚排骨。


朋友才是你变胖的“主凶”


和好朋友一起用餐确实是件快乐的事,不过如果你朋友是个“大块头”的话,就可要小心了,你很可能从他那儿“感染”肥胖。一项为期32年的研究发现,肥胖会在社交圈中表现出相互传染的特性。这还不算,肥胖还可以通过社交网络从一个人传到另一个人,再传到第三个人,即使传播链中的第一个人和第三个人从来没有见过面。


正如克里斯塔基斯和富勒在《大连接》中指出的那样:“一般来说,肥胖的人更有可能认识肥胖的朋友、朋友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这也意味着“你的朋友的朋友可以让你变胖”。


夏加尔的《我和我的村庄》


此外,相比男性,女性的食量更容易和她们的用餐伙伴保持一致。如果有两个人面对面吃零食,其中一位或两位都是女性,她们就会不自觉地协调吃零食的速度。男性却不会出现这样的同步效应。如果让两位男性共吃一包薯片,你会发现他们每个人都只顾着自己吃。经济学家贾斯汀· 特罗格登和他的同事发现,青少年女孩远比青少年男孩更容易“跟上”朋友的体重增长。

 

饭桌上的的社交惩罚


人类是一种群居动物,我们会和家人、朋友组成紧密团结的小圈子,谨慎地嗅探周围出现的陌生人。能够在同一个饭桌一起吃饭常常是一个亲密团体的标志。长久以来,传统社会曾经通过强迫罪人独自饮食来达到对其羞辱和惩戒的目的。比如,生活在巴西的毗拉哈原住民对违反社会规范者的惩罚分为以下几种:最轻的惩罚是一天不得与大家共享食物,然后是数天不得共同进食;更严重的惩罚是一个人远远地住在森林里,断绝一切正常交易和社交往来;而毗拉哈最严重的惩罚则是彻底放逐。

 

在第三帝国时期,纳粹德国的领导者驱使2000万被剥夺了公民身份的德国犹太居民参加强制性的体力劳动,他们自然希望德国的主流社会能把这些人排斥在外。但尽管纳粹党展开了强劲的宣传攻势,事情却没有向着他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因为一般民众面对着昔日的老邻居和老同事,可能会对他们的悲惨命运产生共情。于是,纳粹便禁止主流社会民众和强制劳动者共享食物,以实现自动隔离犹太人的目的。


夏加尔的《Jew at Prayer》


把人排斥在餐桌外不仅决定了谁是内群体,谁是外群体,也让站在圈外看的人像身体受创时一样遭受心理上的重创。有研究显示人类就算只察觉到一丁点儿社交隔离的意思,也会产生一种特别的焦虑感。这种焦虑感会扰乱我们的头脑,让我们不能再进行清晰的思考,也不能再坚持乐观的态度。神经影像学研究表明,社交排斥确实可以像生理疼痛一样,刺激前扣带皮层和前脑岛出现同等程度的活动。社会痛苦的神经信号看起来跟生理疼痛的神经信号十分相似。


总而言之,饭桌给创造了无数面对面交流的机会,让人感受到如村落生活般的归属感,它是一个人免疫力、复原力和影响力的真正来源。这是社交媒体上的点赞、转发、评论无法替代的。如果我们渴望快乐、健康、长寿……没错,还有智慧,我们就需要想方设法腾出更多时间一起进餐,进行面对面接触!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村落效应
作者[加]苏珊·平克 著;青涂 译
出版浙江人民出版社
定价69.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商标,可不是小事

朱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7

我很善良,为什么会得癌症

华文出版社[2014] ¥23

人生可以美得如此意外

周士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西游记》的故事:龙宫得宝

励艺夫
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5

叶君健全集 第二卷 中篇小说卷(一)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叶君健全集 第四卷 长篇小说卷(一)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叶君健全集 第十二卷 安徒生童话(一)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叶君健全集 第十六卷 散文卷(一)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夜窗鬼谈·东齐谐

(日) 石川鸿斋 著 王新禧 译
九州出版社[2018]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