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视角与社会视角的最新解析——迈克尔·杰克逊死亡之谜

2017-03-30作者:沉睡编辑:茹鑫

音乐天才迈克尔·杰克逊最后是如何猝离开人世的呢?


对此,2009年8月26日出版的《环球时报》,在题为《谁是杀死杰克逊真凶》一文中所援引的由洛杉矶警方所公布的杰克逊在其生命的最后数个小时的一系列细节如下:


6月25日凌晨1点30分左右,穆雷(杰克逊所雇的私人医生——笔者注)给杰克逊服用了普通安定片,但没有效果;凌晨两点钟,他为杰克逊注射了2毫克的氯羟安定;到了3点钟,杰克逊仍未入睡,于是穆雷再次为他注射了3毫克的咪唑安定;后在5点钟和7点30分又分别注时了一次,但仍然无效。到了上午10点40分左右,在杰克逊的“一再要求”下,穆雷为其注射了25毫克的异丙酚,杰克逊量终入睡也没有想到杰克逊此后再也没有醒来。穆雷在杰克逊入睡后陪伴了大约10分钟的时间,然后去了浴室;不超过2分钟,他返回杰克逊的房间,发现他已经停止呼吸。


该文借美警方所提供的消息还称,“这位医生(穆雷)在把杰克逊送去抢救时,并没有向警方坦白异丙酚的事,而且在发现杰克逊停止呼吸到送到医院抢救之间,穆雷的手机记录显示他打了40分钟的电话”。


另据新浪娱乐讯2009年10月2日所公布的消息称:据国外媒体报道,尸检报告细节称,50岁的杰克逊生前拥有一颗强健的心脏,原来所认为的杰克逊死于心脏病有误,杰克逊生前并没有任何的心脏问题,因此,“杰克逊的死被判定为他杀”。并称洛杉矶验尸官在8月份时公布,“强力麻醉药物异丙酚(Propofol)和另·种镇静剂氯羟安定(lorazepam)是导致杰克逊身亡的主要原因”,且称给杰克逊服用这些违禁药物的私人医生穆雷,“现在因涉嫌过失杀人而正在接受洛杉矶警察局的调查”。该文最后援引了海外消息称,“杰克逊的死因已经被正式确认为他杀”。



紧接着,北京电视台的《印象》及《档案》节目也分别推出了一期破译、猜想与评说杰克逊之死的专题电视节目,一时间,杰克逊之死在世界各地都引起了较大范围的震荡,特别是杰克逊的父亲及姐姐坚定地表示,他们坚信杰克逊是“死于谋杀”!那么,谁才是谋杀杰克逊的真正凶手呢?


资料显示,异丙酚(或称丙泊酚)是一种强效静脉注射麻醉剂,通常应用于医院医生在手术前对患者的全身麻醉,可令患者在较短时间内进入休眠状态,并能致休眠者呼吸减缓,心率和血压降低。因而,带有一定危险性的异丙酚在使用之时,必须由专业医护人员具体负责并且需要在这一行为过程中有人全程监护,以免不测。


而遗憾的是,杰克逊在被这种带有危险性的药剂“催眠”后的特殊时段里,却并没有一个人分秒不停地在一旁监护,尤其难以置信的是,医生穆雷还擅离职守,在此危险期中途居然还去了趟浴室,花了2分钟,在药剂的作用下,呼吸减缓、心率和血压陡降同时也肯定伴随着体温下降的杰克逊就死于这2分钟的时值。


疑问之一、私人医生穆雷为何要偏偏离开这要命的2分钟?难道他不知道作为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的神圣职责吗?一—尤其是在他刚刚为杰克逊注射完了大剂量的危险药剂的情况下。


疑问之二、这是一再被世人所忽略的一个重要细节,在穆雷为杰克逊注射相对不那么危险的氯羟安定和咪唑安定的4次行为中,每次注射剂量大都在2~3毫克左右,而为何在最后一次为他注射相对最为危险的异丙酚时,居然一下子就折射了25毫克?


疑问之三、25毫克的异丙酚的危险剂量的注射,到底是杰克逊“一再要求”的呢,还是穆雷自作主张的结果?到底是入眠的实际情形所需呢,还是穆雷最后完全因不耐烦了而干脆采取了不计后果之措施的结果?


疑问之四、如此危险的足以置人于死地的药剂,是谁又是通过何种方式弄到并带进杰克逊的卧室的?


疑问之五、暂时停止呼吸,往往并不意味着一个人的最终死亡,换句话说,杰克逊在停止呼吸后的不长时间内,完全有被抢救过来的可能与希望,因为杰克逊并不是中弹,也不是被刺,也不是受到剧烈撞击或巨大声波的震荡而停止呼吸的,他那种停止呼吸的情况,较之上述那些情况最易被及时抢救过来,比如采取人工呼吸、心脏按压、加高体温、立即向体内注入某种可使异丙酚失效的药物等等办法,甚至可同时采取以适度的声响振频播放杰克逊的《地球之歌》,以将其飘逝不远的灵魂及时唤回的办法(这种办法也可能是最为有效的办法)。但资料显示,除了穆雷称自己为杰克逊实施了人工呼吸外,其他办法均未采取。特别是,在医院全力抢救暂停呼吸的杰克逊的过程中,穆雷居然没有告诉医院方面自己此前向杰克逊注射了大剂量的异丙酚这一事实;换言之,医院医生对杰克逊的紧急救助毋宁说是极其盲目而无效的,是治标不治本的,因为那时正在紧急抢救的医院医生并不知道杰克逊的真正死因到底是什么。


以下是美国当地时间6月25日下午洛杉矶急救中心的一般电话录音。



(前略)


求助者:“这里有位男士需要帮助,他现在已没有呼吸,没有呼吸,我们试图为他做心脏按压,但他没有任何反应。”


急救中心:“好的,他多大年龄了?”


求助者:“他50岁。”


急救中心:“50岁,好的。他现在没有知觉、也没有呼吸?”


求助者:“是的,他没有呼吸。”


(中间6句话略)


急救中心:“好的,把他抬到地板上,准备为他做心脏复苏术,好吗?”


求助者:“我们需要……我们需要……”


急救中心:“我们的医疗人员已经在路上了。我没办法在电话上帮你。我们已经在路上了。现在有人给他进行治疗吗?”


求助者:“是的,有,这里有一个私人医生,他和他在一起……”


急救中心:“噢?那个医生现在还在场吗?”


求助者:“……但是他现在没有任何反应,他对心脏复苏术什么的均无任何反应。”


(中间6句话,略)


求助者:“谢谢您!我们给他做心脏按压,但是他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急救中心:“好的知道了,我们正在路上。我们立马就赶到您处。”


通过对在杰克逊刚停止呼吸时洛杉矶急救中心所接到的求助者(即杰克逊私人医生穆雷)的电话录音解读,不难发现如下这些令人震惊的问题:


其一、第一句话,即“我们试图为他做心脏按压,但他没有任何反应”,透露出了这样的信息:信息之一是,私人医生穆雷在杰克逊刚停止呼吸还存在抢救可能之时,并没有为他做至关重要的心脏按压。因为急救中心以及普通急救常识所希望和要求的心脏按压,对于穆雷来讲,这一行为仅表现为试图,而不是已经发生过,或正在发生中。这足可证明,拿着优厚薪水的私人医生穆雷在杰克逊刚停止呼吸后的第一时间内,并没有及时去做一个医生最应该做的事情,而是无所作为。信息之二是,穆雷存在着显而易见的品质问题、做人问题与医德问题,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为杰克逊立即实施心脏按压,怎么就能断定杰克逊无任何反应呢?况且,科学常识告诉我们,人与动物甚至在死后很长时间,其肌肉组织和某些关节在受到触动时还会有所反应。



其二、第四、第五句话,即“50岁,好的。他现在没有知觉、也没有呼吸?”(急救中心),答:“是的,他没有呼吸。”(穆雷)这两句问答所透露出的信息为:穆雷并没有讲出实情与真相,至少在有意回避真实情况。因为常识告诉我们:没有呼吸并不意味着没有知觉,一个人屏住呼吸或将口鼻浸入水中,他会继续存在知觉;换句话说,当时在现场,杰克逊虽然暂时停止了呼吸,但他很可能还有知觉,而只要知觉尚存,就说明一个人并没有彻底死亡,就存在着被抢救过来的可能。


其三、第六、第七句话,即“好的,把他抬到地板上,准备为他做心脏复苏术,好吗?”(急救中心),答:“我们需要……我们需要(急救车的到来——穆雷)”这两句对话显然透露出了这样的信息:穆雷医生仿佛是在答非所问,甚至是有意在支吾,在拖延一秒千金的宝贵时间。


其四、倒数第二句话,即“谢谢您!我们给他做心脏按压,但是他仍然没有任何反应。”可透露出这样的信息:穆雷医生显然是在撒谎,因为截止说这句话之时,他一再在与急救中心用电话通话,那他又怎么可能一只手打电话,另一只手来实施心脏按压呢?这显然与常识不相符,况且前面的通话都已经透露出了穆雷既没有按急救中心所希望的那样去立即实施心脏按压,同时也懒得这样去做。他惟一在做的,似乎就是在静候急救中心所派救护车的到来。这就是作为一名私人医生的穆雷,在那十万火急的时刻所表现出的一切。当然,也有消息说,穆雷称自己曾为杰克逊做过人工呼吸,可这个细节至少在这段电话录音中并未显示出来,且就算是做过人工呼吸,心脏按压的这一复苏术也更是必不可少的。



依据上述电话录音分析,及穆雷在第五次为杰克逊注射具有较大危险性的药剂异丙酚时,其注射剂量居然超过了前四次所注射的普通药剂量之总和的反常做法,可推出如下结论:


一、杰克逊显然是属于非正常死亡,其死亡存在着重大的谋杀嫌疑。


二、不管美国警方在不同阶段会做出多少种不同的认定,给出多少种不同的说法,但上述的大前提和基本判定将维持不变。


三、私人医生穆雷显然在杰克逊之死中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在由诸多谋杀者所构成的群体中,穆雷很可能即使不是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也至少是扮演着最直接的角色。


四、证明上述这一论断的,主要有如下这些缘由:


1、作为医生,穆雷明知为患者一次性注射如此大剂量(25毫克)的具有较大危险性的麻醉性药剂,是严重的不当行为之前,令患者休眠以失去疼痛知觉的这种用途,而非用在失眠症上),但是他还明知故犯。


2、在上述行为发生后,进一步地,穆雷又未能履行需要时刻严密监护被注射者的这一医护人员应有的职责,在此后的极其危险的时刻,他却擅离职守了2分钟,去了浴室。



3、穆雷声称是患者杰克逊“一再要求”他所为的。但就算如此,作为医生,应按医治原则和科学要求行事,而不是按患者的错误要求行事,尤其是没有证据表明,杰克逊要求穆雷一下子为自己注射人25毫克的、如此大剂量的存在较大风险的药剂,除非杰克逊希望借他人之手来达到自杀的目的!但没有任何迹象、也没有任何理由能够显示出,杰克逊希望自杀。


4、没有证据表明是杰克逊从外边买回了异丙酚等违禁药品。在杰克逊的自传《太空步》一书中显示,杰克逊素来对包括毒品在内的一切违禁品都是不齿的,那么,最有渠道将此违禁品带入杰克逊之卧室的,那就是做医药这个专业的穆雷医生了。


5、在杰克逊刚停止呼吸而显然并没有死定,因而存在着较大、至少是一定的抢救希望与可能的时刻,穆雷并没有立即做一名医生在此时此刻最应该做的一切,尤其是没有立即为杰克逊实施心脏按压的复苏术。特别是在急救中心通过电话要求他这样做之时,他却表现出支支吾吾、漫不经心,没有及时实施心脏的复苏术,没有尽一切可能地去拯救杰克逊于水火!这与一名医生的神圣职责和医德,进而与一个人的基本职责、道德和良知是严重悖离的。


6、上述1~5表明,杰克逊最后是在穆雷手中而一分一秒地、一步步地走向死亡的;同时,在此过程中,导致这一事件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的穆雷,又仿佛是在静候着最终结局的到来。


五、以上是杰克逊死亡的直接原因与前提条件,而导致那些直接原因和前提条件的,又是由如下的间接原因与条件所构成:即困扰和折磨杰克逊的长期失眠。正是患有严重失眠症的杰克逊要雇请医生穆雷来为其治愈这一顽疾的。但失眠症并非杰克逊的遗传病症,而是长期以来巨大的心理压力所致,特别是由于1993年及2003年两次旷日持久的、后被认定为惊天骗局的对他的羞辱性指控所致。这是问题的根源,若无此根源,他便不会患上严重的失眠症,从而就不需要特意雇一名医生来专治此症,进而便不会有尔后的悲剧的发生。而那两次闹得举世沸沸扬扬的指控与媒体的病态性报道,其背后除了受普通的经济利益驱使之外,还受国家的政治利益所驱使,在此方面,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两场闹剧有点类似于克林顿曾经不慎卷入的性丑闻事件。对此,北京电视台《档案》的一期关于杰克逊的节目解读是这样的,即2003年初美国政府为了转移公众对存在争议的攻打伊拉克这一事件的视线,才不惜炮制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杰克逊性丑闻的事件。有资料说,在这场漫长的一个孤单的个体与一个庞大的国家的对峙中,杰克逊的精神受到了极为沉重的打击,使他的心灵深处蒙受了难以想像、无法愈合的创伤。从此,痛苦的失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像蛇一般地死死缠上了他,于是,便发生了临终时之一切。


六、除了经济利益(敲诈、榨取)与政治利益(转移公众视线)之外,驱使杰克逊一步步走向毁灭的因素,还包括嫉妒、种族偏见、对天才的仇视、对超人的费解、对无所不能者的湮灭、对一位传奇英雄与超级摇滚者在狂热之余的不容、对一名拯救世界者在被拯救中的不快等等。所有这些,连同最后时刻的实现诸多利益的具体行为人——私人医生穆雷,一同构成了一种巨大的黑洞与令人颤栗的阴谋。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摇滚时代
作者沉睡
出版中央编译出版社
定价5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流行天王:迈克尔·杰克逊

(英)赫伯特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10] ¥18

生生死死:死亡不是永别,忘记才是

鲁迅,周作人,梁实秋 等 著,陈平原 编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小侦探贝奇(4):易小寒失踪之谜

徐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

蝴蝶效应之谜:走近分形与混沌

张天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社会保障制度的福利文化解析——基于历史和比校的视角

张军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 ¥28

中国社会风习的百年变迁——百年中国社会风习变迁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九江学院社会系统学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6

魔法学校.黑翼之谜(小布老虎丛书)

葛竞,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5

魔法学校.雪狼魔之谜(小布老虎丛书)

葛竞,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5

最新经济学考研典型试题解析、点评与扩展

王瑞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小侦探贝奇(5):看不见的怪人

徐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