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女儿的信》:一次并不成功的性教育

2017-04-01作者:郭初阳编辑:茹鑫

人教社六册初中语文书,涉及爱情的共有六篇课文。其中纪伯伦《浪之歌》和《雨之歌》侧重于自然景物的拟人化表达;《望江南》、《关雎》和《蒹葭》是诗化的古典爱情;《简·爱》的节选并非课文而只是作为附录存在,花园倾诉的片段展示的是成年男女的情感世界。


散文诗、诗歌、小说固然可以谈论爱情,然而文学的境界总是高于现实地面,十三四岁的少年男女尚未长成,难以够着。若以这些文本作为孩子们情感生活的指导,显然不够贴切。这样看来,苏霍姆林斯基以父亲的口吻,非虚构的书信的形式,写成的《致女儿的信》,适合作为孩子们成长的参考,在这个意义上比其余五篇更值得重视。



一、积极的态度


什么是爱情?或迟或早,谁都会遇到这个问题。每个人触碰爱情的时间不尽相同,然而也许只有在成年的省思与回望时,才能透彻地理解爱情——爱情是一门艺术,是一项积极的活动,既使人克服个体的孤寂和与世隔绝感,又能保持自身本来的完整性。


根据不同的爱的对象,爱情可以分为五种:博爱、母爱、性爱、自爱、神爱。通常意义上的爱情其实就是性爱,若要谈论爱情就无法回避性的问题,弗罗姆说:“爱情毫无疑问会引起性结合的要求,在有爱情的情况下,这种生理关系就不会带有占有或被占有的野心和欲望,而是充满了温柔……性爱是具有独占性,但同时也是通过爱一个人,进而爱全人类,爱一切生命。”


苏霍姆林斯基显然深知这一点,他在《关于爱的思考》里写道:“应当推心置腹地、开诚布公地,最主要的应当随机应变地跟小伙子和大姑娘们谈论爱情。像思想、理智、意识支配感情这一类的教导,要像一条红线贯穿整个谈话过程。在关于爱情的谈话中,不要太重感情,而应让聪明才智和理性来支配。自觉理智地对待性欲,是关于爱情的谈话的最本质的方面,教育者必须用这些话语来触及人的心灵中最隐秘的东西。”[注释]正是这种大胆谈论性爱的态度,让他致女儿的六封书信广为流传。


在第一封信里,苏霍姆林斯基借祖母之口,讲述了上帝与一对爱侣的故事,这对相爱的男女一起携手走过五十多年,不管境遇如何变化,总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传情”。什么是爱情?仔细考究文本,可以发现苏霍姆林斯基借这个故事提供的三个答案:


(一)爱情是“人类种族的生命力永不衰败的纽带”;


(二)爱情是忠诚(共同生活时)和心灵的追念(失偶之后);


(三)爱情是美的。“这种美胜过天空和太阳、大地和麦田——胜过上帝所创造的一切”。


他从社会学、伦理学、美学三个不同的角度,尽其所能地回答了女儿的提问。


二、谈论的目的


遗憾的是,九年级上册语文书选用的《致女儿的信》,只是致女儿六封信里的第一封,这封信里除了那个童话故事之外,几乎别无所有;关于爱情谈话的本质部分,还没来得及展开。倘若读者有机会把六封信通读,那么翻阅第二封信时,就能读到一个中等技校的十七岁女孩怀孕的例子了。苏霍姆林斯基用了很长的篇幅来讲述这不幸女孩的经历,展示她中途停止的学业、遭到破坏的生活。该例子的残酷与之前童话的美好形成极大的反差,这个例子之后,父亲不再王顾左右了,直接向女儿摊牌:“亲爱的女儿,你一定看出,我并不是无缘无故想起祖母的含有哲理的童话故事,也并不是随意和你谈起什么是爱情的话题。我想防止你重蹈许多女孩子的覆辙。她们为此不得不付出十分重大的代价:牺牲幸福、欢乐、健康,有时甚至牺牲生命。”


两句“并不是”清楚地告诉读者,苏霍姆林斯基深远的忧心,以及发起“什么是爱情”这个话题真正的用意。正如他所说“自觉理智地对待性欲,是关于爱情的谈话的最本质的方面”,一口气写给女儿的六封信,最本质的目的只有一个——防止她在理智的婚姻到来之前意外地怀孕。因为“无知的不仅仅是那些竭力想满足性欲,但道德上从不准备做一个真正男子汉的男青年,无知的也有女孩子。”



三、女儿为什么发问?


苏霍姆林斯基的女儿当时十四岁,正值青春期。青春期的孩子最想了解什么?根据台湾学者游乾桂的统计,青春期的孩子最想了解的七个问题,分别是:月经、梦遗、手淫、性交与怀孕、避孕、性病、同性恋。


青春期的过程,就是不断向世界发问的过程。初进青春期的阶段,以性为驱力的迅速发展中,随之而来的问题大多关于身体与外表,无论女孩男孩,都很关注自身的变化,也很在意与同龄人的比较。事实上,无论是乳房的大小、月经何时来、卫生棉的使用,还是阴茎上的斑点、左右睾丸的对称、精液的颜色等具体问题,其实都围绕着“我是谁”这一核心问题;而到了青春期的后期,问题的核心就渐渐转移,重点落在了“我应该如何过我的生活”这一点上。


青春期的提问,值得父母认真对待。因为有些问题看似关乎特定的事实,其实暗藏着性启蒙时的深层焦虑;有些问题看似随意,其实含有严肃的弦外之音。


什么是爱情?十四岁的女孩问父亲,父亲说:“你的问题使我的心情非常激动。”然后开始讲述一个有教育意义的故事。然而女孩为什么会提这个问题?其实有很多种可能——也许她想在父亲面前展示自己的成熟,也许她的身边已经有朋友开始恋爱,也许她曾被爱情一霎飞触的裙缘扫拂,也许她已经历了一次小小的爱情而想作一总结,也许她只是出于对父母婚姻的关心……无论如何,在父亲的回答中,她期待获得一些可资借鉴的经验,尽管那是来自上一辈的老式武装。


父亲竭尽全力地给予了回答,针对这个问题,写了整整六封信。那么,他的回答是否恰当呢?


四、父亲的回答


不难从苏霍姆林斯基的滔滔不绝中归纳出他的爱情观:


(一)爱情意味着对下一代负责(生殖);


(二)爱情双方要持之以恒、专一不贰(忠诚);


(三)爱情是从性欲中升华的高尚情感(美)。


这三点其实都包含在第一封信的故事里,后面的书信中用了不少材料具体地加以证明。因为这是给女儿的信,所以在这三点之外,还特别附加了强有力的第四点,“妇女是爱情的主宰”,这种说法显然否定了爱情中双方的平等,也不能涵盖男同性恋者的爱情领域,最多只能将其视作父亲对女儿私下的、善意的性别鼓励吧。


除此之外,在他的信里还有两个隐藏着的观点。



(一)性欲灾祸论


在论证性与爱的关系时,苏霍姆林斯基用了一个有点古怪的比喻,把性欲比作一块大理石,把爱情比作从中雕刻而出的一朵玫瑰花。他认为,不了解爱情这种伟大劳动意义的人,就是披着兽皮的原始人,“不幸的恰恰是许多年轻人不能超越那种原始的、缺乏创造性的劳动:挖出一块大理石,只能玩赏它而已。他能把这块大理石拖进洞穴,观赏它,却看不透这块石头的隐秘深处蕴藏着美。产生性欲并力求得到满足,即认为这是爱情。”


在这个比喻中,既肯定了大理石的价值(他称之为“一块名贵的石头”),也肯定了性是爱的基础、爱是在性中开出的花朵。然而在接下来的信里,他随即就否定了性本身的价值,直接宣判肉欲即罪恶:“我们不怕直言不讳,直截了当地说吧,失却理智和坚毅精神的单纯的肉欲是一桩极大的罪恶。而且它正偷偷地向你窥视。”


不仅如此,作为教育家的苏霍姆林斯基还可以变成预言家,他清晰地看见一幅可怕的图景,年轻人耽于性欲,后果很严重:“如果性欲加上轻浮,加上贪图一时的快慰和欢乐——这就预示着他将遭到致命的危险。花儿第一眼看来是美丽而迷人的,但它却可能藏有毒素。”


第三封信里作为美好爱情象征的花朵,到了第四封信就成了一种鲜艳的邪恶。十四岁的女孩读到这里,恐怕会花容失色,再不敢谈论什么是爱情了吧。


(二)男性危险观


同时,苏霍姆林斯基信里所描述的男性,往往满脑子就想着性,只想着把女孩子弄到手;而且善于扮演,内心却冷酷无情:“男青年一味要求女孩子迎合他的意愿,还装出一副不是有意作恶,而是真爱女孩子的样子。”


除了第一封信童话故事里的那个缺乏描写、面目模糊的男人,在后面的信里被具体提及的男子,都是负面的形象。


第二封信的小伙子,喜欢喝酒、举止粗鲁,欺骗女孩子说:“别那么小心眼……”等到怀孕了的女孩子去找他,他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第六封信里的汽车司机,显然是撇下了可怜的母子,过着自己的逍遥生活,七岁儿子柯里亚上门去找他,他却视而不见,车子从可怜的儿子身旁驶过,甚至都没有慢下来一点点……


就这样,苏霍姆林斯基为自己的女儿筑起了两道防线,用第一道防线来控制自我,用第二道防线来远离男子。人教社的初中《思想品德》教材,采用的也是同样的防御政策,在八年级上册《男生女生》一节里,爱情被归为四大类:误解型、寻求替代满足型、寻求地位型、冲动或报复型——没有一类是正常的、自然的。《把握青春 把握情感》的标题下,有一段僵硬的、不合逻辑的教诲:“男女同学之间的情感,需要慎重对待、理智处理。世间万物各有时节,过早地成熟,会过早地凋谢。我们既然在春天,就不要去做秋天的事。”——爱情是秋天的事吗?


五、现代社会的性观念


传统的爱情观里,性的目的就是为了生殖,与生殖无关的性活动即为罪恶,需要限制,这便是苏霍姆林斯基“性欲灾祸论”的立论基础。所以在他的童话故事里,那对男女一定是子孙满堂的,“几个儿子在耕地,女儿在收麦子,孙子们在草地上嬉戏……”


而现代社会的普遍看法是,性固然有生殖的功能,但还有与生殖完全无关的其他功能:性愉悦本身的价值、自尊和自我身份认同、接纳或拒绝的交流功能。现代社会肯定人类繁殖的必要,也充分肯定了性在生殖之外的多重价值。


传统的爱情观还主张,性活动必须扎根于深厚的个人情感,这样可以为女孩在异性恋关系中免受剥削、伤害而提供保护。没有深厚感情的男子,往往是危险的。在传统的爱情学家眼里,女孩子都是小红帽,凡是她所遭遇的,都是毛茸茸的色狼。这个观念先入为主地认为,男性的性与女性的性相比,前者更为粗暴,更不负责任,正如苏霍姆林斯基“男性危险观”里所描述的那样。然而,这样的描述并不符合实情,在现代社会里,“男性的性”与“女性的性”同样需要保护,尤其对于青春期少年而言。



这种观念的另一种危险在于把“神就是爱”本末倒置,在课文里的表达就成了“爱情,它高于上帝”——每一种人类之爱到达巅峰时,常常会自我加冕神圣的权威,爱国主义如此、民族主义如此、爱情也是如此,一定得警惕这种貌似上帝的声音,当记得C.S.路易斯的告诫:“爱情一旦受到毫无保留的尊崇和无条件的遵从,就会变成魔鬼。”


好的教育并不无限拔高爱情,只是尊重、温柔地对待青春期,了解“青春期前后对爱情的追寻,兴趣常常不在性交”。成长生活中的每个经验都很重要,不可以贬辱与恐吓的方式,仅仅为了防止青春期的性行为,就破坏了他们对世界谨慎而合理的发问、探寻与梦想,残忍地击碎了他们光彩隐现的美好而敏感的心。


不妨回忆一下茨威格笔下那个同样年龄的女孩,她的心紧张得像根琴弦,心上人一出现,它就颤个不停,“你的什么事情我都知道,我知道你的每一个生活习惯,认得你的每一根领带、每一套衣服……我从十三岁到十六岁,每一小时都是在你身上度过的。啊,我干了多少傻事啊!我亲吻你的手摸过的门把,我偷了一个你进门之前扔掉的雪茄烟头,这个烟头我视若圣物,因为你的嘴唇接触过它。晚上我上百次地借故跑下楼去,到胡同里去看看你哪间屋里还亮着灯光,用这样的办法来感觉你那看不见的存在,在想象中亲近你……”


这个典型的例子,很好地说明了青春期的世界总是小题大做,在成年人毫不留意的现实中闪烁着只有自己知道的爱情的微光,对男孩和女孩来说,在乎的是感觉:轻柔的触摸、迅速的一瞥、偷闲的时刻、秘密的梦想、诗歌创作、给杂志上半真半假的讨论回信、欣赏地下乡愁蓝调……这些微小的事件,都可以用来营建空中楼阁,构建属于他们自己的亲密关系。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郭初阳
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定价2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清华北大MBA成功申请一本通——帮你成功开启清华北大MBA之门

甄 诚、赵 羽、赵 新、王金门、李发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5

妈妈送给青春期女儿的书

钟淼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致加西亚的信(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 哈伯德 (Hubbaid,E.)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4

大学与伊甸园——理性教育与人性发展

彭笑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9

相对论并不神秘

刘佑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6

项目经理的教战守则——成功PM的18项修炼

熊培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微信朋友圈营销秘诀:不讨人嫌还有钱赚

海天电商金融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6

睿智企业家:成功创业的秘密

【英】巴特.克莱利斯(Bart Clarysse)、【英】萨布丽娜.基弗(Sabrina Kiefer) 著  李肖鸣、张岚、宋柏红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2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 成功宝贝

杨鹏,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