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芬兰如何造就全球第一的教育?看完就知道我们的差距

2017-04-10作者:[美]薇薇恩·斯图尔特编辑:湛庐文化


4月4日至6日期间,习大大刚刚访问了北欧国家芬兰,这是习大大今年首访欧盟国家,也是他担任国家元首后第一次访问北欧。说起这个人口只有500多万的北欧“小国”,你想到了什么?


北极光?圣诞老人?诺基亚,还是愤怒的小鸟?



其实,芬兰人的教育也让他们非常自豪领域,自2000年开始,经济合作组织每3年举办一次15岁学生能力评估测验“国际学生评量计划”(PISA),芬兰青少年连续两届在阅读与科学两项评比中称霸。梁文道在他的《开卷八分钟》节目中,也对芬兰的教育体系赞不绝口。


事实上,在教育投入最多经费的北欧国家瑞典、丹麦和挪威,以及美国、韩国、日本、英国、南非等各国教育机构与领导,也跨海特聘芬兰教育专家,为他们的教育体系把脉、开药方。美国杂志《经济学家》更在2007年发文建议,欧洲领导人应暂时放下所有活动,“回芬兰的学校上课。”



芬兰的教育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资深国际教育专家斯图尔特女士在调研了芬兰教育体系后,总结出以下4点。


自由地专注于自己的学习

 

现如今,如果你去参观芬兰的小学便会发现,那里的学校规模小、设备全,每个学校只有几百名学生,15~20人的典型小班,每班最多不会超过30人。学生7岁之前会在公立的、课程游戏化的学前班就读,之后进入小学,这一阶段,他们经常在班级中或校园里以学习小组的形式合作研究数学课题,或者去图书馆查找资料,每个学生按照自己的水平阅读相关图书。


在这里,你基本看不到全班式的集体统一教学,老师一般只指导那些需要更多帮助的学生,那些独立忙于自己课题的学生如果有问题,也可以随时向老师寻求帮助。他们鼓励学生从小就勇于创新、敢于冒险,并努力解决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他们还会配备特殊支持教师对需要帮助的学生给予额外的帮助。

 


芬兰的教育环境相对平稳,学生可以专注于各自的功课。他们每天可以在学校领取一份免费热餐,医疗卫生则由芬兰全国卫生体系提供。在芬兰,学生只在十二年级时进行一次高中毕业考试,此外再无额外测试。所以对学生和老师来说,他们可以更加自由地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和学习,而不必花费时间去准备考试。


老师通过自己制定的多种评判方法和作业测试对学生进行评估,且会在第一时间将学生的表现通过描述性材料而不是排名或其他数字型衡量标准的方式向家长进行反馈。学生每天的上课时间相对较短,每学年也同样如此。这种教学安排使老师有更多时间去设计课程并与其他学校的老师合作,以推动创新及问题的解决。


在芬兰,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芬兰的教育工作者认为,通过对学生的早期诊断和介入,所有学生都能在常规课堂上取得成功。如果任何一名学生出现了掉队的迹象,一整套帮助体系就会很快做出反应。首先,所有教师都会接受一项关于诊断学生学习困难的培训,如果一名学生在学习中对某一模块不理解,教师就会在课下为这名学生补习,确保他可以理解主要概念。这样一来,学生的学习问题就无须等到年终考试时再进行检测和解决。其次,每所学校都配备了一名经过额外培训的特殊教师,以辅助任课教师帮助那些有学习困难的学生赶上学习进度。再次,每所学校都设立了一个“学生保健组”,人员包括校长、特殊指导教师、心理咨询师和班主任。这个跨多学科的小团体会定期会面,探讨班级近况,并商讨如果一名学生所需的帮助超出了学校的能力范围,他们应如何获取更多的市政服务支持。


美国与芬兰师生比例对比图


在有些学校,教师为了更好地了解学生,更好地对学生的学习负责,他们会花费一年多的时间和学生待在一起。由税收支撑的全国卫生保健体系对学生提供最后一个层次的支持,同时还免费为家庭提供服务。

 

芬兰的所有教师会统一接受关于诊断学生学习障碍能力的培训,同时他们会对学生进行早期干预,学校还会另外安排辅助人员。所有这些工作使得芬兰全国学生的学习成绩落差极小。教师也会得到帮助——他们在帮助学生时并非“单打独斗”。芬兰在国际评估中的成功得益于他们在所有学校中都努力缩小“差生”与“尖子生”之间的分数差距。

 

只有死鱼才随波逐流

 

帕西·萨尔贝里以前是一名数学老师,后来供职于世界银行,他曾深入参与到芬兰的教育改革中。他将“全球教育改革运动”中的改革模式与芬兰独具特色的改革方式进行了对比。“全球教育改革”模式有如下特点:从企业发展中获取改革理念,重点关注某一核心课程,强调竞争,倡导课程标准化,实行考试问责制,实行自上而下的教学指导。


而芬兰的“专业主义”模式则是:强调课程设置的宽度,提倡校际间的合作,关注学生个人的兴趣和创造力,无考核“信任”责任制,以及学校拥有办学自主权。


美国与芬兰教育设施对比


中国教育能得到哪些启示?


如今,芬兰被认为是知识社会中的教育模范。它也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教育改革者。2009年,我和一群美国州立学校首席教育官员去芬兰访问,学习它们的教学方法,与此同时,还有来自中国的一群教育工作者到芬兰访问,视察合作办学的实施情况并学习芬兰如何让学校发挥自主权。


此行的教育工作者从芬兰的教育体系中受到了很多启发:它致力于满足每一个孩子的需要,它尊重并信任每一位老师,它有着强大的建构主义教学法,其教学质量可以预期,且每所学校都有成效。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薇薇恩·斯图尔特
出版浙江人民出版社
定价42.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硝烟中的Scrum和XP——我们如何实施Scrum

Henrik Kniberg、李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2

教育 我们身边的故事 中国教育问题访谈

程平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5

清华法治论衡(第14辑)——法律全球化与全球法律化

高鸿钧、聂鑫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23

《我们——一座城市的十年记录》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18

一年级的小豆豆2.我们都是木头人(修订版)

狐狸姐姐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财富的真相——你应该知道的98个经济学关键词

蔡平、吴永佩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C#必须知道的300个问题

明日科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2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