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礼原本只是保证金

2017-04-10作者:袁腾飞 著编辑:谢爽

女娲可不像后来的某些官太太,整天只知道遛狗、打麻将,叼个大烟卷就敢替老公受贿。前面讲过,伏羲当上部落联盟首领之后,对婚丧嫁娶做了一系列的规定,这里边就有女娲的功劳。


在母系氏族社会,男女青年有一大“福利”,就是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恋爱。说白了,就是想跟谁好,就跟谁好。


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先祖们意识到,老这么整不行啊,生下孩子算谁的?当时的孩子全是有娘生没爹养的,一个母亲独自拉扯五六个孩子太正常了。男的呢?自由人,打完猎后可以随时勾搭小姑娘。


对此女娲不乐意了:“这可不行,太乱了!冤有头债有主,男女相爱之后就应该结为夫妻,在同一个屋檐下休戚与共,永不分离。女子是男子的‘宝’,男子是女子的‘家’。”



女娲主张男女结合后,女方到男方家过日子。这非常科学,为什么呢?


那个时候,食物的主要来源有两个,一是女子采集来的野果、野菜什么的,二是男子捕猎,打点野猪、野鹿什么的。


但是,大自然给的东西是有限的,万一今天运气不好,男的没猎到动物,女的没采到果子,这一家老小就全得挨饿。


挨饿的滋味可不好受,那怎么办呢?就只能抢了。所以那会儿为了争夺食物、水源、草场等资源,部落之间经常打仗。


一打仗就得拼命,这可是个力气活,男的肯定比女的有优势,所以男子必须是保护者,女子理所当然是被保护者。两个人相辅相成,共同支起一个家。


前面讲过,打猎这个事儿,多半是看运气,很多时候外出打猎的男子都是空手而归的。并且,打猎还是个高危职业,狩猎不成反被猎,丢掉小命这种情况常见得很,所以男子的收入很不稳定。


女子负责采集就不一样了,除了失足跌落悬崖,一般来讲,她们总能带回点儿东西。


所以,如此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要打仗了,男子上,保护部落和家族;平时男子打猎毫无收获,一家老小也能靠女子采集的野果填饱肚子。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还能解释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逛商场这件事儿对女人来说是极大的娱乐消遣。她们为什么爱逛,而且逛半天都不买呢?一件衣服她明明看中了,为什么还要多转几圈,再看看有没有比它更便宜、更好看的呢?


其实,这习惯早在几千年前,女人们采水果的时候就养成了:这边有梨子,尝一口,一般般,扔了;那边有桃子,尝一口,忒酸——还是回头摘那梨吧。


男的就不一样了。在商场看上哪件衣服,一问八百,立马掏钱,买完穿上就走。结果没走出两步,遇见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才卖四十,多掏七百多,那只能自认倒霉。


这跟打猎是一个道理。碰上老虎我躲,碰上大象我躲,好不容易碰上了一头鹿,我不弄死它我等啥?你说后面还有更好的,那等着吧。等半天就来一只兔子,还不够一家老小塞牙缝的。所以,男人果断出手这习惯,可能就是上古时代养成的。



弓箭和网发明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嗖嗖”几箭出去,没准儿就能射死一头鹿,一张网一兜,没准儿就能抓俩兔子,这些可比野果子有营养。


如此一来,大家伙不仅能吃饱,还能吃好,男人的地位自然就得到了提升。所以女娲提出,男子应该保护女子,为一家老小供应食物。


既然保护是男子提供的,食物也是他们辛苦猎回来的,女子再像以前那样恋爱观过于开放就不合适了。男子也开始琢磨,不能自己白天累死累活地打猎,老婆却和别人弄个野孩子回来。因此,女娲制定了一套嫁娶制度,来规范这些事儿。


制度的第一条是“正姓氏”。夫妻结合就要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为了使每个人都能找对祖宗,制度规定,孩子生下来要跟父亲姓,这样就能知道谁和谁是同一个爹生的,往后就是同一个爷爷生的,再往后就是同一个祖宗的后代了。


在当时,两个人同姓,就说明这两人或多或少有血缘关系,他们是不能结为夫妻的——经过长期观察,老祖宗也琢磨出了近亲不能婚配这个道理。


制度的第二条是“要通媒”,以此让婚姻的形式变得郑重起来。女娲觉得当时男女的结合太随便了,就跟一场游戏一场梦似的,结得快,分得也快。


因此,女娲提出,夫妻一旦结合,就应该享受永远的幸福。结婚的事儿只让两个当事人决定不行,还必须通过媒人牵线,男女双方的父母外加七大姑八大姨都觉得成,这俩小年轻才能谈婚论嫁。



制度的第三条是男方要“下聘礼”,为什么呢?因为从古至今都是陈世美多,潘金莲少。既然要求女方住到男方家,服从男方,那就得保证男方不能轻易变心,所以聘礼的作用就相当于保证金。


不过,越往后发展,这玩意儿就越离谱了,有些甚至到了让男方倾家荡产的地步,这就违背了女娲娘娘的本意。


女娲制定了嫁娶制度,提倡媒人的作用,所以她成了媒婆行业的祖师爷,被后人尊为婚姻之神。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袁腾飞 著
出版电子工业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沉淀的不只是记忆

李谟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