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西毒》:酿一壶“醉生梦死”

2017-04-12作者:巩宝荣著编辑:谢爽

这个世上能够永恒的东西已经太少,美丽的花朵终会败落,璀璨的青春终会消逝,浓烈的激情终会冷淡,所有的爱恨情仇只有在记忆里才会鲜活。


——题记



有人说,看王家卫的电影很累,必须静心,不只是看,而且要品。此话不虚,《东邪西毒》就是一部需要细品的佳作。如果静心细品了,肯定会喜欢。粗略算计,我已五次品味《东邪西毒》,每品一回就越觉得它像一件艺术精品,披着古装武侠外衣,探照现代都市情感,犹如亲临古今江湖,感受爱恨情仇与似水柔情。


黄金搭档·艺术精品


——导演·王家卫。如果非要寻找一个词来形容王家卫的编导能力,我想一定是“天才”两字。《东邪西毒》取材于金庸名著《射雕英雄传》,但除了东邪、西毒、北丐几个如雷贯耳的名号之外,与原著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少了铁血丹心的豪迈,不见忧国忧民的情怀,以武侠外壳装载现代人的万种风情。在情感的错乱交织里,不乏武侠片的意境。沙漠、烈日、蓝天、碧水、斗笠、马刀,金色的波涛,飘逸的长发,寒光四射的宝剑,破旧孤寂的草屋,一片浪漫、神秘又苍凉的江湖。荒山骄阳,一人携剑而去,马贼激起风沙滚滚,刀剑相交,飞沙走石,刀光遮眼,热血喷喉,飞鸟惊起,佳人回首;滂沱大雨,一人杀入茅棚,高手相决,血光四射,刀落指断,剑光血影,血喷人倒;葱茂绿林,一人飞抵湖面,拔剑出鞘,浪起千雪,收剑回鞘,痛声竭嘶。王家卫让武侠经典人物做起了风马牛不相及的职业,结尾又还给他们本来身份。欧阳锋失去最爱的女人,负气出走黄沙大漠,干起了杀手经理的职业,见证无数江湖恩怨追杀,于大彻大悟的第二年“重返白驼山,成一方霸主,号称西毒”。黄药师成为江湖浪子,处处留情,待一切归于平淡的第六年“隐居东海桃花岛,自称桃花岛主,号东邪”。洪七公成为落魄杀手,靠替人解决麻烦为生,被太尉府的刀客砍断一根手指,笑称九指英雄,三年后“加入丐帮,终成丐帮帮主,号称北丐,晚年与欧阳锋决斗于大雪山,结果相拥而亡”。


王家卫


——美术·张叔平。《东邪西毒》的美术是一种艳丽华美、虚幻诡谲的风格。无垠沙漠,世外桃源,破旧草屋,冷静荒山,偶有马贼出没、侠客过往。人物造型独具特色,搭配不同的色彩,与角色性格相合。欧阳锋梳起长发,貌似修仙道士,衣装黑白相间,意指冷酷和热忱的双重性格。黄药师长发飘逸,黄衫黄袍,气质尊贵典雅,情场浪子注定孤独。洪七公剑客装束,赤脚闯荡江湖,尽显平民侠客朴实之气。西毒大嫂身着红衣,手拈鲜花,白面红唇,不是红颜薄命还能是啥?斑驳的旋转大鸟笼,投射在人物身上的小格阴影,呈一种唯美、虚幻的格调。


——摄影·杜可风。《东邪西毒》是“王家卫+杜可风+张叔平”铁三角的倾情奉献,很多光影的细微处理与光影效果对故事、人物心理的暗示,令其他武侠电影摄影师望其项背,自叹弗如。大多数武侠电影重在提供可供欣赏的“画面”,目的是渲染气氛营造环境,而杜可风的摄影完全融入整部作品,两者浑然一体。英文片名Ashes of Time就像片中流动不息的影像:鸟笼转动时斑驳的光影,泛起涟漪的湖面,行云流水的摇移镜头……时间的痕迹烙刻在胶片的每分每秒。


——音乐·陈勋奇。配乐填充了影片题旨和人物内心,《天地孤影任我行》一段里,铿锵有力的鼓声揭示出激情豪迈、曲折跌宕的江湖景观。《挚爱和追忆》一段里,充满爱意和理想化的想法,傍晚时分欧阳锋凝望无法释情又不能回去的白驼山。《世事苍茫成云烟》的终曲,诠释着“往事皆成过眼烟云”的不二法则,所有的愁闷回荡在音符里,爱恨情仇释放于无垠大漠。



天才演员·爱恨情仇


两个三角恋爱构成一连串的江湖往事。往事里,没有确切的地点,没有明晰的时间,只有一群困惑的男女,各自守望着不同的方向。


——欧阳锋(张国荣饰)


经典对白:“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忌妒,我不会介意他人怎样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


欧阳锋劈头盖脸的独白,让我想到小说中西毒的狠毒,可我没有想到,西毒的狠毒原来是因为他尝试过什么叫忌妒。我也曾尝试过忌妒,但我没有变得狠毒,我不会介意别人怎样看我,我只不过想比他人过得更开心。欧阳锋骄傲自大,富有事业雄心,独闯江湖拼打出一片广阔天地。他又极为自负,小我的自尊使他失去最爱的女人。于是,他尝到了忌妒的滋味,远走孤寂大漠,逃避着自己,逃避着爱人。他孤独地生活,不再与人为善,开始变得狠毒与冷血。多年后,爱人逝去,认定天命。



——黄药师(梁家辉饰)


经典对白:“我明白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


这是一个最具现代思想的人物。他就像小说中的黄老邪,所作所为已无法用传统黑白正邪的标准衡量。他对美好与烦恼的体验类似现代人的理解。不同的是,现代人不再珍惜已有的真情而放纵于对未知的追求;黄药师不想让喜欢的人知道他的心思,因为他明白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他本领极高,出道最早,却未卷入刀光血影之中,只是纵情江湖,处处留情,欲罢不能,情债累累。他风流成性又不忘旧情,感叹“人有烦恼是因为记忆太好”。他喝下“醉生梦死”酒忘掉了很多事,唯一能记住的就是他喜欢“桃花”,在每年桃花盛开的时候都要去看一个女人。最后,隐居东海桃花岛,自称桃花岛主。于是,桃花岛上空余桃花情,可悲,可叹!


——盲武士(梁朝伟饰)


经典对白:“她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


他是原著里没有的人物,又是塑造得最为成功最为悲惨的人物。为了在30岁失明之前能回家乡再看一次春天灿烂的桃花,他来到大漠替人解决麻烦赚钱作盘缠。欧阳锋说:“我猜你一定很喜欢你老婆。”他承认:“可以这么说。”欧阳锋问:“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留在她身边?”他回答:“她爱上了我最好的朋友。”世间的无奈莫过于此。他是一个落魄的剑客,却有很好的生活规律,不难想象情变之前他的生活一定很幸福。村姑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他控制不住自己强吻了村姑,心里却想着另一个女人,世间的悲伤莫过于此。“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马贼什么时候到却没有人知道。”最后,他死于左手持刀的马贼手下,喷溅的鲜血惊起了远方女人身边的飞鸟,可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最爱的女人到底心里有没有自己,世间的遗憾莫过于此。



——洪七(张学友饰)


经典对白:“事在人为,谁说不准带着老婆闯荡江湖。”


洪七是最简单最幸福的人。欧阳锋不喜欢他,因为命书里说:“尤忌七数,是以命终”(此语不假,是为后话)。欧阳锋看中他的武功,给他介绍了个既可赚钱又可行侠仗义的职业。有血光、忌远行的日子,他杀败马贼认真数着赚来的钱。当他拒绝村姑之后,才发觉自己完全变了。他很失望,觉得没有了自我。于是,他答应村姑为她报仇并失去一根手指,而代价仅是一个鸡蛋。欧阳锋说他“不值得”,他却说:“我觉得痛快,这才是我自己。”简简单单,毫无遮拦。他只有九根指头,不能再拿刀,却带着自己的女人走向没去过的地方。多年之后,江湖上出现一个九指神丐,那就是他。相比欧阳锋的自负,相比黄药师的多情,相比盲武士的悲惨,他简单,他幸福。


——慕容燕(林青霞饰)


经典对白:“就算你的心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


她是最值得付出同情心的女子。她期盼着一段浪漫的爱情,钟情于一个飘逸的男子。某一夜,她把这个男子的酒后戏言当作爱情的承诺,痴痴守候在相约的地方,可男子没有如期赴约。她失魂落魄,顾影自怜,伤心欲绝。她练就绝世神功,喜欢和自己的倒影练剑,自号“独孤求败”。其实,在她精神分裂的背后是敢爱敢恨,在两个身份的后面藏着一颗受过伤的心。她问自己:他最喜欢的女人是不是我?后来,她已经不想知道答案,对他说:“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起,你一定要骗我。就算你的心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她哭了,我在想:女人最大的无助和痛苦不就是所爱的人不爱她,她又不敢承认吗?



——桃花(刘嘉玲饰)


经典对白:无


她是幸福又不幸的女人。她没有说太多的话,牵着一匹马,沐浴在阳光下,光彩照人。比起慕容燕,她幸福了许多,丈夫至死念念不忘看她最后一眼。她又是不幸的女人,伤害了丈夫也伤到了自己。爱人和丈夫悄然离开,她独自走在河里,无人陪伴,形只影单。她理了理头发,看了看身后的欧阳锋,拉着马走了。在幽灵般的笛声里,她伏在马背上动情地抚摸着马鬃失声痛哭。哭声代表着她的忧伤和痛楚。她放弃了自己的幸福,换回了挥之不尽的悲伤。


——西毒大嫂(张曼玉饰)


经典对白:“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赢了,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


她本来可以幸福终生,可最后悲惨而终,一切皆因她的倔强。她太倔强,所以拿一生的幸福赌爱情。她希望他说一句话,他却不肯说。他太自信了,以为她一定会嫁给他。所以,她赌气嫁给他的哥哥。在她结婚那晚,他要她跟他走,她没有答应。她疑惑:为什么到失去的时候才争取?既然是这样,她就不让他得到她。他感叹:“如果感情可以分胜负的话,我不知道她是否会赢,但是我很清楚,从一开始,我就输了。”他们相互感叹着,彼此思念着。多年之后,他重返白驼山。只是,两年前的秋天,因为一场大病,红颜已逝,“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



——村姑(杨采妮饰)


经典对白:“我不会这么做的,要是你嫌钱少,我会一直等下去,我想一定会有人帮我。”


她朴实无华,执着善良,悲惨的命运让她卷入残酷的江湖游戏。张狂的太尉府刀客杀了她的弟弟。她想找个人替弟弟报仇,而仅有的酬谢是一头驴和一篮鸡蛋。欧阳锋说:没有人会为一只驴去得罪太尉府的刀客,你会比驴更值钱。她说:“我不会这么做的,要是你嫌钱少,我会一直等下去,我想一定有人肯帮我。”简单的言语中带着农家女子的自尊与坚定。欧阳锋看她像一个人,盲武士看着她想起了一个人,她无辜地联系着无关的爱恨情仇,直到洪七帮她圆了愿望。她流着泪走了,一如她轻轻地来了,带走我一片真心的祝福。


爱情是否可以遗忘?


“你知道喝酒和喝水的区别吗?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我知道盲武士说这话的时候心情一定很沉重。心情轻松的我却觉得,水是不是越喝越寒有点深奥,酒是不是越喝越暖已不必考究,更多的时候,水用来解渴,酒用于浇愁。大嫂酿制的“醉生梦死”却是用来忘记。黄药师喝下半坛“醉生梦死”,很多事都忘了,唯一能记住的就是他喜欢“桃花”;欧阳锋喝下半坛“醉生梦死”,跟平常一样,继续做他的生意。



原来,“醉生梦死”并不能忘记,为何人们还要刻意忘记?黄药师奇怪:“为什么会有一坛这样的酒?”不由得感叹:“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一坛酒让我想起了《忘情水》:“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夜不流泪。”一首歌引起无数人的共鸣,我才知道人人都有烦恼,人人都希望忘却。人常说,能够静观大地开花结果的人,不会为得到什么而欢喜,更不会为失去什么而痛苦;不能静观大地开花结果的人们,梦中醒来,望着房顶让目光变得呆滞。这一切都缘于记忆太好,没有一坛酒也没有一杯水,他们又如何寻找忘记的方式?


不喜欢这句话:“在不能拥有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忘记。”看似经典内含深意,实则做作了无新意。因为“不要忘记”是不需要去做的,那是人的本性,正如欧阳锋所说:“你越想知道自己是否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越清楚。”本性不能忘记,为何人们还是刻意忘记?即使这样的忘记如《阿飞正传》里张曼玉那样无奈:“有一天有个人指着腕表跟我说,他说他会因为那一分钟而永远记得我……但现在我看着时钟,我就告诉自己,我由这一秒钟开始,要忘记这个人。”看着张曼玉悲伤的表情,我才更加清楚,当不再拥有时,一切都变成伤痛和烦恼。或许,这就是忘记的理由。



欧阳锋的忌妒是为了不让别人更快乐,其实他自己一点也不快乐。因为在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比遗忘更快乐,“如果什么都可以忘了,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他喝了半坛“醉生梦死”也没有忘记,所以他不快乐。我不知道遗忘的快乐是否存在,但可以肯定这样的快乐难以找寻。就如那多情的黄药师,即便是喝下“醉生梦死”,依然记得乡村潺潺的流水和美丽的“桃花”;就如那痴情的慕容燕,纵使练就独孤神功,依然不会忘记杀与不杀的疑惑和爱与不爱的伤痛。


人生就是这样,相逢,相识,相爱,分离,愁苦,错过,找寻,我们在浮光掠影的人间蜷缩在命运的角落,承受着悲欢离合,品尝着酸甜苦辣。纷杂的尘世,人免不了因情受伤,但爱情本身不该破碎。为爱情受过伤的人,可以走,像欧阳锋一样;可以逃避,像慕容燕那样;可以遗忘,像黄药师那样。但是,无论走避到哪里,以何种方式遗忘,都无法摆脱记忆留下的刻痕。


《东邪西毒》:电审故字(2009)第016号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巩宝荣(三错)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中国历代陶瓷壶图鉴

姚志卿, 孙烨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 ¥62

多语种水力机械词汇(中-英-西)

王正伟、乐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5

啤博士的啤酒札记

太空精酿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6

多语种水力机械词汇(中-英-西)

王正伟 乐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3

走东串西——程远绘画之旅

程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39

一本书搞定上市公司财报

姜立东、唐尧峥、高毅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7

提高超高压交流输电线路的输送能力(一)

梁曦东、姜齐荣、曾嵘、董新洲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38

毒蜘蛛之死(国内大奖书系)

冰波,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5

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基础与实践

刘沛主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18

特警部隊4-緝毒猛犬

孫慧玲
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1]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