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对妇女的偏见,早在1902年就轰轰烈烈

2017-04-12作者:吴瑕,杨欢编译编辑:茹鑫


——1902年2月,卡特在华盛顿当选为全美妇女参政协会主席时的就职演说


妇女参政是个简单明了的问题。这一要求带着尊严,有礼,有节,顺理成章。战胜保守派,获得男子普选权虽然是一大胜利,但将来获得女子普选权的胜利则是不可估量的。攻克了许许多多被认为不可攻破的传统思想的堡垒后, 男子才争取到选举权。然而,与妇女选举权面前一排排强大的反对势力相比,那些保垒充其量不过是堂•吉诃德的风车。


妇女选举权面临的正是男子选举权曾面对的所有反对势力。可除此之外, 妇女选举权还得与性別偏见作斗争。这种性别偏见是人类最古老,最无理,最顽固的偏执症。


何谓偏见?那就是一种毫无理由的观点,一种听不到论证,就作出的判断,一种不知来处的莫名其妙的情绪。性别偏见是剥夺妇女权益,剥夺妇女自由,剥夺妇女机会的一种先验判断,毫无根据地认为妇女没有能力从事她们从未做过的亊。女权运动迅速发展到今天,其道路上的大障碍就是性别偏见。


这种偏见至今仍然是个巨大的障碍。至少在美国,我们不需再为妇女与有识之士一道投票时有关智力、道德及身体方面的合格性作辩解。我们当中最佳公民的道理早已得到证实,我们论点的正确性也已得到公认,但我们还远远没有战胜性别偏见。


当一个大教堂主持暴躁地宣布说,妇女的要求不再那么有节制时,男人可能重操旧业,溺死女婴;当一个名声赫赫的参议员宣布说,没有人能为妇女的选举权找到理由时,当他以个人的地位和影响来反对时;当一个著名女作家将女权运动的代言人说成“尖声呼叫的女性”时;当一个政治头面人物说,“反对妇女选举权就是否定独立宣言”,而他自己却希望妇女得不到选举权时,问 题已经完全超越理智范围,而回到性別偏见的领域——逻辑与常识都无法打开的领域……



有四大原因导致妇女处于受支配的地位。按照男人是一个种族的唯一组成单位理论,每个原因都是合乎逻辑的推断。这四大原因是:服从,愚昧,否定个人自由,否定财产和报酬的享有权。这四种原因至少共起作用,使男人养成自私,霸道的习性,使妇女养成逆来顺受的习惯……


为了使这些不利条件牢牢地套住妇女,世人的推理是男人代表整个种族, 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属品,这样他们的行为便合乎逻辑了。将妇女永远作为附属品来监护等于剥夺了妇女思想与行动的全部自由,刹夺了妇女的发展动力,使 妇女顺理成章地成为世人所希望看到的空虚的弱者。妇女的地位又进一步強化了有关妇女低能的流行观点。


这世界不让妇女持有个人见解,却说妇女不善于思考;这世界不许妇女对公众讲演,却说女性中没有演说家;这世界不让妇女上学校,却说女性中没有天才;这世界剥夺了妇女的一切责任,却说女性软弱无能;这世界要让妇女明白,她们的点滴快乐是靠男人施舍的。


当妇女按照人们所教的,涂脂抹粉,戴上精巧的羽饰,去寻求快活时,人们又说她们图虚荣。这就是文学作品所祀奉的妇女形象,歌谣与传说使之不朽,骑士为这说尽发疯般的甜言蜜语。正如狄德罗说的,“当女性是主题时,笔头需浸满彩虹,而纸张需用蝴蝶翅膀来擦干。”


人们让妇女罩上这种神秘的光环,让她们相信自己是受宠爱的。世人眼中理想的妇女形象是:漂亮,风流,多情,顺从,谨卑,时而柔弱,时而激动得暴跳,但从来是愚昧无知、软弱无能的。当新的女性终于出现,高举真理的火炬,有理有节,带着尊严,要求分享这世上的教育、机会与责任时,难怪那些缺乏训练、软弱无能的妇女害怕地往后退,也难怪男人竟站出来为传统妇女说话,因为他们已习惯于自己所钟爱的女性。他们欣赏的正是妇女的软弱与依赖性。他们喜欢把妇女想象成柔软的攀援藤,而把自己看作粗壮的橡树。男人打从骑士时代起,就崇拜女性的理想,似乎她们是女神,但却一直控制她们,似乎女人又是白痴。男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两重地位是如何不协调,而错以为这种关系正符合上帝的旨意……



妇女运动的全部目的就是要推翻妇女有必要服服帖帖的观念,就是要教会妇女获得自尊,使她们不听命于人,教会男人充分理解平等,使他们不强求妇女服服帖帖。正如约翰•斯图亚特•穆勒谈到男子获得选举权之前的情况所说的,“高贵者在社会阶梯上一步步往下走,普通人一步步往上攀,每过五十 年,他们就彼此更加靠近。”因为我们也可以说,在过去一百年里,男性作为 世界的主导力一直往下降,女性一直往上攀,毎过十年,他们都彼此更加靠近。反对妇女争取选举权是旧理论的最后一道防线。这种理论认为,只有男性才是种族的创造者,因此女性必须服服帖帖……


过去,妇女运动的全部努力在于推翻女性在家庭中的隶属地位。这一目的已基本达到。一般受过教育的女子,在父亲家中,在丈夫家中,在儿子家中, 都享有个人自由的权利。一个女子不必再顺从一个男子。在家里以及在社会中,女子都享有自主权。


现在的问题是:作为整体的女性是否应顺从作为整体的男性?能否允许在生活的各个部门享有自治权的女子,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也享有自治权?一个男子支配一个女子是不对的,整个男性支配整个女性也同样不对。一个男子支配其他男子是不对的,男性支配女性也冋样是不对的……


卡丽•查普曼•卡特(1859—1947),美国社会活动家,演说家,女权主义运动领袖。1920年促使美国国会通过了宪法第十九号修正案,使美国妇女终于赢得了选举权。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名演讲录
作者吴瑕,杨欢编译
出版万卷出版公司
定价19.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妇女保健(修订版)

宋鸿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0

中国社会风习的百年变迁——百年中国社会风习变迁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九江学院社会系统学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6

Excel效率手册早做完,不加班(升级版)

陈锡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5

经典故事早认读·品德故事

桑妮等改编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4] ¥5

经典故事早认读·智慧故事

桑妮等改编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4] ¥5

经典故事早认读·道理故事

桑妮等改编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4] ¥5

经典故事早认读·启发故事

桑妮等改编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4] ¥5

经典故事早认读·幽默故事

桑妮等改编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4] ¥5

经典故事早认读·动物故事

桑妮等改编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4] ¥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