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官巨贪:检察院十二台点钞机清点贿款,竟然烧坏了六台!

2017-04-13作者:周梅森编辑:茹鑫

贪官一脸憨厚相,乍看上去,不太像机关干部,倒像个刚下田回家的老农民。可这位农民沉着冷静,心理素质好,处变不惊。侯亮平一眼看透——这是长期以来大权在握造就的强势状态。当然,也许今天这个场面早在他的预想中,他有心理准备。只是侯亮平没料到,一个被实名举报受贿几千万元的部委项目处长,竟然会住在这鬼地方!


这是一套常见的机关房改房,七十平方米左右,老旧不堪。家具像是赵德汉结婚时置办的,土得掉渣,沙发的边角都磨破了。门口丢着几双破拖鞋,扔到街上都没人拾。卫生间的马桶在漏水,隔上三两秒钟“滴答”一声。厨房里的水龙头也在滴水,但这似乎不是漏水,而是刻意偷水。证据很明显,水龙头下的脸盆里积了半盆不要钱的清水。


侯亮平四处看着,摇头苦笑,这位处长真连寻常百姓都不如。


像是为他的思路做注解,赵德汉咀嚼着自由时光里的最后一碗炸酱面,抱怨说:你们反贪总局抓贪官怎么抓到我这儿来了?哎,有几个贪官住这种地方?七层老楼,连个电梯都没有,要是贪官都这样子,老百姓得放鞭炮庆贺了!他的声音被面条堵在嗓子眼,有些呜呜噜噜的。


是,是,老赵,瞧你多简朴啊,一碗炸酱面就对付一顿晚饭。


赵德汉吃得有滋有味:农民的儿子嘛,好这一口。


侯亮平直咂嘴,声音响亮夸张:哎哟,老赵,你可是处长啊!


赵德汉自嘲:在咱北京,处长算啥?一块砖能砸倒一片处长!


侯亮平表示赞同:这倒也是!不过,那也得看是什么处。你老赵这个处的权力大呀!早就有人说了,给个部长都不换,是不是啊?


赵德汉很严肃:权力大小,还不都是为人民服务吗?权力大就一定腐败吗?我这儿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我劝你们别瞎耽误工夫了!


搜查一无所获。事实证明,的确是耽误工夫。侯亮平冲着赵德汉抱歉一笑:这么说还真搞错了?搞到咱廉政模范家来了?赵德汉挺有幽默感的,及时伸出一只肉滚滚的手告别:侯处长,那就再见吧。


侯亮平也很幽默,一把抓住了赵德汉的手:哎,赵处长,我既来了还真舍不得和你马上就分手哩!咱们去下一个点吧!说罢,从赵家桌上杂物筐里准确地拿出一张白色门卡,插到了赵德汉的上衣口袋里。



赵德汉慌了,忙把门卡往外掏:这……这什么呀这是?


你帝京苑豪宅的门卡啊!请继续配合我们执行公务吧!


赵德汉的幽默感瞬间消失,一下子软软瘫坐到地上……


这位贪官堪称一绝,让侯亮平想忘也忘不了。到帝京苑豪宅搜查的那一幕实在太震撼了,超出了侯亮平既往的经验和想象……


赵德汉彻底崩溃,是被两个干警架进自己的帝京苑豪宅的。豪宅里空空荡荡,没有沙发桌椅,没有床柜厨具,厚厚的窗帘挡住外界光线,地上蒙着一层薄薄的尘埃。显然这里从未住过人。赵德汉宁愿蜗居在破旧的老房子里,也没来此享受过一天。那么这套豪宅是干吗用的?侯亮平把目光投向靠墙放着的一大排顶天立地的铁柜上。赵德汉交出一串钥匙,干警们依次打开柜门,高潮蓦然呈现在众人面前——


一捆捆新旧程度不一的钞票码放整齐,重重叠叠,塞满了整排铁柜,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钞票墙壁。这情景也许只有在大银行的金库才能见到,或者根本就是三流影视剧里的梦幻镜头。如此多的现金集中起来,对人的视觉产生了很强烈的震撼。仿佛一阵飓风袭来,让你根本无法抵御它的冲击力。所有的干警,包括侯亮平都惊呆了。



天啊,赵德汉,我想到了你贪,可想不到你这么能贪。我真服了你了,这么多钱,你一个小处长是怎么弄到手的啊?也太有手段了吧?侯亮平完全没有嘲讽的意思,蹲在赵德汉面前近乎诚恳地问。


赵德汉这才哭了,不仅因为害怕,更是因为痛心:侯处长,我可一分钱都没花啊,舍不得花,又怕暴露,也……也就是常来看看……


侯亮平对犯罪嫌疑人的心理深感好奇:常来看看?这钞票好看吗?


赵德汉把梦幻般的目光投向铁柜:好看,太好看了。小时候在乡下,我最喜欢看丰收的庄稼地,经常蹲在地头一看一晌午。我爱吃炸酱面,更爱看地里的小麦。麦出苗了,麦拔节了,金灿灿的麦穗成熟了……看着看着,肚子就饱了。赵德汉声称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几辈子的农民啊,穷怕了!看钞票,就像看小麦一样,看着心里踏实,看着精神满足。看久了,钞票上会泛起一片金光灿烂的麦浪呢……


这人真他妈的奇葩一朵,竟然能把贪婪升华为田园诗意。


侯亮平突然想起,赵德汉好像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独居乡下。便问赵德汉,是不是也给老妈寄钱。赵德汉道是寄钱的,每月三百块。为这三百块钱,还经常跟老婆吵架,他发财的秘密老婆也不知道。他很想把老妈接到城里来住,但不敢暴露帝京苑豪宅,这可是金库啊!自己住的房子太小,又没法安置。好在母亲不喜欢城市,来看看就走了。赵德汉自我安慰说:每月寄三百块给她,也差不多够了。


侯亮平终于愤怒了!你守着这么多钱,每月只给老妈寄三百块生活费!空着这么大一座豪宅,也不把你老妈接来住!你老妈辛辛苦苦拉扯你长大,就该得到这样的回报吗?还口口声声是农民的儿子呢,咱农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净养你们这种没心没肺的儿子!


赵德汉鼻涕眼泪又下来了,满脸生动而深刻的惭愧,口口声声自己错了,错大发了,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辜负了组织的培养……


打住!组织培养你这么捞钱了吗?说说,怎样搞来这么多钱的?


赵德汉摇起了头,道是实在记不清了。自打有了第一次,以后就再也收不住手了!他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四年,有钱就收,就像捡麦穗一样,总觉得在梦中似的,恍恍惚惚,满眼尽是金灿灿的麦穗啊……


侯亮平指着铁柜问:你有没有个大概数?这些钱是多少啊?


赵德汉说:这我记得,一共二亿三千九百五十五万四千六百块!



侯亮平拍了拍赵德汉肩膀,能精确到百位数,你记忆力真好。


赵德汉道: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侯处长,我给你说呀,我喜欢记账,谁给我多少钱,啥时候啥地方给的,每笔账都记得清清楚楚。


侯亮平眼睛一亮,马上追问:那账本呢?藏在啥地方了?


赵德汉迟疑一下,指了指天花板:主卧吊顶上边就是账本!


小韩迅速离去,不一会儿取回一摞包着塑料袋的账本来。


侯亮平翻看着账本,不由得惊叹:我的天哪,你是学会计的吧?


赵德汉带着哭腔道:不……不是,我是学采矿的,会计是自学的!


太专业了,你自学成才啊,老赵!真心话,我都想谢谢你了!


赵德汉可怜巴巴问:侯处长,那……那能算我坦白立功吧?


这得法院说。老赵,你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怎么这么贪呢?


赵德汉激动起来:我要举报!我举报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他六次带人过来给我行贿,行贿总数是一千五百三十二万六千元!要不是他第一次送了我一张五十万元的银行卡,我也不会有今天!侯处长,你给我找纸找笔,让我把这些沉痛教训都如实写下来!让警钟长鸣,让其他同志以后千万千万别再犯这种错误了,哦,不,不,是罪行……


这个,你进监狱后有的是时间写。侯亮平合上账本,进入下一步骤,拿出拘留证,对手下交代:行了,把这个拾麦穗的家伙拘了吧!


小韩和小刘上前拉起赵德汉,让赵德汉签字后,用手铐把赵德汉铐住。此后,赵德汉戴着手铐一直瘫坐在地上,脸色死人般苍白。


侯亮平指挥手下清理铁柜,霎时间在客厅堆起了一座钱山。他绕着钱山转着圈,掏出手机通知值班检察干警来换班,并让他们联系银行,多带几台点钞机过来。这是要紧的安排,后来银行运来十二台点钞机,竟然烧坏了六台!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周梅森
出版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定价46.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大师美绘千家诗六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3

小学英语质量目标指南 五六年级

窦桂梅、黄耀华、范敏、马艳红、王奇志、王洁、俞琨、芦荣、陈新蕾、赵若冰、任丹、蔡建敏、马晓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1

领导哲学智慧六讲

陈树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小学生中华经典诵读选编·六年级

吴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7

六胖子油画技法

刘溢,司徒勇著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59

小屁孩日记. 六年级妙事多

黄宇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2] ¥6

证据去哪儿了:法医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我们误判了中国

谷棣,谢戎彬 主编
华文出版社[2015] ¥24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左手实现了右手的梦想

清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