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狂,为什么我的幸福指数这么“菜”?

2017-04-20作者:安已, 著编辑:谢爽浏览量:249

你,幸福着吗?


你急赤白咧地辩解,晕,一点也不!我的幸福指数,就像我买的股票,只有泛绿的份!都说理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但就算把理想放低,幸福感依旧稀薄。


小时候,一个冰激凌能让我们乐上大半天,现在冰激凌带给我们的只剩下脂肪。扪心自问,是我们变贪心了吗?好像并没有。那么,我们的幸福感去了哪里?难不成,它被谁给劫持了?

 

2009年,英国“新经济基金会”在对全球143个国家和地区的幸福感做出调查后,发布了《幸福星球指数报告》。报告名单中,北美洲的哥斯达黎加荣登榜首,中国排名第20位。发达国家的成绩让人大跌眼镜,其中法国第71位,英国第74位,美国第114位。

 

姑且不管哥斯达黎加是怎么爬上第一宝座的,单说中国,中国排名第20位,相比美国、英国、法国这些发达国家,成绩算是不菲。但是,若是让全部的中国上班族来看这份榜单,估计绝大多数人不会买账。


timg (1).jpg

 

“幸福指数远超欧美,这也太忽悠人了!”我的好几个同事就曾发出这样的感叹,他们才不相信中国人的平均幸福指数有这么高。而眼巴巴渴望幸福的我,自然也是对这份榜单心存疑惑。

 

不过,幸福指数取的只是平均值,芸芸众生中,幸福指数高的人有之,低的人也有之。调查显示,在中国,不同职业的人体验到的幸福指数也不一样,大学生的幸福指数最高,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工的幸福指数也名列前茅,而月薪在6000~8000元的公司白领的幸福指数是最低的。

 

对这份调查报告的结果,我深表赞同。大学生的确很幸福,每当我被工作压得头疼腰酸生闷气时,我的念旧病就犯了,我会忍不住怀念悠闲、简单的大学生活。但我那正在读大学的表妹并不这么看,她总是羡慕穿精致工作服、拿不菲工资、在豪华写字楼中步履匆匆的公司白领。她认为只有经济完全独立了,才能拥有享受幸福生活的资本。

 

可是,过来人都知道,经济独立和享受幸福生活并不能直接挂钩。想当初我刚刚走出校园,开始浪迹职场时,快节奏的工作让我一下子有点“悲观厌世”的感觉。我想早一点出人头地,享受悠闲的小资生活,却悲催地过上了身不由己的生活,总是被老板牵着鼻子走,且工资永远不够花。几年后,我的薪金渐涨,幸福感却没有跟着增加,总感觉时间在睁眼和闭眼间一晃而过,无法停下来真正享受生活的乐趣以及工作的快乐。

 

生活中,曾经和我一样为幸福感抓狂的人并不在少数。我的高中同学小艾,研究生毕业后供职于某市一家商业银行,工作一年后,曾双手叉腰、义愤填膺地这样跟我抱怨:

 

谁和我谈幸福,我就和谁急,我就是那苦命的杨白劳!我每天要一边吃着鸡蛋灌饼一边往公交车上挤,等下车后,绝对衣衫不整。更头疼的是,银行网点的工作就是个转盘,一坐上位子,就别想有休息一下的念头。累死累活熬到晚上7点以后才能下班,没有双休日,每周只能休息一天。神马同学聚会、情侣约会都是浮云。再说,倒休的时间都占着工作日的位子,哪个“小盆友”愿意请假陪我看“云卷云舒”啊!


timg (3).jpg


有人说,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能买到自己想要的,进而就能得到幸福。然而,金钱真的能买到幸福吗?子非鱼,焉知鱼说“我穷得只剩下钱了”不是一句真心话?

 

小时候,我有一位名叫贝舒的邻居。她在上学时就是个独立、能干的小女强人,高二时,还曾立下心愿,要在30岁之前成为百万富翁,并尽情享受幸福。百万富翁的梦想,在她工作后的第六个年头就已经成真了,但“享受幸福”的梦想,却迟迟未能实现。当同龄人都羡慕她的成绩时,她却在私底下跟好友诉苦说:

 

有钱就能买到幸福?别傻了,金钱买来的不是幸福,而是欲望。像我,年薪十几万,有房有车,却依然不幸福。一年前,我贷款在上海徐家汇买了套大房子,可根本没时间享受;买房后,朋友送我一套进口德国橱柜,可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外面的快餐店里解决吃饭问题,那些东西把我的胃都吃坏了;我还办了好几张健身卡、美容卡,可是压根抽不出时间去,就算有了时间,我也只想宅在家里好好睡一觉,用睡眠来治疗我的偏头痛。


休息时间不够用也就罢了,更让我焦虑的是,公司竞争很激烈,如果部门的业绩持续几个月上不去,我就得让贤。为了订单,我不得不把自己逼成“工作狂”,天晓得,我现在有多厌恶工作。为了排解工作压力,我会抽空去商场shopping,我本着“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的原则买了许多奢侈用品,到最后却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空虚。


不得不承认,我们生活在一个逐渐“金钱化”与“物质化”的时代。金钱,这个曾经被标榜为“万恶之源”的财富符号,以野草疯长般的攻势无声无息地占据社会的价值观,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只要有钱,就拥有了享受幸福的资本。然而,当生活被工作占领时,就算有再多金钱,也不过是华丽的摆饰,纵然它能给我们锦衣玉食,却给不了幸福。

 

当有再多钱也买不来幸福时,会有人跳出来说,去做自己梦想中的工作吧,这样会让你的幸福指数上升。诚然,为了梦想而奋斗,确实会让人有成就感以及幸福感。可是有时候,当梦想照进现实时,我们看到的不是幸福,而是一地尘埃。


timg (4).jpg


我有一位优秀的学长,名叫陈旭,是某晚报编辑,工作八年有余。每天下午5点,他准时收拾东西下班,在外人看来,他的工作清闲且有意义,但是说起自己的工作以及幸福指数,他也是满腹牢骚:

 

我们这个圈内有这样一句话:“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畜生用。”刚开始时我一点不怕辛苦,哪怕社里真把我当驴子使,我也心甘情愿,毕竟做报社编辑是我多年来的梦想。但是,工作时间一长,我的热情就被烦琐的工作消磨殆尽了。


我现在是一个部门里的小头头,官不大,事不少,每天都得开会,一般是每天两个会,多的时候能达到四五个。我好不容易把会熬完,还得催稿子编稿子排版。如果哪个部门的记者们没有及时弄回来新闻,我就得去网上的新闻垃圾库里翻腾,用人家吃剩下的填肚子。日复一日的快节奏几乎把我的能量榨干了。现在我工作起来总是力不从心,工作给我的幸福感也早就跑没了。


我的这位学长可能是患上了职场倦怠症,因为倦怠症的最明显特征就是身心疲惫、工作时力不从心。

 

有人把对工作失去激情、厌倦工作的上班族称为“橡皮白领”,并给这个新生的名词做出这样的注释:没有神经、没有效率、没有痛感、没有反应,对一切都无所谓。有心理学家称,以前,一个中国人在工作十多年后才会产生倦怠症,但现在通常一两年就倦怠了,快节奏以及流水线式的工作模式提高了效率,却降低了人们的成就感,从而让上班族的幸福指数进入漫长的“蛰伏”期。

 

看来,我们的幸福确实被劫持了,而罪魁祸首就是快节奏的工作。大学生的幸福指数之所以高,是因为他们的生活节奏较上班族的来说要缓慢得多,他们有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比如徒步旅行或者报个兴趣爱好班。


timg (6).jpg


有人说,不工作的话,就不会再被快节奏折磨了。是啊,不工作确实可以少很多麻烦,可是工作又十分重要,它提供给我们的不仅是金钱,还有成就感。

 

于是,我们掉进了这样一个怪圈儿:为了过上美好的生活以及实现自我价值,我们终日奔波劳作,不知疲惫地在职场拼杀,可是到头来,我们想要的闲适生活迟迟不见踪影,我们的幸福指数一路猛跌。如果我们将脚步放慢,去寻找我们想要的美好生活,竞争激烈的工作环境就会将我们驱逐出所在的位子。

 

幸福如此难以把握,那我们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提高幸福指数呢?一位把工作和生活兼顾得非常好的前辈这样回答我:就是要把自己的每一分钟都用在有价值的事情上。有些人忙了一天,晚上睡觉时想了想,发现自己有一半时间都在做没有价值的事情,比如和同事聊天、浏览八卦网页。造成他们忙碌现状的,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工作,而是拖沓的习惯。“快”应该是一个效率概念,而不是速度或时间概念。如果我们能让工作“快”得给力,“快”得有价值,生活上的时间就不会被过多地挤占,我们的幸福也就有了着陆点。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安已,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警察如何抓小偷?

(德) 卡特娅·莱德, 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7

我为PS狂: Photoshop照片处理一分钟秘笈

盛秋编著
人民邮电出版社[2012] ¥32

为什么我如此爱你

(德) 安德雷斯·H.史骊赫特, 著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1

中国工业设计园区基础数据与发展指数研究(2016年度)

蒋红斌,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1

2011-2013年度中国工业设计园区发展指数统计白皮书

柳冠中, 蒋红斌, 胡鸿,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6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幸福力:一生必读的七堂幸福课(修订本)

王薇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1

为什么有的人特别招蚊子:小小微生物告诉我们的事

[美]罗布·奈特 (Rob Knight) , 布伦丹·布勒 (Brendan Buhler)
中信出版社[2016] ¥2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