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信:五月袷衣

2017-05-22作者:离浅歌, 著编辑:谢爽

袷衣


某日,入夜,风雨大作。想起里李商隐的半首诗,随意默在手边的素笺上。


“怅卧新春白袷衣,白门寥落意多违。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


一笔一笔,感觉十分寥落,就如同这清薄的夜晚。又念起那个叫作寇白门的女子,便是因此诗得名。美人迟暮的时候,繁华谢尽,回顾漫长的传奇的一生,会不会再度写起这首诗,最终不过一语成谶。


芭蕉


芭蕉向来算是风雅的物,寻常人家不懂得它的好处,用来做芭蕉扇,可是到了文人那里,却能入诗,入画,愈发清趣起来了。从前,读书的人新起院落,黛瓦粉墙边必要植数枝修竹三两芭蕉做点缀,才能称得上雅致。金圣叹写人生中快乐的时刻,其中有一桩便是:“于书斋前,拔去垂丝海棠紫荆等树,多种芭蕉二三十本,不亦快哉!”将芭蕉种于书斋前,除了分绿之外,还为了听雨。张潮的《幽梦影》中写:“艺花可以邀蝶,累石可以邀云,栽松可以邀风,贮水可以邀萍,筑台可以邀月,种蕉可以邀雨。”所求的大抵是这种效果。春天的芭蕉格外清冷,是生硬的绿,所以说是冷烛无烟绿蜡干,此时雨打芭蕉的声音略显沉重,于是闲愁暗生。四五月里芭蕉的叶子才渐渐舒展开来,江南的气候温润,入了夏,便一直梅雨连连,纸窗半掩绿意浓,静听细雨打叶声,清脆可人,便又是一种境界了。



薏苡


薏苡,这两个字美得就像从诗里拣出来的,每每念起,齿间唇边到处都是脱口而出的温柔,让人眉目温婉。沈书枝在《八九十枝花》中写在她的家乡,薏苡的别名叫作观音珠子,成熟后结一种黑色的果实,当地人一颗一颗地用线穿起来,做成好看的门帘。心里暗自觉得可惜,若换作是我,一定不会如此奢侈,只消用几颗结成手链,戴在腕间,看它朴素暗沉的美,便是满满的幸福了。


樱桃


夏天的午后,阳光把脸晒得通红,走过街角,遇见一家咖啡馆,有慵懒沉睡的猫,门口停放着主人不明的单车。从一个小小的水果摊上,买了一袋樱桃,回来之后,用清水洗净,盛在原本用来放茶点的荷叶碟子里,深红浅碧色,真是夺目又美好。



荷叶杯


荷叶杯,最是易得,胜过青铜的樽,温良的瓷,用来饮酒是最是不俗,若不善饮的话,那就摘一张阔些的荷叶,团成酒杯,盛一盏月光回去,回去夹在唐诗里,扁扁的,像是压过的相思。


闲章


张大千先生有两枚闲章,一是“别时容易”,一是“一生江海客”。日后,我必也要刻上两枚,一枚刻“快雪时晴”,一枚刻“花落衫中”。


茉莉与扶苏


茉莉的美是婉约的,江南的女子喜欢将未绽开的玲珑花苞穿成手链,使之长生腕底香。也有插在鬓间的,点点的珍珠白最趁娇羞的女儿态。至于香气,《浮生六记》中,沈三白与芸娘的一段对话是很有意思的,三白曰:“想古人以茉莉形色如珠,故供助妆压鬓,不知此话必沾油头粉面之气,其香更可爱,所供佛手当退三舍矣。”芸乃止笑曰:“佛手乃香中君子,只在有意无意间;茉莉是香中小人,故须借人之势,其香也如协肩谄笑。”三白曰:“卿何远君子而近小人?”芸曰:“我笑君子爱小人耳。”竟聪慧至此。



扶苏的美是温润的,从一开始就用来代表君子,《郑风•山有扶苏》中便有此比喻。秦王好郑声,所以给公子取名扶苏。扶苏,这名字很好听,他是史册上惊鸿一瞥的男子,是嬴氏黑色旌旗上的唯一温润。后世的史官都太吝啬,不肯为他多留笔墨。而今,时光凋落简帛,我竟还是倾心喜欢了他的。


淘宝上有一家小而美的店,名字便叫作茉莉和扶苏。她们有一句宣言,说要一起穿裙子活到八十岁,美好得充满孩子气。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喜欢这样的棉布裙子与清浅笑颜。我喜欢她们的精致,精致到每一条裙子的名字。比如说有两条姐妹长裙,黑色的叫作吉光,粉色的唤作片羽。吉光是一种神兽,片羽是一根羽毛,美好的东西应该无孰轻重,比如落日最后的一道光辉,水晶瓶中的最后一滴香水,分开的恋人最后一次相视,这些均是生命中的吉光片羽,它是由美好的回忆,身边珍贵的人,生活中突如其来的各种小确幸结合而成的无数满满的正能量。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花信
作者离浅歌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花信

离浅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5

一年级爱科学-洋葱头的神奇外衣

王维浩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瞳趣集:妈咪亲手钩的小公主毛衣

瞳娘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5] ¥12

秋韵教你织时尚宝贝毛衣

秋韵雨思主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9

公司财务治理:基础理论与实证检验

衣龙新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1] ¥1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