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百鬼夜行》与中国的《山海经》及其他神话传说

2017-05-19作者:[日] 鸟山石燕,[日] 宫竹正 著编辑:爱读

据说,日本境内有四百至六百种妖怪,形形色色,构成了日本文化的丰富内涵。究其源头与分类,据说70%的妖怪原型来自中国,20%来自印度,只有10%属于本土妖怪。


《百鬼夜行》中的大量鬼怪就是撷取了中国道家“物久成精”的概念,物品因不再使用而被魂灵附着变成妖怪。比如木魅、涂佛、骨伞、尘冢怪王、文车妖妃等。还有一部分妖怪则是从中国神话传说或文学作品中的妖怪演化而来。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中国的千古奇书《山海经》。


姿态傲慢的“犬神”和“犬怪

犬神是附着到人身上的狗的死魂,它其实来自中国《山海经》中的犬怪,据《山海经·海内北经》记载:犬封国(一说犬戎国),那里的人都是狗的模样。犬封国有一女子,正跪在地上捧着一杯酒食向人进献。而鸟山石燕《画图百鬼夜行》中的犬神穿衣戴帽姿态傲慢地坐着,旁边一女童表情谦恭地伏在地上挥笔抄写着什么。两个故事都是一人一狗,同样都是人侍奉狗。


犬神



犬神 鸟山石燕 《画图百鬼夜行》 十八世纪


犬戎国人



犬戎国  明·蒋应镐图本


鸟山石燕画中的犬神和中国《山海经》中记载的犬戎国的情景非常相似,都是一人一狗的故事,也同样都是人侍奉狗。不同的是,前者狗是主人,人是奴婢;后者狗是丈夫,人是妻子。


天狗”与“鸦天狗

天狗一词来源于中国,《山海经》有云:“阴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白首,名曰天狗,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在日本,天狗也被称作天狐,似乎源于《山海经》中“状如狸”的外貌特征。后来天狗的形象经过演变,成了拥有一对翅膀,长着坚硬的攻击力极强的鸟嘴,圆瞪着眼睛在天空中灵敏地翱翔,所以它又被叫作“鸦天狗”。鸟山石燕《百鬼夜行》中的天狗就是这种形象。


全身长满毛发的“”的形象或许就是毛民国人

苧是一种山巫,它的嘴很大,能从一边耳朵咧到另一边,浑身覆盖着浓密的黑色毛发。这种形象很可能来自《山海经·海外东经》中对毛民国人的描述。


给人们带来火灾的“狐火”和“犭多

狐火,又被称为鬼火、磷火,民间相传狐火是狐狸点的火。据说除夕之夜,各地的狐狸会聚集到江户,为它们的皇子举起无数的火把,场面蔚为壮观;昼夜交接时,狐狸队伍所经之地便会发生火灾。《山海经·中次十一经》中记载的一种野兽“犭多”,它一出现就会发生大火灾。然而,它的外貌并不像狐狸,而是红眼白尾的狗的形象。


住在巫咸国的“蛇骨婆

相传蛇骨婆住在巫咸国。据《山海经》记载,巫咸国是由一群巫师组建的国家。蛇骨婆的丈夫叫“蛇五右卫门”,据考证曾是一只法力无边的蛇形妖怪,就封印在巫咸国的蛇冢里,而蛇骨婆就右手持青蛇,左手执赤蛇,在门口看守着蛇冢以防他人接近。


河童”是被贬到人间的“河神

柳田国男认为妖怪是被贬到凡间的神明,这点与中国道家的“谪仙说”二元论不谋而合。日本民间故事中常出现的河童,最初也是受先民供奉的河神,和《山海经》中的河伯相同。但经过时代的演变,它不仅容貌上有了较大改变,还从神的地位降格为妖怪。


河童



由河伯变为河童佐胁嵩之 《百怪图卷》 十八世纪

河童的原型可能是中国黄河流域上游的水神,又名河伯、水虎。传到日本后,形体发生了较大变化:由乘两条龙遨游天地江河的水神变成了青黑色的猴子,手脚像鸭掌,头顶凹陷处还顶着一个碟子。


给人们带来雨水的“雨女”和“帝之二女

在日本传说中,逢干旱时,雨女会帮人们带来降雨,如同巫山雨神一样拥有神力。相对来说,帝之二女给人们带来的不一定是甘霖,还有可能是灾难。《山海经·中次十二经》记载,帝之二女住在洞庭山,二人出入时常伴有狂风暴雨。


能控制昼夜寒暑的“烛阴

烛阴又叫烛龙,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兽。《山海经》中记载,居住在钟山的神名叫烛阴,身长千里,人面龙身,周身赤红。它威力巨大,睁开眼睛就是白昼,闭上眼睛便是黑夜,一吹气天下就是寒冬,一呼气世界便是炎夏。流传到日本后,烛阴仍以巨大龙神的形象出现。


源于《山海经》,但经过演化的“人鱼

日本的“人鱼”传说最早也是源于中国,即《山海经》中记载的氐人国之人。氐人国位于建木(生长在弱水边上的一种树的名称)所在之地的西面,这个国家里的人都长着人的面孔,身子却是鱼身,只有鳍没有脚,看上去胸以上为人,胸以下为鱼。这种形象传到了日本后,成为人鱼最原始的形象。


十三世纪的《古今著闻集》里描绘的人鱼则是 “头部像猿猴,有着像鱼一样细密的牙齿”,怎么看都像是怪兽的形象。鸟山石燕的画中描绘的就是这种形象,在浪花中高扬着鱼尾,上半身不但不像人还像个丑陋的怪物,手指间有蹼。


直到江户时代末期,西洋的人鱼形象输入日本,上半身是美丽妇人,下半身是鱼的形状,人鱼在一般人心目中的形象从此确立。


人鱼



人鱼鸟山石燕 《画图百鬼夜行》 十八世纪


氐人国



氐人国  明·蒋应镐图本

在日本,传说中魃的婴儿期为奈良时代。据记载,魃在每月农历十五晚上,选择吃过狗肉、蛇肉等野味的人家,给他们的新生孩子点泪痣,让他们的孩子用一生的哭泣和泪水来偿还死去动物的怨气。相比较来说,《山海经》中的魃更接近于神,而《百鬼夜行》中的魃则更接近于妖。


给人们带来干旱的“

在日本,魃是天照大神,又叫旱母,面似人,身似兽,一手一脚,跑如风,一出现就会持续干旱。中国也有关于魃的传说。《山海经·大黄北经》中记载,黄帝的女儿魃,在黄帝与蚩尤之战中止住风雨帮黄帝铲除了蚩尤。魃因神力耗尽而不能再回到天上,并且所居不雨,这就是后人所说的旱神女魃。


身披鳞甲的“水虎”和“犭吉 頁

水虎与河童外形相似,体格更为壮硕、性格也更加凶猛的妖怪。它全身覆盖着坚硬的鳞片,连箭也难以穿透;膝盖上还长着虎爪一般的利爪,善于攀爬。《山海经·中次四经》中记载了一种叫“犭吉頁”的野兽,身披鳞甲,十分凶猛。


凶猛可怕的“穷奇”和爱搞恶作剧的“镰鼬

日本还有和中国《山海经》名称相同的妖怪。日本的穷奇也叫“镰鼬”,鸟山石燕甚至在画中直接标名为穷奇。其实,中国的穷奇和日本的镰鼬不管在外貌上,还是技能上都有很大的差别。《山海经·西次四经》中记载的穷奇是一种食人兽,样子像牛,全身有刺猬一样的毛,叫声像狗。《山海经·海内北经》中则有穷奇“状如虎,有翼”的说法。而日本的镰鼬是一种乘着旋风出现的如同鼬一样的妖怪。它手中拿着锋利的镰刀,所到之处,会给人留下像锐器所割的伤口。中国的“穷奇”或怪或神,都有着凶猛可怕的共同点,不像日本的镰鼬那样有很浓的恶作剧成分。


穷奇



《山海经》中的穷奇   明·蒋应镐绘本



借名于穷奇



借名于穷奇  鸟山石燕 《画图百鬼夜行》 十八世纪

穷奇本是中国《山海经》中的妖怪,形如虎,有记载称其为风神后裔。而鸟山石燕所绘的“穷奇”则是在妖怪文学中频繁登场的镰鼬——外形似鼬的“三人组”。它们一只负责将人绊倒,一只接着用镰刀将人割伤,最后一只立刻替人抹药止血,动作之快,让人以为是一阵旋风刮过。


九尾狐”变化成的绝世美女“玉藻前

在日本传说中玉藻前是九尾妖狐变化成的绝世美女,专门在宫廷中现身,以魅惑君王为乐趣;不但拖垮君主的肉体,还祸害整个国家,所以被认为是祸国殃民的妖怪。《山海经·南次一经》中记载,九尾狐是住在青丘的奇兽,它很凶猛,能吃人。在中国古代,还有九尾狐是祥瑞和子孙昌盛的征兆的说法。


利用婴儿哭声害人的“川赤子”和“蛊雕

川赤子又名“河婴儿”,常在池塘、沼泽附近出现的妖怪。它喜欢在夜晚时模仿婴儿的哭声引诱、加害路人。而蛊雕是一种生长在河边的野兽,外形像雕鹰,头上长有角,叫声如婴儿啼哭,能吃人。



蛊雕



蛊雕  明·蒋应镐图本



蛊雕



蛊雕  明·胡文焕图本


川赤子



川赤子  鸟山石燕 《画图百鬼夜行》 十八世纪

蛊雕,长着雕嘴,独角,叫声如同婴儿啼哭,十分凶猛,能吃人,时常彰显食人猛兽的威风,据说其大嘴一次可吞一人。日本的川赤子也是利用婴儿的啼哭声来害人,不同的是,川赤子为童子的形象。

中国有关鬼怪的传说、作品非常多,除了撷取《山海经》中的异兽之外,《百鬼夜行》还从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及文学作品等中汲取了营养,融会贯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使人逢凶化吉的白泽

白泽是昆仑山上著名的神兽,它浑身雪白,长着人面马身,人面有三只眼,马身上也有三只眼,能说人话,通达万物的情感,很少出现,除非当时有圣人治理天下,才奉书而出,是能使人逢凶化吉的吉祥之兽。《百鬼夜行》中所绘的白泽,几乎与现在流传的《山海经》中的异兽图的白泽外形相同。但据考证《三才图会》有文字:“东望山有泽兽者,一名曰白泽,能言语,王者有德,明照幽远则至。”但并没有说明出处。


木、石、禽、兽变化而成的“魑魅魍魉

百鬼中的魍魉就来源于中国流传了四千多年的神话。传说炎黄二帝争夺天下时,蚩尤曾力劝炎帝重起战事,无果,他又发动他的狐朋狗友,并召集了南方的苗民和山林水泽间的魑魅魍魉等鬼怪,打着炎帝的旗号,向黄帝发起了战争。可见,魑魅魍魉在中国指的是一些杂牌小妖,然而传到日本后却有名了,成了专吃美女,外表大多高大、红身、尖耳、头长角的妖怪。在荒无人烟的深山,尤其是在夜里常常出现的魍魉,都是山中的木、石、禽、兽变化而成的。


用人皮伪装自己的骨女

骨女的原型也来源于中国。骨女即女骨,女人的骸骨。女人死后灵魂附在骷髅上,因心中的执念未了,便披了人皮,重又回到这个世上。跟《聊斋志异》中的画皮鬼的描述如出一辙。一个含恨而死的女子,化为厉鬼向人索命,因为只剩下一堆骨头,所以会用人皮伪装自己。报复的对象多为男性,而且多是些品性不良者。


日本是一个妖怪文化大国,其大部分的妖怪都取材自中国。他们汲取了中国古老的神话传说以及《山海经》《三才图会》《聊斋志异》等各类作品中的精华,并结合日本的本土文化,形成了容易被更多人接受的妖怪形象及传说。在漫长的发展、演变过程中,逐渐形成了包括妖怪艺术、文学作品、动漫影视等在内的妖怪文化产业。现在,妖怪已经成为日本文化中难以分舍的元素。可以说不懂《山海经》就不懂《百鬼夜行》,不懂妖怪文化,就不能理解日本文化深层次的内涵。


以上内容选自《鸟山石燕百鬼夜行全画集(精装珍藏版)》[日]鸟山石燕/绘  宫竹正/编著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北京紫图图书有限公司出品。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山海百灵:《山海经》里的神人鸟兽鱼

王新禧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24

山海经-诗经-里的名物神兽套装(全2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48

夜行动物

[挪威]恩德仁?伦德?爱瑞克森 著 [挪威] 恩德仁?思甘德夫 绘 陈晓飞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1

思想、学术及其他

本书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9

变不毛之地为沃土——内蒙古及其他省区沙产业、草产业发展纪实

内蒙古沙产业、草产业协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0

毛泽东品《韩非子及其他》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2

抗联少年史小鹏系列·老鬼子斗不过机灵鬼

李燕子
辽宁少儿出版社[2014] ¥7

万卷楼国学经典-山海经

(汉) 刘向, (汉) 刘歆, 编
万卷出版公司[2016] ¥9

日本《诗经》传播研究

张永平,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