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油价难以预测?

2017-05-19作者:管清友, 著编辑:谢爽

问题每讲一遍,总会有所不同。那些长久以来困惑经济学家们的问题总是存在无数个谜底。保罗•克鲁格曼曾经悲观地说,“经济学中关键的难题从不会得到重新解决,它们只会慢慢消失。”世界能源价格及其走势恐怕是这些“关键的难题”当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一个。


当今世界,“能源已经成为政治和经济力量的通货,是国家之间力量等级体系的决定因素,甚至是成功和物质进步的一个新的筹码。获得能源成为21世纪压倒一切的首要任务。”能源对于今日中国意义重大,能源安全已然成为“国之大事”,甚至可谓“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李侃如和戴维森(Kenneth Lieberthal&William Davidson)指出,“能源安全不再是低政治性的国内经济政策问题,已经成为关系中国国家安全的高政治性问题。”能源不仅是中国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经济安全的重要保障。


石油是能源的核心。保罗•罗伯茨曾形象地描述道:“石油或许是能源太空中最耀眼的一颗明星,是20世纪政治和经济学的辉煌、杰出的塑造者,并占有世界能源市场约40%的份额。”美国著名的国际政治学者小约瑟夫•奈则将石油称之为“权力的源泉”。



探索国际油价波动的规律正是本书的主要目的,其意义在于以下方面。


第一,石油作为全球核心能源,既是现代工业的血液,也是国际政治中的“权力源泉”。由于资源的可耗竭性,石油成为世界主要大国长期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约束条件。金凯德(Kincaid,1983)指出,历史上大多数时期的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赤贫之中和稀缺的边缘,因此毫不奇怪,资源稀缺一直是西方政治思想中的核心问题。因此,石油价格的波动是供给和需求双方以及金融市场各种因素综合波动的反应,也是产油国和消费国两大国家集团国家权力消长的反应。因此,油价波动直接影响到世界经济与政治格局的变迁。价格波动是石油问题的“纲”,纲举则目张。只有弄清国际油价的波动机制,深刻把握国际油价的波动规律,才能实现国家发展资源的优化配置,在一个较长的时间周期内,以合理的成本可持续地获得经济增长必须的能源供应,并能有效地采取预警措施,最大限度地平滑石油价格波动周期与我国产业经营周期不协调而给实体经济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同时,采取相应的政策,处理好与主要产油国和消费国的关系,保障国家石油安全。


第二,国际油价波动机制经历了十分复杂的演变过程,但目前尚无一个比较完善的分析框架可以帮助研究者和决策者相对容易地把握油价波动的规律,这使得解释和预测油价波动趋势极其困难。国际油价波动是否存在一定的规律性本身就存在很大争议。现有的文献要么很简单,缺乏逻辑;要么很复杂,很难说清楚问题。意大利经济学家阿尔伯托•克劳认为,没有一种理论模式能经得起事实的检验,尽管理论经济学者们似乎并未意识到或者担心这一点,石油资源在地缘政治上的分布使我们不能相信决定石油市场供需平衡的条件或知道石油贸易商作出相应选择的因素是纯粹的市场机制或理性的经济参数,经济模型或理论在未来将不能够像过去那样为我们提供如此大量的帮助。


我在之前的研究过程中也发现,关于石油价格的问题几乎每年都惊人的相似,而关于问题出现原因的解释却每年都不相同,大部分国际机构对油价的预测都与实际走势相差甚远。可能也正是鉴于这种情况,美国著名的智囊机构兰德公司干脆就放弃对油价作任何预测。


我深深感到,用经济学对未来油价作出预测的可信度是不太高的,即便是最权威的经济学家、经济机构使用最精巧的经济模型。物理学家海森堡曾在其《物理学与哲学》一书中将观察者和被观察对象之间的互动描绘成“测不准”(原理)。实际上,社会生活领域同样存在着“测不准原理”,即观察者对观察对象有着自然的影响。而经济学家们所使用的模型,也不过是观察者剔除其他因素而给出最主要变量的关系罢了。而我们知道,所谓主要的变量,无非是由观察者选定,至于其是否真的“主要”,实在很难说。也许在观察者看来最“次要”的因素,却是最主要的决定变量,而这一点恰恰被我们忽视了。比如,1972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混沌学开创人之一E.N.洛伦兹在美国科学发展学会第139次会议上发表的题为《蝴蝶效应》的论文指出,“巴西丛林一只蝴蝶偶然扇动翅膀,可能会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掀起一场龙卷风。”


还有一种现象就更为奇特。这就是被哲学家卡尔•波普在其《历史决定论的贫困》中称之为“俄狄浦斯效应”的现象。简而言之,就是预期可能会自我实现。比如,在国际市场上,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投机集团下属的研究机构发布的预测报告。当油价上涨到60美元的时候,他们马上入市做多并发布报告宣称油价还要再涨。在更多的人对此信以为真的时候,价格马上被推高。这个时候,俄狄浦斯效应发生了,预期真的自我实现了。当他们认为价格已经不可维持的时候,他们就会提前抛售手中的资产。对油价的预测之所以被人们需要并不在于其准确与否,而仅仅在于人们需要一个预测。这个预测最好是由“精确”的数字组成,由权威的机构发布,或者由权威的经济学家说出,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增加预测的“可信度”。凯恩斯曾经说,他宁愿要模糊的正确,也不要精确的错误。很显然,确定性乃是人类认识领域中星星点点的几个小岛,而不确定性则是岛屿周围的汪洋大海。我们认识纷繁复杂的经济生活,能够做到模糊的正确已经相当不错了。



对于预测这件事情,我的博士导师张宇燕教授经常讲的一个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国防部的专家在预测天气时发现,一个星期之后的天气是没有办法预测的。这些专家联名给美国国防部写了一封信,说他们无法预测天气。国防部一位将军给他们回信指出,你们说的完全正确,但是我现在需要十天之后某某战区的气象预报。这说明尽管气候不可预测,但是预测本身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如果你不预测,就意味着你是完全行进在黑夜里,如果你预测了,至少对可能出现的不确定因素有一些准备。


预测油价的情况与预测天气差不多。尽管预测可能不够准确,但现实生产、生活中,我们需要这个不准确的预测。而现在科学技术和经济模型在现实需求的引导下,在预测精度上确实也出现了很大的进步。比如,我们现在已经很相信电视里每天发布的气象预报,尽管偶尔会有些预测不准的情况。


第三,在金融全球化和石油金融化的背景下,石油期货市场作为国际金融市场的一部分越来越受到主要经济体,特别是美国国内的货币政策和相关经济政策的影响。传统的供求框架无法解释当今的石油市场及其价格波动。美国是如何通过货币、金融政策影响油价波动?其逻辑关系如何?又将会产生什么后果?鉴于石油的资源属性逐渐让位于其金融属性,而目前业界和研究界对这一新变化还知之甚少,对于如何应对这一新趋势还显得底气不足,我们将着力研究石油的金融属性及其对油价波动的影响。


从国际石油市场的实际情况来看,2003年以来,国际石油市场经历了自1861年以来最长的一次上涨周期,油价从2003年的25~30美元暴涨至2008年七月份每桶接近150美元,在五年内上涨了五六倍之多。但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经济危机给石油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2008年7月中旬以后,国际油价步入下跌通道。2008年9月16日,石油价格跌破100美元,到12月31日收盘时,纽约市场的WTI现货价格为39.25美元。仅从2008年来看,上半年国际油价从100美元暴涨至147美元,升幅近50%;下半年则从147美元跌至40美元以下,跌幅达到70%,是历史上最短时间内最大的跌幅。


驱动油价这样大起大落的因素众多。世界上有一部分人认为是供需的基本面因素推动油价涨跌,而另一部分人则将油价的大起大落归罪于投机炒作。这一争论至今尚无定论。作为学者,我们认为,需要跳出这些无谓的争论,透过现象看本质,重新审视石油的基本属性——一种自然资源、一种被大规模生产与大规模消费的商品、一种金融资本的投资对象,从石油贸易方式和定价机制入手探讨油价大起大落的原因,对石油价格的波动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从而分析基本面因素和投机行为在油价剧烈波动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由此对未来国际石油市场和油价走势作出判断。



总之,我希望这本书能够提供一个简明、清晰、逻辑较严密并且经得起历史数据检验的分析框架。运用这个框架,我们可以根据对未来形势的若干可能情景来推断国际油价的不同波动趋势及其概率,为国家或者公司的能源决策提供参考。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管清友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石油的逻辑——国际油价波动机制与中国能源安全

管清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5

为什么选你做HR经理

徐胜华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20

电商知识十万个为什么

黄飞杰, 薄赋徭,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2

活宝兄弟日记. 1,为什么我要有个弟弟

黄宇,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6

日本为什么与众不同

廉德瑰,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0

韩国为什么与众不同

詹小洪,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1

德国为什么要二战:来自德国人的反思档案

戴问天
华文出版社[2015] ¥17

我很善良,为什么会得癌症

华文出版社[2014] ¥23

我来当侦探:为什么出走啦?

任小霞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

美国为什么与众不同

刘敬廉,魏中军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