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的婚恋趣事:姑娘不绣花,找不到婆家

2017-06-06作者:吴正光, 杨通河, 李葆中编辑:茹鑫

前寨有些老人,擅长运用“老话”教育后代,对人晓之以理,人们尊称他们为“理老”。“理 老”讲的话,相当于谚语。比如“后生不学唱,找不到对象;姑娘不绣花,找不到婆家”,这是 教育孩子们从小就要注意学习唱歌、跳舞、蜡染、刺绣,以便长大后获得与异性交往的资格。在 苗寨,歌舞水平如何,往往是情场角逐胜负的关键,因此,必须“从娃娃抓起”。


苗寨女婴一出世,家长便用一种善于鸣叫的小鸟的羽毛,在其嘴唇抹一下,心满意足地认为,从小吃了鸟儿肉,长大跟鸟儿一样善于歌唱。各地苗族村民都酷爱养鸟,几乎家家户户吊脚楼上的美人靠,都悬挂有鸟笼。苗族村民养鸟,意在聆听鸣叫。黎明时分,笼中小鸟与林中小鸟竞相鸣叫,宣告新一天的到来,动听极了。丹寨苗族村民特别擅长制作鸟笼,有的篾匠已成为“鸟笼制作传统技艺”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


女孩子除了学习唱歌、跳舞,还得比男孩子多学一些诸如纺纱、织布、蜡染、刺绣等方面的本领。特别是绣花,女孩子必须学。因此之故,从前哪家媳妇产下婴儿,隔壁邻居会这样询问性别:“是绣花的,还是读书的?”“绣花”成了女孩的代称。在苗岭山区,随时可见女孩子在吊脚楼的美人靠上绣花。大姑娘、小媳妇,也常常三三两两,坐在吊脚楼或风雨桥的美人靠上绣花。无论哪个山区的苗族女性,都把纺纱、织布、刺绣技艺视为必修课,孜孜不倦地向高手请教,力争精益求精,胜人一筹。




苗族刺绣,技艺高超,手法多样,刺绣图案十分丰富,各种动物、植物及几何阁案达数百种之多。即便同一动物,又有许多变化。如苗族妇女常绣的龙,竟有牛龙、鸡头龙、蜘蛛龙等十余种。



与学习刺绣手艺一样,苗族姑娘必须学会蜡染技艺。婚礼上使用的蜡染被面、床单,具有特殊含义,核心是生殖崇拜。植物图案,多为石榴;动物阁案,多为鲤鱼。特别突出的是,高度崇拜锦鸡。锦鸡交尾一明白无误的性崇拜。历史上,由于连年战乱、频繁迁徙、生活贫困、卫生条件极差等原因,人口急剧减少。苗族先民渴望添丁加口,便把“锦鸡交尾”等图案绘在蜡染被面、床单上,作为结婚礼品赠与新人,祝愿“早生贵子”“多子多孙”。


织锦也是制作嫁妆的重要内容。刺绣、蜡染、织锦、织带,不管工艺有多复杂,每个女孩都必须学会。否则,不能参加令人眼花缭乱的“打花鼓”“踩芦笙”“踩铜鼓”等节日社交活动。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女孩子学习女红的过程,也就是为自己准备嫁妆的过程。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喝喜酒
作者吴正光、杨通河、李葆中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民族文化经典故事丛书 苗族

辽宁民族出版社[2014] ¥6

老北京儿时趣事

孟繁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花样姑娘——养孩子是一场修行

季美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27

拇指姑娘(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丹麦]安徒生 著 王勋、纪飞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0

珍妮姑娘(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 德莱赛 (Dreiser,T.)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8

外婆家的潮州菜

陳紀臨、方曉嵐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1] ¥25

小黑熊找妈妈

曾宪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5

小猢狲找人参

朱成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

国际安奖提名书系-绒兔子找耳朵(彩色注音)

孙幼军,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7

小蝌蚪找妈妈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