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鼠而叹,成就了李斯,又毁掉了李斯

2017-08-18作者:张学成编辑:谢爽

我们首先来看《李斯列传》中的生活琐事。


(李斯)年少时,为郡小吏,见吏舍厕中鼠食不絜,近人犬,数惊恐之。斯入仓,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于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乃从荀卿学帝王之术。


李斯早年曾经做过郡中的差吏,秦朝分全国为三十六郡,其时之郡相当于今天的省,那么郡小吏应该相当于今天省级机关的公务员,这在我们今天可是炙手可热的工作,但在当时,李斯竟然厌倦而逃离,这大概就是古今不同吧。有一次李斯如厕,忽然看到了来厕所偷吃不洁之物的老鼠,老鼠见到人自然是吓得仓皇而逃。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而狗们也喜欢食用这不洁之物,狗与老鼠相比,一大一小,力量悬殊,狗儿来了,同样食不洁之物的老鼠只得抱头鼠窜了。我们平时常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就这个故事来看,狗拿耗子还是有原因的呢。因为耗子竟然来抢它的“美食”,自然狗见了耗子就犬牙差互了。这件事本来没有引起李斯太多的感慨,这世间的一切就怕比,有的一比之后会心甘,有的一比之后就很不甘心了。



又有一次,李斯到粮仓里去,有了惊人的发现,粮仓里的老鼠吃的是堆积如山的粮食,居住在高大房屋里,平时难以见到人的出出入入,更不要说见到狗的身影了,这里简直就是老鼠的天堂。同样都是老鼠,为什么这厕所中的和仓库中的差别就这么大呢?当然,答案非常简单,他们之间的区别只是因为生活环境不同而造成的截然不同的结果。这样两相对比后,李斯认为人要像仓中鼠一样快乐无忧地活着,不能像厕所中的老鼠一样卑微下贱地活着。现时不自由的清苦生活与厕所中的老鼠又有什么区别呢?李斯从老鼠这里获得了向上的力量,于是毅然决然地辞去小公务员的职务,转而跟随荀卿进修辅佐帝王的本领。从荀卿那里学到了法家思想的精髓,后来和韩非一样成为法家的重要代表人物。如单纯从史学角度来看,这种细琐小事对历史的发展似乎是没有意义的,但如果深究下来,似乎又大有意义。


历史是活生生的人的历史。李斯的人生追求就是以自我为中心,将自我享受看作是人生最重要的东西。他的人生哲学中虽然也有国家、有君王,但它们在与自我利禄享受发生矛盾的时候只能是屈居其后,他最为看重的还是自我的利益和个人享受。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其实经常会看到,满脸忠厚,貌似正直,看起来很真诚,跟你称兄道弟,说起话来那叫一个暖心窝子,那叫一个义正词严,可这样的人经常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经常做些口是心非的事情,在有利益、有荣誉时能独占的就独占,毫不客气地将别人甚至是“朋友”踩在脚下,这样的人对“朋友”的理解就是,朋友是用来骗的,朋友是拿来坑的。所以说,真坏人并不可怕,真小人才可怕。我们周围也有这样的领导干部,对于真正的正人君子表面上非常客气,倍加礼遇,但只是礼节而已,你有本事,我不得罪你,但好事绝没有你的份儿。你不主动靠近我,平时几乎没见你主动过来攀谈请教请示,逢年过节也没有任何表示,在一个重视功利的时代,我能重用你这样的人吗?这样的人愈得势,其潜在危害就愈大,我们对这样的人一定要提高警惕。当然这样的人可能暂时混得风生水起,但从长远来看往往不会有很好的发展,最后的结局一般也不会非常圆满。秦始皇临死前吩咐赵高草就的诏书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这就是对于他死后国事的安排,它决定着国家的命运前途。始皇死后,李斯大权在握,完全可以呼风唤雨,一个赵高又算得了什么呢?但是李斯却因为自我利益的考量而同意篡改遗诏,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短命王朝本来有机会改弦易辙变成一个强大的长命王朝,非常遗憾的是,因为李斯的丧失原则而葬送了这种可能。唐代诗人胡曾在《杀子谷》中写道:“举国贤良尽泪垂,扶苏屈死树边时。至今谷口泉呜咽,犹似秦人恨李斯。”假设李斯能坚持原则,仁慈的扶苏继承了皇位,顺从民意,废除暴政,实行顺从民心的政策,秦朝就很可能不会是一个短命王朝了,而那后来有没有汉朝都是另说!说不定我们今天许多人的民族都得改写。当然历史不能假设,但是在一定情况下的假设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看出历史的本质。历史是偶然的,又是必然的。



俗话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李斯为了像仓中鼠一样快乐幸福并且有尊严地活着,他的一生一直向着这个目标而不懈努力奋斗。李斯因“见鼠”之叹而促使自己进修深造最终走向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他最后也恰恰是因为过于追求自我利禄的享受而最终走向了灭亡。李斯在其人生关键时期有过多次“人生之叹”:贵为丞相之叹,篡改遗诏之叹,具五刑之叹,临刑之叹。这都是李斯在其人生选择的关键时刻做出了对自己“有利”但又违背做人、做事原则的抉择后所发出的感叹。司马迁反复刻画了他外似刚愎而内实游移的矛盾状态:在农民起义风起云涌的形势下,他想知难而退,却又贪恋富贵,下不了决心;在赵高废立之际,他开始像要以身殉国,但经赵高晓之以利害,马上又退缩妥协,改弦易辙;对于秦二世的无道昏庸,他本想犯颜直谏,但一旦二世责问,担心影响个人利禄享受,立刻苟合求容,所以他一切的选择都是围绕“见鼠之叹”发展而来的。通过这样的琐事,司马迁告诉我们,为自我的利禄享受而丧失原则成就了李斯,也最终毁掉了李斯。也可以说,老鼠刺激了李斯,成就了李斯,但追求仓中老鼠的生活也毁灭了李斯。宋代诗人薛季宣说得好:“刚从孙卿学帝王,为羞贫贱速危亡。威严无复人居上,自处应惭厕鼠方。”李斯羞于厕中鼠的生活,羡慕仓中鼠的生活,结果最后的结局却连厕中鼠都不如,这不啻是一大讽刺。这样的人,这样的事难道只在秦朝才有吗?以后的历史中可谓代不乏人,其实在今天,在我们的身边就有许多这样的可悲可叹可怜又可恨的李斯们。


李斯见鼠的故事给人们的启示很多,在此我们主要谈以下两点:


首先,李斯的成功给了我们有益的启示。李斯不甘于卑贱,不甘于贫穷,发愤苦读,努力奋斗,从而抓住机会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走向了人生的成功。我们青年人也不要安于现状,一段时间就要习惯将自己的心态归零,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吃的穿的用的,一般都是父母给我们创造的。人家喊着“我爸是李刚”,许多人却只能“恨爹不成‘刚’”,恼恨自己没有像“李刚”一样有权有势的爹妈,这种认识其实是错误的。人不能选择时代,每个人都是特定时代的人,人更无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无法改变的东西只能坦然接受,否则只会毁了自己,坑了亲人。很多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拼爹”的结果往往是坑了自己的亲爹,害了自己的亲娘。对于父母而言,家教是一定要有的。没有好的家教,养了没有素质的孩子,往往会祸殃及己,今天这样的孩子比比皆是,而在《史记》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周亚夫的悲剧跟家教不严有着分不开的关系,这也可以说是汉代的富二代因为拼爹却坑了爹的经典案例。



条侯子为父买工官尚方甲盾五百被可以葬者。取庸苦之,不予钱。庸知其盗买县官器,怒而上变告子,事连污条侯。书既闻上,上下吏。吏簿责条侯,条侯不对。景帝骂之曰:“吾不用也。”召诣廷尉。廷尉责曰:“君侯欲反邪?”亚夫曰:“臣所买器,乃葬器也,何谓反邪?”吏曰:“君侯纵不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吏侵之益急。初,吏捕条侯,条侯欲自杀,夫人止之,以故不得死,遂入廷尉。因不食五日,呕血而死。国除。(《绛侯周勃世家》)

周亚夫的儿子为父亲买了一批天子才可用的陪葬的甲盾,找了一部分人来搬运,搬运完了却不付给人家工钱,人家当面是敢怒而不敢言,却偷偷地向政府告发。最终周亚夫被牵连其中。而当时汉景帝为自己儿子考虑,正好要找借口除掉自视甚高、难以控制的良将之才——周亚夫。曾经出将入相的功臣元老结果只能是活活饿死,生生气死于大狱之中。周亚夫的死无疑与其家教不严有关,富二代并没有对错之分,但没有家教的富二代却一定能够带来麻烦祸患,周亚夫最终被饿死的悲剧与此有关,这无疑成了悲剧的导火索。对于年轻人而言,要正确对待父母提供的一切,优不过喜,劣不甚悲,得意淡然,失意泰然,我们现时最重要的东西其实就是学习的态度和习惯以及我们所具有的水平和能力,我们想要有什么样的未来,就需要今天付出什么样的努力。


其次,君子爱财,要取之以道。对于我们所汲汲追求的东西,是自己的终归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莫要强求,这就叫“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在大是大非的原则性问题上千万不能出错。人生关键处往往只有几步,我们一定要走好这几步,万不可一失足成千古恨,违背了原则,强求而来的东西并不能带来幸福,可能最后还是要失去,甚至有时还会失去自由和宝贵的生命。花无百日红,盛时难长久。一个王朝有盛衰兴亡的变化,一个人的荣华富贵也不一定能长久,人要知足才能常乐,懂得急流勇退才是人生的大智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张学成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上了哈佛又如何?人生的另一种修炼

郭宇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合伙人制度:有效激励而不失控制权是怎样实现的

郑指梁、吕永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7

幸福家庭成就优秀孩子

牛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成就伟大公司

《清华管理评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兴趣与毅力成就梦想——英语如何改变我的人生

刘荣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9

加洛林时代史学成就研究

朱君杙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1

好爸妈成就好孩子

刘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0

一分钟表达成就你

正扬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