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纽约:炮台公园(曼哈顿)

2017-06-13作者:(美) 朱辉, 著编辑:谢爽

我们从当地印第安人那儿买下了22000公顷的曼哈塔岛,价钱是60个荷兰盾。

 

——Peter Schagen(荷兰东印度公司高级职员)

 

纽约上州。

 

西点军校的路标在车的左前方一闪而过。

 

拐过一个弯,前方是一条笔直的公路,黑色的路面在轻盈飘忽雪花中沉默地伸向远方,右面有闪亮的冰面和河水的阴影在飞速闪过的树林间忽隐忽现。

 

戴上手套和帽子,我走出车。清澈、寒冷的空气使我一瞬间忘了该怎么呼吸。沿着树林中的小径往下走。远处传来一种声音:像一个巨兽压抑的喘息和呻吟,伴随着巨大物体的碎裂、碰击和尖啸声。

 

走出树林,眼前突然一片开朗:我站在一条巨大的河流面前。

 

在铅灰色的天空下,五百公里长的哈德逊河蜿蜒浩荡,从纽约上州的源头往南流向纽约曼哈顿的入海口。在正午遥远、寒冷的依稀阳光中,深色的河水与白色碎裂的冰块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在飘扬的雪花中,整个河像一个缓缓苏醒的巨兽,在无形而强大的力量中不着痕迹地翻滚、弯曲、舒展。硕大的冰块崩裂、碰撞、破碎,随着河水向下游八十公里的出海口缓缓流去。


 

河边渺无人迹,雪开始下大了。

 

我找到一个避风的口子坐下,对着正南方向的曼哈顿方向。看了看表:还有1个小时。

 

宽广的大河和缓缓下落的雪花让人心灵空旷和宁静。

 

在雪花和河面上的雾气中,在远处的悬崖的阴影后,一首双桅帆船缓缓出现,时间回到四百年前。

 

1609年的9月11日,以经验丰富、意志顽强和粗暴性格闻名的英国航海探险家哈德逊(Henry Hudson)和他的二十个水手驾驶着当时世界最先进装备的双桅帆船“半月号”,从曼哈顿港口驶入这条以后被以他名字命名的“哈德逊”大河。

 

哈德逊受雇于荷兰东印度公司(Dutch East India Company),试图发现一条从东北方向到达亚洲的水上捷径。但“半月号”出发一个月后,原定的北极航道被冰山阻挡,无法前行。折腾了一个月,水手们筋疲力尽,一致要求回航。但顽固的哈德逊绝不放弃。他修改了原来的航海计划,逼着水手们调整方向,向北美方向开来。这个决定让哈德逊青史留名,但也让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四个月后,“半月号”在大西洋的的海岸线上发现了一个孤独的深水良港。

 

哈德逊命令在港口抛锚,指派经验丰富的二副寇曼(John Colman)带着五个水手乘坐小船进入狭窄的入海口,深入内河侦查。

 

哈德逊


第二天早上10点,水手们回来了,带着寇曼的尸体,一支羽箭射穿了他的脖颈。据水手说:他们进入内河后,遇见两条乘满印第安土著的独木舟。还没搭上话,一阵箭雨射来,两个水手受伤,寇曼丧命。

 

哈德逊大怒,带着水手上岸,埋葬了寇曼。

 

回到了船上,哈德逊命令水手们做好作战准备。两天后起锚,“半月号”驶入那条“群山中的大河”(哈德逊语)。从此,哈德逊的名字永远和曼哈顿联系在一起了。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在驶往大河上游的航行中,全副武装的哈德逊和他的水手再也没有遭到伏击。原因可能是“半月号”80吨、近30米长的船体让沿途的印第安人觉得神圣不敢侵犯。在“半月号”溯流而上的旅程中,土著由害怕、好奇,最后变成热情款待和兴奋的物物交换。

 

在和土著的交易中,哈德逊发现这个丰饶的海岛盛产两件顶级质量的物产:牡蛎(纽约港口有世界上最大的牡蛎生殖河床)和海狸皮。

 

逆流而上二百公里后,到达现在的纽约州府奥巴尼(Albany)。

 

哈德逊意识到:他发现了一条大河,但这绝对不是从大西洋到达太平洋的通道。他转头折回曼哈顿港口,继续他的探险航行。他不知道他的航海生涯和生命只剩下短短的二十个月了:因为他一贯的偏执和粗暴,两年以后的1611年的6月,在现在加拿大的哈德逊海湾(Hudson Bay),他的部下发生叛乱。哈德逊和七个忠于他的水手被赶在一个小舢板上,遗弃在茫茫的大西洋的海面上……

 

停靠在曼哈顿的最后一天是1609年10月2日,“半月号”的大副爵特(Robert Juet)在他的日记中写道:

 

这个岛上是一片绵延起伏的绿色丘陵。当地印第安土著称作:曼哈塔(Mannahatta),意思是:丘陵之岛。

 

这是历史上最早有关曼哈顿的文字记载。

 

接到哈德逊的航行报告后,荷兰东印度公司非常不满意哈德逊的北美之行:违背公司原计划,擅自在北美闲逛,而没有发现去亚洲的水上通道。

 

但是哈德逊有关曼哈塔的报告却引起了荷兰商人的巨大兴趣。

 

雪变得大而密集,我走到前方的一个河滩。这里水面开阔,平缓,带着大大小小的冰块向曼哈顿方向的下游缓缓流去。



我再次看表,我等的它该到了:从大西洋进入曼哈顿的潮汐应该到达我在的位置了。我凝视河面。在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我脱下帽子,环视左右:四周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一片安静,安静得我能听到雪花落在地上的声音。不知是不是幻觉,我听到一个沉闷而悠长的声音从远处的河面向我站的方向奔腾而来。

 

在十七世纪的荷兰,戴带一顶海狸皮的帽子或在衣服的镶上海狸皮的边是一种身份和富有的标志,有点儿像今天北京上海街头众多行走的名牌包。所以在欧洲这种无辜长一身好皮毛的小动物被迅速猎杀殆尽。

 

在哈德逊发现曼哈顿的一年后,嗅觉灵敏的荷兰商人航行到达曼哈顿,专门从当地印第安人收购几乎是白给、优质的海狸皮。1624年,一个永久的荷兰皮货收购殖民地正式建立。一年以后,荷兰殖民者在曼哈顿岛的最南点——现时的炮台公园(Battery Park)建起一个要塞。曼哈塔(曼哈顿)被正式命名为荷兰的殖民地,叫做:新阿姆斯特丹(Nieuw Amsterdam)。

 

在欧洲人到达这个岛的一万年前,印第安人就已经在这里打猎、抓鱼和耕种了。他们是东北的阿贡青印第安人的一族,叫勒那匹(Lenape)。他们是出色的猎人,也是精明的物物交换商人。

 

1821年,一个荷兰政府公务员在清理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旧文件时发现一封1626年来自新阿姆斯特丹的信。

 

信上说:今天我们从当地印第安人那儿买下了22000公顷的曼哈塔岛,价钱是60个荷兰盾的物事(珠子、锅、斧子、锄头等)。


 

当时60个荷兰盾相当于现在的72美元,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对印第安人来说,那些实物对他们更是无价之宝。

 

在这个历史上最强的买卖中,只有一件东西没有人见过:买卖的契约。

 

荷兰人在世界历史上是以精于商道、善于压价和节俭小气著称。英语中有不少词汇描绘他们这个特质:GO DUTCH(吃饭各自付账); DUTCH TREAT(荷兰人请客,从来不会付账)。

 

根据很多历史学家的研究证明:当荷兰人庆幸自己做了一笔空前绝后的买卖时,事实上是:卖给他们曼哈顿的印第安人根本不是住在曼哈顿岛上的土著,只是几个路过此地的印第安商贩。他们装扮成酋长和他的随从,敲开要塞的门,卖给荷兰人一个根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带着60盾的无价之宝和脸上的微笑,继续赶他们的路。

 

今天,炮台公园的一个旗杆的底座上雕刻着荷兰总督和假冒的印第安酋长交易着根本不存在的大买卖。

 

雪越下越大。

 

我屏住呼吸,凝视着飘满冰块的河面。我看到了我一生难忘的景象:

 

河流中央的冰块的移动速度开始减缓,最后慢慢停了下来。然后突然改变方向,开始向上游的方向飘去,与此同时,河流两边近岸的冰块依旧向下游流去。

 

以亨利·哈德逊命名的哈德逊河的原始印第安名字是:莫合孔那特克(Muhheakantuck),意思是:一条同时向两个方向流动的河。


72美元购买曼哈顿

 

■ 炮台公园(Battery Park)

 

■ 地铁4、5号线到Bowling Green站下

 

■ N, R号线到Whitehall Street站下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朱辉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逛公园》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地质公园规划探索与研究

李同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7

财富的真相——你应该知道的98个经济学关键词

蔡平、吴永佩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纽约外史

[[美]华盛顿·欧文 刘荣跃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1

你知道我的迷惘——商业伦理案例选辑

钱小军、姜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8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八卦心理学

安晓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你可以不浮躁

郑一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