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恋的根源

2017-06-21作者:(意) 帕西尼 (Pasini,W.) , 著编辑:茹鑫

我们可以认为自恋者确信自己高人一等。无限膨胀的自我让他由衷地相信自身的价值。他可能缺乏分寸感和自我批评的精神,但他并非不怀好意:对他而言,被他人崇拜和取得成功的事实是不言而喻的。


然而纳西索斯的神话故事提供了这一种自恋倾向更悲观的版本。纳西索斯是河神赛菲索斯与仙女利里俄珀的儿子,他如此貌美以致无论男女都会疯狂地爱上他,同样倾心于他的仙女艾歌甚至为他而自尽。在一次打措时,纳西索斯走近一个池塘来饮水,见到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他也爱上了这倒影,但由于无法得到,便跳入池塘中,溺水而亡。在他的尸体旁长出了一种花,从此以他的名字而命名。1914年弗洛伊德对这一现象作出精神分析解释,随后芝加哥的后弗洛伊德学派对其进行发挥,他们指出自恋包括了从最反常到最轻微的一整个渐进系统。



•自恋初期与被爱的需求相关,因此有其存在的价值。它很早就在母子关系中发展起来,是自信的来源,后者也被盎格鲁-撒克逊人称为“基本信任”。为了让儿童产生这种信心,需要在他周围营造一种热情的氛围。迪迪埃•安齐厄曾提到过一种由母亲对婴儿的絮语构成的“声音浴”,从而让他沉浸在亲热、温柔而让人心安的言语汪洋之中,她讲述他们一起做的事情,尽管婴儿还不能理解言语的含义。


自恋者从被爱的对象转而变成一个骄傲地沉浸在一种自给自足当中的人,认为自己并不需要任何人。在母子关系中,这种转变产生了一种积极影响,因为它减少了对母亲的依赖,使孩子身上开始出现一种自主的能力。初期自恋的病理并非表现为成人自恋的常见症状,而是严重得多的紊乱状况,属于精神病的范畴。它涉及一些有犯罪倾向的行为:过度膨胀地自我认为一切对它来说都是被允许的;当自恋的防御体系坍埸时,又表现为受虐狂或抑郁的态度。


•人格形成之后的阶段是那些我希望在此提及的、并非那么反常的行为的起源。在俄狄浦斯式关系中,孩子(女儿或儿子)想要交替取代其父亲或母亲的角色。这种变化使多种多样且富有含义的认同成为可能。但是,当家长们本人感到深刻的不满足时,他们有时也会让孩子成为他们不满的“见证人”,从而损害到他的和谐发展。在吉尔身上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吉尔出生于卡奧尔地区的一个富裕家庭,由于他的父亲,一位精通政治的工业家,经常前往巴黎(他在那儿有一些情人),他就曾被不幸、常常孤单一人的母亲作为“人质”。



这位女士让儿子成为她境况的“见证人”,当父亲不在时,她就让儿子睡在她床上,并非为了满足潜在的乱伦欲望,而是为了不再感到孤独。于是吉尔就发展出“小王子症状”:他最终坚信他是唯一一个能安慰他母亲的人。然而,当他父亲回家时,他就得又回到自己房间,因为他父母亲在不可避免的争吵后,还是会睡在一起。


在成长的过程中,吉尔成为一个受挫沮丧的人,却又下定决心要让其他男人付出代价。他现在是一位野心过度的企业老板,坚信天底下只有一个好位置,而他必须得到。他未能启动那个会让他“像”他父亲一样变成一位成年男性的认同机制;他选了相反的方向,想要成为“取代”他父亲的成年男性。


自恋是个人发展过程中一个正常的阶段。小孩儿天生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直到得益于家庭和学校里榜样的力量,他才会学会互利和相异的原则。然而这种转变不会发生在那些继续让“我”高于“你”,并忽视“我们”大家的人身上。这种自恋态度经常会被消费社会合理 化,为了达到销售的目的从而强化这种仅仅满足个人需求的权利。


在情感关系中也一样,在和另一个人建立起联系前,必须先经历一个自恋的、个人的实现阶段。有一些人,一般是相对较抑郁的人,会开始为另一个人而活。然而,为了能够进入一个更完善的阶段,也就是与另一个人生活,需要先经过一个中间阶段,即为自己而活。只有当我们拥有了一种健康的利己主义后才能发展出一种与他人更成熟的拒互关系。否则,在我们的一生中,我们都要冒着只能建立一种有毒的短期关系或是缺乏真正交流的共同生活的风险,就像皮埃尔和劳拉一样。



这两位四十来岁的人都非常独立,以至于即便生活在一起,他们还是各自有一台电视机、一间浴室和一部电话。然而他们的夫妻生活被一系列的误会“毒害”。下面是最近的一个例子。


一个周日,皮埃尔在客厅上网,他的妻子在擦银器,这是每年都要干的漫长又无聊的活儿。由于没听到家里的任何动静,皮埃尔就舒舒服服地继续上网,等着有人叫他。


过了一会儿,劳拉发火了。她指责他总是这么自私,周日都在电脑前玩儿,而他们十五岁的儿子却特意待在家,只是为了能和父亲在—起。


于是发生了无数次的误会。皮埃尔并不道歉,争论说总是这样,在这个家里从来没有真正的交流,而劳拉则指责道:是他以自我为中心的行为造成了这次新的紧张气氛。


在这次争吵后的治疗过程中,我们指出了他们夫妻交流中的问题:每个人都只和自己说话,他们俩没有任何一个人和对方交流。于是,这个周日,皮埃尔想象着有人会叫他,而劳拉则相信她的丈夫会照顾好家庭。每个人都只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他们俩都没有想到通过和对方说话的简单方式来把事情说清楚。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Willy Pasini [意]维里· 帕西尼 著 刘书琴 译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