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相乐,别后莫相忘

2017-07-03作者:杨古月, 钟洁霞, 著编辑:茹鑫

《白马篇》


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宿昔秉良弓,楛矢何参差。


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


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


羽檄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翩翩少年骑着白马而来,俊朗的英姿随着西北的风扬起。他背后是乱世支离,匈奴作乱、鲜卑冒犯,国家安定尽在边关一战。前路凶险,但少年的姿态是胜利的,意气风发,白马跑沙追 雪,他的心也更为激昂,为报国安关不敢耽搁,父母且顾不上照料,儿女情长,岂在他心上?


读这首诗时,总觉得这敏捷善战的少年便是曹植自己。


汉末,天下大乱,群雄逐起。公元192年,曹操击败黄巾军,收编青州兵,是为曹氏发迹开始。这一年,正值曹操钟爱的卞夫人生下一子,是为曹植,他降生的那晚夜空闪烁着颗颗繁星,灿 然而纷扰,犹如他日后的生涯。



曹植自称“生乎乱,长乎军”,八九岁幵始,即见证曹操降吕布、战官渡,大败袁绍。和哥哥曹丕相比,曹植实际参与前线战斗的机会很少,但曹操对这个小儿子却尤其钟爱,认为在他的三个儿子中曹植是“最可定大事”者。


其实最受曹操宠爱的孩子有两个,一个是以石头称象典故闻名的曹冲,但不幸早夭。另一个就是曹植。原来曹操虽以谋兵善战著称,却也喜好文墨诗词,曹植十岁即能出口成诗,下笔成 章,因此父子俩志趣相投,深为融洽,这也为日后长兄曹丕的嫉妒和报复埋下了伏笔。


曹丕自小随父亲上战场,能文能武,是建安七子之一,亦乃人中豪杰。伹和曹植一比,就逊色多了。一来曹植的确才思更为敏捷,二来,他还天生是一个翩翩美少年,平日骑马过处,女子 不无争看。


如果只这两样,还不足以让一开始就被定为曹氏接班人的曹丕惧怕、怀恨,毕竟同在军营长大,又出自同一个母亲,曹丕对这个聪慧的弟弟还是带有感情的。他虽怕曹植获得父亲扶持,谋夺世子之位,伹家族中支持长子的声音一直不减,最后,曹丕也顺利取得了世子之位乃至踏着曹操的胜利登上了帝位,达到权力巅峰。


伹曹丕依然恨曹植,恨了一生。这样纠结的心绪,难免会让后人更为坚信,兄弟二人之恨是源于那段情他们共同爱上了一个叫甄宓的女子。


甄氏生于汉灵帝光和五年(公元182年),自小以美丽贤淑闻名于冀州,是东汉末年当世的三大美人之一。在遇见曹丕、曹植兄弟之前,她已为人妻。前夫是袁绍的次子袁熙。这一方水土本 是袁绍主政的清平乐土,袁府中人自然过得安乐富足。甄宓也知诗文,闲时常日,袁府深院里养着,竟也以美貌名传天下。


建安十年(公元205年),曹操亲率大军攻克冀州,袁熙逃走不知下落,自此与甄宓缘尽。曹氏兄弟的这段情正起于冀州城破那一刻,在乱世惊鸿一瞥中的遇见。当时是曹植率先入城,他在 袁熙府中与甄氏相遇,当时曹植才十三岁,未解情事,想必眼前的甄宓再美,也只是对美人的惊慕而已。



这份惊艳还没来得及被少年的目光消化,却先被曹丕率先攫取。时年十八岁的曹丕在袁府见到颜色艳异、凝睇怨绝的甄宓,爱慕之心油然而生,更马上化为行动,他先对惊恐万分的甄氏母 女自述姓名,叫她们放心,后又安置她们在帐下休息,避开乱兵。


当时经历城破夫亡的甄氏满脸泪水,脂粉模糊,楚楚可怜的女儿姿态越发动人怜惜,桃腮杏脸,美艳绝伦。曹丕也是动了真心,和曹植的年少腼腆不同,曹丕大胆揽袖近前,替她拂拭泪 痕,甄氏不敢回绝,任他痴立在旁,两人之间回荡着尽是说不清的气息。


曹丕面容俊朗,加上长期戎马生活,让他显得英姿潇洒,仪表风流,有一股阳刚的霸气。甄氏也并不反感他的亲昵举动,相对于臭名远扬的曹操,曹丕的人品、才学、相貌倶佳,加上他对 自己痴痴凝望的神情,更让她隐隐感到能借此得到庇护。


果然,曹操到后,见甄氏沉鱼落雁的姿色,也起了意。甄宓的容颜虽无貂蝉绝美,伹端然大方,何况貂蝉性子烈,至死不从,给曹操留下了阴影。反观甄宓,声音甜美恰恰,看起来温婉 顺从,脂泪未干宛如梨花带泪,分外惹人爱怜。


如此当世妙龄美人在前,一向好色的曹操心里自是怦怦然,他问甄宓的母亲刘氏:“家里如何只留下你二人?”


刘氏道:“子妇等并皆远出,惟次媳愿侍妾身,所以尚留在此;现蒙世子曲意保全,实为万幸。”曹操正想把甄宓收为己下,却看到曹丕神色不安地看着他,又痴痴不舍地看着甄氏,知 道曹丕暗里动了情,犹豫片刻。


此时曹植进来,亦目不转睛地看着甄宓。父子三人同为美人打动,一时气氛颇为怪异。曹丕急切无奈,做最后一搏,对曹操说:“儿一生别无他求,只有此人在侧,此生足矣!望父王念儿 虽壮年而无人相伴之分,予以成全!”话已至此,曹操不好拒绝儿子,否则也太委屈了曹丕辛苦征战的功劳,便使人做媒,让曹丕娶了袁熙妻甄氏为妇。


亲见此事,曹植却心思复杂。他骁勇善战的哥哥有了新妇,无疑是好事一粧。对无忧无虑的少年来说,眼前甄宓的美令他心惊,倒也不是因为她的容颜,而是好像在哪里见过。后来才想起 在官渡一战中,他曾把白马一匹借给一名美人,助她逃回邺城,原来这美人恰恰是甄宓。没想到重遇之喜还没冲淡,她已经成为自己的新嫂,不禁愕然,还有说不出的惆怅。



诗经有云,“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甄宓虚静淡远,温柔悱恻,飘逸而不傲世,尽然是幽静淑态,说是绝代佳人不为过。曹植以飘逸出世, 名俊千古。这两人若能在一起,想必是仙鹤眷侣一对。


可惜中间相差了十岁,可惜中间注定有叔嫂之名不可越。甄宓成为曹丕妻子后,深深感念夫弟赠白马之情,自此一心为曹家人思虑,对曹丕忠心一片。她亦为曹植的诗文惊叹,更为他时不 时拿来讨喜的新奇饰品感到惊喜。伹在甄宓眼里,比她年少十岁的曹植,只是一个令人喜爱的翩翩少年,一个在曹丕外出打仗时候陪伴自己作诗解愁的小叔子。


仅此而已。


在错误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注定了是一生的悲叹。多少年后的曹植,想起已经仙去的甄宓,该有多感慨这时光错予的相识相遇。若更能让他早知世事散也凄凉,聚也凄凉,他也不会在情 关处走这一遭,而是如年少志向,只管白马驰骋,沙场搏杀一番功业,再尽看一场这人间富贵温柔梦。


但曹植的结局却是为情所困,羁思消沉。白马过隙,说的是时光,也是曹植的雄心壮志,情灭后,一霎而逝。


因为他们远远没想到以后随着时间流逝,一颗因念而生的种子也会化为茂叶枝繁的相思树。有些人,在我们的生命中只是安排路过,没料到也会爱得上,也会爱得痴绝。说到底,这个世界 上,没有谁的心是可以被禁锢住的,除了自己。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杨古月、钟洁霞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再别康桥

徐志摩
万卷出版社[2014] ¥6

相忘于江湖

高建群 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7] ¥8

护肤问莫嫡

莫嫡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新妈妈的育儿经:90后准妈妈必读本

钱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5

“营改增”后税务稽查发展方向及应对研究

伊虹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4

解密:脊髓损伤后疼痛

杨晓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8

腹膜及腹膜后间隙疾病

漆德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83

外国名家精读.印象主义和后印象主义

娜塔莉亚.布罗茨卡娅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 ¥101

求人不如求己——90后决战毕业季

吕顺雷、吕小婕、吕顺伟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