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遥远的张望,只愿君心似我心

2017-07-05作者:李颜垒编辑:茹鑫

《诗经》中的爱情诗,就像一个边城,那里的故事,那里的人物,仿佛都是不沾烟火、不惹风尘的,遗世而独立,透亮得像一座水晶宫,只要你走进去,就能见到一个大写的“情”字游离其间;又像是一幕幕电影,对着银幕,你的耳边总能听到那时的男男女女的喁喁低语,声音细细窃窃,好像是从千里之外传来的风声、水声,却同样能吹动你的长发,沾湿你的衣襟。


《匏有苦叶》就是这样的一首诗,它也有这样的能量。


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


有瀰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


雍雍鸣雁,旭日始旦。士如归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不涉卬否,卬须我友。


鷕,雌山鸡叫声;雍雍,大雁叫声;迨,等到;冰泮,结冰。无疑的,这又是一个让人有点黯然神伤的故事。“匏有苦叶,济有深涉”,告诉了我们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匏”,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葫芦,秋天里待其果实成熟,摘下来晒干,既可以做容器,也可以做浮水的工具,当人渡水的时候,绑几个在腰间,可以增加自身的浮力。清代陶窳(沖)《秋望》诗:“入水苦匏思共济,望秋蒲柳感先零”,即可为证。在电影《黄河绝恋》里面也有这样的镜头,当欧文背着花花,带着安洁一起过黄河的时候,就是在腰里绑着葫芦过去的,足见这种原始的渡水方式流传之久。


时间的指针拨回去两千年,在一个秋日的早晨,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爬起来,还睁着慵懒的眼睛,发着迷惑的光芒。一条河流,人们叫它济水,河有一个古老的渡口,秋雨丰泽,水势如期地涨上来,慢慢地向河滩上漫延,低处的草丛已经被水淹没了。一个素衣的女子,在岸上行走着,张望着。



风,已经满是凉意了,又裹带着水的寒气,拂过她刚梳起的发髻,吹动了她的裙裾,也吹紧了她的眉头。


她就是这样一位正在那里张望着的、微蹙着双眉的、素衣秋心的女子。张望为何?秋心为何?我在等待一个人,你难道看不到吗?


那些葫芦的叶子已经枯萎了,济水已经涨高了,浅的地方,提着衣襟就可以过去;深的地方已经需要在腰间挂上葫芦才可以浮过去了。你难道听不到吗?


草窠里的山鸡一递一声地鸣叫着,这种咯咯的叫声,把我的心都搅乱了。天上的大雁也开始往南飞了,把我的心也带去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山鸡的鸣叫是为了追求自己的伴侣,大雁南飞也是成双成对。现在济水已经涨到车轴那个地方了,如果你真的想娶我为妻,就要趁着河水还没有结冰的时候,这样我们的婚车还可以过得去,再晚一些,就迟了呀。你,难道是把我们的婚事忘了吗?


那秋日的太阳渐渐地升高了,周围的一切也都跟着明朗起来,渡口附近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摆渡的老船夫撑了条船来,人们一个一个登上去,岸上只剩下这一个素衣秋心的女子。


老船夫问:船要开了,你不上来吗?


女子摇摇头,她还要等一个人一那么重要的一个人!


她最后等到心爱的人儿到来了么?诗中没说,我们不知道,女子只是在等候。


只要你没说不再见我,不再念我,不再爱我,不再跟我, 哪怕要我一直就这么守在这相思的渡口,哪怕要我化作望夫石,留下最真实的痛感,我的心和我的姿态都会像最初时刻一样。济水记住了这一张望的身影,而在她的身后却从此成了空白,等着世世代代的痴心儿女去填补、去成全。



世上的傻女子都作如此想吧,我等待,希望你能来,只愿君心似我心,一个多么简单的愿望,一个单纯的梦想。


宋代许裴《乐府》诗中说:“妾心如镜面,一规秋水清。郎心如镜背,磨砂不分明。”她的心就像这古铜镜的正面,明如秋水,然而男子的心呢,却像这镜子的背面一样,模糊不清。她希望自己的情郎能够明确地表态,和她一起成就一段美好的姻缘。为此她可以向上天发誓,就像汉乐府中的女子那样,只要能与君相知相守,哪怕大山失去了棱角,哪怕江水断流,哪怕四时颠倒,哪怕天塌地陷,否则就没有什么可以阻隔。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说得多好,只可惜只是女子一人的心里话,没有人去苛求“君”的回应。


男人啊,你是否明白,我的等候你是否能够感同身受?


这样的故事结局有点像作家沈从文的《边城》,望着翠翠一个人孤零零地撑着渡船,守在渡口,等着二老傩送归来时的身影,每一个人都会在心里发问:二老最后回来了吗?作者说:那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然而,女诗人席慕容说:明日,明日又隔天涯。有时候,“一刹那便是永劫”。


这样一对一水之隔的男女,在当时当地已经有了时空的距离,心灵或许也离得更远了,在水一方的伊人的心愿和祈求,在水另一方的那个人能否感应得到呢?秋风无语,秋水无声。在这个洒满相思的渡口,在这个充满秋思的季节。一切都没有答案,让人无迹可寻。


世界上的很多距离既让我们无尽地痛恨,又给我们无穷的吸引。爱情,相隔再远,也能让世人膜拜景仰,欲罢不能,后世知音,甚至也可以为之舍生赴死,其魅力之大,功在距离。无数的人前赴后继,沿着她古老的河流,一路艰辛地走来,跟着她一起流过我们今天居住的村庄、城市,使我们今天的人有幸得到一点怜惜的眷顾,就在这古老的济水渡口,我们听到了爱在历史深处的深沉的回响。


只愿君心似我心。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李颜垒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张望云研究文集:全2册

陕西省文史研究馆,陕西长安画派艺术研究院编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192

多尺度级联场增强金属纳米结构的构筑和性能研究

朱振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最小孩系列 第十二只枯叶蝶

王一梅,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6

面向集成电路电阻电容提取的高级场求解器技术

Wenjian Yu、Xiren Wang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41

飛躍青春_我心中住一個他

利倚恩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09] ¥23

巴蜀场镇——地理 景观 街区

刘森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9

从看见到记住只需要15秒的单词书——举1反N

叶硕 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从看见到记住只需要15秒的单词书——举1反1

叶硕 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从看见到记住只需要15秒的单词书——举1反几

叶硕 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