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少爷”到“公务员”的转变

2017-07-10作者:刘宏, 编著编辑:谢爽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每次念及此,泪水不由自主地涌出,为那些已经离开的亲人,还有那些把我从小拉扯大的老人们。时间啊,它到底有多残酷,我总是觉得自己赶不上它的脚步,让那些我最亲爱的人一天天日渐老去。


——题记


我看着锁着的柜子,撇了撇嘴,“爷爷,我要看照片。”爷爷慢慢地从长凳上直了起来,从腰间将钥匙取了下来,又摸索着对了几次,才将钥匙插了进柜子去。


在爷爷家,有一个时时上锁的老立柜。立柜是20世纪80年代的老物件了,里面珍藏着的那铭刻几代人成长的记忆,成了我们一家最好的纪念。


相册有好几本,我还是习惯地从最熟悉的那本翻看。相册刚刚翻起,爷爷就不知何时凑到了我的身边,余光掠去,老人家在陪着我翻看这些老古董时,似乎也回到了那过去的时光,以至于让眼角岁月的留痕都成了最澄澈的波澜,在一张张的回忆中都散了去……



第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明显的全家福。照片后排中最左边那位穿着衬衣西裤意气风发的青年,和我身边这个老人的样子像极了。一样浓黑的眉毛,一样高高的鼻梁。我指着那个青年,侧头转向老人,“爷爷,怎么看,都觉得你年轻时蛮帅的呀!”爷爷龇牙一笑,不小心露出那剩余不多的牙齿。


爷爷,出生在一个军人的家庭。太爷爷家是我们那儿旧时的地主家,在民国最后的岁月中也吃干净了祖上的老本儿,家里的大院至今已无处可寻。当时年岁尚小的太爷爷稀里糊涂地跟着国民党打军阀去了,南征北战,后来又不知怎的成了一名共产党的军官。也是在那时候遇见了太奶奶,在江苏有了我的爷爷。


奶奶在世的时候常常对爷爷的童年显得忿忿不平。奶奶的父亲是当地的举人,但不幸,在奶奶还是四五岁的时候就离开了,而奶奶的妈妈早在生她的时候就难产去世。奶奶的童年都是跟在后妈的屁股后面到处为生计奔波,乞讨要饭。相比奶奶凄苦的童年,爷爷的小时候一直到青年时间的形象,都是奶奶口中的“资本家少爷”。


爷爷从小生活在军区,在战乱、饥荒、贫穷倾盖整个中国的同时,爷爷是吃猪肉穿皮鞋在温暖的教室中被关怀长大的。爷爷兄妹四个,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我小时候,爷爷总会指着照片中的他们一家六人的全家福,告诉我,这个出生在浙江,这个河南,这个湖北……也许爷爷那种对旅游的热爱是从小培养的吧,那种年轻时走遍天下的经历,让这个已75岁的老人每次回忆起,眼中流露的都是不合年龄的那种骄傲。爷爷对旅游真的是一种痴迷,一样的风景在不同人眼中有不同的美,我猜不透那许许多多的风景在爷爷眼中是该有多么迷人。


再后来,中国解放了,抗美援朝也胜利了,国家对太爷爷的态度是留在南方且军衔保留。然而,太爷爷还是回到了邯郸,回到了这个离开了几十年的家乡,带着一家六口。这是爷爷第一次踏上了这个名义上的祖籍,也一直在这个地方到现在生活已五十余年。


我在翻看相册的时候,时不时地观察着身边的老人,看他的一蹙眉一憨笑,眉眼间在这一刻已经全然看不出时间的困扰。


“爷爷,奶奶纯粹一美女,你说你就一穷二白地把人家娶回家,真亏了我奶奶了。”


爷爷在这一点上永远有自己的坚持,也不管我这看法表达了多少次,“这话说得!你奶奶她看中你爷爷我性格好,这不得靠人格魅力呀。”



爷爷当时跟着太爷爷回到邯郸时候,确实一穷二白,更不是小时候的公子少爷。太爷爷在家乡身份就是一个普通从军过的士兵,后来进了我们本地的一个部门做了普普通通的一个工人。不到三十的爷爷凭着当时罕有的高学历在冶金机关中谋了一职,俗称“公务员”。当时的机关单位没有那么多的勾心算计,谁靠谱、谁办事牢靠自然就容易平步青云。而我“老好人”的爷爷从一个小部员也稀里糊涂地成了“杨科长”。“找老杨办事准没错”,是我小时候从张爷爷王爷爷之类人口中对爷爷最中肯的评价。或许奶奶也觉得“找老杨办事”也“准没错”,所以干脆结婚嫁人的事儿,也找他师傅——老杨了吧。


奶奶一开始是爷爷的小学徒,跟着爷爷学会计,不能不说革命感情确实情比石坚,这样看来两人也真真实实的是彼此的良师益友。在两人婚后40年的岁月中,争吵虽有,但不外乎都以爷爷每次的妥协退让消散,一直到奶奶离开,爷爷都一直陪伴着她,说着那些只有两人才有的话,沉默着那些只有两人才懂的沉默。


“你奶奶一倔脾气,容易生气。每次生气都憋在心里,也不说出来。”


“爷爷那您嘞?”我看着照片中的俊男美女向爷爷问道。


“嗨,我呀,我才不跟她急,她生她的气,我不理她,每次你奶奶一生气,我就下楼遛弯儿去。”爷爷似乎在表扬着自己这一生的老好人哲学,遇事不急,什么都看淡,不计较自然也没有争执。


我有时候觉得,两人或许再也找不到比对方更合适可以与之陪伴一生的人了。奶奶性急,爷爷平稳;爷爷爱看戏听歌,奶奶爱唱曲跳舞;奶奶做事犹豫,爷爷有主见却又不武断;爷爷不爱做家务,奶奶就给他做了一辈子的饭菜。以至于当奶奶真的离开时,爷爷又无奈的自己开始学习做饭,而每次不是放多了油就是放少了盐。


爷爷指着一张照片让我看。“这是你爸小时候。”


爷爷奶奶有三个孩子,清一色的臭小子,爸爸排行老大。这三个小子虽然性情各有不同但着实让奶奶操碎了心,这也就是在妈妈怀孕的时候,奶奶总说“生闺女生闺女,闺女省心听话”,爷爷在这点上不置可否。


“你爸小时候字写得是最好的,可长大了就都不成了。”爷爷对于这三个孩子的书法无不遗憾。



“谁叫您管他们那么松呀,您和奶奶的水平他仨差远了去了。”


爷爷的书法一直在我心中维持“大家”水平,这点上爷爷奶奶两人还真的有几分谈笑鸿儒般的相互欣赏。家中到现在都有一幅爷爷裱给我的“攀登高峰”,和一幅奶奶工楷撰写的《登鹳雀楼》。字里行间的遒劲写意,这么多年一点儿没有消散的意思,反而愈加更是有味。


爷爷善工笔,尤其是铅笔画。大概是铅笔随处可寻,和爷爷随意的性格符合,兴起则画上一幅,不做任何的评价,权当兴趣所致。不幸的是,在这点上爸爸叔叔们从来没有谁遗传到这一艺术,反倒都和奶奶一样擅长唱歌,这也让爷爷觉得很遗憾。


“你看,这是你三叔大学唱歌比赛的那照片。”爷爷奶奶对三叔一直都是无比骄傲的。这点谁也不能怀疑,三叔是我们家第一个名牌大学生。三叔上大学的那年我也恰巧刚刚出生,爷爷在刚刚看我三天之后就去送三叔上大学了。而回家后就侃侃而谈在外的所见所闻,都忘了襁褓中的我,这让妈妈印象很是深刻。


我刚刚想给爷爷抱怨这个小插曲的时候,无意间看见了另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小女孩乖乖地站着,头上扎着一朵小红花。


“爷,这是您给我做的不?我记不太清了。”爷爷微笑着没有给答案。爷爷擅长这些小手艺小玩意儿,儿时的我总是不经意间收获一个纸鹦鹉,一个小孔雀或者一个憨态可掬的小狗。《还珠格格》盛行的时候,爷爷拿皮筋儿给我做了一个紫薇的古筝,那松紧不同的皮筋儿真真儿的还弹出了几个调调。后来口哨在小朋友中流行的时候,我因为吹不出来,爷爷又给我鼓捣出了一个“小气子”,嘴中含住,就能发出比所有小朋友都清脆的声音。爷爷给我做过秋千,做过手摇铃,做过毽子,教我骑车,教我打算盘,教我每一次在外面和小朋友生气时候不能哭要笑……



“爷爷,您说您看过这么多遍照片不烦么?”


“还说呢,要不是我把相册锁到柜子里面,还指不定都让你们给弄哪儿了。”


虽然爷爷答非所问,可是这个问题我想我也没必要再问了。这些照片对我可能真的只是闲时回顾过去的一个寄托,而对于爷爷却成了铭刻一生的记忆。那些他到过的美景,那些他经历过的事情,那些陪伴他人生的人们,他都将这些用照片悉心地一一保留。


我的爷爷没有太多传奇的人生,但我爱他。爱他常常挂在脸上的笑,爱他对人对事的方式,爱他热爱生活的态度,爱他的平平淡淡的一生。


我现在每次和爷爷见面,总会说一句:“儿女的事儿你少操心,自己快乐就好。”


爷爷每次听了,也都开心的一乐,“都大了,我管不了太多,也懒得管,你好我好大家好,就好。”


嗯,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是一个老人最平凡的话语,和他那几本厚厚的相册却一道化作对我们晚辈最好的祝福。

杨可揽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刘宏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北京地区报纸广告视觉传播模式:类型与转变

冯丙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8

家族企业治理模式转变研究

毕艳杰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 ¥20

公务员面试题目规范化解析

李剑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0

教你突破公务员面试

苏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1

2016版国家公务员录用考试快速突破教材

公务员网教材编写组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7

网店经营宝典——从“新手”到职业网商的蜕变

岚姐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8]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