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浪漫:“浪漫至死”的爱情故事

2017-07-11作者:徐德新编辑:谢栓

"宽敞的北京饭店豪华套间,窗明几净,纤尘不染。暗红色的地毯、雪白的被褥和床单,烘托出神秘而恬静的气氛。大雪躺在床上。她又昏睡了一整天,已经连续两天水米未进了。此刻,她刚刚醒了过来,轻轻咳嗽两声。


见她醒了,一直陪护在身边的小刘问她:“大雪,要喝水吗?”


大雪摇摇头。因为长时间的忍受痛苦和饥渴,她明显变得消瘦了,眼眶深陷、皮肤蜡黄,连呼吸也变得没有了力气。“把窗户打开好吗?我闷得很。”她轻轻说了一句。


小刘拉开窗帘、推开玻璃扇窗。已是黄昏,窗玻璃反射着夕阳余晖,一片金灿灿的晃眼。微风吹动窗帘,带进来清新湿润的空气。大雪的呼吸一下顺畅了许多。


“小刘,这是什么地方?今天是几号了?”她挣扎着要坐起来,终因浑身无力而又重新躺了下去。小刘拉好窗帘,赶紧过来扶她坐好。


“这是北京饭店。”小刘说,“今天是12月14号。”


“我来北京都半个多月了。”大雪轻叹一声,说。


“嗯。”


“事情没有办成,反而害死了他们两个。”


“你千万别这么想。”


“我真该死!真的,我……”大雪说不下去了,双手掩面哭泣起来。这几天,只要一醒过来,她都要这样大哭一场。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他们的死不是你的责任。”


“为什么不让我去死,让他们活下来?”大雪悲痛得浑身颤抖着,小刘看得出来,那真的是一种痛彻心扉的悲伤。


小刘抚摩着她的肩膀,因为颤抖得厉害,肩膀看上去就像打摆子一样。


“大雪,我问你,你看过《乱世佳人》吧?”小刘一边安慰着她,一边轻声地问。


她不说话。


“斯嘉丽的遭遇比你要悲惨吧?”


还是沉默。


“看过《基督山伯爵》吗?”


“嗯。都看过。”


“唐泰斯比你要凄惨得多吧?”


“嗯。”


“他们怎么样了呢?他们是选择了死吗?”


“……”


“恰恰相反,他们都选择了活,并且是坚强地活下去,对吗?”


“对的。”


“你呢?是不是也应该好好地活下去?”


“唔……”


“记住,死,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不想再听到你讲那个字。”


大雪不说话了,怔怔地看着小刘。


“许多人是为了恨而活下去,而你,要为了爱而活下去。”


“为了爱?”


“是的,为了爱。”小刘说,“你看,陈潇是因为爱你才死的,张粤也是因为爱你才死去的,这我也看出来了,对吧?所以,你现在的生命并不属于你自己,而是属于爱,你懂吗?”


“嗯,活下去,为了爱。”大雪似有所悟,喃喃自语着。接连而来的打击,早已使这个姑娘的头脑一片空白,无暇考虑得那么深远了。而现在经过小刘恰到好处的点拨,她的意识竟然渐渐清晰起来。这种时机稍纵即逝的点拨就像扎银针,只要找准部位,患者感到的就是舒畅,而并不是疼痛。


“你如果真的爱他们,你就要振作起来!”小刘忽然大声说,“你听见了吗?好好地活下去,才对得起他们两个!”



大雪忽然被小刘的气势给镇住了,她安静地看着小刘,好像在仔细揣摩那气势里的含义似的。


“活下去!”小刘大声重复一遍。


“活下去!”她也跟着说。


“大声一点!”


“活下去!”


“再大声一点!”


“对,活下去。”大雪看着自己的双手,泪流满面:“我要好好地活下去!”


医护人员进来,给大雪量了血压,测了体温。


“她必须吃点东西。”医护人员悄悄对小刘说。


小刘叫服务员送来了稀饭、鸡蛋汤,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大雪就自己端起碗吃了起来,一会儿竟然吃下了半碗稀饭,鸡蛋汤也喝光了。


“慢慢吃,别噎着。”小刘在一旁提醒她。


大雪点点头,泪水滚落到碗里,她就那么和着稀饭一起喝了下去。


“还有吗?我还要吃!”她问道。


小刘又给她叫来一些面点和青菜,她很快也吃完了。


“我要喝水。”她又说。


小刘又给她倒上大半杯开水,她“咕咚咕咚”几口就喝完了。


喝完水,她终于忍不住抱着小刘大声哭了起来。


小刘轻拍着她,说:“好了,这样就对了。你哭吧,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一些。”


大雪就那么一直哭着又睡了过去。


夏小满走进房间,见大雪睡着了,问小刘道:“她吃东西了吗?”


“吃了。”


夏小满轻嘘一口气,说:“她到底肯吃点东西了。谢谢你小刘,多亏了你,她才能坚持下来。这孩子挺不容易的,这些天来发生这么多事,真是难为她了。”


“我觉得她够坚强的。”小刘收拾着碗筷,说。


“她吧,总体来说是个好孩子,就是有点固执。”夏小满摸出一支烟,刚想点火,一看熟睡中的大雪,又把烟收了起来,接着说:“也可以说是太单纯了,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


“单纯也不是什么缺点,”小刘说,“我觉得她是挺好的一个人。”


夏小满苦笑一声,停了一会儿又问道:“你说,那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您是指什么?”


“‘哈佛博士勇救落水女孩不幸遇难’那个,据说当时你也在现场?”


“是的,这件事报纸上说的基本属实。您怀疑哪一点不是真的呢?”


“不不不,我不是怀疑。”夏小满连忙摆手,说,“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您说的是张粤吗?”


“是的,是的,不知道当时他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勇气。”


“嗯,这个不难理解,是爱情的力量让他做出了那样的选择。”小刘指着大雪说,“像她那么单纯的女孩子,每个喜欢她的男人在那种情形下都会那么做的。真的,您别不信。如果换作您,难道您不会?”



夏小满不说话了。沉吟片刻,他才慢慢说道:“看来,是我要对这个世界另眼相看了”。


“难道您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真正的爱情?不相信有人为了爱情可以去死?”


“基本上,在这以前,我只相信世界需要面包,根本不需要什么爱啊情啊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夏小满又掏出一支烟,却不点着,只拿手指夹着,又看一眼小刘说,“但是这件事情算是让我明白了,面包只能保证不让人饿死,爱情却能让人更好地活着;哪怕是死,也是死得其所,死得有意义。”


“嗯,这句话您说的太对了。都说女人是物质的,其实大错特错。”小刘笑了起来,说,“女人天生就是来让男人爱的。当她明白她从男人那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爱后,大部分女人就只好拼命攫取物质来填补自己巨大的精神空虚,而那终究不过是表象罢了。其实在真正的爱情面前,女人只会比男人更勇敢,更不怕死。”


“哦?”夏小满饶有兴致地看着小刘说,“这么说,你也愿意为爱情献身咯?”


“我对大雪说过,要是有男人像他们两个爱她那样爱我,我死而无憾。”


“是真心话?”


“是的,就是这样,千真万确。”小刘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大雪在床上翻了个身,小刘走过去给她把被子盖好。由于吃了东西,又睡了一小会儿,大雪的气色明显变好了许多,脸上有了血色,呼吸也均匀多了。


“看着吧,以后无论她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您都不要觉得惊讶。”小刘对夏小满说,“爱情的力量确实不可思议。”


微风轻拂,巨大的暗红色窗帘慢慢摇摆,仿佛在诉说一个古老的故事。已是黄昏,小刘打开房间顶灯,柔和的白色灯光洒下来,照到大雪的床上,她睡得正香。而枕头上一片潮湿,想必是沾上了她的泪水的缘故。夏小满轻轻摇了摇头,走出房间去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徐德新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非典型浪漫

徐德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大手牵小手 浪漫日本行

王颖静、刘韧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2

北海道浪漫賞玩遊

金鈴
圓方出版社(香港)有限公司[2010] ¥30

Excel 2010公司管理典型实例

羊清忠、朱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6

当代实证主义与非实证主义之争中的拉德布鲁赫

徐江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7

非虚构 时代记录者与叙事精神

周逵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1

非平衡态热力学概论(第2版)

艾树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社会调查的实用方法与典型实例

王学川、杨克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2

Excel在统计分析中的典型应用

赛贝尔资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20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