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母亲说,自己给人做过两次待养媳

2017-07-18作者:李鲆, 著编辑:谢爽

我母亲说,自己给人做过两次“tai yang媳”,但我一直不知道“tai yang”这两个字应该怎么写。抬养?讲不通。太阳?更加不像话。后来看幽壹兄的《回不去的故乡》,里面有“待养媳”三个字,嗯,这就对了。从小养着,等长大了再做媳妇,有一个等待的过程,所以叫“待养媳”。

 

待养媳有一个正式的说法叫童养媳。不过现在人知道这个词的也很少了。女孩子从小被婆家领养或收买,等长大再跟这家的儿子结婚,就是童养媳,也就是等养媳。待养媳有的甚至还在吃奶就会被婆家领走,一直在婆家长大,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


 

把女儿送给别人做待养媳的家庭,当然是十分贫穷的;但愿意养待养媳的家庭,却也并不是富贵之家。费孝通在《江村经济》里说,童养媳制度是受到轻视的,它是在经济萧条的时候产生的,而且通常是贫困的人家才这么做。它使姻亲联系松散,影响亲属结构的正常功能。它对妇女的地位,甚至对年轻夫妇建立一个独立的家庭都有不利的影响,因为他们缺少双方父母供给的聘礼和嫁妆。童养媳现象之所以存在,根本原因是,可以省钱。因为童养媳是在丈夫家养大的,婚姻的一切复杂程序诸如做媒、见面、订婚、接亲等都不再需要了,婚事费用就可以大大缩减。费孝通一九三六年在江苏开弦弓村(即江村)调查的结果表明,一个四到六口人的普通家庭娶一个媳妇的花费,大约为五百元,相当于这个家庭一年的所有开支。而童养媳婚事的费用,可以缩减到少于一百元。

 

我没能查到准确切资料,只是从一些老年人口里了解到,解放前河南农村普通家庭正常婚事的花费,要相当于这个家庭五到十年的开支。考虑到河南经济远远落后于江浙一带,再参考二〇〇五年河南农调队组织的农村青年婚礼花费情况的专题调查情况,这个比例是比较可信的。而养个待养媳,只需要在她长大后“上头”(即圆房)时摆一桌酒就行了——这“一桌酒”可能是非常简陋的。赵树理在小说《福贵》里写过,福贵娘给待养媳银花上头,“福贵娘嫌豆腐粉条不好,特别杀了一只鸡,做了个火锅四碗”。这火锅四碗就算是很豪华的了,相当于现在的海参鲍鱼宴吧。

 

旧时河南的待养媳制度十分盛行。豫剧大师常香玉之所以九岁学戏,就是因为她的家乡巩县当时有个习俗,女孩子到了九岁就要送给人家当待养媳,她是为了不做待养媳才去跟父亲学戏的。



做待养媳的日子是很苦的。婆家常把待养媳当成买来的牲口用,通常从六七岁起,就要开始干活了。再大一点,挑水扫地、割草打柴、烧火做饭、纺花织布、洗浆衣服、推磨捣碓,家里地里的活样样都要干。要是不幸遇上恶婆婆、毒丈夫,挨打受骂便是家常便饭,被虐待致残致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常香玉有四个姑姑,都是很小就送给人家做待养媳的,其中就有两个被虐待致死。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待养媳都会受虐待。《福贵》里,银花九岁进门,“却没有受折磨——福贵娘是个明白人,又没有生过闺女,因此把媳妇当闺女看待”。

 

母亲给人做过两次待养媳。幸运的是,她两次都遇上了像福贵娘这样的婆婆,所以倒也没有受太大的罪。

 

第一次,是她七岁那年,跟着外爷外婆逃荒到西邦,在一个叫邵家沟(音)的地方,给人做了待养媳。那时就算是好命了,因为一路上有大批人饿死,别说是女孩,就是男孩都没人要。那家是老两口,只有一个男孩,跟母亲差不多岁数。那家人做一点小生意,收羊,杀了卖肉,羊骨头煮汤自己喝,所以比普通人稍宽裕一点,可以给儿子收个待养媳。第二年闹蚂蚱,家里收了很多蚂蚱,晒干了当粮食吃。他们用羊油把蚂蚱炒了吃。老两口没牙口,吃软和的肚子,母亲和小男孩吃硬的头,也很香。这家人对她很好。后来外婆来接她回去,老两口和那个小男孩都哭,让她不要走;她也哭,但还是跟着外婆回家了。


 

第二次是在北乔洼(音)。北乔洼是个小村子,只有两户人家,其中一户爹妈都出去逃荒了,就把一个男孩扔在家里。另一人家刚死了男人,有两个孩子,连着几天都听邻院有孩子哭,去看了看,发现没有大人了,就把孩子领到自己家养着——我不禁想起列夫·托尔斯泰的作品《穷人》,一个穷渔夫和他的妻子桑娜,自己有四个孩子,却在邻居西蒙死后收养了她的两个孩子。相比之下,北乔洼这个寡妇,比纯朴善良的桑娜更不容易:桑娜一家尚有黑面包和鱼吃,能勉强填饱肚子,而这个寡妇收养邻居的孩子时,可是饿死人时候啊。别说填饱肚子,能有一口吃的,不被饿死已经算是幸运了。

 

这时我外婆死了,外爷又生了重病,就又托人央求人家收养了母亲,给那孩子做待养媳。母亲说,她“婆婆”是个好心肠人,家里也没什么吃的,她总是先仅着孩子们吃;孩子们吃稠,她吃稀;孩子们吃饭用窠篓碗,她用小瓯。

 

转过时候天,逃荒的那家人回来了,把自己孩子领回家了,母亲也就回了自己家。这时我外爷病也好了些,收了一季麦,又开了个粉房,给别人做粉条,自己家人吃粉渣,总算能活下去了。

 

母亲一直很遗憾:她当时还小,竟然不知道这两个“婆家”姓什么。后来也没有过联系,更不要说报答人家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李鲆,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不能这样说,不要这么做---给父母的108个忠告

杨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米悦讲故事——做最好的自己

米悦教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5

拿什么养活自己——理财那些事儿

艾馨(朱丹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0

善待自己的工作

郑天语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3

千古两圣贤:王阳明+曾国藩传记(全2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2

做自己的心理咨询师

何凤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1

自己可以定义人生的输赢

亚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4

养生就是养阳气:火神派医家谈养生

傅文录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1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