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水平不行,没有品味,怎么办?

2017-07-19作者:刘悦笛, 著编辑:茹鑫

有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关于美学家王朝闻先生的。某日他与一些品茶名家聚首,纵论品茶如何才能喝出“好味道”。


有论者说,关键在“好茶”,从碧螺春茶到铁观音秋茶是也。有论者说,关键在于“好水”,最好是虎跑泉水。有论者说,关键在于“烹茶技术”,煮得不够冲不出味,煮过了头又过犹不及。有论者说,关键在于“好茶具”,论茶具,先为陶器,后乃瓷器,玻璃则等而下之,洞庭东山的道士沏在陶碗里,天台的和尚则用瓦壶冲茶。还有论者说,还需要好的饮茶“环境”,幽山远村那是最好不过。


最后,王朝闻老先生微笑着说,“我喝茶是牛饮”,其实这是谦逊之辞。但是,说了这么多,“品”茶最关键的是什么?恐怕还是要有“好心情”吧……这就是“审美心理学”的道理所在。


中国现代两位大美学家朱光潜与宗白华,还都曾用“行走”来比喻“审美”。宗白华在20世纪80年代最著名的一本选集,就是《美学散步》。也许,美学是一种散步,散步就是一种美学。


据与宗白华相熟的人讲,宗先生将自己的生活艺术化了,几乎每个画展都能找到他的身影,他常常自己背着个小书包,到京城的各个角落去“美的散步”。我也总是在想,从先生生前的照片里面看到的书房中那具有唐代风格的佛头,如今不知“沦落”到了何处?


朱光潜先生在著名的《谈美》里面,也曾提到在欧洲阿尔卑斯山谷当中,有一条风景极佳的大马路,路上插着一个标语牌劝告游人:“慢慢走,欣赏啊!”朱先生是要说,许多人在这“车如流水马如龙”的世界过活,就恰如在阿尔卑斯山谷中乘汽车兜风。匆匆急驰而过,无暇回首流连风景,于是这原本丰富华丽的世界便成为“无生趣的囚牢”,这又是一件多么令人惋惜的事啊!


为什么审美的时候,一定要“漫步”呢?


“审美”要求人慢慢走,而不是匆匆地“快步”走过去。


“快步”走,是有“目的”的,比如要到一个目的地,然后去做这去干那。这样一来,行走的过程就不是重要的,关键是到达目的地去完成原本要做的事情,快走注重的就是结果。


但是,“漫步”也只是一种外在的描述,漫步的同时,还要“乘兴”,要带着“兴致”走。


“雪夜访戴”这段佳话在历史上不断得到书写,也受到画家们的青睐。最近见到这段记载,是从明代曹臣所编辑的《舌华录》的“慧语第一”当中: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空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个故事说的是书法家王羲之第五子王徽之(字子猷)的逸事。


话说王徽之任性放达,弃官东归,居住山阴。一夜大雪,醒来开窗,命人斟酒,四望雪景,一片皎洁。起而徘徊,吟咏(左思的)《招隐》,那“白雪停阴冈,丹葩曜阳林”两句,真的是当时的心境写照。此时,他突然想起友人戴逵(字安道, 系东晋学者和画家),当时戴逵住在剡县(今浙江嵊县西南),两家离得很远且交通不便。但王徽之连夜乘船,一宿才到,至于门前,反而不入。问他缘由,答曰:“我本乘兴而来,兴尽而归,又何必见戴?”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语出自《晋书》。一般而言,“败”乃“尽”也,“乘兴”是由于“兴起”,“败兴”则是由于“兴尽”。


但,“尽”一字又比“败”用得好,“尽”强调的是享受“过”,而“败”更多言说的是“失去”。


六朝风流人物大都如此,“雪夜访戴——雪夜渡舟——泊舟竞夜——不见而返”,都只为一“兴”字而已,只为一“兴”情而已,见还是不见,反不足道也。


说得太对了!


关键是“乘兴”!“去”也乘兴,“归”也尽兴,欣赏到沿途的风景并获得审美享受,这才是最重要的,较之到朋友家拜访的直接目的,后者轻而又轻。


就像人们常说起的,过程比结果重要,“漫步”全过程,较之走到了终点,更有审美的价值。


走到终点,去做事;游在旅程,妙在途中。


乘兴,不是“无兴”;前者是“有”,后者是“无”。


尽兴,又不完全是“败兴”;前者是积极的,后者是消极的。


朱光潜只是说,“慢慢走呀”,而宗白华则更进一步——要“散步”。


什么是“散步”?


散步,难道仅仅是为饭后消食而走动吗?非也。


散步这个词本身似乎描述了一种“散漫”的行走状态,不是大步流星、三步并作两步,亦不是沿着轨迹、规规矩矩地潜行,不是遭遇风雨、步履维艰地回家,亦不是心事重重、如履薄冰地踱步,而是带着一种“散”的心态“走”,走得兴起,甚至有种闲适的感觉。


“散步”的关键,就在于“散”。


“散”是自由的,而不能被规约。


与“散”相关的语汇,还有“散心”一词,而今更多意指去放松心情之类。


其实,“散步”亦是一种“散心”。


或者说,这种走动的过程,恰恰是“身”与“心”合一的:于“身”方面,“散” 是“步”;于“心”方面,“散”的乃是“心”。


从“散步”到“散心”,走向的是一种审美之境。


此乃一种“身心互动”的美境也。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刘悦笛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3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品味丹麦

何立秋,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8

辛苦種成花錦繡--品味唐滌生之<帝女花>

阮兆輝、 張敏慧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09] ¥75

遇到危险怎么办?——儿童紧急自救自护手册

马雷军、高阳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小学生最想知道的100个怎么办

武伟主编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 ¥7

收视率与电视艺术审美

张蓝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9

西方当代艺术审美性十六讲

王瑞芸著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22

财务没有“潜规则”——读懂财务 把握财富

任小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0

没有什么不可能:乔布斯传

李亚萍,张婧婧著
华文出版社[2012] ¥9

清华大学英语水平考试大纲(第二版)

清华大学外文系测试组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