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法治观察笔记:静悄悄的世界

2017-07-19作者:肖双红, 著编辑:谢爽

按照国内某些传闻给人的印象,美国属于“自由世界”的典型国家,一切都是自由的,自由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程度,甚至自由到混乱无序的程度。我走马观花式地到这个国家走了一趟,才发现满不是那么一回事,反而觉得那边的人起码在某些方面还很呆板,在某些方面还不如国内自由。我们说得最多的是美国的言语自由,可以在大街上骂总统而不担心被传讯。我所走过的十多个城市没有看见谁这样骂过,甚至连一起吵架骂仗的场面也没有发现。


在纽约的地铁车厢里,无论白人、黑人和黄皮肤的亚洲人,大家都静悄悄地坐着或站着,有的看书,有的看报纸;什么也不看的人,就呆呆地、端端地坐着或站着。没有人说话,没有旁若无人声贯车厢的叫嚷,更没有肆无忌惮的浪谝和浪笑。偶尔有相识的人打招呼或说点什么,也是轻微到只让对方听见就行了。有时很空,有时又很挤的车厢里,都是静悄悄的。只有火车穿行在地下隧道里的机械运行时单调的回响。



据与我一起逛地铁的翻译介绍,美国法律没有关于在地铁里大声喧哗违法的条律,车厢里也没有张贴悬挂不许喧哗、不许吐痰、不许乱扔果皮纸屑的牌子。大家都不说话,显然不是美国种系的人生性寡言,也不是法律制约或罚款强迫制裁的结果,那是一种社会生活的无形的公约,自然的习惯,个人的修养。你大声喧哗、浪说、浪谝、浪笑干扰了别人,同时你也会被别人在心里斥为缺乏修养的人而不受尊敬。


有次在我路过的一个城市的大街上碰到一位演说的黑人,他从一个街角突然蹿到我和翻译行走的这条街道,放下一只黑提包就开始了讲演。我听不懂英语,但从他说话的腔调、表情和打出的颇为有力的手势来判断,肯定是对什么事义愤不平因而情绪激昂慷慨。陪我的翻译悄悄告诉我,这个黑人在骂纽约州州长。说那个浑蛋州长竞选时曾许诺改善失业者的生活,结果是当上了州长就把许诺给忘记了,失业者的救济金没有增加一分钱,云云。


令人惊讶的是,在他长达十余分钟的演讲过程中,大街上寂然无声,坐在街道椅子上看书看报的人依然津津有味地阅读,闭目养神的人懒得睁开眼睛,行走的人照样行走,几乎没有谁有兴趣看演讲者一眼,更没有凑热闹瞎起哄围观的现象。那黑人演讲完毕就从皮包里掏出一件什么小物品推销,一件也没有售出,他就提着包窜到另外一条街上去了。他走了,大街上仍然没有丝毫反应,对黑人演讲者的行为没有任何褒贬和议论。



在人群聚集的所有场合,没有中国的城市里那种嘈杂的市声。无论大饭店或小饭铺,无论白人开的西餐馆或华人开的中餐馆,食客选好食物就坐在餐桌旁静静地吃喝,没有猜拳行令,没有喧哗,即使结伴而来的数位朋友在一桌进餐,交谈也是小声地进行,绝不影响邻近餐桌的食客。


为了贴近美国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我坐火车也坐公共汽车,所有这些公众场合,男男女女的乘客也都和地铁、饭馆里一样安静地旅行或进食,使人感到一种清静、一种轻松、一种和谐。而居民聚居区更是一种难以理解的静谧。我们进修的大学旁边,是这地方的一个中等偏下阶层聚居的小城,各式各色的尖顶木板小楼房鳞次栉比,一般都是三层或两层的私人住宅。


我住在学校里面,首先惊讶的便是这里的安静,从早到晚听不见人们说话的声音,不必说引车卖浆提篮卖蛋的吆喝,连孩子嬉耍的声音也听不到。早晨起来走出住处的门,树上是一片鸟鸣,邻近的一位看上去年过七旬的老头往草地上撒着面包渣儿,鸟儿便从树上扑落下来,在老人脚下啄食早餐。松鼠满地奔跑,一点儿也不怕人,它们还从树上溜下来,与鸟儿争食。凡有街树的地方,到处都可以看见松鼠在树枝间跳跃,动物和鸟儿对居民的信赖达到了无防无虞的状态。


这个十多万人聚居的城市从早到晚都是悄悄静静的,家家的汽车来也悄然无声,走也悄然无声,没有喇叭鸣笛之声。唯一破坏这宁静的是偶尔传来的狗叫。美国人爱养狗,一般都在屋子的狗居室里,但每天都要遛狗,狗的叫声大都是遛狗时牵出屋子的叫声。在这里住着,我望着稠密的尖顶楼群,对这里的安静总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总是无端怀疑那些漂亮的建筑物里是否都有人居住。然而从家家门口停放的汽车判断是不容置疑的。人居住在这样恬静的环境里,即使有什么窝火的情绪也都容易平息舒缓下来,起码有利于心血管、脑血管有毛病的人养息。



在中国,似乎法律问题离我们的生活非常遥远,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很难有法律具体问题的指向。而美国则不同,似乎生活中随时都会碰见法律的具体问题。比如,如果说公众场合的良好秩序凭的是每个公民的自觉来维持,那么对酒的严格限制却带有法律的严肃性制约。美国的大小餐馆都不许售酒,各种饮料应有尽有,可乐咖啡果汁,等等,都是不含酒精的,连啤酒也不许在餐馆销售。一边吃饭一边喝酒是不可能的。酒类只许在酒的专卖店和酒吧里销售,那里有世界各国的名牌酒供你选择,然而,晚上12时以后全部停止售酒。


在纽约的最后一晚,朋友让我看看纽约的夜景,转转大街小巷,看看夜里的海滨和夜色中的原始森林。反正明天到飞机上可以睡觉,我便兴趣十足地去了。转得夜深了,朋友问我想吃点什么想喝点什么。我说什么也不想吃,只想喝一瓶啤酒。转着找了几条大街和小巷,所有尚未关门的饭馆和酒类专卖店都拒绝出售,而且很礼貌地摊开手笑一笑,说这是国家规定的。


那一夜,我尽情感受了一个环绕在原始森林之中的现代城市的夜色,唯有缺少了一瓶啤酒的遗憾。其实,这遗憾的另一面,是我对那几位店主的尊敬,他们尊重政府的关于酒的法则,其实是公民对国家的尊重,也是一种职业道德。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早年就进入美国法律界并成为一名很有名气的律师,和老同学一起吃饭,在他的家里自然可以喝酒了,然而身为律师的老同学说,他这种职业是不允许喝酒的。这个规定的唯一目的,是怕律师喝得神经兴奋胡说八道。为执行这一规定,律师的管理机关说不定某一天突然通知某律师到医院去抽血化验,一旦发现血液里有酒精,便停止律师一季度的营业,连犯三次便取消律师资格。这位律师同学说,自己的职业本身就是以法律为神圣的,自己如果不遵守律师自身的职业规定,连自己心理上都难以自信起来。这显然又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人本身修养的话题了。其实,他所遵循的是一种律师的行业自律,并非法律的规定,也就是说,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的话,完全可以不遵守这些规定。



如果从这几方面来对照我们,我们显然比美国人自由度大得多。而这究竟是一种光荣的自由,抑或是一种丑陋的习惯?按某些传闻,似乎美国自由到可以为所欲为的说法,显然只是一种猜想。


我不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了解这个国家的政治集团和商业集团的内部结构,然而我更注重或者说更感兴趣的是,看看美国的最普通的人是怎样生活着的,最低层的美国人以怎样一种形态一种情绪过他们自己的日子。结果却发觉这个号称自由世界里的人们过着遵守规则的静悄悄的生活。


现代文明显然不单是物质一面,现代人自身的文明修养,高尚的操守,从根本上决定着一个社会的基本形态;而健康健全的心理形态,对于整个民族的复兴来说,是决定性的素质。唯有如此,才能形成一个既有益于生理健康又有益于心理情绪的生存环境。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肖双红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自由与秩序——美国法治观察笔记

肖双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8

《清华法治论衡》(第24 辑):生态法治与环境司法

高鸿钧 主编、邓海峰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6

《清华法治论衡》(第19辑):环境法治与文明转型

高鸿钧 主编、王明远 主编、邓海峰 副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30

《清华法治论衡》(第16辑):环境法治与可持续发展

高鸿钧、王明远、邓海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28

浙江大学生(2013—2014)创业观察报告

何向荣、谢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美国经济的困境:中国如何避免美国式危机

丁晖、饶文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6

清华法治论衡(第21辑):全球化时代的中国与WTO(下)

高鸿钧主编、鲁楠副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9

清华法治论衡(第20辑):全球化时代的中国与WTO(上)

高鸿钧 主编、鲁楠 副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7

剪思集——有关法治的截面

时延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8

清华法治论衡(第11辑)走向民主的时代

高鸿钧、何增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