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广与萧美娘:拾得娘裙带,同心结两头

2017-07-27作者:杨古月, 钟洁霞, 著编辑:茹鑫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杨广《春江花月夜》


隋朝大业元年,一艘巨大的楼船在淮河里缓缓地行着,后面,舢舻相接绵延二百余里。


这艘楼船的华丽程度,兴许是世上绝无仅有,船上有双层楼,船身全部以上等木材精心制作,并漆以金红,船头是一尊象征至高无上的腾飞之龙,远远地也能瞧出船内之人尊贵非凡。朦胧的黑夜里,只有这船烛火通明,照亮了滔滔的长河。


这艘船的主人,便是杨广。身后是他的十万随从和船队。今晚船中的欢宴已经落幕,此刻他居高临下,俊朗的面孔带着一丝严肃,一双鹰目正凝视着黑夜中的河水。河水缓缓深流,如果不是撞击到船上的水花,旁人定不知道当中汹涌的暗流。



“陛下,夜深了,臣妾陪着你吧。”浅浅的温软细语传来,说话间,一条遮挡寒气的披风轻轻搭到他肩上,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的萧皇后。


他趁机握住她还没收回的玉手,把她搂到身边,温柔说道:“美娘,朕正是要观赏深夜淮河,你看那潮水星光,真是开阔。”萧皇后听了,只轻柔地依偎着他,她断不会像其他女子那样嗔怪寒夜苦短,好诱他回到温暖的锦被里。


只要是他想去的地方,她都愿意陪着他。他喜欢思索,她就静静在一旁,耐心地陪伴。而杨广,也习惯了到哪里都带着他的萧皇后,一方面因为她实在美得令人爱不释手,另外,他懂得,她的关心和温柔最真心实意。


清晨,行到市集交会处,在众人的殷殷注目下,他不负众望地出现在甲板上,看着两岸低矮的民居。那些房屋里都是他的子民。在父亲杨坚三十多年的耕耘下,天下虽已平定,却始终不似繁华盛世,触目可见大多农户耕织,而往来商贾不兴。


那年杨广三十六岁,先前,他蓄势多年才登基做皇上,漫长的等待让他空叹生命苦短。于是登基后,心中即生无限的宏图,乃至狂想——他要抓住一切来开拓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


他把国号改成大业,要成就一番千秋事业。而楼船,就是他四处漂移的行宫。


他要驾着这华丽的龙船,随着绿水悠悠,看遍大隋巍峨的青山,他更要开辟一条前所未有的河流,这条河流将打通大隋命脉,造福万代百姓。



眼下,随着太阳升起,船中的宫女们纷纷起来梳洗了,娟秀美丽的面孔比比皆是,看着就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片刻,无数的胭脂水粉溶溶地落入淮河,让后世总心生旖旎的思绪——疑心秦淮千年至今尚未湮灭的胭脂气息也许就是自杨广巡游大运河而来。


刺眼的阳光让他眯起眼睛。一夜未眠,心中终于有所思索。于是信步踱步到船上寝室里。虽然是船屋,房间里却极尽奢华之能。象牙簪、珍珠、宝石交织,满室耀眼;床上是大红的毛毡和花被,各式精美的香囊挂满了床帐之间,奇异的花草味弥漫全室,熏得人一身清香;床边是一套紫檀木柜,精心雕刻着九条云海蛟龙,柜边上是一副玻璃水银镜子。


屋里东侧,稳妥地安置着一套雕龙的书桌椅子,杨广时常一身华服坐在紫檀龙椅上面批阅京城运来的各类奏折。他看奏折的时候,神情特别专注,看到高兴处,面容俊雅而含笑,看到不喜,依然是笑,只是笑容里显得有些孤傲,有些玩世不恭,更有些令人惧怕。


许多人说他此行奢侈铺张,他一点都不介意,他要做盛世的君主,更要做及时享受的人中之龙。许多人说他行事疯狂,他不置可否,因为信奉行大事者要坚决排斥异己。


看着河中舢舻相接,两岸骑兵沿行护驾,旌旗敝野;龙船中,柳腰款款的宫女们,正摇橹拉纤,姿态曼妙,个个恭敬顺从,不敢发出一句娇斥声。这些景致,都让他感到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耀。他就是这样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君王——所以,才会有一登基就浩浩荡荡下江南之事。


烟花三月的扬州,白日是是芳草晴天,晚上则潮汐如歌,江风清爽,站在船舷边,迎着开阔星空,让人飘逸似脱离尘世。船中的宫女妃嫔,也乐得有与皇上亲近的机会,个个都卖力表现。龙船白天奏乐航行,晚上歌舞至深夜。



杨广未登基前,曾以才思敏捷出名,此刻,他在星光满天的扬州春夜里,忽然想起被他活捉的陈后主做过一首《春江花月夜》的曲子,于是也按着那曲调填了词,叫宫女去弹唱。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这首词句雅致而美丽,众人莫不叫好。龙船中,丝竹声不绝于耳,清越悠扬的歌声荡漾在淮河上,又是一段花月春色。站在一片喜色的大臣和宫女之中,杨广开怀大笑,颓美的俊容、天生的风流不羁,并没有遮盖他的王者之气。


他一声令下,众人举起酒杯,江月映入其中,摇摇晃晃的琼浆玉液令人未饮先醉。只有萧皇后,在隐隐地为眼前的一切感到不安。他们已经在江都游玩了六个月了,只有年仅十四岁的太子杨昭留守长安,作为母亲,萧皇后总是挂念着儿子,不知道留在长安的昭儿可安好?


不久,令她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他们下江南的第八个月,杨昭从长安跋涉来朝见父皇和母后,杨广却命他赶快回去,时值酷暑,杨昭来回奔波劳累,竟然中暑大病,不久便死了,萧后十分痛心,认为这是上天示警,乘机进谏。


在萧皇后的梨花带雨面前,杨广心里极其难受,失子之痛,他不啻常人。于是答应她不再巡游。但他的想法永远独特,失去太子杨昭,给他的反思是:既然是君王,就不该独乐乐,而是要把这天下都联络起来,让天下人都得以体会交通往来融会贯通的快乐。


死者长已矣,他现在做的事情,也是为了让太子杨昭泉下有知。想着想着,失去儿子的悲伤似乎也不及天下百姓众乐乐的场面令他震撼了,以往的雄心壮志又瞬间回到了杨广心中,他的拳头微微握起,时而薄唇轻抿,时而锁眉沉思。


他心里那个疯狂的构想在慢慢清晰。那就是尽快进行大运河的开凿工作。这条河流将以洛阳为中心,南起杭州,北到涿郡,贯通南北,这条河,将比长江黄河更为伟大壮观。对,大运河必须马上动工!


看着他渐渐着迷深思的表情,应该是有了新的念头。萧皇后始终半忧半喜,她太了解自己的夫君了,他不缺宏才大略,又行事果断。只是,过于才高心傲,难免激越自负。但她不好评论阻挠,免得惹他心烦,所以再次静静地坐在他身边。


玲珑锦绣的房间里,一段水沉香在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萧皇后这几天为失去儿子悲伤过度,难以凝神。渐渐看着他永不令人疲倦的侧脸,恍惚间,记忆回到了多年前……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杨古月、钟洁霞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萧俊贤年谱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 ¥48

萧伯纳最佳戏剧

萧伯纳(爱尔兰)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9

萧朗画草虫技法

萧朗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31

萧朗花鸟画教程花卉卷

萧朗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31

工笔人物画范2萧惠珠作品选

萧惠珠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5] ¥13

飛躍青春_超凡同學決戰奇幻馬戲團

桃默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2] ¥23

飛躍青春_超凡同學漫遊魔幻王國

桃默
山邊出版社有限公司[2011] ¥23

同方阵——清华大学师生参加国庆60周年活动纪实

史宗恺、杜汇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39

飛躍青春_超凡同學破奇案

桃默
新雅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09]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