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教育我移民

2017-07-28作者:程平源编辑:谢爽

2011年1月2日,南京一所高校食堂,我们和李实老师交谈了起来。


我儿子现在在上幼儿园,我们正在给他办移民,主要是因为我们觉得现在的这种教育方式有很多问题,至少说这样的教育方式对我们家小孩是有问题的,我们家儿子在幼儿园里过得并不开心,更重要的是小孩的很多个性、特长都是会被压抑的。


我家孩子本身不是那种活泼开朗、大大咧咧的性格。他比较守规矩、也比较胆小,是相信权威的那种人,老师说什么他就信什么。在他上幼儿园的时候,前一个星期还是蛮高兴的,每天上幼儿园的时候都说“我要去上幼儿园啦!再见啊!”去了没几天,他就叫着不去了。如果要他去上幼儿园他就大哭,但是他奶奶还是拖着他去。有一次问他:“你为什么不想上啊?”他就说老师不许他出去,门都锁着。他在家里的时候都是自由自在,很开放的,没有约束,也许到了幼儿园受限制,这种转变他不习惯。


幼儿园对小孩的教育很严厉,老师一进门就说“不许说话了啊,坐好了啊”。我听过他们一节课,老师说“坐好”,然后他们就把小手都放在后面,做得直直的。到了中班的时候手要放在腿上。我儿子还和我说,幼儿园里的老师是会打小孩屁股的,但是我儿子没有被打过,主要还是因为我儿子性格的原因,他就是那种比较听话的孩子,也许在看到老师打那些不听话的小孩时,他就学乖了。他不是那种“屡教不改”的孩子,非常守规范。举个例子,他刚开始上幼儿园的时候,他会举手,大声地说:“老师,我要小便!我要小便!”还有一次他就说:“老师,我放了一个屁。”很可爱的吧。老师说“臭死了!臭死了!”,老师只要说一遍,他立马就非常地乖。我现在就觉得他被压抑了,有一阵子回来还会骂人,可能是跟他们班上的哪个小孩学的。



做父母的其实并不是很了解他在幼儿园里到底接受怎样的教育,我们跟老师在一起的时候,觉得老师都还蛮好的,但是老师不和家长在一起的时候,她怎么教育小孩我们就不知道了。其实我们是不希望小孩这么顺从,这么听话,这么压抑。


她奶奶会问他喜不喜欢上幼儿园,他说不喜欢。但是让他不去,他又说不行,才这么小就很矛盾。他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也知道他应该怎么做,我们就觉得他整个人是被压抑住了,老师也会和我讲,你们家小孩是让她最省心的一个,但是最省心就意味着老师和学生没有什么交流。你省心嘛,老师就没有必要和你交流啦,只有调皮捣蛋的孩子老师才会和你交流。缺少交流,小孩的身心就得不到发展。


我儿子在家里和在幼儿园是完全不同两个样子,他在家里什么都敢讲,很自由,但是在幼儿园里就不是这样了。他要升国旗,他爸爸就给他做了一面国旗,拉着旗给他升。他升国旗的时候,我们都要站着。他还喜欢看《铠甲勇士》,说:“我是奥特曼。”小的时候还是很有创造力的,动不动就拼拼这个东西,玩玩那个东西。他喜欢把什么东西都拆下来,手机到他手上,一会就把手机盖、电池什么都拆下来。拆下来还能装起来。给他买了一个飞机,后来一个螺丝掉了,找不到了,他就拿胶带纸粘上了,然后说:“看,能飞了能飞了。”有一次他奶奶告诉他磁铁能吸住的都是铁做的,他就自己拿着磁铁去吸,说这个是铁做的,那个也是铁做的。我希望儿子在幼儿园能像在家里这样,是自由奔放的,而不是处处都被抑制。


他现在的情形令我担忧,比如说,他们中班老师布置作业,虽然我不要求他写得要多么好,但是他很自觉,到家就说要写作业啦。又比如说,他在幼儿园说话不敢大声,在学校喊老师,很腼腆很不好意思。不像以前那种很奔放,上幼儿园以后就变成这样了。小孩被捆住了,个性发展被束缚了。这样下去,上了小学中学,他可能要花更多的时间学习让老师喜欢、高兴。但是我觉得一个人成长过程中,成绩不是最重要的,还应该有其他的一些个性发展。很多东西是考试考完了就没用了,但是你还要生活啊,生活靠的不是学习成绩,靠的是你的个性,靠的是你的心理素质,还有很多其他技能。不能因为追求好的成绩把其他的东西都泯灭掉了,全面发展比较好。



我小孩很乖,很顺从,所以他不具备从环境中挣脱出来的能力。就他而言,我觉得他还是适合那种比较自由开放的环境,但是这在我们国内很难找到。我想这样一来,他那种聪明就被压抑了,就释放不出来。所以我就想让孩子去国外接受教育,让他去国外,不是要求他的成绩如何好,一定要上哈佛什么的,而是一定要快乐,而且喜欢什么就有机会、能力和时间去从事这样的事。我不是说西方的教育就多么地好,但是起码小孩子能放松一些,不那么受束缚。也许到西方还会有一些问题,但是还是要适应的。人家的教育起码是尊重人、尊重个性,注重差别化的。


现在我们家小孩还有一个问题,看到老师就害怕,在老师面前战战兢兢,而且已经不是只在幼儿园这样了,我们带他到吉姆的工厂去过一两次,后来他就不愿意去了,我觉得他可能觉得那还是老师上课的样子吧,他看到老师就不高兴,上课还是老师先在上面讲。老师好像是东大毕业的,但是我觉得他们教的还不如我在家自己教的好。上过一两次后问他好不好玩,他说不好玩,就不去了。这个项目本来不错的,可是他一看到像老师在上课,他就不想上了,没兴趣了。如果把老师换成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小孩,他们就会很开心。有位妈妈说,她带小孩去上老外的课,老外就往地上一躺,那些小孩就很开心。他们家那个小孩还是很内向的,但是那次就喜欢上那个老师的课了。小孩子都是希望平等的,这在现今的中国是没办法实现的。中国现在老师是权威,老师喜欢那种服从权威的。西方在这方面就好很多,他们的老师和学生能像朋友一样,很平等。你看那个卢安克,小孩子都爬在他的身上,一起打滚。


当然我很清楚,我的这种想法和其他很多家长的想法有很大的差异。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个人的受教育历程和对自我受教育过程的反思。我其实是那种典型的中国式应试教育教育出来的人。我对于学习、对于自己的专业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兴趣,只是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但是我成绩还是很不错的,九门功课,可以说是九门全都是不错的。但九门都很是平均的,这样就看不到自己的特长了。看不到特长,觉得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在我的印象中,很难有让我记忆弥新的东西。我从小到大成绩都是蛮好的,在老师的眼中我是那种好学生。我也做过什么班干部团干部什么的,但我就是觉得整个人没有发挥出来。我父母也是那样教育我的,一看到我看课外书,就说你看这些有什么用啊,要看“正书”。我后来也发现看那些课外书其实是很有用的,对我们自身来说是这样的。


但是父母老师的教育就是那样很功利,好像就是应该看英语、数学什么的。我也是很喜欢玩的,我那时俄罗斯方块玩得很好。我父母看到以后就会说你打那个干吗?有什么用呢?人的很多能力不是在课内学习学会的,我就是把很多时间花在应试教育上,实际上我也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举个例子,不知是小学还是幼儿园的时候,有一次班上乱哄哄的,我就一个人在那边唱歌,唱着唱着周围人都安静下来了,然后我还在那边唱,同学老师都盯着我,我的脸当时就“唰”的一下子红了,感觉很不好意思。那次就是自己拿着课本,一个人在那边,把课本上的课文唱着玩唱出来了,后来就发现周围不一样了,就感觉到有人在笑我,从此以后就不敢在人面前唱歌了。现在的学生上课都不敢大声说话,也不敢举手,就是会的也不举手。现在的大学生上课都往后面坐,不愿意和老师交流。



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时间花在一些其他的事情上,比如说运动什么的。比如我是很喜欢音乐的,但是后来实在是太忙了,就放弃了,所以我就希望自己的小孩能有丰富的生活,起码在他自己看来要精彩。我不希望他也和我或者和其他小孩一样,努力适应这种教育,我觉得这些人都是受害者。虽然人家会说,我能拿个好名次,能讨老师欢心,能够考个好学校,能够评职称,但我觉得这些都是外在的。也许有的人会想,我现在很好啊,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还有进一步升职的可能,看起来都是蛮好的,但就是觉得不快乐。


可能应试教育培养出来的就是应试教育的顺服者。我妈有的时候会说很好啊什么的,我就想应试教育和社会评判在某种程度上是一致的。从社会评判的角度看,我的确挺好的。但是从根本上来讲,我并不幸福。我觉得在学校好像学到了一些考试的能力,也有一些其他的能力,但是好像这些能力都是为考试服务的。我就没有发现有哪方面能让我自信。这种状态不是太让人舒服。很多人对我说,你博士都读了,你到国外能干什么呢?但是我很坦然,我随便干什么都行啊,哪怕就是让我养养花,干干体力活,我都很开心啊,不是非要从事理论研究,如果我能抛弃这些东西,我还是很快乐的。很多外人说,你这样到外国不知道干什么,还不是从头再来。但是我觉得我的这种身份对我的吸引力并不大,因为我完全可以预想到我以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就是写写垃圾文章,评职称什么的,但是到国外我可以尝试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在国内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国家就是你干什么就是什么身份。但是在西方国家,你干餐厅服务员和你干总统有什么区别啊,都是职业嘛,都是平等的。我在西方,即使做一份在国内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工作,我也会获得尊重。我也知道,即使出国,国内的人还会用国内的眼光看我,好像一名大学教授,到西方就是做个服务员什么的,那还出国干什么呢?可能大部分人,估计99.9%的人都会这样认为。但是如果我身处西方社会,别人就不会这么看,哪怕我只是做个农民,只要我喜欢,又能怎么样呢?


拿我家来说,我爱人自己做生意,我妈觉得我爱人应该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什么大公司的高管啦,这样她有面子。自己做生意看起来像个无业游民。中国人还是死要面子的,好像只有在大公司工作更有面子。你就是在大学做个老师,一个月挣两三千块钱也比你开个小公司一个月挣一万块钱面子上好看。



我觉得,生活还是自己的,别人怎么看是别人的事。你不是为别人的眼光活着的。我以前也是这样(为别人)活着的。其实很多中国人都是这样,活来活去都是为别人而活,很多移民的人也是这样,他们带着中国的价值观出去的。比如说以前在国内搞计算机的,好像很好,出国以后找不到合适自己的工作,不得不找其他工作。这种人估计很多,所以很多人还是很失落的。于是他们很可能会再回来,这种人没有看到西方的自由、西方的风景。我认识一位南大的老师,他和妻子移民新西兰,妻子跟人家跑掉了,他又回来了。很多人出去还是带着中国的心态去的,不如意就回来了。现在有我这种想法的人很少,毕竟已经离开物质,偏向于超越型了,我身边有这样想法的人还是不多的,所以能够这样交流的人很少。


2012年10月,李实老师通过QQ告诉我们她儿子Eddy在加拿大上幼儿园了。


Eddy说这边老师不打人也不骂人,他没有在国内那么怕老师了。有好几次进学校的时候,他把从地上捡的树叶送给老师,老师会微笑着说“Thank you,Eddy!”


刚上学没几天,他们老师跟我讲,Eddy经常上厕所,老师觉得很纳闷,很多时候他上厕所也不小便,仅仅洗个手就出来了,但太频繁了。其实我是理解的,因为以前在国内上幼儿园是不能不通报就自行上厕所的,或者老师组织一起上厕所,或者请示老师同意才可以去,他又不愿意开口,所以觉得受限制了。在这里,教室里有厕所,而且设备齐全(洗手液、烘手机什么都有)很方便,关键是上厕所随便去,无须征得老师同意,他一下子觉得好爽,隔一会儿就到厕所光顾一下,以至于让老师很纳闷。不过过了一段时间,新鲜劲过去就不再这样了。


来到这里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他身上的肉肉长硬了不少,可能这边户外活动多。他爱跑步,别的孩子在滑梯上玩,他就围着滑梯一圈一圈地跑,腿的肌肉开始变硬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程平源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0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为了这片土地:辽宁省优秀村党组织书记先进事迹选编

中共辽宁省委组织部, 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5

为了孩子赢得一生:给父母的100条金言

胡美山,李绵军主编
辽宁教育出版社[2010] ¥11

移民,就那么回事儿

老冯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 ¥8

澳洲留学移民全攻略

北京威久国际教育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日韩留学移民全攻略

北京威久国际教育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3

欧洲留学移民全攻略

北京威久国际教育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8

英国留学移民全攻略

北京威久国际教育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8

美国留学移民全攻略

北京威久国际教育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加拿大留学移民全攻略

北京威久国际教育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教育学会与中国近代教育学术研究

杨卫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