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爱,就来劫走我

2017-08-02作者:町原编辑:谢爽

那是贵州的一个小城。那天下着微微细雨。深冬,细雨轻打着老家的桃花林。坐在了老宅大门前的石凳上,看着村里的孩子在奔跑,看着孩子把石头扔到池塘上泛起涟漪,看着忙碌的亲人们在院子里准备宴席,看着一只飞鸟飞向山峦更远处。


“喂。”电话那边停顿了很久。


拉萨的冬夜特别寒冷。我拿着木棍无意识地对着门口的那池冻冰乱戳。我一直在等待这个很期待而又害怕的电话。我知道这天迟早会来。


“你在哪里?”电话那边声音沙哑地问。


“我……”我想说对不起,但却怯懦地沉默了。


“你还在拉萨吗?”那边传来哽咽的声音。


“……”我感觉自己眼眶发热,心在发酸。沉默是懦弱者最好的回应。忙音传来,她挂了电话。从此以后,世界上少了一对恋人,多了一对夫妻。


初到拉萨,我们几个朋友在KTV里唱歌喝酒。我在一个网上论坛里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她说看了我写的文章,很想认识我。但互相都没有留手机号码,我带的笔记本电脑刚好在说完“我在XX•KTV”的时候没电了。朋友们笑我这就是所谓的有缘无份。我苦笑,拿起麦克风唱歌。



我一直相信奇迹会发生在相信奇迹的人身上。我天真地以为那个没见过面的女孩会找到这个KTV,直接找到我们的房间,然后喊我:“町原!”但这样的奇迹终究没发生。我们玩累了回家,走出大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孩在门口站着。她一见到我就朝我挥手喊:“町原!”


我愣在那里,觉得不可思议。


“你好,你是吗?”


这个长发及臀的清秀女孩用力地点点头。


“你一直在等我吗?”我内疚地看着她那清秀而美丽的脸庞。


她再次用力地点点头。


朋友们纷纷在旁边吹着口哨,朝我挥手再见。


我们沿着布达拉广场散步。初秋的天气有些凉,我把外套脱下给了她。我们像是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般在布达拉广场散步,我看见柳絮长长地垂下到湖面上,笑着说:“这柳絮好像你的头发呢。”微笑着把长发从身后挽到胸前。我们互相都没多问过去或未来,似乎是上辈子就一起相约在拉萨一般,温馨而熟练地牵着手,从广场北方八廓街走到了新街。


忽然间,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们躲在大马路十字路旁的一个银行屋檐下。我内疚地帮她擦掉脸上的雨水,长发上的雨珠。我擦得非常仔细、认真,就像是在她头发上拾起一颗一颗美丽的珍珠。她双手合十地搓着,闭眼喃喃自语着什么。我问她在说什么,她笑而不语。


“町原,你快看啊。”她忽然开心地转过身来,握住我的手。我看见瓢泼大雨密集地下着,路上陆续有各种车辆经过。


我笑着说:“傻瓜,这有什么好看的呢。”



她伸手指向十字路中间,像个孩子一样欢快地说:“不,你看到路上那个塑料筒了吗?”我一看,确实有个路政施工用的“雪糕筒”,随着风雨和经过车辆的气流不停地滚动。


“町原,我们来打赌看第几部车会停下来把这东西拿开吧。”她开心地说。


“好啊,我猜十部车之内,肯定会有人下来挪它。”我说。


“我们这样赌吧,直到有人把这个筒子拿走,我们才能各自回家好不好?”


那夜,我们就躲在屋檐下,看着“雪糕筒”被风吹雨打。我们一时为紧张的情况揪心,既害怕下一部车会撞到,却又调皮地不去帮忙拿开。我们都不记得在那看了多久,直至子夜降临,都没有一部车愿意停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街道上的车辆渐渐少了,天气越来越冷。我搓着双手,呵着热气,忍不住在寒风中打着颤,于是便提议回家。然后,我直接把她的双手握住,揣到我的怀里。


我说:“我们回家吧,很晚了,不会再有车经过了。”


“嗯。”她默然地回答。


雨慢慢停了下来,我拥着她,一路走回家。


她住在一个亲戚家。


我送她到门口时,她说:“太晚了,你留下吧。”


我说:“嗯。”


她帮我拿了一双棉拖鞋,走到洗手间给我拿了一条毛巾,利落地帮我擦着头发。我把毛巾拿过来,自己擦着,说:“你快去冲凉吧,冷。”


她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我,抓抓头发说:“嗯,那你随便坐。”


她从洗手间出来后,穿了一件很长很宽松的可爱T恤。双手不停地擦着长长的头发,叫我也赶紧去洗澡。我经过她身边的时候,看见她拿着一个蓝色瓶子,往掌心倒了一点水,然后在脸上拍打着。我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她回答说,“这就是水。”我困惑地问既然是水为何要用这么漂亮的瓶子装着。她笑着说这不是一般的水,这是美国进口的水。我更好奇地问:“为何要买美国进口的水呢,有什么不一样吗?”她伸手朝我的脸上也轻轻拍了几下,调皮地笑道:“反正你也不懂的啦,快去洗澡吧。”


第二天,我带她去爬我最喜欢的色拉寺后山。我本以为她体力很差,加之又是在高原,最多到后山就会气喘吁吁地走不动了。但她轻松活泼,跟我一起爬到了半山。我们坐在那个微笑着的大石佛像下,看着山下的整个拉萨城。



“町原,其实我快结婚了。”她坐在佛像下,看着远方说。


我愣了一下,终于明白了为何我们一直都相敬如宾了。但我的心还是感觉被伤了一下。我有些生气地拿着石头朝下面扔,不说话。


“如果我可以早点认识你该有多好。”她摇晃着双脚,低头说着,“这次来拉萨,是因为婚期越近我越害怕。我害怕结婚,但又不得不结婚。我跟他太久了,那么多年了,我们双方家庭早已成了亲人。”


我看着城中央的布达拉,想着当年文成公主进城的场景。我在想文成公主嫁到如此边远之地,嫁给一个不得不嫁的男人,她的心情究竟是怎样的呢?


“所以你来拉萨是为了逃婚吗?”我有点讥讽地问。


她转过身来抱住我的腰,低泣着说:“请不要用这样的语气说我好吗?我很早就喜欢你了,我第一次看到你写的文章时,就早已深深地喜欢上你了。”


“町原,我不想回去。我想一直呆在拉萨,到老。哪天我死了,你就把我的骨灰撒到这星空下。”她搂着我的腰,把头埋在我怀里。我叹息了一下,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第三天,我忽然收到了手机短信。


“町原,我离开拉萨了。对不起,我没跟你提前打招呼,因为我害怕再见到你会情难自拔。请不要追到机场,当你收到信息的时候,我已经登机了。”


后来我在布达拉广场散步的时候,每当走到新街那个大十字路,我都会条件反射地折路而去。我也尝试问过色拉寺后山的那个笑佛,我是否真的喜欢她。笑佛依旧只是笑,但这笑似乎有点像是在说:“傻孩子,这种事还要问吗?”



一个月后,她又发来一条信息。


“町原,我还有两天就要在贵州老家举行婚礼了。如果你爱我,就过来把我劫走吧!地址:xxxxx。我等你。”


一年后,她陆续会给我发来一些消息。


她说她把头发剪短了,问我好不好看。


我说,还是长发好看。


时间一年一年地过去。当年青春的我们也变得越来越忙碌,每当我们聊及当年的时候,她就会笑着说我们当时太傻太天真。她偶尔会跟我发牢骚,说点她跟老公之间的矛盾。我们聊的越来越多的话题,是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关于爱情的话题却越来越淡。


如果生活选择另外一条路,我们会变成怎样呢?其实,选择哪条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回头的时候看见的是哪条路。人生不是由选择决定的,而是由我们选择之后那再回首的回忆决定的。


如果等不到彩虹


如果等不到彩虹,为何不把雨声牵手听


如果一定要经历黑夜,为何不疼疼萤火虫


如果明天一定要离开,为何不珍惜现在


明知沧海难变桑田,为何还相信海枯石烂


假如此刻这一秒


我们正牵手听着齐秦的歌


我会用掌纹网住你每一摄氏的温度


幸福得宁愿坚信这就是天长地久


傍晚的夕阳很美


扑簌扑簌地粉碎在你圆圆的酒窝


爱你就如这傍晚的太阳


努力抖落身上的光芒


只是为更接近


你的心房


装得最像刺猬的人


其实最容易受伤


请不要忽然将我揉碎


为了你,我愿意拨光所有的刺


将软弱猝亡在你的胸膛


从此我站起来,站起来


站得很高很高,只因在你的肩膀之上


有人问,不怕她抽身离去将你摔伤?


我笑着说:飞蛾从不惧怕火的灼伤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町原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如果舌尖能思考

一节生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丁丁上学了1.如果变成大人

彭柳蓉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最小孩系列 坏狐狸阿布:打劫来一只小熊

廖小琴
万卷出版公司[2015] ¥6

爱学习爱劳动爱祖国三爱学生读本(初中版)

汤春艳, 著
华文出版社[2014] ¥6

爱学习爱劳动爱祖国三爱学生读本(高中版)

牛文澜, 著
华文出版社[2014] ¥7

健康是走出来的

李澍晔、刘燕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0

我爱我灸:艾灸治疗常见病

张新成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12

我爱我灸:灸出健康好身体

张新成, 主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