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高窟隐秘的性文化

2017-08-08作者:金鑫, 著编辑:茹鑫

莫高窟,这名字听起来神秘感十足,充满西域风情。“窟”是山洞的意思,由于四周沙漠地形低,唯这一处沙漠突兀,故称为漠高窟。又因“莫”与“漠”古时通用,如今传为“莫高窟”。


莫髙窟距离古代丝绸之路南北的分界点敦煌城不远,许多奔波于丝绸之路上的商人为了祈求前路的顺利、生意的发达,纷纷在这儿许愿开凿石窟,请民间艺人绘上心中崇拜的神灵形象。从十六国到元朝,莫高窟的开凿一直沿续了10个朝代。


未到莫高窟,我们先被路边指示牌上的几个大字吸引了注意力——“敦煌性文化博物馆”。据说这类博物馆是私人所办,在敦煌为数不少,通常只是打着性文化的噱头,没什么意思。可大家还是觉得好奇,干脆亲自一探究竟。


烈曰当空的正午,除了我们几个,没有其他人光顾。卖票的小姑娘同时充当博物馆的解说员。进入主展厅,墙壁上展示着莫高窟里关于性方面的仿真壁画,如裸体飞天、猴子手淫图。展厅正中是男女合体修炼的欢喜佛,做男女二人裸身相抱之状。



我不禁感到奇怪,莫高窟是个佛教圣堂,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展品?解说的姑娘看出了我的疑感。她娇羞地笑了一下,解释道,“古人的‘食色性也’,‘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饮食和性同等重要。我们的祖先很坦然。敦煌莫高窟里的文化资料反映了古代人民生活的真实场景,也表现了人的本‘性’。这是涉及每一个人的切身事儿,无需回避”。


随后,她又向我们介绍了发现于莫髙窟藏经洞中专门描写和歌颂性生活的《天地阴阳交换大乐赋》,其作者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弟弟白行简。当时是汉唐时期,非常开放,完全能够客观地去面对这一关系到人类繁衍的议题。虽然这里展出的大多都是仿制品,但也算满足了我们探索古人性文化与性观念的好奇心。


真正的莫高窟是庞大的庙群,一座窟就是一座庙,内塑神像。整个莫髙窟拥有4万多平方米壁画,3000多身彩塑。远远望去,密密麻麻的窟就像井然有序的“蜂巢”,排列于峭壁之上。


正值五一假期,来参观的人特别多。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后,我们被一名莫高窟的专职工作人员带领着走向“蜂巢”。洞窟都按顺序编号,像门牌似的。工作人员熟练地称呼“xx窟”,如同描述家庭地址一样。


外面的太阳炙热而耀眼,走进洞窟第一个感觉是黑,第二个感觉就是凉快。所有洞窟为了避免损坏,都不装灯,大家只得围着工作人员的手电筒转。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当一批游人进窟后,洞内温度、湿度、二氧化碳浓度顷刻上升。游人走后,所有异常指标几天内都无法下降。前些年,有些洞连门都没有,人们出入自由,给这些古老的洞窟带来了极大的损坏。如今,某窟些特级洞窟要敦煌研究院院长亲自批准才能入内。为了保护洞内文物,每个洞窟的参观人数都被严格限制。即使远道而来,每位游客可参观的洞窟数虽也只有7到9个。窟内使用了进口仪器来检测各种数值,数值一旦超标,这个窟就要被暂时封闭起来,等待数值回落后,才能再次开放。



当眼睛适应了窟内的光线后,我随着工作人员的讲解幵始细细欣赏。这些壁画看起来像一幅幅连环画,大多数描绘的是佛教经典故事。有意思的是窟内壁画往往不止一层。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中,后人往往把前人绘制的壁画用泥土褪盖,再画上新的壁画,这使得相当多的洞窟内形成了数层壁画的奇观。


“性文化博物馆”的解说员曾提到莫高窟的465窟是关于古人性事的绝密之窟,我们婉转地向这里的工作人员提出想去那里看一看。工作人员摆了摆 手,告诉我们那个窟在石窟群的最北处,要用一把专门的钥匙幵门,这把钥匙在敦煌研究院院长手里,不对公众开放。见我们有些失望,她又安慰了我们一句,那465窟里面原来供奉着欢喜佛,解放初期就被捣毁了。壁画上那些男女相拥的图形,年代久远,轮廓模糊,也没什么可看的了。我们想了想,之前误打误撞也算观赏过了部分复制品,就算现在让我们看到真迹,恐怕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区别,索性就老老实实地跟着工作人员继续按原计划游览。


我们的运气并不差,今天的例行游览路线中包括了16、17窟。这两窟是著名的藏经洞所在。在洞窟主室,设有佛坛,四周饰有宋代绘制的壁画。19世纪末,一位王道士清理这个石窟时,听到轰鸣之声,发现甬道内北面墙壁出现裂缝。王道士敲了几下发现里面是空的,便试着打掉壁画,看见里面出现了一扇小门,小门后是一间约十米的密室,里面堆满数不清的经卷、文书、绘画,共五万余件。这就是后来所谓的藏经洞,即现在的17号窟。


以前这里的僧侣们为了保护经书免遭战火,就将其藏在这个小窟中,封闭了窟门,又在外面糊上泥巴,画上壁画,一晃儿这个秘密就被保存了九百多年。不幸的是,在藏经洞被发现后不久,欧美列强便肆无忌惮地从这里抢走了4万多件敦煌文书。


当年发现密室的王道士,曾以及其低廉的价格将敦煌文书卖给外国人,算是中华民族的罪人,但又传闻他十分清廉,所得款项全部用来维修濒临坍塌的莫高窟。同时,那些购买或抢走敦煌文书的“洋鬼子”,将文书运回各国的博物馆。由于他们先进的设备和技术,这些古文书得到了妥善的保管。英国、法国率先公布了古文书,给整个东方学的领域都带来了莫大的进步。在历史的长河中,对与错的界限变得模糊起来,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福祸相依”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金鑫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