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消逝的文明:史书记载最为宏伟的宫殿建筑阿房宫

2017-08-09作者:王贵祥, 著编辑:谢爽

尽管中国古代宫殿建筑的起源很早,但大规模的帝王宫殿建筑营造很可能始于完成大一统伟业秦代的初期:“秦成,则高台榭,美宫室,听竽瑟之音,前有楼阙轩辕,后有长姣美人。”而且:“秦每破诸侯,写放其宫室,作之咸阳北阪上,南临渭。自雍门以东至泾渭,殿屋复道,周阁相属……作信宫渭南已,更命信宫为极庙,象天极。自极庙道通骊山,作甘泉前殿,筑甬道属之。”


然而,见于史书记载最为宏伟的宫殿建筑是秦始皇三十五年(前212年)开始创建的咸阳上林苑内的朝宫前殿阿房宫。这一年是秦完成统一大业(前221年)之后的第10年,距离秦始皇驾崩仅3年,距离秦亡也仅6年。显然,仅仅从时间上分析,这就是一个不大可能完成的工程。但从史料的描述中可以发现,这是一项旷古未有的宏大工程。


据《史记》记载,秦始皇三十五年:“始皇以为咸阳人多,先王之宫廷小……乃营作朝宫渭南上林苑中。先作前殿阿房,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周驰为阁道,自殿下直抵南山,表南山之巅以为阙。为复道,自阿房渡渭,属之咸阳,以象天极,阁道绝汉抵营室也。阿房宫未成;成,欲更择令名名之。”



这里描述了阿房宫的大致位置、空间尺度、周围建筑格局及其基本的空间构想与象征意义。从这篇文字中,可知道阿房宫建造于咸阳城外的上林苑中,是秦代朝宫(有可能是秦代天子的正朝所在?)的前殿,其地位大约相当于明清时代紫禁城内的前朝正殿——太和殿。换言之,朝宫前殿阿房宫很可能就是代表秦代帝王最高权威的前朝正殿——路寝之殿的所在。这座前殿周围有阁道环绕,殿前远对南山,高大的南山之巅恰好形成朝宫前的门阙。前殿之后设有复道,将阿房宫与渭河北岸的咸阳城连通。这座联系阿房宫与咸阳城的复道,如同是天汉中连接营室星的阁道,使前殿阿房及朝宫其他部分与南山、渭河以及渭河之北的咸阳城联系而成一个规模巨大、气势恢宏的整体空间,象征了君临天下大一统帝国皇帝的至高无上与帝国疆域的浩瀚无垠。


当然,最重要的是,《史记》中还具体记述了阿房宫的基本尺度:“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由秦代时的一步为6尺,一丈为10尺,一尺约为0.231米,可以大略推算出这座阿房前殿的台基折合今日的尺度为:东西693米,南北115.5米,殿基面积约为8万平方米。如此大的殿基面积,其大殿的建筑体量无疑也会相当惊人,故《史记》中有云,其上可以坐万人,其下可以建五丈旗,实非虚语。


据考古发掘,秦朝宫前殿阿房宫确有遗址发现(图1-8)。现存一座长方形夯土台基,实际探测台基的长度为1320米,宽度为420米(图1-9),折合秦尺:东西长570余丈,南北宽180余丈。还有一说,台基残址东西长1270米,南北宽426米,台基顶面距离周围现状地面高度为7~9米(约为秦代的3.9丈)。这似乎比文献中所描述的长500步、宽50丈的殿基尺度要大出许多。




考虑到这一巨大基座有2000余年的历史,有可能遭到了自然或人为的剥蚀,其高度应该比3.9丈要高,假设其基座高约4.1丈(残存3.9丈),其殿身台基高度参考历代宫殿台基,假设为9尺,以取“九五之尊”的意义,两者之和约为5丈。由此,可与《史记》中所谓“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的描述相契合,从而对阿房宫大殿台基最初的设计高度做一个猜测。


首先,可以将这个长近600丈、宽约180丈、高约5丈的秦代夯土台基遗址想象成是秦代朝宫前殿阿房宫的基座。而且,由于这一台座为东西长、南北宽,呈坐北朝南之势,与文献中记载的坐北朝南的前殿阿房宫是一致的。再将前殿阿房宫的长宽尺寸放在这一台座之上,可以发现两者似乎十分匹配。换言之,秦代朝宫前殿阿房宫大台基的尺度,以考古发掘中所获得的数值推算,大约为东西长1320米(约952步,接近前殿东西面广长度500步的2倍),南北宽420米(约180丈,恰为前殿南北进深长度50丈的3.6倍)(图1-10)。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台基之上,建造尺度如此巨大的殿堂,两者之间在造型、结构乃至尺度逻辑上都是相互契合的。由如此巨大的基座遗址推想,或也可以大体上印证:司马迁对于阿房宫基本尺度的记录很可能就是最初的真实设计尺度。



此外,从朝宫前殿阿房宫的长宽比例进行观察,也存在有某种令人难以捉摸的比例关系:其殿通面广500步(693米,以秦代一尺为0.231米推算a,为300丈)恰好是其殿通进深50丈(115.5米)的6倍。说明这座大型殿堂的面广与进深比,很可能存在有某种内在的结构与空间逻辑关系。


事实上,这一平面长宽比为6:1的比例关系绝非偶然,很可能是秦人刻意设计的结果。因为,按照秦代度量衡制度,1步为6尺,1丈为10尺,则500步恰好就是300丈。也就是说,《史记》行文中的“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也可以表述为“东西三百丈,南北五十丈”,如此,就能更为直观地看出这两者之间的比例关系。只是司马迁在这里分别用了两个不同的长度单位——“步”与“丈”,来描述这一事实。在了解了这一奇妙的6:1的比例关系之后,不由得令人产生一个疑问:秦人为什么要用这样一个整齐的长宽比例来建造这座代表国家最高统治象征的重要殿堂?这其中是否可能蕴含着某种象征性意义?


有一点应该提及,秦人已经开始相信战国时期阴阳家邹衍提出的“五德终始”说,即由五行“木、火、金、土、水”所代表的五种德性周而复始地循环流转相生相克。王朝更替也应该符合这一流转生克规律。秦人认为周为火德,欲克火,代周而兴的秦应取水德:“始皇推终始五德之传,以为周得火德,秦代周德,从所不胜,方今水德之始。”



在古代《周易》的卦义之中,有“天一生水位乎北,地六成之”之说,且以《周易》后天八卦言之,北方为坎,为水,为黑。也就是说,五色中的黑色代表了水。换言之,数字“六”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水德的象征,而尚水德者在色彩的取向上亦尚黑。因此,在秦始皇登基甫尔,即昭示天下:“方今水德之始,改年始朝贺,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节旗,皆上(尚)黑。数以六为纪符,法冠皆六寸,而舆六尺。六尺为步,乘六马。”同时,秦人还“分天下以为三十六郡……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宫中。”显然,这些与数字“六”有着密切关联的法冠、车舆、丈量尺寸以及统一设定的全国郡县数量与配置的殿前金人数量,应该都是秦人刻意而为的。


那么,为什么秦人又不直接将这座象征帝王最高权力的朝宫前殿阿房宫作“东西三百丈,南北五十丈”这样更能体现秦代“水德”之象征意义的表述,而要令人费解地表述为“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甚至又特别强调了“下可以建五丈旗”呢?显然,这个刻意突出数字“五”的表述方式“:五百步”“五十丈”“五丈旗”,其内涵也一定有设计者当时所特别期待的某种象征性意义。因为从战国时兴起的五行学说的数字象征来看,数字“五”,其实象征了五行中的“土”,从而也象征了“东、西、南、北、中”大地五方之“中央”的地位,正与这座象征“天下之中”的帝王宫殿正殿的地位相匹配。



此外,“五”与“六”所代表的土与水也还具有某种相辅相生的作用:“十一月冬至日,南极阳来而阴往,冬,水位也,以一阳生为水,数五月……三月春之季,季土位也,五阳以生,故五为土数,此其生数之由也。故五行始于水而终于土者,此也。”也就是说,无论是数字“五”和“六”,还是这两个数字所代表的五行之中的“土”与“水”,都具有相互依存的作用。而据古代中国人的五行观念,则五(土)为六(水)之生数,秦代朝宫前殿阿房宫采用的既合乎数字“五”又合乎数字“六”的长宽尺度应该可以理解为是当时人的一种刻意为之的设计。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贵祥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1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探寻古代中国人文建筑民俗套装(全4册)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96

谁的城:一段正在消逝的记忆

贾冬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1

行万里路——探寻法律成长的足迹

何勤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4

探寻动物王国

刘佳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0

营建的文明——中国传统文化与传统建筑

柳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7

墙垣边的人类:从建筑艺术看人类文明

尉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墙垣边的人类——从建筑艺术看人类文明

尉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1368—1840中国饮食生活:成熟佳肴的文明

伊永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