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斗流氓:男人是最还害怕失败的物种

2017-08-09作者:朱佳, 著编辑:书问阅读

男人是最害怕失败的物种,他停下车,既是想保护我,更是因为尊严受了伤——男人不能在男人面前认怂。 动手,那不是出于热血沸腾的爱,是出于骑虎难下的怕。

那个瞬间,18岁的我清楚,他的恐惧绝不亚于我, 还有男人无谓而折磨的尊严。


这事有20年向上了,那会儿我18岁。


我是大一学生,我的男朋友,后来的先生,再后来的林恳爹也是大一学生。


我们正在一段被家长严令禁止,转人地下的恋爱当中。


某个春天的夜晚,空气里飘浮着绿意,下晚自习,我们一人骑 一辆自行车出了校门,结伴而行。


那年头还没有夜生活概念,10点不到城市就进人沉寂,我们 骑到靠近市中心的一条僻静的街上,一面是护城河沿岸重重叠叠的 葱郁,一面是黑灯瞎火的建筑。


我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只觉有人撞上我的后轮,一次、两次,我以为是大意,三次,我骑快了些,但很快又撞了一次。他也注意到了,两人迅速交换了眼神——怕是醉鬼——然后,我们不动声色地开始加速。前面拐过一个弯,骑上一条路灯稍微亮堂些的主路。


那人似乎被拉开了距离,我刚刚松一口气,后轮就被“嘭”的重重。


明确无误的挑衅。


我匆匆回头——是个脸色微醺、红里带青的小混混。这时,男朋友停了下来,我也就势刹住车,来人见状,停在一米开外,打量我们,面有嘚瑟。


片刻之后,我们明白了这副表情。


在他身后,陆续上来三辆车,悠悠地依次停下。


三个人跨在车身上,漫不经心又洋洋自得,眼睛来回在我们脸上玩味,似笑非笑。


这是身体语言最原始的教材,虽然很难直接目光对视,但我完全清楚他们的姿态:后仰、抱臂、前倾、双手撑把、斜出下巴、歪 着脑袋、暴露一侧脖颈……


这是战斗的信号。


另一边,我能感到,我和他身体的僵硬。


空气中弥漫着窒息的、一触即发的紧张。


一瞬间,我做出了判断。


我不紧不慢地跨下车,立住脚,然后抬手往前一送,自行车整个掼在地上,砸出哐当一声巨响。


接着,我仰脸叉腰,目不斜视,指着他大声道.“我告诉你,你今天不准动手——只要你今天敢动手,我立刻跟你玩完!你刚出来的,还想进去?你现在就给我走!听见没有!”


一口京腔,镇住流氓。


我看着他,面不改色,毫无破绽。


他肯定立刻明白我的意图,略迟疑了一下,低头跨上车。


这时,我转过头,斜睨在那四人脸上扫了扫,他们看上去有些糊涂。


虽然浑身僵直,肝尖发颤,每个毛孔都像一口盛满恐惧的井,我知道我不能快——慢慢俯身扶起车,跨上去。


蹬了两下之后,我才开始发力。


他已经先骑出几米,我赶上来:“快走!”


这条市中心主干道,是后来最繁华的地段,那时刚刚扩建完成,两旁的建筑大多空置,除了路灯再无光源。刚才那一幕,没有路人经过,有,也被我的大脑过滤了。


那四人很快觉出不对,回过味,迅速跟了上来。我知道他们就在身后,而且越追越近。


狂追一条街下来,到大十字路口,最前面的一个离我只有一车身,他似乎想截下我的车,我略微一顿,抬起腿,一脚踹上他。不知踢在哪儿,他歪歪倒倒地往后撇,也阻碍了同伙的速度。这给了我们一个时间差。


我赶上他,“前面有个岗亭,骑到那儿!”


我们先到达巡警岗亭,我示意他一起停下,等那帮混混来。他们果真赶过来,瞧见岗亭,远远地,绕了一圈,意兴阑珊地离开了。



又等了几分钟,我们惊魂甫定。


第二天,我跟他在教学楼的楼梯拐角上接头。他笑得很呆,眼神跟过去不同,亮亮的,像小动物一样,流露出信任和感激。


我知道,他知道我对他好。


很多年后,我给一些女来访者讲过这桩事。


通常,她们是对男人不满的姑娘和妻子,她们不满他们的无能和懦弱,不满他们不能摆平蛮横的婆婆,修理凶恶的公公,搞定可厌的亲戚和无理的邻居,不能牢牢地保护自己——男人保护女人,不是天经地义?


听完我的自我开放,她们都会一脸仰慕地看着我,你好聪明,你太厉害了,你情商好高......


我又不缺人夸。


勤劳、勇敢、智慧、中国妇女典型……


但其实,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爱他。


男人是最害怕失败的物种,他停下车,既是想保护我,更是因为尊严受了伤——男人不能在男人面前认怂。一对一勉勉强强,一对四,18岁的林恳爹戴个眼镜,120斤的书生体格(说他山上下来的,流氓一定觉得世界太荒唐),你忍心——现在40岁140斤也不灵。动手,那不是出于热血沸腾的爱,是出于骑虎难下的怕。


那个瞬间,18岁的我清楚,他的恐惧绝不亚于我,还有男人无谓而折磨的尊严。


那个瞬间,18岁的我清楚,此刻默认或唆使他走上前去,我们就不会有未来。


不会有现在。


但凡动手,头破血流。120进医院110进局子,对一对父母反对、偷偷恋爱的大学生小爱人,无论结局如何,都是灭顶之灾。


保护他,就是保护我,就是保护我们。


你要问我,为什么一瞬间,能如此决断。


我只好说,人有高速自动化思维,认知决定情绪和行为。


或者,我能体会我爱的人的感受、需求和困境,像月朗星稀,清晰无误。


如果他恐惧,我就想办法保护他。


如果我能够保护他,我就保护他。


谁说女人只能被保护。


谁告诉你男人等于铜墙铁壁。


凭什么头破血流代表男子气和“我爱你”。


有多少男人敢说自己不怕——怕又怎样,那是真实的自我,不允许,不承认,不接纳,才可怕。


爱是最好的良药,而最好的爱,一定怀有深沉的情感,彪悍的理智。


不是每一段18岁的爱情都要流氓来考验。


不过,我想我很幸运。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朱佳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从男孩到男人:如何把男孩培养成男人

东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小屁孩日记. 甜老师害怕臭球鞋

黄宇,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充闾文集:成功的失败者

王充闾,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3

“淡”是人生最浓的滋味

蔡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90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微信朋友圈营销秘诀:不讨人嫌还有钱赚

海天电商金融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6

生活,还可以……

海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8

教育,还可以……

海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