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遇丽江

2017-08-21作者:杨旭东, 著编辑:茹鑫

记得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刹那,忽然有了一种想写一点东西的冲动。也许,是为下次再来找一个很好的借口。


还记得那句话吗?


“不在丽江,就在去丽江的路上。”


我,是在寻找那美丽的一米阳光?还是在寻找一种和我的灵魂贴近的东西?是在寻找生命中的那个她?还是在寻找我自己,那迷失的自己呢?


独自走过丽江的山山水水,一切如歌如诗的往昔,在山水间缥缈游移。


经过那个地方的人,总有依恋的感觉;读过那段时光的人,总有回忆的冲动。


在那里,让人心动的不只是闲暇柔软的时光,如果用心去看每一个很小的细节,你会越发地贪婪:在街头徘徊、在酒吧放纵;或是无心恋战时晒着太阳看看小桥流水、看着当地人懒懒地移动;没有忧愁,没有烦恼……



我之所以热爱并穿行其间,不仅仅是为了那些可以描绘的景物,那些奇峰、怪石,那些好山好水。在那样的时刻、那样的空间,我更可以感受到远离卑琐,远离尘嚣的山水意境。全部的愿望简单到只能够沉默,心智变得非常单纯,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事。


那其实是一种忧郁的感动,一种无奈无助之后的顿悟——它更接近于生命的本质。


丽江不是故乡,只是那个心里一直想要去的地方。


晨曦,不过是走向坟墓,何必那么匆忙。


早晨的古城静谧得几乎冷清,只有稀稀袅袅的几个人,几乎所有的店铺都没有开门,一排排的六合门紧闭着,似乎背后都关着一个个古老的传说,让你得以有一点想象。石板路反射着微弱的光,如梦如幻。


有人说,丽江骨子里就有一种落寞的感伤:会让时间停顿,会让光阴静止,一如这晨曦穿过深深的古巷,静静地停在这街边的叶子上。


早起的桥也沉默地盯着水面,任水潺潺从身下流过。水是亮的,在微亮的天光映照下,显得更加柔和,但它又分明在唱着一首唱了千万年的歌。


偶有一两家早起的咖啡馆里放着悠悠的布鲁斯,那从容舒缓的节奏和着酥油茶的香一起升腾,渐渐地融化在古城中,使古城的清晨别有一番情调。



在这样的时分,我一遍一遍地深深呼吸丽江清晨那安详的空气;一步一步伴着古城在慢慢地走,从过去走向未来。


忽然间,我恍然大悟:福克纳为什么一生都不曾离开他的小镇;也明白了洛克为什么宁愿死在玉龙山下的花丛中——


“不过是走向坟墓,何必那么匆忙。”



一直很喜欢桥,


因为它能连接彼岸,互通心意,寄托希望。


丽江最多的就是桥。


让我想起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如今,“小桥流水人家”还在,只是“断肠人在天涯”却无影无踪了——在丽江的街头,所见的都是快乐的人,不论是黑头发、黑眼珠的,还是黄头发、蓝眼珠的。


古城的桥有76座,随意得很,它总是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在还来不及感觉它存在的时候,你就路过了。


站在丽江那些小小的、各种各样的桥上,看倒映着灯笼和杨柳的流水哗哗流过,看流水两岸古色古香的房子,心里会充盈着一种怀旧的情绪。


桥下便是一条条在古城内绕万户、润众生,蜿蜒缠绵的潺潺清流,耐心等,恬谧看,它们欢快地穿街过巷,倏地又在某个墙角屋下一泻而出。当地人告诉我:如果你在古城里迷路了,不用着急。只要逆溪而上,一直往前走,就能走出“迷宫”。


我试了试,真的。


清晨,一个人,站在散发着清新潮湿味道的古桥上,静静地看着雪山之水汩汩流过;想起一些人、一些事,一不小心,就会在桥上呆立很久。


风起了,脉脉地听,她的喁喁私语,是小城尚未诉说的故事,是古镇隐约迷离的传说。

末了,一并遗忘在水里。



古巷


慢慢地踱在古城的小巷中,才能体味到古城的真貌。


古镇的小巷应该说是四通八达的,或伴水而走,或拾阶而上,或延壁而行。熙熙攘攘的人群来了又去,灯红酒绿的酒吧亮了又灭……而小巷依旧静静的,包容着,等待着。


小巷里铺的都是石板路,磨光的石面上有五颜六色的图案。这是用当地一种叫“五花石”的天然石料铺成的,清亮光洁,尤其在雨后更显得平滑光亮。


我喜欢,一个人走在这样的石板上,认真地用脚步丈量着分与秒的距离;或是披着细雨,伴着玉珠落在玉盘的清响,拾阶而上,探寻古巷深处的那人、那屋——还有更多神秘、狭窄的水巷,那溪的尽头,忍不住要留给你无限的遐想——是否,是否真的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所以,在回来后的日子里,总是恍惚地又走在古城那用青石板铺成的路上,看着清澈的流水中那长长的碧绿的水草,逆流而游的鱼,那小桥流水人家,沿溪的一家家小酒吧,一间间小店铺,悠闲的人……而心痛,扑簌簌地散落一地。


客栈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丽江古城内的客栈大多是经典的纳西民居,青瓦白墙的浑朴、红门紫廊的玲珑,各有各的特点,不着急的,多走走、多看看。


有的客栈,不好找,过了桥、拐了弯,溪水的尽头、古树的背后,却又别有洞天,颇有点“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味道。


有的客栈青檐木屋,树影婆娑,推开窗,却小桥流水,夕阳斜照;入夜了,秋色如水,红星点点,微醺归来,寂寞排山倒海,伴你不眠的唯有这涓涓的流水。


有人曰:逛丽江不住古城,而住新城宾馆的话,实为排行古今四大俗之二:仅次于“焚琴煮鹤”。


阳光中,青瓦白墙的门面,绿荫乱红娴熟地从墙头探出来,又自顾自投下喧闹而寂寞的影子,细细地体味,却又有了一种别样的古朴和安逸。


碧空里,白云几许;柳荫中,青瓦红橼。古巷的尽头,柴扉微掩,那颗远行流浪的心,是否找到了自己企盼已久的家?


斜影下,红色的灯笼于轻风中微微晃动;墙壁上,纳西族人的东巴图腾神秘而悠远。风吹动衣襟,咖啡的芳香和天籁般的纳西洞经音乐一起在空气中弥散,更给古朴的客栈平添一抹宗教的色彩……


似曾相识了,便是它了。


对于远行的人来说,客栈大多是睡觉的地方,而古城的客栈,不仅仅是用来睡觉的:在院子里,可以看看闲书,或是奢侈地发发呆,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上午的宁静;或是,午后,在回廊小憩,任暖暖的阳光晒着。没有喧闹,没有嘈杂,时间都仿似停顿。而到了夜晚,悄悄推开虚掩的门,仿佛叩开那似曾相识的心灵寓所,悠长的岁月也在手指间“吱呀”一声轻启——


丽江,原本就是这样悠长的;丽江,原本就是这样慵懒的。


这是我住过的其中一个客栈:诗月——实在不能找到再比她应景的丽江客栈了。



泡吧


微醺到断片之间,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时间。


不是喜欢喝酒的人适合在丽江,而是在丽江适合喝点酒。


因此,在丽江,酒吧林立,酒量高的、酒量低的、酒量不高不低的,甚至滴酒不沾的人都可以去泡吧;而且应该去泡吧。


泡了,就还想再泡。


酒吧大多是两层建筑,木地板,木楼梯,木窗户,手织的桌布,古色古香得很,但是绝对舒适。坐在二楼的窗前,一边欣赏着窗外烟雨笼罩下的古城风景,一边品尝着甘醇的“风花雪月”,美妙的纳西古乐从不知名的地方而来,慢慢地掠过耳际,真有“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感觉。


白天的酒吧,静一点儿,坐在那很出类。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上网的上网,看书的看书,一切与旁人无关。路过的一张张脸,在太阳晒得懒洋洋的风里,晃过来,又晃过去。你可以跟吧主聊天,听他讲走南闯北的故事;可以自己翻翻纸牌,算一下今天的艳遇指数;也可以欣赏来往的人,或供来往的人欣赏。


“悠闲”一词,在丽江的酒吧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雨天的酒吧,暧昧一些,看着雨丝挂在屋檐上,落在流水里,远处烟雨中的柳荫绿得酽酽的,让人像喝醉了酒一般,连眼睛和心事也迷蒙了起来。


在这种温湿的气氛里,什么都可能发生。


傍晚,雨停了,夜还没有完全黑透,间间酒吧的门前就已亮起了一串串的红灯笼,倒映在清清的流水里,说不出的美丽。很快,这片刻的宁静将会被取代。


夜的酒吧,更弥漫上了甜蜜的气息,有浅吟低笑,有眼波流转,也有放声歌唱。


喜欢静的,也可以流连在各色的酒吧,散散地坐在木质高脚椅上,听陈旧情事。只是听而已。偶尔也会和邻座的人相视一笑,早已习惯这样的姿势和步调。


此刻来体会古城夜晚的人,不管来自哪里,都心有灵犀无须多言。


喜欢热闹的,可以去新华街,那里有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谈笑间,往事灰飞烟灭;醉眼迷离中,情思暗结……夜色的掩护下,谁都可以超脱了。


越夜越迷离,喝醉了,顺着小河归去便是。


泡吧,表面是平静的,其实不然:酒精在积攒,咖啡在飘香,心儿在荡漾——不免盼着发生点什么。


那么多传说,那么多故事,什么时候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可惜期待还没有即时兑现,就困了,只好在梦里彩排。


但是,运气好+足够的耐心,你会遇上比你期待的多得多的东西——一如这位美丽的、摩梭族歌手拉姆。无论在古城的哪个酒吧,有这么一个美丽又豪放、歌又唱得好、酒量又大的神秘的摩梭族姑娘相伴,是不是会很有面子?的确很爽。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杨旭东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云南·丽江玩全攻略 (图文全彩版)

行者无疆工作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畅游昆明、大理、丽江、西双版纳

孙明亮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3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