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画坛富有盛名的东方艺术家,丁绍光现代重彩画作品欣赏

2017-08-23作者:胡笳, 著编辑:张立红

丁绍光为什么会在美国形成波及全球的影响力?为什么他在法国和日本的几次画展都形成了空前的影响?为什么他会成为20世纪末最受全球瞩目的当代艺术家之一?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迈阿密大学亚洲艺术史副教授安•威克斯,就曾揭秘似地推出了有关他的一系列研究论文。随后,法国、日本的艺术评论家们、哲学家们,也都纷纷写书撰文分析。在这里我从与他们不同的几个视角——丁绍光与21世纪密切相关的角度来进行分析。


(1)自我培植的、根基很深的基于灵魂的艺术创新。


提起中国现代艺术,人们通常都会从徐悲鸿、林风眠开始谈起,到吴大羽的学生吴冠中这里就结束了。吴冠中曾经这样描述丁绍光刚刚起步之时的素描作品:“爱他的白描……气势磅礴,韵味深长,寓精微于粗犷,织疏密成块面……予人美感,具有性格……赞他的白描,只有一条线,长缨在手,缚住了版纳的美感。”


丁绍光的白描


丁绍光犹如神助,将艺术的灵性发挥到了极致。这是因为,丁绍光对艺术的爱太宽广,太深,深入到了灵魂深处。他爱中华五千年每一个时期的艺术,吴道子、顾恺之、八大山人、石涛……烂熟于心;他也爱西方的每一位艺术家的绘画,也许正是因为这种不带偏见的纯粹的爱,才使他把这些画的所有细节连同灵魂一起全面消化吸收,变成了自身的东西,最终用吴冠中所说的具有性格的方式绘制出来,以至于观者可以在他的画中看到似乎不经意着落的五千年中华美的痕迹、现代艺术运动的痕迹,以及艺坛三圣支持的云南之行让丁绍光开始积蓄的、几乎每一位中国近现代一流大师们的心血和灵魂的延伸。这神秘的艺术之魂,很多人试图去描绘,但是如同太虚之境,我们更多地从他的画中感受到了,却无法用更加清晰的语言叙述。


(2)诠释和谐、幸福的未来人类社会蓝图。


1986年,丁绍光创作了《和谐》,引起了世界的广泛关注,在娱乐至死的喧嚣世界、在充满了矛盾冲突的世纪,历经劫难的丁绍光认为唯一能使人安静的力量就是“和谐”,这是幸福的最高境界。法国著名艺术评论家安德烈•巴利诺2在看到丁绍光的画作时,将丁先生称为“二十世纪的乔托3”,未来主义哲学画派的代表人物。


《和谐》


《和谐》之后,丁绍光绘制了更多以积极、美好为主题的画作,都散发着一股引发观者提升境界的向上的力量。丁绍光画作的丝网版画,最初在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盛行,让他们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治愈、舒畅。这就是随后1999年开始在日本兴起的治愈系概念。几乎同时,美国当代著名心理学家马丁•塞里格曼(Martin E.P. Seligman)、谢尔顿(Kennon M. Sheldon)和劳拉•金(Laura King)创建了积极心理学,主张研究人类积极的品质。在流行了整整一个世纪的消极心理学之后,心理学专家们开始热衷研究关注人类幸福的积极心理学。直到2012年,联合国才发布了“国际幸福日”。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安德烈•巴利诺认为,丁绍光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提出和谐意义的人。在他之前,几乎没有哲学家、历史学家、文学家、宗教领袖和科学家提出过这样的理念。这样一个极富哲学意味的概念,被一个画法如此创新的艺术家提出来,并坚持下去,让他非常震撼。这意味着艺术实现了与哲学、心理学的融合。他认为丁绍光用创新艺术表现手法战胜了暴力和残酷,让人类可以用眼睛和心灵同时看到:和平不再是梦想,人类可以以全新的视角去寻找另一种真实。


从丁绍光的画中,人们可以看到各类文明的艺术并没有断裂:岩洞画、壁画、敦煌画、国画、表现主义、印象派、抽象派、立体主义、野兽派、线条、透视、点彩……以及宗教、哲学、科学融合在一起。曾经充满了矛盾和隔阂的各种分支,当它们战胜冲突,进行合作的时候,竟然可以如此和谐!这种和谐、乐天主义主题,源于天人合一的中国古老文化,是西方现代艺术所缺乏的,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联合国连续数年将丁绍光选为代表画家,这是罕见的殊荣。


丁绍光的治愈系艺术是一门积极的艺术,与积极心理学不同,它不是用实验和论文来构建自己的“积极艺术学”,它是以美育的形式呈现出能给人类带来幸福的积极艺术。


杜尚、波洛克等用艺术诠释了黑格尔的“艺术的终结”——人类已经徘徊多年的固化的艺术在现代艺术运动中被动摇了,改变了,直到杜尚、波洛克彻底打碎。艺术的终结、哲学的终结、科学的终结、历史的终结……归根结底,将是分崩离析的终结,是对立和冲突的终结。在终结之后,将由乔托式的英雄们重建全新的和谐社会。


《蓝宝石》


(3)哲学、诗歌、音乐……纯洁的融合和统一。


法国评论家瓦莱尔•朗伯罗对丁绍光的画法如此评论:“其线条构成的坦诚的纯洁,让我听见了巴赫大合唱的旋律。”4丁绍光的画看上去清楚直白,美丽的人物、动物、花草一目了然,和具象画不相上下,但是,当你的目光游走在那些金色的线条之间,你就会听到音乐跳动的声音,这是丁绍光画法的另一个灵感之源。在那些无法画画的艰难时期,他潜心研究音乐,读万卷书,梦想有一天这些旋律和故事呈现在他的画中。


熟悉中国文化的人可以在丁绍光的画中看到施耐庵、罗贯中的文学气息及中国人最崇尚的义气……西方人则看到了约翰•克利斯朵夫、罗曼•罗兰……贝多芬、巴赫、莫扎特……他的画中充满了文学大作和交响诗、交响乐的宏大感觉,却感受不到任何一种单一派别或者绘画种类。


丁绍光的画,摒弃了艺术的疆界,打破了地域政治的藩篱,糅合了印度、日本、埃及、泰国、墨西哥和希腊艺术风格,神奇地将丰子恺评说的东西方艺术分别注重“心”和“眼”的不同统一了起来,他还将装饰和经典统一,将古老和现代统一,将民族和世界统一,将哲学、艺术、诗歌、宗教完美结合。


《宗教与和平》


给诗人阿波里奈尔5写过传记的安德烈•巴利诺,曾经激动地用近十首诗歌赞美丁绍光的画。在了解丁绍光生平之后,他这样评价丁绍光:“把悲伤和痛苦留给了自己,把美和爱献给了艺术。”盛赞丁先生用灵魂创作可以融化矛盾,用自己的艺术真诚邀请观者加入他的世界,那个值得相信的、中华文化倡导的“美美与共”的大同世界。


当代艺术家的状态


杜尚说过的话,我最为推崇的是这一句:“艺术家的状态比他的艺术更为重要。”


我们迷恋美的艺术,却很少有人在意艺术家的状态。艺术大师们总是以怪异、疯狂的状态映射在人们的大脑中。 “疯狂只存在于艺术,存在于科学则为假设,存在于现实则是悲剧。” 达利这样辩解。


安德烈•巴利诺两次参观丁绍光在法国的画展,第二次他一定要访谈丁绍光,为此他不得不邀请了两名翻译,飞到美国。这位法国文化部对外推广计划的重点作家,曾经访谈过1000多个著名的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其中包括中国人知道的现代艺术运动三大奠基人之一的达利和著名想象哲学家巴什拉。在如此高龄会这样热衷访谈丁绍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丁绍光是他采访过的、闻名遐迩的那些诗人、哲学家、艺术家中状态不凡的。


也许丁绍光就是他自己画作的第一受益者。在那些悲苦的岁月里,艺术治愈了他的抑郁和绝望,还让他机智地帮助他的老师们在“文革”中躲过了自杀的阴影。虽然没有任何心理学基础,他却是一个很好的心理危机干预的天才。这也是他后来创作可以与积极心理学相媲美的积极艺术的行为逻辑基础。在成功之后,那些画又使他心思澄明,面对巨额财富,他果断地截断了所有商业运作,终止了蒸蒸日上的画廊和商业画展。


《微风》


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曾预言: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人类的第一杀手!正如安德烈•巴利诺在他撰写的《丁绍光传》中所言,进入新世纪之后,人类的精神认知研究已经超越了生物学认知的研究,而丁绍光在积极的精神引导方面甚至领先和超越了心理学家和哲学家。他的艺术让这个世界人人都有可能成为真正的精神贵族。


那么,丁先生是不是很正常,一点都不疯狂呢?当然不是。他同样疯狂地热爱艺术,聪明的他,“文革”时期几乎每天晚上通宵画画,天一亮就全部撕掉……


他还有另一种常人没有的疯狂。作为一名画家,成名前画作的艺术展示和名气,意味着难得的生存机会。他却把绝好的出名机会让给了他认为也非常需要机会的其他优秀画作,因为它们是他非常欣赏的好友的画作。当1980年拿到赴美签证,他却迟迟不肯前行,而是呕心沥血在香港举办了大型国画画展,在那个丁先生亲自操办的画展上,他只展出自己的一幅小型画作,把好位置留给“申社”其他成员。在美国成名之后,他在为自己举办的大型画展上,时不时以各种借口婉转设法把最好的位置让给来美寻机发展的友人。这些在普通人看来也是义气又大气到了疯狂的地步。


当终于踏上人人向往的世界艺术顶峰之路时,他却疯狂地否定自己,抵制那些对他的溢美之词。法国哲学家、艺术评论家、著名传记文学作家——安德烈•巴利诺,为采访丁绍光而逗留洛杉矶十多天,但是丁绍光却最后辜负了他的热忱。仅仅因为丁绍光个人认为自己并没有巴利诺先生说得那么好,导致法文版《丁绍光传》未能出版。


我有幸看到了这本传记的样稿,当时耄耋之年的专家,从历史、哲学、艺术等诸多视角剖析了丁绍光的画作,丰厚的跨界学识让他具有常人无法企及的眼光。这是一位出版过著名艺术家达利、著名诗人阿波里奈尔、著名哲学家巴什拉等名人传记的著名作家,他具有惊人的跨越众多学科领域的广博学识和丰富的传记文学经验,这使得他的评论精准而新奇。 


《幸福鸟》


经常否定自己的丁绍光,却对其他艺术家充满了宽容。艺术界常常充斥着各种比较,甚至谩骂。一位美术院校的学生曾经询问丁绍光,每一位大师都有一句名言,徐悲鸿:“素描是一切绘画造型的基础”,刘海粟:“坚持中锋用笔,一合传统,二有力度。”林……各不相同,如何评判?丁绍光说:“你请徐悲鸿教授一年级,刘海粟教授二三年级,林风眠教授毕业班,让他们合作,而不是争执,这样就好了。”


总有人认为吴大羽的学生吴冠中没有赵无极、朱德群聪明,他当时如果不回国,肯定会成为有更大成就的世界级大师。其实未必如此,吴冠中作为丁绍光的又一位老师,在中国为现代美术运动做出了了不起的贡献,他的成就并不在赵无极之下,相信以后会产生更大的影响力。也有很多人认为丁绍光是因为去了美国才获得了耀眼的成功。其实,丁绍光在赴美前就已经为人民大会堂绘制壁画了,而且是众所周知的云南画派创始人。反而到了美国,作为国内艺术界成名的画家,他遭受的却是歧视。其实,众所周知,国内众多的优秀画家都曾去过美国,结果如何大家有目共睹。不过,丁绍光很不赞成这样的评价,他非常厌恶把各种艺术进行比对,以及因为这些对比产生的冲突、矛盾。他认为,身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是不是积极的、艺术的。艺术不是体育竞技,伟大的艺术一定不是比较得出的,而是它本来就在那里!


丁绍光倡导包容、合作、建设性,以及自由的艺术精神。只有全面、彻底地学习西方艺术,才能更清楚地看清中华美。同样,他提到的“不自由”,并不是大多数艺术家强调的客观上的自由,不是那种要求外界给予的自由,他更强调的是,艺术家、文化人给自己套上的“主观上的不自由”。依靠主观上的自由,他在数度人生坎坷中坚守自己的艺术理想,没有被耽误,所以,也没必要去抱怨。


近年来,经常会有人问起:“丁绍光为什么不出来了?他为什么不画新画了?”甚至出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负面猜测。《天堂鸟》中这样描述:丁绍光在十多年前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坚决地退出了商业运作,卖掉豪宅,买回旧画。虽然他成功了,但是,他厌恶用数字来衡量艺术家。他说对他的画作影响很大的一个西方画家——克里姆特,长期被艺术界忽视,而如今人们终于发现其价值,他也成为世界上六个画价过亿的艺术家,这说明真正的艺术是无法用数字来衡量的。他要彻底退出商业,去周游世界,去寻找新的视野,他要思考全新的艺术范式。他要思考:当历史翻过这一页之后,当代艺术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呈现给后人呢?他有一个理想:有朝一日,美国最好的博物馆会收藏中国人画的包含唯一没有断层的五千年中华美的画作。


《天堂鸟》内页


现代艺术运动之前,世界的艺术中心在欧洲,当时的人们认为,得到了法国的认可就得到了世界的认可;波洛克之后,世界艺术的中心转移到了美国,变成了得到了美国的认可就得到了世界的认可;我们期待,在丁先生的努力下,未来的世界艺术中心将会在中国,那时候,得到了中国的认可,就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曾几何时,欧洲艺术家有一个东方梦,美国艺术家有一个欧洲梦,东方艺术家有一个美国梦,一番轮回后的当代艺术家又有一个非凡的时空幻梦。而丁绍光的梦想,就是把这些梦以最和谐的方式呈现在艺术史上。这也许应该是当代艺术家最具代表性的状态!


贡布里希6曾说:“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艺术家的状态决定了他的艺术灵魂,只有有灵魂的艺术家,才能真正为这个世界带来诚恳的改变。


未来和谐主义——当代艺术的范式革命


曾经,人们用武力赢得成功;现在人们用金钱赢得成功;还有人认为给世界带来影响力和变化的人,就是成功者。但是,在这个看似没有世界大战却处处充满了矛盾和焦虑的世界,将来应该是那些能给人类带来和谐感受的人,才是真正的成功者。


当我们再次思考蔡元培先生的理想教育模式:“以美育代宗教”时,不妨也想一想,艺术对于人类意味着什么?


《艺术与信仰》


试想远古时代,人类被迫在残酷的自然中为生存而挣扎,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会有人主动去搞艺术?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早出现的不是文字,而是壁画!传说上古经书《山海经》也是先有图后有文。丁先生总是说,真正的艺术家是那些在古老文明中创造奇美艺术却没有留下姓名的人。他们的存在似乎在向我们说明一个真理:“艺术超越所有,是人类真正的初心。”


当一位艺术家触及人类最初来到地球的灵魂时,那条千百年来断断续续的艺术灵魂就彻底打通了。就像电影《超体》中的女主角,她的指端接触到她千百轮回的最初的瞬间,打开了大脑100%的潜力。


不过,远古时代的艺术是那么单一,不过寥寥几种,而且只有君王显贵才有资格享受。若有与主流不同的艺术表现,则很难被接受,甚至艺术家本人连生存的机会都没有,更奢谈其作品的留存。伟大的现代艺术革命打破了这些束缚,出现了无数艺术形式,更多的人成为艺术家。当代艺术评论家们几乎都有这样的共识:西方艺术家们在现代艺术运动的过程中,已经以多角度、全维度的探索精神,实践了几乎所有艺术形式的变革。仅从数字角度来说,艺术革命已经全面成功,后人几乎没有可以探索的空间。这也许是导致全球范围内,一直没有出现大家公认的当代艺术代表人物的原因。


但是,作为一个数学和艺术的共同爱好者,我认为,这正说明未来的拓展空间更为宽广。从数学上来说,如果每个种类都代表一个数字,那么,这些数字的排列组合将是一个庞大的天文数字,而在新数字的基础上再进行排列组合,那么,就是更巨大的一个天文数字,这样的排列组合可以无限持续……因此,未来的艺术形式将会更多,呈几何级数增长,更多的人在艺术领域会有施展才华的机会……当人们的出路越多的时候,当每个人都有机会展示才能和潜力的时候,文化致胜的温暖时代就来临了,这样的世界怎么可能不和谐呢?


艺术不同于体育,不是竞技,不分高低,只有不同。在未来的艺术世界里,每个人都有展示的机会,每个人都是美的化身。这样的和谐世界,在武力致胜、金融致胜的时代,只能是理想,而在文化致胜的时代,将成为现实。


人类曾经经历武力致胜的时代,正在经历金融致胜的时代,而未来必将进入文化致胜的时代。未来的主流文化一定是那种不被暴力和金钱浸染的文化。宗教、哲学、科学、艺术一直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宗教是最固化的,哲学、科学一直高高在上,需要仰视。那么,现代艺术在走向未来时,会不会呈现艺术大爆炸的辉煌?这个辉煌,会不会成为人类最后的救赎?


丁绍光的和谐乐天主义艺术,为那些梦想出类拔萃的艺术家和这类艺术家的寻找者,提供了一个重要参考:一种不会限制任何学生自我探索的新艺术教育模式;以及将看似毫无关联的不同艺术风格,能够和谐地而不是单纯随着艺术家或者人类个性融为一体的新艺术范式。融合的种类越多,越和谐,难度越大。随着难度级别的增加和人类整体知识累积的深度和广度的增加,更加伟大的艺术家未来总是会出现的。


《和平、平等、发展》


文艺复兴之前没有艺术家,他们是为贵族服务的工匠;文艺复兴之后才有了艺术家。当时的意大利艺术家已经能享受到与国王相似的待遇,而艺术教育则成为贵族的标配。


关于如何建立培养自由探索精神的艺术教育模式,丁绍光对安德烈•巴利诺这样说:“我想象着自己作为一个艺术院校的新生,被迫聆听教授的言论,自问如何说服自己?师生显然处在不同的时代,条件也完全不同。当年,我也是强人所难的课程的反对者。真正让我受益的、我愿意聆听教导的老师们也是边缘人,他们把自己无法与他人分享的‘秘密’托付我,让我因此而得到与众不同的成长。如今我反思,如果老师循规蹈矩地告诉我自由的重要性,当时的我能平静地接受吗?人性的复杂,让教育充满了疑问和惊喜。否则,仅仅靠老师作品的魅力,那时早已将我吸引过去,那样我将失去独立学习和选择的机会。”(摘自《丁绍光传》,安德烈•巴利诺(法)著)


已近80高龄的丁绍光竟然要重新开始他的艺术人生,寻求艺术的新范式革命。他要突破以往的盛名带给自己的限制,重新起航。我所知道的一些建筑专家也在寻求建筑领域的范式革命,研究宇宙学的科学家们也在寻求科学领域的范式革命……


安德烈•巴利诺在他撰写的《丁绍光传》中,将丁绍光描绘成一个典型的未来第27文明的公民:“他的艺术将以来自26种文明的种种古老艺术为灵感来源。他曾经经历了足以让他怀疑一切幸福美好的磨难,但是,他却用未来和谐主义艺术谴责丑陋、仇恨、邪恶,让人类从他身上看见一种真实的第27文明。”


注2:安德烈•巴西诺,又译安德烈•巴利诺、安德鲁•帕利诺,法国历史学家、哲学家、记者、艺术评论家,曾任《艺术周刊》《艺术园地长廊》主编。出版过许多著名学者的采访录,著有《阿波利尔传》《巴什拉传》《达利传》等著名传记文学。


注3:乔托是意大利文艺复兴初期的画家、雕刻家和建筑师,佛罗伦萨人。但丁在《神曲》中赞扬过乔托。他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第一个探索用新方法作画的画家。


注4:巴赫大合唱,巴赫是西方近代音乐之父,音乐史上最重要的作曲家之一,同时也是西方文化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巴赫把西欧各个民族的音乐风格,以及意大利、法国和德国传统音乐中的精华天衣无缝地融为一体,珠联璧合,曲尽其妙。瓦莱尔•朗伯罗以此评价丁绍光的绘画,来说明他的绘画无缝地融合了众多艺术风格的精华,非常奇妙。


注5:阿波里奈尔,又译阿波利尔,19世纪末20世纪初法国象征主义颇有成就的诗人,结交毕加索,曾出版著作《立体主义画派》. 他认为与科学不断创造出机器和飞机一样,诗也应不断创造出新鲜的东西。他说:“诗人的任务就是不断创新、新的一切都在于惊奇……惊奇是强大的新生力量。”现在法国流行的各种各样图像诗最早就是他创作的。


注6:贡布里希,艺术史、艺术心理学和艺术哲学领域的大师级人物。


张立红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胡笳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680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为未来的富有做准备:合理计划今天的明天

Timothy Noonan Matt smith 陈志东、刘鹏、王雪峰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21世纪中国艺术家.冯远

冯远绘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288

画坛巨匠-提埃波罗素描

荆成义, 编著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6] ¥20

画坛巨匠-戈雅素描

荆成义, 编著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6] ¥20

画坛巨匠-萨金特素描

荆成义, 编著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6] ¥20

太阳从东方升起

曾秀仓 丁世弼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60

来自东方的视角:莫言小说研究文集

蒋林,金骆彬 主编;蒋林,李艳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7

东方幻境 : 带你领略神奇中国艺术的涂色书

陈伟, 杨静, 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 ¥12

东游·山居——东方生态与文化更新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7] ¥39

国际公共产品视角下的国际经济组织运作

席艳乐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2]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