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园杂剧》:可以唱的赛金花

2017-08-23作者:肖伊绯编辑:谢爽

几乎与曾朴(1872—1935)完成前20回本小说《孽海花》同时,同名杂剧《孽海花》(又名《金华梦》),也悄然完稿刊印。与分别于光绪三十一、三十二两年(1905、1906)在东京印刷出版的小说《孽海花》不同,杂剧《孽海花》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在国内印制出版,收录于一册名为《瞿园杂剧》的集子里。由于是作者本人出资私印,此书并不在坊间公开出售,为回收工本费只有极少部分寄售。所以这部杂剧《孽海花》经百年时光流逝,一直少为人知。


《瞿园杂剧》封面,钤有“特本”印鉴


杂剧《孽海花》作者袁祖光(1868—1930),又名袁蟫,字晓村,别号瞿园,安徽省太湖县人。光绪二十年(1894)举人,二十九年(1903)进士。在进士馆学习政法3年,毕业后,历任吏部文选司主事、直隶候补知州、湖北候补道尹。光绪三十一年(1905)赴日本考察政治,经许世英介绍加入同盟会。民国初年回安徽被选为议员,任安徽省政府秘书长,后调豫鄂皖三省帑捐局局长。晚年定居安庆市,后在小南门袁氏寓馆病故。


袁氏尚著有诗文集《瞿园诗草》、《缘天香雪箨诗话》、《端木诗》、《摘星诗杂》、《古今齐谐》等,所著杂剧有《一线天》、《金华梦》、《望夫石》、《暗藏莺》、《仙人感》、《藤花梦》、《长人赚》、《玉津园》等。编入《瞿园杂剧》的为《孽海花》(又名《金华梦》)、《暗藏莺》、《仙人感》、《藤花梦》、《长人赚》(又名《卖詹郎》)。其余各剧编入《瞿园杂剧续编》,有单行本及“晨风阁丛书”本。


袁氏所作杂剧大多篇幅短小,除《望夫石》一种为四出加楔子,系标准的元杂剧体制外,其余剧作均仅一折,这与明末清初以降传奇杂剧体制规范发生的变化密切相关。《瞿园杂剧》为袁氏最早出版的杂剧集,其中《孽海花》以赛金花故事为原型;《长人赚》描写印度奴隶买卖;《暗藏莺》抒写东南亚海外婚恋风俗;即使是《仙人感》以八仙之一吕洞宾为主角的故事中,也借吕氏之口对外国列强入主中国而大发感慨。《瞿园杂剧》的特点,是关涉大量国外人物与风情,这与晚清国门洞开之后的国人眼界随之打开有关。袁氏作为这一特定时期的杂剧创作者,借外国人讽喻国内时局,以此抒发忧思困惑,成为其剧作的鲜明特色。


可以看到,在光绪三十一年(1905)赴日本考察政治,经许士英介绍加入同盟会,这段经历对袁氏一生影响颇大;也正是在这段时间内,袁氏创作了大量特性鲜明,形成了大量引入国外风俗,反映西方文化背景的杂剧作品。这些作品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西方列强侵略中国、破坏中国文明、荼毒中国文化的真实面目,抒发了作者为近代中国现状忧愤交集的情怀,并希望以一种反讽方式的警醒国人。


《瞿园杂剧》收录袁氏剧作五种,其中目录第三种题为《孽海花》,正文题作“《金华梦》,一名《孽海花》”。剧情仍以传统的“宿命论”思想为主导展开叙事,故事背景是赛金花(小字彩云)因虐婢案被判回姑苏原籍,只得在阊门江上租一只小船和丫头们过活。某日黄昏时,赛金花忆想当年的荣华富贵之生活,不由懊恼万分,夜深睡去后,恍惚入梦。因梦遇金雯青鬼魂、“死得好闷人”的瓦德西鬼魂和被赛娘毒死的凤龄鬼魂等“孽海宿魄”,醒后赛金花感悟尘世孽缘、深悔自己当年行径。阴曹地府中两名小鬼将赛金花押送至“孽镜台”前时,赛金花临镜自叹的那一段唱词尤其让人刻骨难忘,犹如一曲汉语意译版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唱词曰:


大都来恶因缘,逃不出无遮会。可知道你原是伊,伊原是你。你替他生、俺为你死,翼双飞、枝连理,见面无期。此别呵到破镜重圆非易易,则索把《孽海花》儿,从头唱到尾。漏尽钟鸣一枕鸡,说因缘唱这出收场戏。待俺寂坐了蒲团,慢慢去提。


《瞿园杂剧》扉页,印有剧本名目五种


《瞿园杂剧》第三种《孽海花》杂剧,正文首页


《瞿园杂剧》第三种《孽海花》杂剧,正文末页


就这么简单明了,袁氏通过看似传统的“宿命论”来理解赛金花,似乎远远没有小说《孽海花》中,那种大开大阖的现实主义批判色彩。但须知杂剧创作毕竟不同于章回体小说,尤其是单折杂剧篇幅有限,不可能在两三个角色的来回周旋之间,通过几套唱词和数句说白、动作去演绎过多的现实场景及事件。袁氏拈举“宿命论”来表达赛金花——这个介于历史与传奇之间的近代人物,看似轻描淡写的实景呈现,实则浓墨重彩地阐示出个人命运与历史潮流之间的辩证关系,即个人无论怎样看待和对待历史,历史的发展进程赋予每个人的欢悦与悲痛都在不经意间,注定了某种可以预知却又无法确证的均衡度。


赛金花中年时代照片


赛金花也罢、瓦德西也罢;行将就木的大清国也罢、张牙舞爪的西方列强也罢,历史剧变的同时,个人命运也随之浮沉。没有哪一个个人能拥有改变历史的能量,只有历史进程本身正在或压抑或放大、或扭曲或解放着人的命运。历史行进到某个特殊时点之际,人们赋予其特殊意义之际,再反过头来将历史行进过程中的某个人标榜为正面或反面典型时,这一思维模式与行为模式本身不正是一种“宿命论”的翻版吗?这本身不正是一种本末倒置、但又看似极端正确的“宿命论”变种吗?


民国初年实寄明信片,印有赛金花青年时代照片


袁氏剧作以其短小简明的叙事结构,常常以一种看似传统的“宿命论”思想贯穿始终,然而常常在这“理所当然”的种种故事结局中,让人体味到历史的无规律感与人性的无归宿感。与其说是袁氏剧作在为“宿命论”重建近代叙事体系,倒不如说这是扛着“宿命论”大旗反“宿命”。袁氏剧作中对现实情景的关照,最终在戏剧性的转折中,走向“虚无主义”,这即是袁氏剧作“现代性”的最大体现,也正是其以古典格式标注出来的现代精神所在。《孽海花》杂剧中梦遇鬼魂的赛金花,恰恰就是这样一个披着古典衣裳的现代胚子之符号。袁氏其余剧作中的现代胚子之符号,无不照此办理,无不如此塑造。


《孽海花》小说——可以读的赛金花。《孽海花》杂剧——可以唱的赛金花。《孽海花》杂剧与《孽海花》小说,虽同为以赛金花故事为底本谱写而出,但因文字体裁与精神诉求的差异,几乎同时完稿的两部作品却不可能彼此参照。这两朵中国近代文学史上的姐妹花,这一对近代新文化天空中的双子星,却也在某种大尺度、大视野意义上遥相呼应、两两相望。


读袁氏剧作,我们可以意识到,近百年来中国戏剧发展史中的二元抉择中,原来除了莎士比亚、易卜生之外,除了关汉卿、汤显祖之外,我们还可以有不那么非此即彼式的要么西洋、要么古典的选择。古典格式中的现代精神,本来就是近百年中国杂剧创作乃至整个戏剧发展史的看点所在。《瞿园杂剧》就给我们展示出了这样一种可能性,袁氏剧作本身就正是这一看点之中的样本之一,能读到这样的作品,不仅是幸运快慰的,还应是有所启迪、有所反思的罢。


赛金花手迹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肖伊绯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绘事箴言:周抡园山水画法画论暨教学

周抡园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77

吉他弹唱从新手到高手

海天音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7

看图认物唱儿歌2

盖尚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6

看图认物唱儿歌1

盖尚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6

看图认物唱儿歌3

盖尚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6

看图认物唱儿歌4

盖尚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6

世外陶园——石开书法作品集

华文出版社[2014] ¥17

《清华幼教园本培训·上册》

清华大学洁华幼儿园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清华幼教园本培训·下册》

清华大学洁华幼儿园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