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中国1959

2017-08-31作者:向东, 著编辑:茹鑫

我出生在1959年底,正是大饥荒年代,按照现在的解释,那饥荒七成是造成严重经济困难的“大跃进”导致的人为灾难。


妈妈告诉我,当我在她肚子里的时候,她每天最美好的愿望就是吃一顿饱饭,无论什么,只要能吃饱,就是一件幸福感最强的事。这种愿望从早到晚都主宰着她的思维。妈妈是小学教师,每天挺着肚子,也饿着肚子,站在孩子们面前,给他们以精神食粮。


妈妈每天的伙食基本上重复着胡萝卜、土豆、长白菜和水。所有这些蔬菜基本上是以汤的形式烹调的,否则每一天的供应维持不了三顿饭。当然,这样的生活只持续了三年,即从1959年到1961年。但遗憾的是,我在妈妈肚子里的10个月,占了这段时间的近三分之一。奇妙的是,没有足够的蛋白质、氨基酸,我这个生命竟如此顽强,且智力不错,从幼儿园开始,只要我处在一个人群之中,我都算那个人群中不笨的一个。更奇妙的是,就妈妈那伙食居然还使她有充足的奶水让我饱食三餐。也许就是妈妈带血的奶水给了我足够的智商。唯一将它归罪于那饥饿的十个月的不良后果,是我的个子。



我们家应该是有高个子基因的,姥爷和爷爷那一辈都高,妈妈1.62米,爸爸1.75米,在那个年代是高个子。而我只有1.55米。5年后出生的小弟弟1.80米,他出生的年代勉强可以满足高个子基因发挥它的作用,我的小弟弟就势如破竹般地长到了那个个子。大弟弟是在我们俩中间时间出生的,那时间生活稍有好转,大弟弟就拿个子证明了它的些许起色,他1.69米,还不错,作为一个 中国男人来说,他够了个底线,算是个正常的个子。


我的个子让我这辈子都觉得是个缺憾,它让我自卑。唯有在我先生眼里,我没有短处,包括个子。这让我在公众以外的时间感觉到一份完整的幸福。从我记事起,在我所处的各种环境中,我常常是做得很好的一个,但却总是费一番周折才被认可,被肯定。因为从来都是这样,以至于我不愿张扬,不愿显摆,甚至不愿承认是自己做的。惧怕那被肯定所要经历的漫长过程,宁可忍受表面的平庸。小学时,算数、语文经常考满分,记得一次邻居阿姨问我算术考了多少分,我竟不假思索地回答95分,弄得旁边的妈妈觉得很诧异,回家后问我为什么那样回答。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潜意识里的东西打小就有了。成人以后,我自然付出了超乎寻常的努力,才得到了与他人近似的认可。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曾经路过
作者向东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4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金门之战:1949~1959

徐焰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1] ¥9

我在清华等你来 第四辑

刘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2

我在清华等你来 第三辑

刘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1

我在此生此世界

陈原,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1

我在清华等你来 第二辑

刘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我在清华等你来(第一辑)

于世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5

先锋:股权投资在中国

王广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