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内酒精含量并非是认定醉驾事实的唯一证据

2017-09-01作者:余凌云, 施立栋, 著编辑:茹鑫

在实践中,在机动车驾驶人是否构成醉酒驾车犯罪行为的判断上,主流的处理方式是以体内酒精含量作为唯一标准。例如,杭州市公检法三机关颁布的《关于办理危险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有关问题的专题会议纪要》(2011年)就规定,判定是否醉驾以酒精含量检测结果为依据;只有血液酒精含量检验值达到80mg/100mL的,才能认定醉酒驾驶的犯罪事实。


在个案中,如果无法获取驾驶人的体内酒精含量,法院往往拒绝认定醉驾事实。比如,在“孔某危险驾驶案”中,2011年5月13日晚,孔某与张某、田某、李某等人喝了2瓶500毫升装的52度白酒和2瓶750毫升装的13.5度红酒,酒后孔某驾车与电动行车发生碰撞,孔某弃车逃逸,并指使其老乡孔某强“顶包”,冒充肇事司机,同饮的张某等人也提供了孔某强系肇事司机的虚假证言,致 使公安机关未能及时提取到孔某的体内酒精含量。一审法院根据饭店提供的饮酒数量、同饮的张某的血液酒精含量等间接证据,认定孔某的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但二审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该案未获取孔某的体内酒精含量,认定孔某为危险驾驶罪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一审判决。



但是,不少学者对此提出质疑,认为在对醉驾事实的认定上,不能仅以体内酒精含量作为唯一的考虑标准,除此之外,还应考虑个体对酒精的耐受程度和其他能证明醉驾事实的证据最髙人民法院的有关负责人也曾指出,体内酒精含量并非认定醉驾事实的唯一证据。对于酒后驾车肇事逃逸一段时间后自首,导致血液中无法检测出酒精的情形,如果有其他充分的证据证明肇事人系酒后驾车的,也能够认定肇事人系酒后驾车。


2010年新修订的《车辆驾驶人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GB 19522—2010)也认为,体内酒精含量检测结论并不是认定醉驾事实的唯一证据。该标准第5.1条规定:“车辆驾驶人员饮酒 后或者醉酒后驾车时的酒精含量检验应进行呼气酒精含量检验或者血液酒精含量检验。对不具备呼气或者血液酒精含量检验条件的,应进行唾液酒精定性检测或者人体平衡试验评价驾驶能力。”据此,体内酒精含量值并非认定醉驾犯罪的唯一证据。在缺乏体内酒精含量定量检测结论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实施唾液酒精定性检测或者人体平衡试验来评价驾驶能力。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余凌云、施立栋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4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不是第一,就是唯一》

李燕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并非捷径的捷径——创业必备

张立今(张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6

证据去哪儿了:法医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用证据说话

辽宁教育出版社[2014] ¥11

审计证据理论研究

谢盛纹, 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7]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