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诗酒生活

2017-09-04作者:朱晓剑编辑:谢爽

诗人谷立立说,即使你不是诗人,也可以把生活过得很诗意。但像我这样的俗人,所追求的哪里是什么诗意,顶多算是一种诗酒生活罢了。而这样的生活到底多有趣,似乎也难以算上了。不过,所谓诗酒生活,在我看来,更应该是一种随意、自在的表达,而不是刻意而为的生活,要是那样的话,意义有多大的呢?难道我们的人生就是刻意做作出来的吗?


每每跟朋友聚在一起,少不得海喝一气,有白酒喝白酒,有啤酒来啤酒,尽情地喝。哪怕是初次见面的朋友,也准能三杯酒下肚,尽兴地聊天喝酒。无他,不是我们爱这杯中物,而是一切尽在这酒中了——也许这是最好的媒介,且不管是否熟识,或快意恩仇,在这酒面前大都能化干戈为玉帛之功效。这样的一种状态常常把不了解的人吓倒,还以为是酒疯子驾到,但岂知这喝酒当中,哪儿有那么多的酒疯子呢?无非是爱喝而已。



说到酒疯子,让我想起梁实秋的话,男人三天不吃肉,嘴里能淡出鸟来。对爱酒的人来说,一样是一日不可无酒。须知,这酒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不是良药胜似良药,它所具有的功效自不必说,而由其引发的种种故事却可能是酒的佳话,这就好比嘉年华中绚烂的那一章,总是在不经意中出现。也许正因为这样,我们爱酒、迷酒才不会沉醉期间——最终没成为瘾君子。这或许可解释为我们爱酒有道,至少不像不懂酒的人那样——对酒充满了偏见:瘾君子总是经不起诱惑的。但这显然是一种误读,以至于遇到酒就可能夺路而逃了。


其实,不懂酒的乐趣的人多了。某次跟几个朋友喝酒,有位不喝酒的家伙在这种场合就显得有些不大合群,至少在大家不断干杯的时候,一个人默默地坐在那里,实在无趣得很吧。偏偏他又在旁边劝大家少喝点、喝慢点,真是煞风景之至,弄得本来想再换场地接着喝的,也没了兴致。也有那么一位朋友像这样的,每次众人吃饭,少不得喝酒,他偏偏食素,这且罢了,在众人大快朵颐之时,他连酒也不喝的。那以后,大家少跟他聚会了。不想多年以后再次在酒场相遇,他喝酒也显得豪气干云了,也许他已懂得了酒吧。



武侠作家古龙不是诗人,他嗜酒如命。他笔下的李寻欢是不可一日无酒,萧十一郎是千杯不醉。饮酒的李寻欢多情多义智慧过人,虽有饮不完的酒却消不了心中的愁。萧十一郎是似醉非醉,深不可测。那种豪情是我们一般人无法想象的。但在我的诗酒生涯中,豪气的场合也不少,不管酒杯的大小,亦不管是白酒还是啤酒,都习惯一口干了。如此常常是二麻二麻的,话也就多了,不喝酒的家伙此时也被劝动起来。有次,跟出版人贺雄飞在一起喝酒,酒喝到半途,他说要过有节制的生活,再也不喝了。但我却不依不饶,简直是耍无赖的喝法了,最后,自然是又喝了起来,好在大家尽兴则好。


这等的喝法,有时也会闹笑话的。且说有次跟几个诗人聚会,开初有一个家伙,无论如何都不肯喝酒的,而且找出种种理由来拒绝,但大家既然要过诗酒生活,这样怎是一种诗人的生活呢?可后来,大家东说西说,他似乎是被逼无奈,唯有应战的阵势,自然是大家败下阵来,原来他的酒量一直是很好,只是还没找到喝酒的感觉罢了。当然,在成都这个酒江湖上,本来就是半斤八两的人还称不上好汉,更遑论酒量小的呢。其实,酒量小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喝酒不够耿直、爽快,一副不怕喝的架势出现,先来个大酒杯震大家一下,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但这也不是最为安全的策略,毕竟在喝酒上,大家有的是激情,一场喝得不过瘾,会接着来,直到兴尽而归才罢休。这就像成都人喝茶,不管茶的好坏,要喝个痛快才成。



当然了,喝酒少不得美食。成都人大都是好吃嘴,对美食的精道实在是外地人一般无法比拟的。如果饭局也存在着一个江湖的话,我猜想,也是如同冷兵器时代的江湖一样,高手如云,不知就里地进去,怕是难以脱身出来。毕竟各地的美食是不尽相同的,吃法自是各有差异,如何吃得高兴,对如我这样的俗人酒客而言,也是十分困难的,只能是看着菜式的变化多端,顶多是小酌一下而已。但作家聂作平说,“现在不再是豪饮和好汉们的江湖了。现在是小资们的江湖,是白领们的江湖,他们风光地倡导着不饮的时尚,他们精致地表演着他们的人生,仿佛世界只是一个供他们作秀的话剧舞台。用鲁迅老爹的话说,你抵挡得了么?”


有时真的是无法抵挡酒的诱惑,一连几天的喝酒,似乎越喝越喝不动了,但一到了晚上,有两个朋友约着聚聚,三个人随意地喝着水井坊,一不小心又干掉了两瓶。后来,乘着酒意,又去K歌,来两打啤酒,折腾到一两点才回家去,倒头就睡,居然睡了个长久以来少有的安稳觉。这样的事一年总有那么几回发生,不是我对酒多么的热爱,而是如果我们生活中如果缺少了一味酒,那还有什么滋味可言呢?这话可能说的过火了些。其实我想说的是,正是因为酒,让这都市的忙碌生活多了生机——至少让我品尝到了诗酒的别样滋味。


大概正是因为这样,尽管偶尔跟诗人混迹在一起,但依然没学会他们所说的诗意,真是愚钝得可以。但这又有什么好遗憾的呢?有时想想,如果是大家在一起仅仅是谈论诗歌,那固然诗意,却断断体验不了诗酒的快意,那不是属于文化意义上的探寻,而是在诗与酒之间的探险,其趣味也就大大增加了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朱晓剑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1368—1840中国饮食生活:日常生活的饮食

伊永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人,机,生活

彭力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29

楹联诗词曲基本知识(楹联诗歌卷)

何永年 编 中国地震局老年大学 组织编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五粮液酒文化研究

郭五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59

釀酒專家教你認識葡萄酒

何昭明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2] ¥32

可穿戴设备:移动的智能化生活

徐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3

1368—1840中国饮食生活:成熟佳肴的文明

伊永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闲情乐事:留一些白,才是生活最好的模样

陈平原 编 梁实秋、周作人、林语堂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虫虫的百变生活

刘佳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