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的下午

2017-09-08作者:(美) 朱辉, 著编辑:茹鑫

我合上手中的书,闭上眼睛。


太阳温暖地照在我脸上,我听到水声和远处人们的喧哗,闻到一种不知名的花香。这是一个慵懒的暮春下午,我坐在保林绿地(Bowling Green)公园。我的背后是围着“冲锋的公牛”嘈杂的人群。我的前方是海关大楼,四大洲的雕塑在树影里的遮挡下忽隐忽现。而这个纽约最古老的小公园里却不可思议地宁静和安谧。


保林绿地是一片泪珠形状的绿地。每一寸地都写满了历史。我的一个朋友这样说。我睁开眼睛:我前面是一个鲜花环绕的喷水池。离我不远处的长椅上,并排坐着一对旅游的白发老夫妇。带着花镜的老先生在聚精会神地读着《纽约时报》,老太太手里拿着一叠明信片,可能在给儿孙们依次写信。一个年轻的母亲推着一个婴儿车缓缓地绕着喷水池走过。


230年前,就在我现在坐的位置,磊立着一个巨大的金色塑像:英国国王乔治三世披着斗篷,骑在高大的骏马上,俯视着他帝国最大的殖民地——美国的臣民们。


我不能把眼前阳光下的宁静和刚在书中看到的那个200多年前狂暴的夏天晚上重叠起来。


1776年的4月,华盛顿领导的美国独立军队在波士顿把英国军队打败后,挥师南下, 准备在纽约和英军决一死战。7月9日,纽约人听完华盛顿朗读《独立宣言》和战斗动员,群情激奋的人们涌向保林绿地。他们用绳索套住乔治三世的头颅,生生把这个两吨重的雕像掀翻在地(在当时是判死刑的罪名)。


狂热的人们拿着刀、锯子、斧子到处寻找、毁坏一切代表着英国皇家的标记。


推倒乔治三世的塑像,除了政治上的象征意义外,还有一个实际的用处:华盛顿的部队非常缺乏子弹,所以两吨重的铅制塑像被送到康州兵工厂融化,做成42 000颗步枪子弹。



我站起身来,走出公园。


当我走过围着公园的铁栏杆时,我停了下来:这些栏杆是200多年前的那个晚上的唯一留下的目击者和幸存者。每个栏杆的顶部可以清楚地看到不同的锯痕和砍印,原来在栏杆上方的皇冠装饰也在那天晚上被锯断、融成了子弹……


穿过海关大楼,我向炮台公园(Battery Park)走去。


乔治三世塑像被推翻的一个月后,美国部队和英国军队开始了历史上有名的“布鲁克林之战”。华盛顿大败,1700名美军士兵牺牲和被俘。华盛顿利用大雾,带着他剩下的9000人的部队撤出布鲁克林,最后不得不撤出纽约。


我花了五分钟的时间从保林绿地公园走到炮台公园,但华盛顿花了整整七年走了这段距离。


1783年,战败的英国和美国签署了 “巴黎条约”。条约规定:在纽约的所有英军在11月25日这一天缴械投降,乘船离开美国。


下午一点,英军在炮台公园对着哈德逊河开了在美国的最后一枪,然后登船。但是,不甘心的英军士兵在他们离开之前,给华盛顿留下一个最后的羞辱。


英军在全炮台最高的二十米的旗杆升上米字旗,然后把旗绳剪断。并把旗杆上涂了一层厚厚的机油。


看着英军起锚离开,纽约人开始试图爬上旗杆,摘下米字旗。但是,因为机油和旗杆的高度,没有人能够到达一半的高度。人们开始悲观地觉得他们看来不可能在华盛顿进城之前换上美国的星条旗了。


在人群中,有一个不久前刚从英军监狱里释放的美军上尉阿斯戴尔(John Van Arsdale)。他沉思片刻,挤出人群,到两条街外的五金店拿来锤子和大铁钉。回到旗杆下,他在地上打了个滚,让身体沾满土。他怀揣着旗帜,把一根根的铁钉钉入旗杆上做成脚蹬,他身上的泥土也遮蔽了旗杆上的机油。最后,阿斯戴尔终于到达旗杆的顶端,一把扯掉了米字旗。星条旗第一次在纽约上空飘扬。


在礼炮声中,华盛顿和他的大将们骑着马,进入了纽约。


我沿着河边走着。在华盛顿进驻到纽约后的短短的时间里,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是在黄昏的时候在河边散步。


太阳在河的对面开始西沉。河边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游客们纷纷对着对岸在阳光下熠熠闪光的自由女神像拍照。渡轮带着满满乘客向这个方向开来……


在渡轮靠岸之前,我离开了公园,向东走。过了两条马路,一幢在街角的棕黄两色的四层建筑出现在面前。


弗朗西斯小酒店(Fmunces Tavern)是华盛顿最喜欢的饭店。他进驻纽约后就一直住在这里。当时的店主塞缪尔最后成为他的私人管家。


我走进酒店,几个游客坐在灯光昏暗的酒吧里,一个半醉的男子大声地说着昨晚的棒球比赛。


我要了一杯啤酒,我问能不能拿到楼上。红头发的酒保点头。


举着杯子走上楼梯,我挨个看着各个不同的房间。因为不是吃饭的时候,每个房间都是空的。


我最后走进一个宽敞、明亮、有着巨大桌子和长条凳的房间。


我坐在房间的中央,环顾墙上的地图,描绘独立战争的绘画,眼光最后落在华盛顿画像上。


带上满心的爱和感激,我在这里向你们告别。我衷心希望你们在未来的日子里成功和快乐,就像你们过去的岁月里得到的荣耀和荣誉。进城八天后,个人荣誉和声名如日中天的华盛顿在这个房间最后一次娑请他的将军们,向一起出生入死的悍将们告别:


晚娑结束后,在含着眼泪的部下的护送中,华盛顿走到炮台公园上船,回到老家弗农山庄种地。


看着夜色中渐渐远去的曼哈顿,华盛顿以为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这个血与火的城市,他将终老在自己喜爱的宁静农庄里。但他不知道:三年后,他被再次请出山,担任美国的第一届总统。


走出酒店,街上已是华灯初上,游人熙熙攘攘。


在徐徐的春风里,我加快脚步,向西走去。


我担心地看着天际的最后一道亮光,不知道是否能在天完全黑之前赶到当年华盛顿派遣的死士约翰羌匹密谋绑架叛军首领阿诺德将军的地点。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朱辉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美国文学之父的故事 ――华盛顿·欧文传

[美]查尔斯·达德利·沃纳 刘荣跃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5

从北京到华盛顿:我的中美历史回忆

王冀著
华文出版社[2012] ¥22

色铅笔的甜蜜下午茶

米央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5] ¥11

程序员考试同步辅导(下午科目)(第2版)

陈海燕、程勇、李为健、何光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5

网络工程师考试同步辅导(下午科目)第2版

申继年、祁云嵩、许勇、何光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3

网络管理员考试同步辅导(下午科目)(第2版)

蒋道霞、李佐勇、胡丽娜、何光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6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