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网红不愁嫁?坐拥80万粉丝,没想到却还是输给了它!

2017-09-06作者:董完了编辑:谢爽


01

自杀、车祸与流言蜚语


在我目前为止的人生中,最惨痛的那一年,发生了两件事,自杀和车祸。


我的名字和这两次不太好的词儿捆绑在一起,它们好像是笼罩在已经是落汤鸡的我头顶的乌云,时不时来一点雷鸣闪电助兴,让我的失恋更加具有悲剧性质的戏剧效果,成为各路围观群众,吃瓜路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就是她,对的,和Z君分手了,然后为了Z君自杀。”

“是割腕,手上的伤疤,她都发微博了。”

“还出了车祸,差点没挺过来。”

……


诸如此类的留言在网路上肆意传播,对于当时的我,算得上雪上加霜,好似我已经被击倒在地,爬不起来的时候,还有那么多如潮水般涌来的人,围着我,看着我,讨论着我为何跌倒,为何在这里躺着,吊着一口气,也许有人在真正地担心我,但也有人就只是这样看着,好像在等着这出戏的下一个高潮。


那个被Z君抛弃后,为Z君自杀,还发生车祸的女人,她还能为失恋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丢人、尴尬、生气、愤怒、伤心……我想开口解释,却又无能为力。



直到时隔多年后,有这次机会写书,才能把这两个词重新来说一说。


自杀,不过是一次和Z君激烈争吵后,自己发脾气时误伤了自己。我和Z君的相处,可以形容成彗星撞地球,能撞成爱情的火花,也能撞得遍体鳞伤,用村上春树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好的时候,是真的好。而不好的时候,也只有自己知道。


车祸,更是和Z君毫无关系,但是这件事却也是我人生的一个大坎儿,那可是在生死关门前走了一遭的事儿,在之后我会提到。


反正就是两件本来和失恋不相关的倒霉事儿,都被失恋这一波赶上了,然后被毫不犹豫地打上了失恋的烙印,成了我失去Z君后,陷入人生低谷的证据。在当时那种环境下,越是解释,越是掩饰,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当然,我也不否认,那一段时间,确实是我人生的低谷。


Z君轰轰烈烈地到来,在我的世界里面造了一栋看似华丽的城堡,在我觉得自己最幸福,最接近童话结局的时候,狠心决绝地离开。


城堡坍塌,生灵涂炭。



25岁的年纪,人生的分水岭,听说女人会在这里之后,老去。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失去了青春,也失去了本来应该属于我的未来。


我站在这个分水岭,不知道应该怎么走下去。


02

Z君其人 


在微博刚兴起的年代,那时候还没有网红网黄网黑,明星也不卖衣服不卖面膜不卖酵素,每天转的最多的就是“谁家的狗丢了帮帮忙”和“今天一群人吃了啥玩了啥@所有人收图”等等诸如此类。


那时候的微博还是个社交软件,还没有升(duo)级(luo)成粉丝经济孵化园。大家都爱互相关注周围的朋友,朋友的朋友。


一个连着一个的关注,鬼使神差,我关注到了Z君。



之所以我和Z君的分手能成为网上热议的事儿,全因Z君当时在网络圈子里小有名气,据说是当年天涯十大名博,当然我从不混天涯论坛,也不太搞得懂他们那个论坛圈子的“大大”和影响力。


认识Z君的那一年,我还是个愤世嫉俗的小青年,微博就是自己的私人花园,想什么就说什么,就算乱发一通的时候,Z君也会时不时低会来留个言调侃两三句,我们的对话套路一般就是拼段子,如同现在两人认识就要斗一轮表情包一样,一来二去就热络了起来。


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人说话还有点意思,如果说幽默分天赋优势和后天努力,那Z君就是两者兼具的佼佼者,我想这可能也是他混天涯能混出点名堂的原因吧。


讲段子和神回复是他的常用技能,这些技能可是需要深厚的文字功底和卓越的情商的,所以虽然没有和他见过面,只是在网上的交流过,我对他的印象也是很好。


他可能也觉得我一个小女生每天满嘴跑火车,跟他斗智斗勇的嚼嘴皮子比较好玩,有一天,忽然提出了要约我吃饭。


这个时候我就保持警惕了,赶紧去搜了搜这个人的来龙去脉,毕竟是网上认识的人,谁也不敢保证他不是偷肾的呀。当时他还带了个黄v,具体认证的什么不记得了,那个时候的v含金量很高的呀,不像现在一个微商西南区总代都是一个鲜艳夺目的红v……


这一搜不得了,发现Z君的经历还真有点意思,上过天天向上、鲁豫有约,跟很多一线艺人都称兄道弟的,还去索马里当过战地记者,办过自己的摄影展,当时成都的机场高速收费标准还因为他在微博上声讨而演变成社会热点问题逼得高速公路局不得不讲收费调低了几块……



一身的才华,加上强大的行动力,让Z君的阅历闪闪发光。


而我,刚好,对这种男人的设定,毫无抵抗力。


Z君,是一个真正地在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并敢于付诸实践的人。


相比起现在很多口口声声说着什么想要实现什么梦想,想要去过什么样的生活,想要完成一件什么样的事,但从不会主动去做的人来说,Z君,便是言必行,行必果的人。


我喜欢这样的男人。


只是没想到,他唯一一次言出无行,行出无果的事,是娶我。


03

彗星撞地球


和Z君的第一次见面,是约在星巴克。


一杯美式一台电脑,文艺男青年标配指定约会地点,你懂的。


所谓的小清新,所谓的小资情调,和Z君的气质很符合。


我还依稀记得那天的对话内容,仿佛是特别高端大气有理想。


当我问到他为什么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去索马里,有没有考虑过万一自己回不来了怎么办的时候,他的回答,我至今都还记得:


“每个人都有理想,理想和梦想是不一样的,梦想是可以通过努力去实现的,而理想是努力了也可能实现不了的,战地记者就是我的理想,去的时候我就做好了回不来的准备,如果我死在那儿,我也此生无憾。”


我的天哪……能这样肆无忌惮,装得如此行云流水的人一定是纯粹的人,高级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这就是我要的诗和远方啊,我想要的爱情,我理想中的男朋友。


爱情来的时候,就是那么一瞬间,彗星撞地球。其实那天晚上黑漆漆的,他长什么样子我都没仔细看,但已经被这些巨大的,华丽丽的烟雾弹炸晕了。


脑子里不停的闪现“这个可以有这个可以有……”



Z君只是和我见了一面,说了一些话,而我已经想到了和他的10000种未来的可能性。


见面的最后,他还送了我一本书,经我确认,是他写的。


当然书名我不想说了,干嘛还在自己书里给前任的书做宣传,是吧。


既然已经相遇了,那再后面嘛,就是相知相爱。


在还没确认关系,介于朋友和暧昧阶段徘徊的时候,Z君就把我介绍给了他的所有朋友,并非常厚脸皮地称我是他亲媳妇儿。


我本来也喜欢他,所以心里乐得跟什么似的,便装着半推半就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我们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和他在一起的前几个月很开心很充实,他就像注入到我生命里的一剂新鲜血液,让刚出社会并没有太多阅历的我感受到了很多这个世界的新奇鲜,就像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孩子突然进入大人的世界,原来生活可以这么五彩斑驳。


可是这样的开心并没有维持多久,几个月后我们就开始吵架,无休止的吵架,小到吃碗面点什么菜、看电影选什么场次,大到什么时候见家长、将来如何教育子女等,生活中无论小事大事都有分歧,记忆中好像没有哪天是不用吵架安安静静地过……


Z君这个人呢,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品行端正,自强自立,孝顺父母,如果这世界非要分好人和坏人的话,他一定是个好人。


只是我忘记了,彗星撞地球,不仅能撞出爱情的火花,还能一不小心就两败俱伤。


04

所谓求婚是个童话


每一个女孩,都梦想有一个梦幻而盛大的婚礼。而在这个梦想的前提下,当然还需要一个用情至深、金石为开的求婚仪式。没有求婚仪式的婚礼,仿佛就像剪掉铺垫与前奏的电视剧,一开场就是剧情的高潮,然后戛然而止,让人回味起来,总是觉得美中不足。


而且,要事前保密。男的要在诚意十足地登场,手里捧着花和钻戒跪下,意外不意外?惊喜不惊喜?女的要捂嘴惊讶,继而流泪,感动地点头答应,好意外!好惊喜,好感动。


Z君的求婚也是这样。


即便在恋爱的过程中,我们吵了整整一年多的架,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但他还是在第二年的冬天,他生日那天,对我求婚了。



一个意料之外的求婚视频。


Z君自己悄悄提前一个月就去找了我们周围所有的朋友录制求婚视频,说来也奇怪,当时出现在那个视频里的所有情侣或者合作伙伴,最后的结局无一例外,全部分道扬镳,似乎是一个预示着分离魔咒的视频,不过不包括现在新婚幸福,已得贵子的黄教主夫妇,插句题外话,我自然是希望教主和天使宝贝能够白头偕老。


正是因为视频中出现的一些明星祝福,让这个视频不止是情至深、金石为开的程度,甚至达到了轰动全城,众人皆知的地步。


Z君动用了他的所有资源,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用他的方式在表达着对我的爱,我当然和任何一个女孩一样,惊喜又感动。


在这样巨大的幸福感和满足感的冲击下,没人会说NO,当时的我,对我和Z君的未来充满了憧憬。


我想这也许是一个相爱的人经历了那么多磨合后,终于迎来了大团圆结局的故事。


在二十四岁这一年,我被Z君求婚了,我答应了,我觉得自己会在二十五岁,这个所谓的人生分水岭之前,完成自己的终身大事,与Z君步入婚姻殿堂。


这一切那么理所当然,顺其自然。


只是我没想到,这是一个倒霉女主角的开场故事,等待男主角登场前的漫长预告。



关于Z君的求婚视频,有一点,我不太喜欢,那就是求婚视频在网上被转疯了。


说实话,突然之间有这么多陌生人关注到我的私生活,让我开始有点本能的害怕,我问Z君能不能不要@我微博,他说好,于是转发里真的没有出现我的微博,他确实没@我,但换成了我的真名。


其实回想起来,细节决定成败,这些小细节,也许就是我和Z君无法最终走到一起的原因。


就这样,一个看起来像爱情童话一般的求婚视频,与当时的我来说,算得上是一颗蜜饯,而在我和Z君分手后,它就成了砒霜。


一场众人皆知的求婚,一场被众多网友围观的求婚,最后的结局,让人尴尬,不提也罢。


05

最好的结局是后会无期 


在求婚后,我以为接下来就是我们幸福而繁忙地筹备婚礼,可是等待我的却是长达半年的争吵不休。


可能是因为Z君工作压力抬大,也可能是因为我们性格确实是太对撞,两个人之间吵的越来越厉害,小到一件不能再小的事情,也能成为我们吵架的原因,无数次的分手、和好,无数次的离家出走、无数次的痛哭流涕,搞得我们遍体鳞伤筋疲力尽,周围的朋友也从刚开始的祝福变成劝我们分开……


什么爱情,什么承诺,都会慢慢地消磨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身心俱疲的拉锯战中。



我和Z君好像被分布在两端的跷跷板,永远无法找到一个平衡点。


我非常地苦恼,想要寻找出路又找不到,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每天都陷入这个死循环,当时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两个感情没有问题又真心想和对方在一起的人,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过下去……


后来我想通了,我们俩的根本问题,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完为对方做出让步,没有人愿意放弃自己的世界,到对方的世界,或者两人都放弃一点,创造一个适合两人的新世界。


我和Z君,都在自己的世界,圈地为王,等着对方过来投降,可是偏偏两人都是不服输不让步的人,所以只能错过,再也等不到对方。



首先我和他从小的成长经历不同。


Z君从小就很优秀,从小到大都是当地各个学校的尖子生,爸爸妈妈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年龄也大了,以这个儿子为荣,全部的希望和寄托都放在他身上,他也很争气,大学毕业后,就靠自己的能力留在了外省,这么多年以来,一直一个人在外打拼闯荡,每年过年才回一次老家。


由于长期在外闯荡,朋友五湖四海,所以平时在他身旁陪伴最多的是兄弟朋友,这也养成了他每天工作之余必须跟一帮兄弟一起聊天喝酒的习惯。


可以这么说,我跟他一起的这一年,一周7天,有四天都是在跟他兄弟在酒吧渡过。


而我呢,从小就没离开过爸妈,毕业后工作的地方也就离父母居住的城市几十公里而已,下班开个车1个小时到家。我家人丁特兴旺,父母的兄弟姐妹特别多,表亲之间关系很好,所以逢年过节我们都喜欢聚在一起,中秋也好,清明也好,总要换着花样的各种野炊烧烤打麻将,所以在我连续邀请了几次Z君参加我们家庭活动后,他开始表示出了不解,“不是清明才聚过了吗,中秋又要聚?”


就像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一周要跟兄弟聚5次的道理一样……



还记得一次印象深刻的吵架。


他的朋友从远方来,我们做东请朋友吃火锅,我想表现的很懂事,一直嘘寒问暖还张罗上菜,看见锅里的菜要吃完了,我立马询问要不要加菜,大家都正喝在兴头上,虽然他们说不要我也做主加了2个,可菜刚端上来Z君就冲我发火:


“人家不是说了不要了吗你怎么还点?”

“我以为他们是客套,想到你们还要喝会儿,怕不够吃,就点了。”

“对不起我和我的兄弟从来不懂什么叫客套,我们之间不需要假猩猩,他们说不要就是真心不需要!”


又是一场无休止的战争……


我们从火锅店吵到大街上,整个店里的人,大街上的路人都在看着我们,我和Z君两个人却双双失控到完全屏蔽周围人,好像激活了休眠在内心的野兽一般,恨不得从喉咙里跳出来把对方吞噬了才算。


他的朋友也因为劝我们,而搞得筋疲力尽,最后大家都有不欢而散。



类似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


站在各自的立场谁也觉得自己没错,但永远无法找到一个适中的办法去解决所有争端。后面还发生了很多事很多事,由于涉及个人隐私,也本着对当事人的尊重,所以不便多讲。


那年冬天,饱受精神折磨的我在无奈和无助中,终于决定放手。


最后一天,决定要离开的时候,给他发了一条很长很长的微信,发出去那一秒我立马点了删除好友,因为我怕,我怕收到他的任何回复,都会心软……后面他也再没给我打过电话,我们都累了……


这段求了婚、见了家长、所有人都以为会步入婚姻殿堂的恋爱,宣告结束。


后来我们再无交集。


我想,我们之间最好的结局,就是后会无期。


文:董完了

图源:网络

编辑:祁蕊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董完了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4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漂亮妹妹

华文出版社[2014] ¥18

旅游风光这样拍最漂亮

蒋振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老鼠嫁女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老鼠嫁女

杨永青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4

慢城台北:坐捷运悠游25个老地标

林鸿纬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5

莫文蔚嫁妝湯譜

莫天赐
圓方出版社(香港)有限公司[2011] ¥44

父父子子:喊你只需要两个字,懂你却用了一生

钱理群 编 鲁迅、周作人丰子恺、梁实秋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