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进入全民焦虑的最坏时代

2017-09-12作者:管玲, 著编辑:茹鑫浏览量:389

从业十多年,接手数百个案,我发现老年人也好,年轻人也好,很多人的生活中充斥着焦虑、不安。


据2012年公布的一项调查数据表明,过劳死、亚健康、自杀等都与焦虑情绪有关。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的调查显示,目前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人患精神障碍疾病,估计全国有5000万以上的焦虑症患者。


电视节目《非诚勿扰》里孟非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小时候担心孩子学习,孩子大了又担心他找对象,自己家里也担心着,老人也担心着,房子也担心着,车子也担心着,中国人好像从出生到死都在担心。”因此有人说,中国已经进入全民焦虑的年代。


我接手的无论个案还是参加集体催眠的来访者,95%的人处于不同程度的焦虑状态。他们都是因为什么而焦虑呢?


最常见的焦虑是对孩子的焦虑。


timg.jpg


我所接触的来访者,即便不是来为孩子咨询,只要是为人父母的,谈到孩子,或多或少都存在焦虑感。我给别人上亲子课的时候,更是孩子问题交流大会:孩子不听话,情绪不稳定,不爱学习,老师那边也给压力……一系列的问题经常出现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局面。记得有一次帮我举办亲子沙龙的负责人悄悄找到我,对我说:“家长们说孩子,有的话您就听着,她们也就是发泄一下焦虑,未必想解决。”亲子中心的负责人竟然用如此专业的名词说出了如此直接的问题。包括生活中我经常听朋友和我唠叨孩子的问题,当我问:“那你打算怎么做?”很多回答是:“咳,我就是和你唠叨唠叨,你不是心理医生嘛。”


通过无目的倾诉而降低压力,不失为一种心理学方法。在朋友间这种降压方式居多,而随着付出成本越高(金钱、路途、有效时间),来访者的目的性也随之增强。这就是心理学中收费越高越有效果的原因之一,更多的付出意味着更多解决问题的心理动机。


因此,很多付费家长的期待是:“告诉我个方法让孩子听我的话。”控制,是我见到大多数家长存在的心态。我理解,这是基于强大的爱而来的担心。


很多家长控制孩子而不自知。我和一个朋友带着她的小女儿去海南玩,她对我说:“我什么都由着孩子,我特别给她自由,她想干嘛我都满足她。”可是我却看到当天晚上,她的女儿在夜市的摊子上看上一条十元钱的项链,她觉得不好看而给孩子选了另外一条。


如果读书的你正好是一个家长,请回忆一下,你有没有经常帮孩子做选择,还振振有词地说着自己的道理?我经常回应家长:“如果孩子什么事情都听你的,你放心吗?”通常这时候,对面的家长会想一想说:“也对。”不听话,其实是孩子自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我曾经有一个个案是个中年女子,为了换工作而焦虑找到我。谈话中她告诉我,她害怕父亲接受不了她换工作的事实,这就是她焦虑的原因。“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个案对我说,“在整个大家族中我都因为听话懂事而成为榜样,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这样,我想做我自己。”有句话说,父母眼中我们永远是个孩子。但真的已经是成人,却还像刚才我说的个案没有过父母这关,可能会影响心里某些地方的成长。


每当父母送孩子来我这里做个案的时候,我都会先告诉他们,家庭是一个系统,要想孩子改变,自己的方式也必须改变。庆幸的是大多家长都十分配合,甚至很多家长还不用我说就会自我检讨说自己的方式有问题,希望我能一起指导。即使这样,治疗过程中仍然存在着家长很着急,孩子很阻抗的现象。


timg.jpg


我所接触的第二大焦虑问题,是离婚与分手焦虑。


心理学测算,离婚所带来的压力仅次于丧失重要亲人,排名压力问题第二。这里我要为常被指责为“负心汉”的男性说句话,男性朋友离婚所面临的社会压力会高于女性。“我不想离婚,是她老提,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她老怀疑我,老和我闹。”很多男士来我这里寻求方法。


而处于被离婚阶段的人并不比刚离婚的人压力小,很多甚至高于离婚后。“一年多了我都是这种状态,我看到房子要塌了自己无能为力,我实在太难受了。”一个个案对我说。这就像打针之前的紧张感,判死刑之前要死不死的感觉。


而对于没结婚的年轻人来说,失恋就是天塌了的事。爱得死去活来,分手天崩地裂,真是让我由衷地感叹:“年轻真好。”“您救救我吧,我肯定是您接手过最典型的案例。”一个失恋的小伙子和我说。瞬间,我那些几年没出门的社交障碍,晕倒的癔症患者,开车自杀的重度抑郁患者都被他排在了后面,然而他自己就是这么觉得。“我年轻的时候也觉得失恋是天塌了的事。”我表姐对我说:“有一次分手,我一个星期没怎么吃饭,就是躺床上哭。现在……前两天我孩子得了肺炎,我急得!比失恋痛苦一百倍!”经历过的人可能很多都像我表姐一样,看不得年轻人分手的悲悲切切。


“每段感情都值得被尊重。”我的一个好朋友对我说。是的,情感是人潜意识里最基本的需求,而两性情感又是人最核心的情感关系。因此,对于一些人失恋分手的伤痛确实不亚于离婚分手。在这里我只想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从我刚才所说的两大焦虑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亲子焦虑也好,两性焦虑也罢,都属于人际关系焦虑。而亲子与两性关系是人际关系的核心,因此成为最常出现的焦虑原因,真是越重要越不安。


timg.jpg


另外,也有很多个案因为同事,朋友关系而焦虑。这种情况不像亲子或夫妻属于一对一焦虑,而多由于不融入同事圈、朋友圈这种被隔离于群体之外的不被认同感和孤独感产生的焦虑。“他们人都很好,只是我和他们真的没的聊。”很多个案会这样和我说。比起真的受群体排挤和算计的情况,自我感觉不融入的人会更多地找到我。每个人都会通过社会认同找到自己作为社会人的位置,他们很苦恼。


上学阶段的青少年也有类似的情况。一个重点高中的高三学生对我说:“大家都在比成绩,我真的压力很大,我觉得人与人之间不应该是这样的。”学生本来就面临内心成长的变化期,他们的身心不如成人稳定,长时间处于焦虑状态非常容易产生厌学甚至自杀倾向。


个体心理学的阿德勒说过,我们活在群体社会中,谁都很难脱离他人而生活,学会良好的人际沟通与合作至关重要。前一段时间我接手一个夫妻关系的个案,妻子找到我,喋喋不休地倾诉着她对老公不满自己给予老公的“指导”。


“为什么要给你老公那么多建议?”我问。“我想给他最好的解决方法呀。”个案回答我。“你认为你的解决方法是最好的?”我说。个案一愣,沉默一下说:“应该是。”“你和我说话的时候我感觉交流很顺畅,你和老公交流的时候你也是这种方式吗?”我问。她一笑说:“肯定没这么平静。”“为什么呢?”个案想一想说:“可能着急让他接受我的观点。”“那你有没有听他的观点?”我问。个案回答:“应该是经常打断吧。”“刚才我们交流了二十分钟,我几乎都在听你说话,你感受到了什么?”我问。“尊重,还有被关注,被接受。”个案说。“如果我总是打断你的话,直接给你建议,你会接受吗?”个案点点头说:“我明白了。”


阿德勒说,每个人都在选择自己认为的优越感。也就是说,我们都会按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生活,所以潜意识大都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这就是我们会感到有人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的一种原因,他们会说:“我是为了你好。”在重要关系中,由于过度担心,这种强加于人的控制更加明显。当试图说服控制对方的时候,难免带上急切,一旦发现对方不受控,又不免存在愤怒。“我早说过,你不听,失败了吧!”你可知道对方的自尊心也许就是这样一次次被打击。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管玲,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最小孩系列 坏狐狸阿布:强盗狐和魔法兔

廖小琴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5] ¥6

最小孩系列 坏狐狸阿布:打劫来一只小熊

廖小琴
万卷出版公司[2015] ¥6

坏狐狸阿布3:刺探沉默的乌鸦

廖小琴,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6

最经典的中国故事:阿凡提续集

中国民间故事研究会, 编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最经典的中国故事:阿凡提

中国民间故事研究会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最·手绘——圆珠笔的幸福时光

黎小珍,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最·手绘——色铅笔的美丽新世界

李春连,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最经典的中国故事:神笔马良

洪汛涛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最经典的中国故事:葫芦兄弟

姚忠礼 杨玉良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8

最经典的中国故事:马兰花

任德耀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