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鸟的天堂——纳帕海

2017-09-14作者:杨旭东, 著编辑:茹鑫浏览量:266

转首江南隔尘土,白月流光双鹤舞。


f74b1259ae1ffc4ffe4733687e21af45b307fef4.jpg


纳帕海,藏语称为“纳帕错”,汉语意为“森林背后的湖”,位于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县城西北部,海拔3266米,总面积2153公顷。那曲河、奶子河等十余条河弯弯曲曲,流经草原注入纳帕海。海子的西面,石卡、叶卡、辛苦雅拉三大雪山悄然挺立。雪山、草原、牛羊组成了大西南的“塞北风光”。


纳帕海与依拉草原其实是连成一体的,是个季节性高原湖泊。据说,纳帕海西北面的辛苦雅拉雪山山麓有天然落水洞9处,洪水经过溶洞,从尼西汤满河排出、流入金沙江。雨季水量充足,湖面增高,大部分草原被湖水覆盖,就成为了海。到了旱季,水面下降,湖面缩小,大部分地区成为沼泽和草甸,就变成了依拉草原。


f74b1259ae1ffc4ffe4733687e21af45b307fef4.jpg


记得有人这样描写她四季的变化:每年4~5月,山林方吐嫩芽,而纳帕草原已是绿草萋萋;6~7月伊始,各种野花竞相开放,茫茫草原,琼花瑶草争奇斗艳,成群的牛羊随草海起伏;8~9月的依拉草原宛如碧波荡漾的海洋,上面浮满数不清的鲜花,玫瑰红的野芍药、野菊以及说不出名的各色香花野草,与秀丽的纳帕海、美丽古老的依拉村连为一体,形成一幅美丽的画卷。到了11月金秋时节,目光触及之处的草原上铺满了火红的狼毒花,像火一样燃烧的激情,漫山遍野地荡漾开来……


然而纳帕海最美的时候却是草黄水枯的冬季。每逢这个时节,当纳帕海草原上的湖水开始下降,露出一片片金黄的高山草甸、形成独特的高原沼泽美景的时候,一群群独特的客人就即将到来:引吭高歌的黑颈鹤、展翅威猛的白尾海雕;阔步前进的黑鹳、遮天蔽日的红嘴山鸦;洁白如雪的大白鹭、绿松石般的绿翅鸭;还有红的赤麻鸭、黄的黑喉红尾鸲;金色的橙翅噪鹛、五彩的血雉……它们或翩翩翱翔于长空,或栖息跳跃于林间,或嬉戏追逐于水中。它们如此美丽,如此优雅,如此的自由不羁,宛若洒落在人间的精灵,五彩缤纷,光彩照人。


这就是纳帕海最为独特的风景,各种各样的候鸟聚集于此,繁衍栖息,宛如一个候鸟的伊甸乐园,使得广阔空灵的草原另具一番诗情画意。


作为中国西部一条重要的候鸟迁飞通道,每年春秋季,成群的黑颈鹤、斑头雁、白鹤、黄鸭、麻鸭等候鸟沿着横断山的河谷与山脉南迁北徙。而位于横断山核心地带的纳帕海就是这漫长而艰苦的旅行中一个舒适的歇脚点和补给站——这片水域北边和东边群山环绕,南部则与建塘坝相连,平均海拔3266米,是一个低纬度高海拔、季节性的高原沼泽湿地。每年雨季湖水上涨,湖面开阔;旱季,湖水通过西北角落水洞泄入地下河,形成大面积的浅水沼泽和沼泽化草甸。这样独特的环境和条件,孕育了丰富的生物多样性,给鸟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和妥帖的栖息之地,宛如高速公路旁的五星级服务区,吸引了数不胜数的鸟类家族。


1986年,纳帕海成为省级自然保护区,2004年又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每年在这里停留越冬的湿地鸟类有50多种,高峰期数量超过2万只。属于国家Ⅰ级重点保护的鸟类就有黑颈鹤、白尾海雕和胡兀鹫等,Ⅱ级重点保护的鸟类则有灰鹤、白琵鹭、高山兀鹫等10多种,真是一座鸟类的大观园。


f74b1259ae1ffc4ffe4733687e21af45b307fef4.jpg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纳帕海草原上聚集的候鸟中,还可以寻找到珍贵的黑颈鹤。它是中国的特有鸟种,也是世界上现存15种鹤中唯一栖息在高原的种类。全世界大约有10000只黑颈鹤,仅分布在青藏高原和云贵高原,在青藏高原过夏,在云贵高原越冬。美丽的纳帕海就是其千百年来的越冬栖息地。


藏族百姓视黑颈鹤为神鸟。千百年来得到藏族人民的保护,它们也与当地人十分亲近,常在村舍旁、帐篷边落脚,与人畜共处,惹人喜爱。传说中,它是格萨尔王的牵马官变成的,从天上衔回了青稞种子。每年10月下旬,它们抵达纳帕海越冬,翌年4月才离开。这里丰美的鱼虾、螺蚌以及荞麦、青稞都是它们的美食。


f74b1259ae1ffc4ffe4733687e21af45b307fef4.jpg


“结婚生子”的鹤一般会以“家庭”为单位活动,尚未配对繁殖的青年鹤则一起集群活动。黑颈鹤走起路来昂首挺胸,步幅均匀,举翅、迈步、伸颈、啄食都非常的优雅舒展,颇有贵族风范。舞姿更是曼妙:雄鹤先轻舒两翅,慢挪脚步,围绕雌鹤旋转,边转边舞;雌鹤将双翼微微张开,轻巧地踏着舞步迎向雄鹤,彼此有进有退,配合默契。舞到高潮时,轮流跳跃,雄鹤刚刚落地,雌鹤腾空而起,雌鹤飘飘下坠,雄鹤又腾跃空中。跳跃多次后,雌鹤、雄鹤一同伸直长颈,举喙朝天,起应有序,鸣声洪亮,响彻云天。这样的舞姿,不禁让人想起“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的古句。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还专门为此写过一首关于黑颈鹤的诗:


白色的仙鹤啊,


请将你的双翅借给我,


我不去遥远的他乡,


只到理塘就转回。


作为鸟儿的驿站和乐园,纳帕海虽有种种精彩,却也面临着不少挑战和危机。据当地藏族朋友介绍,20世纪三四十年代,纳帕海周围山地森林茂密,周围村民大多住在二台坡上。环境受人为活动干扰小,冬季有连绵成片的沼泽湿地。到了60年代,为扩大耕地面积和冬季草场,人们炸开落水洞,扩大出水口,并在湖区中间开挖排水沟,使冬季纳帕海水体缩小速度加快,沼泽面积也因此减少,纳帕、春宗等村庄也从山上搬迁到湖边。


而进入21世纪,可谓旧伤未愈,新的危机纷至沓来。无序旅游、过度放牧、水体污染更是目前威胁纳帕海及其湿地的三大要素。20多年来,这个曾默默无闻的海子虽然变成了省级自然保护区和国际重要湿地,却也成了热门的旅游景区之一。马匹粪便和旅游垃圾到处可见,废弃物不断增加,直接污染了湿地水资源。马匹和游客的过度践踏,也造成土壤板结和植被破坏。


守护纳帕海,保护好它的生态环境,才能让纳帕海的飞羽精灵有栖身之地。希望这座横断山中的鸟类乐园和驿站能保有它的安宁和美好,希望鸟儿们的翩跹身影,能年年往来,不负约定。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杨旭东,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从哥本哈根到巴黎—国际气候制度的变迁和发展

朱松丽、高翔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8

应对气候变化研究的科学方法

焦建玲, 王宇, 李兰兰, 韩晓飞,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9

气候变迁经济学

朱述斌, 朱红根,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天气、气候、农业气象技术与应用

马晓刚著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12

气候变化影响及减缓与适应行动

气候变化影响及减缓与适应行动研究编写组,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25

中国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胡鞍钢,管清友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