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带孩子旅行——最好的教育,在路上

2017-09-22作者:田世虹, 著编辑:茹鑫

第一次带Kami出门,她只有8个月大,那时候,她还不会走路,我左手拉着行李箱,右边胳肢窝下夹着Kami, 背着大大的背包,就上飞机了。当我把还不会走路的Kami放在高高的驼峰上,行走在沙漠里的时候,听着驼铃叮当,她张开小手搂着肉乎乎的驼峰,咧着还没长出牙齿的小嘴咯咯地笑个不停,那高兴劲儿,就甭提了。从那时候起我就默默地在心里向孩子承诺,每年都要抽出一定时间陪孩子出去玩。我们在格根塔拉草原骑马;去青岛沙滩边捉小螃蟹;到菲律宾的巴里卡萨岛潜水看海龟;去长岛和渔民伯伯下海打鱼;在匈牙利畅游美丽的蓝色多瑙河;躺在泰国的沙美岛沐浴阳光;在汉拿山脚下泡着温泉品尝美食;站在伊尔库茨克寒冷的土地上向远处蔚蓝深邃的贝加尔湖致敬;到“玫瑰之国”保加利亚寻找妈妈曾经留在那里的青春……


每当有人问我“你带这么小的孩子旅行,她也记不住,去了也白去,白花钱”,我会觉得无法解释。首先,有些人会用功利思想去衡量孩子成长的过程。报班学英语就是有用,刨土挖沙子就是没用;琴棋书画就是有用的,野地撒欢儿就是没用的……



我觉得这个理论挺可怕。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想一想,的确,旅行就是瞎玩,是个劳神费力还花钱的差事。旅行一趟少则三五天,多则个把月,这一趟花的钱够一个外教英语班一学期的费用了;这一趟耽误的课程半个月也补不回来;出去好几天回来连金字塔是哪年建的,美泉宫里住过谁等这些知识点都说不出来……从这个角度看,旅行确实是白去了。


可悲呀!因为基于“有用论”基础上的感受,统统都是大人们一厢情愿的感受,我们从来没有蹲下身子,把视角放得同孩子一样高,用他们的眼光看世界,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啊!


要知道,在旅行途中,孩子们看到了天空的蔚蓝,听到了小鸟的啁啾,尝到了海水的咸腥,闻到了鲜花的芳香,这 一切都是她用自己的感官赚来的实实在在的感受。最重要的 是,在她短暂的童年,有了和你在一起的记忆。


Kami说:“妈妈,沙美岛就是沙子很美的小岛吧?”看吧, 这就是孩子眼中对世界最初的理解。学会自己观察和理解周围的事物,不是远比我们撬开脑袋硬灌输给他们一些东西要强吗?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话说回自己身上来,如果非要问我带Kami出去旅行到底图啥,我其实真的不是一个善于思考的妈妈,很多事情都是随心而动。既然问到这里了,努力想想,答案也很简单:一是不希望她的人生被禁锢;二是希望将来孩子走出去不会随随便便被人骗走;三是希望能在孩子最依赖自己的这十几年中,教她学会实现自己的愿望。


我的一个同学,毕业后回老家的县城里找了一份安逸的工作,朝九晚五,相夫教子,再也没有单独离开过那座小县城, 日子过得很平静。某天,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她本人来北京处理,这下她可犯难了。因为这次偏巧她老公出差,家里只有她和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我建议她顺便带孩子来北京玩玩,也给我一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据说,在泰国等地,主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一头重达数吨的成年大象用一根细细的链子拴在一根并不很粗的木粧上。


体型庞大、力拔干钧的大象怎么会乖乖地被拴着呢?就凭它随随便便动一动,细细的绳索和小小的木粧根本承受不了它,但它们从来不这样倣。因为大象自幼就被同样的铁链拴在木粧上,当时不管它用多大的力气去拉扯,都没办法改变自己失去自由的现实。木桩对幼象而言,实在是太沉重了,久而久之,它便放弃了这种想法。现在,即使它长大了,力气增加了,完全可以轻易地挣脱了。但幼时的经验告诉它,木桩是拔不动的。所以,真正拴住大象的,不是木粧,而是大象的大脑。其实,在我周围也有很多人像大象一样,自己给自己设置了不可逾越的鸿沟。


“大姐,从你那到北京开车也就一小时啊。而且你们那里到北京有非常方便的长途大巴。”没想到她惊讶地说:“那怎么行,那么远,我一个人怎么能带得了她?”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


“我的驾驶技术这么差,开车出事怎么办?带着孩子赶不上班车怎么办?天这么冷,孩子冻感冒怎么办?路上有个磕碰怎么办?到了北京不知道该如何换乘地铁怎么办?关键是人生地不熟,有点什么事,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总之肯定不行!”


我竟被她一连串的反问弄得哑口无言。是的,她说的这些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这些也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大问题啊, 这顶多算一根细细的小绳索,根本不是挣脱不断的铁链子啊!我想她是受锢于小时候没有去旅行的经历。如果她小时候经常去旅行,就不至于害怕坐大巴车,不至于害怕陌生的环境,不至于畏惧到还没出门就被脑子里假想的各种可怕事情吓到了。


更可怕的是,作为一个母亲,她不但禁锢自己,还有意或无意地禁锢自己的孩子,让孩子在认识世界之初,因为看到母亲的种种行为而感觉到这个世界是多么黑暗可怕,从而慢慢地关上了自己小小的心门。我们经常看到一些胆小的孩子,被一些小动物吓哭,别感到莫名其妙,你只要去看看他的妈妈就知道了,胆小孩子的妈妈多半是看到一条菜青虫都会尖叫一声跳出八丈开外的人.她们这种夸张的行为会让孩子认为那些东西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从而也跟着怕起来,即 便孩子并没有被那些小动物伤害过。所以,“禁锢”就这样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了,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魔咒!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问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田世虹,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德国为什么要二战:来自德国人的反思档案

戴问天
华文出版社[2015] ¥17

在路上

张霖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青春,在路上——首届全国大学生征文赛获奖作品选》

谭帆、杨建波、陈鑫、吴满珍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死在路上也不錯

周榕榕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1] ¥25

教育路上的思与行

王一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歌写在路上

麦修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