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同期三代领导人的素质比拼

2017-11-29作者:程万军, 著编辑:茹鑫浏览量:274

熟悉明清史的读者应该知道,清建立于公元1616年,起初叫“后金”,是女真族的一个分支——建州女真所建。这个政权在没有统治中国之前,它只相当于中国一个地方少数民族的自治政权,与统治中国的大明王朝并存了30年。前清和晚明,是同时存在的。而就在这三十年间,明掉队了,清后来居上,乃至取代了明。这是为什么?


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在于明清三代领导人的素质区别。



万历皇帝朱翊钧VS后金大汗努尔哈赤。


35a58PICisp_1024.jpg


这是公元1616年,当时这两位皇帝分别执掌明、清政权。


从年龄上说,他们年龄相仿。万历皇帝53岁,努尔哈赤57岁。都过了知天命之年,在古代,已经是接近老年人了。人生经历和政治经验应该都是不浅的。


但是,在政治抱负及其精神状态上,他们差距明显。


“有些人活着,其实已经死了。”万历皇帝就是这么一种状态。


对这个万历皇帝,熟悉历史的观众可能比较了解,他是明朝倒数第四位皇帝,被称为明神宗,本名朱翊钧。他政治作为不大、历史名气不小,因为他创造了明朝皇帝两项历史记录,一是在位时间最长,共48年。二是不上班时间最长,有28年不上朝。万历年间,很多大臣从参加工作到退休,都没能见到皇帝一面,也不知道这位领导长什么样。


显然,“懒”是这位皇帝的第一个特征。


除了“懒”之外,万历皇帝的第二个特征就是“昏”。诸如对待他的老师、明代唯一配称作政治家的张居正,就显示了他的昏。张居正的“考成法”“一条鞭法”等改革明明是为老朱家江山永不变色而设计的,却被好心当作驴肝肺,给废了。愚蠢而又勤快,这样的皇帝是无用的;愚蠢而又慵懒,这样的皇帝是无可救药的。万历就是后者。


而他遥远的对手努尔哈赤,却是恨不得将时间掰成八瓣花的“惜时如金”的人。更要紧的是,他勤奋而明智。


努尔哈赤的成功之道主要有两点,一是勤奋,二是凝聚力。看看他的发家史。25岁的努尔哈赤还只不过是一个中层军官——为建州左卫指挥使,他接过祖父觉昌安遗留下的十三付铠甲要单练时,兵力不足百人。但是,历经30余年的艰苦斗争,这个中层军官却先后统一了建州女真各部。靠的就是这两点:勤勉和凝聚力。明末时期,女真各部首领都有统一称雄的愿望。但他们的政治才能、军事才能,都远不如努尔哈赤。凭借着独有的拼搏精神和坚韧不拔的毅力,努尔哈赤的兵马从起兵时不足百人的队伍,很快就发展成女真诸部中最强大的力量。努尔哈赤的成功,是一仗仗打下来的。他是个感召力非常强的领导,每当作战时,努尔哈赤总是身先士卒冲锋陷阵。战后犒赏对各部人马一视同仁,凡归服者均授予其官职,宽容一人可以团结一个群体。他常说:汉人也好、女真人也好、朝鲜人也好,谁也离不开谁,抱住团天下才能太平。此言此行,就相当具有感知力、凝聚力。


如是威望,岂是慵懒的万历老皇帝所能相比的。



天启皇帝朱由校VS后金二世可汗皇太极。


08f790529822720e508b34447bcb0a46f31fabc3.jpg


这是公元1626年,当时这两位皇帝分别执掌明清政权。


朱由校25岁,皇太极34岁。年龄差距并不十分明显。


但是,政治水平相差太远。


朱由校是个基本不具备执政能力的青年人,他的准文盲文化程度,令其连内阁草拟的圣旨都不能完整读下来,从而不得不将执国的大事托付给身边的太监。但要命的是,他最信任的秉笔太监(魏忠贤)也是大字不识。


一个半文盲高踞于皇帝的宝座上,而另外一个纯文盲当上了皇帝的主笔,替皇帝拟写朱批,怎么说起来都荒唐可笑,但这却是明代中国政坛的一个事实。


这个明朝倒数第二的皇帝,为什么素质这么差?


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他,而是不正常的成长环境所至。因为父亲(泰昌帝朱常洛)从小不招爷爷(万历皇帝朱翊钧)待见,所以,朱由校这个皇长孙自然也常在万历皇帝的视野之外。直到爷爷临死,他才被册立为皇太孙,有了受到正规帝师教习读书的机会。但在他刚开始识字,读书尚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就轮到他主持政局了。因为他的父亲登基一个月就撒手西去,按照皇权的合法性,下面就要轮到他接班,不接不行,可见,他当皇帝时完全没有知识与心理等各方面准备,属于“赶鸭子上架”。这一年,朱由校刚16岁。


16岁的朱由校看上去已经是一个少年了,但文化水平还比不上如今的小学六年级学生,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一个泱泱大国的君主。整整7年中,他的心智似乎一直没有开化。他的最大爱好,不是政治,而是游戏。史料显示,他在“从政”的七年间,不读书,不看奏章,不批军机,最爱干木工活,天天在木工房里挥汗如雨,夜以继日地做自己琢磨出的小摆设、小玩具。有人说这个皇帝是天下第一木匠,手艺不输鲁班。但根据后来他的木雕工艺品并没有传世这点来推断,想必他的雕刻功夫并没有像宋徽宗的书画那样入流,史书称其木制品“巧匠不能及”,也是成心抬举,言过其实了。


画家很难搞好政治,木匠的政治才华更是零蛋。这样的人当皇帝,等于是让猴子去游泳、让鸭子去爬树。


明朝倒数第二个皇帝,就是这样一个人。那么,他的对手,敌国正数第二代领导人又是个怎样水平的人呢?


皇太极,在努尔哈赤的诸子中,排行第八。


因为游牧民族“重武轻文”的传统,他的文化程度也并不比朱由校高出很多。但是,他能把书和实战结合到一起,的确是能力超强的体现。史料记载,皇太极在幼时通过学习,通晓满文略通汉文,尤其喜欢读明朝人罗贯中编著的《三国演义》,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做事经常仿效三国人物,而且运用得恰到好处。


皇太极虽然是努尔哈赤的爱子,但是却没有养尊处优、躲在家里喝酒享乐,而是和其他女真少年一样,五六岁就开始学习骑马射箭,八岁时他就能驰骋山林,弯弓射猎。皇太极从十二岁起,就开始管理家政。努尔哈赤的家庭关系很复杂,皇太极有十几位庶母,十六个兄弟,八个姐妹,再算上幕僚、护卫、文书等人,都要接受皇太极的管理和调度。


通过大宅家政,皇太极积累了丰富的管理经验,较早地领略了人情世故,培养出过人的管理能力。努尔哈赤去世时,其政权所辖,已是一个多元族群的国家。皇太极面对的,就是一个内部矛盾错综错杂、对立日益尖锐的国家。他一面继续发展努尔哈赤创制的八旗制度,在满洲八旗之外,分设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让各族群都有人口纳入旗制,因俗而治,以汉治汉、以蒙治蒙。另一方面对女真族人,他强化汗权,并以普通话骑射来塑造认同。一个政治人物不凡的标志是战略眼光,皇太极就具有这种眼光。他曾言“取北京如伐大树,先从两边砍,则大树自仆”。可见,其政治军事水平,不是战术家,而是战略家。虽然他没有活到清军入关的那天,但他的大一统战略,可以说,在其临终前就已经水到渠成。


一个皇宫里的木匠,一个战场上的巨匠,俨然不可同日而语。



崇祯皇帝朱由检VS前清摄政王多尔衮。


63238829_3.jpg


这是公元1644年,明清两个最高领导人。


当时,朱由检33岁,多尔衮32岁。后者还比前者小一岁,但其势却令前者望尘莫及。一个是丢了江山社稷的亡国之君,另一个是开疆拓土的英主。


明崇祯帝朱由检临死前,大明土崩瓦解,手下重臣纷纷降了多尔衮。


那么,崇祯与多尔衮,到底差距在哪里呢?


作为一个领导人,最要紧的就是识人用人这项能力。


崇祯皇帝统治时期,大明出现了严重的“人才流失”。我们可以替崇祯皇帝算算这笔账,自崇祯皇帝执政之后,从卢象升到袁崇焕,他毁掉了多少股肱之臣:


从公元1627年到1644年,崇祯在位17年,前前后后共换过50位内阁成员,14位兵部尚书。杀死或逼得自杀的督师总督多达11人,杀死巡抚11人、逼死1人。被他抓进监狱关押、殴打、间接逼死、战死、自杀、判刑的高级官员多达数十人。崇祯十四年,也就是亡国的前三年,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具有大臣资格的官员就多达145人,这个数字几乎占当时具有大臣资格官员的一成比例。也就是说,崇祯手下有十分之一的大臣,都是被废的罪人。


纵观崇祯一朝,并非无人,袁崇焕、祖大寿、卢象升、孙传庭等,都是一时杰出的将帅。文官如文震孟、刘宗周等,也都可圈可点。然而,这些人的下场都是悲剧。令皇太极胆寒的袁崇焕和直声满朝的翰林院庶吉士郑鄤,都是以千刀万剐的酷刑被处死。在剿“寇”战场上曾俘获高迎祥、几乎使李自成全军覆没的卢象升和孙传庭,在谗言中一个受重惩,一个被下狱达3年之久。最后,在监军太监的淫威和朝廷的瞎指挥下,两人均无谓地战死,死时卢象升才年仅39岁,孙传庭也不过51岁。


由能臣的命运可见君主的品能,崇祯皇帝,志大才疏,生性多疑,反复无常,理想和能力严重不匹配,更要命的是,他又很勤快,是个喜欢折腾的领导。在这样的领导的折腾下,股肱之臣只有两条路可走:一者牺牲;二者投敌。就是不能伴君太久,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就拿宿将卢象升来说,得到崇祯的重用却得不到崇祯的信任,崇祯派他打仗却不放开兵权,卢象升作为堂堂总督,真正能够完全控制的人马不过区区六千人,如何能打赢国家级别的大战役?最后,这个股肱之臣所能做的,就是只求一死。因为他明白,回到这样的朝廷,自己也早晚会成为“第二岳飞”,与其窝囊地回去让主人整死,不如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史曰:文官不贪财,武将不畏死,则天下太平矣!而一个皇帝,一旦逼得股肱之臣心死,则天下易人亦不久矣!


即便是洪承畴这样降了清兵的贰臣,也不排除迫于崇祯的压力所致。洪承畴自知打了败仗回去不会有好结果,不会得到崇祯的宽容,不如改换门庭,一降了之。


主子的性情决定臣下的工作作风。在崇祯这个用人不信、用人不专的皇帝手下做事,大臣没有一点安全感,朝中人人自保、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工作作风也是被主子逼出来的结果。在反复无常的主子手下,只有“牺牲”才能博得最终好评。崇祯皇帝特别希望大臣以牺牲来报答皇恩,如果你不“牺牲”,就得不到褒奖,甚至很难善终。


在这种几乎变态的“崇拜牺牲”的氛围下,大臣不想被皇帝毁掉,就只能一边应付做“准备牺牲状”,一边寻找自己的生路。这是任何一个不想白白送死的人的本能反应,如何怪得了大臣?怪只怪小儿崇祯,不识人事,对大臣们的人性提出了过高的要求。


而多尔衮这边呢,在识人用人笼络人心上,他绝对是个高手。


作为清兵入关的主宰者,多尔衮拉拢人心的功夫一流,对吴三桂、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四位汉臣,极尽拉拢之能事。在皇太极身边长大,并受到言传身教的多尔衮,深深懂得如何利用汉官汉将来达到他的政治目标。


皇太极死后,他不仅“继承”了嫂子孝庄,而且把哥哥的笼人之术运用得炉火纯青。


多尔衮深知,要想征服中国,就必须继承哥哥皇太极的大略:“以汉攻汉”。用“汉奸”的力量来击败明朝政府军与农民军的反抗。


如何无须自己血染沙场、而让汉人死心塌地为清室卖命呢?


多尔衮绝对有招。第一招:封官许愿。清兵入关后,多尔衮力促清廷,加封明朝四大降将。封吴三桂为平西王,孔有德为定南王,耿仲明为靖南王,尚可喜为平南王,各授予金册金印、帽顶服饰,并举行豪华的仪仗,甚至亲自为“四王”颁奖。


第二招:暖心关怀。在统一大战进行时,多尔衮曾特别嘱咐吴三桂,今后遇有战斗,只需“发纵指示,不必身先士卒”。要他发号施令,不用亲临战阵,也不必与士卒一样冲杀。多尔衮代表朝廷发出的这一指示,是要吴三桂这帮汉人降将明白,清廷对他们是多么关心和爱护。


新主人的器重与关爱,令明朝降将吴三桂等人身价倍增,也令他们特别卖力。他们果然不负多尔衮和朝廷的一番苦心与期望,以汉灭汉,迅速打开了新局面。后期在汉中为清打天下的,几乎都是汉官汉将,他们为新主子能谋能战,相互配合,协同作战,终于把难以对付的抗清力量镇压下去。一下子就为建州女真人打下近三百年的中国大好河山。多尔衮也就此完成了父兄没有完成的大业,摘下了甲申年中国政权这颗最大果实。


更多干货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问”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程万军,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何家女子——三代婦女傳奇

鄭宏泰、 黃紹倫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 ¥74

明清江南女红艺术

杨蕾,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0

明清奇案迷踪

冯玉军,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9

贞穆堂:明清家具撷珍

邓雪松著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720

文学、科学素质培养篇(儿童家庭教育系列)

刘丽英 等 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9] ¥11

孩子24项素质的培养与训练

李东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3

建构与创新:高校素质教育课程建设研究

张加才, 等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4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运动的旋律与变化的世界

吴子牛,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传播的进化:人工智能将如何重塑人类的交流

牟怡,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