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野公园初识日本樱花祭

2018-03-07作者:王颖静, 刘韧, 著编辑:carol

看过日剧的,一定会被它里面漫天飞舞的樱花迷住,带着小女生的浪漫情怀,去赴一场浪漫的樱花雨。现在三月伊始,正是樱花浪漫时。


选择三月来日本,自然是冲着樱花来的。鲁迅先生笔下的上野公园一定是第一个目标地。


日本的樱花全球闻名,以至于我们忘记了樱花其实最早起源于我国。据日本权威著作《樱大鉴》记载,樱花原产于我国喜马拉雅山脉,经过人工栽培后,逐步传入我国长江流域、西南地区以及台湾省。在我国秦汉时期,宫廷皇族就已种植樱花,距今已有2000 多年的栽培历史。樱花在日本何时受到如此厚爱的呢?唐朝时期,日本非常羡慕中华文化,经常派使者来学习,就这样,樱花随着建筑、服饰、茶道、剑道等一并被日本朝拜者带回了东瀛。在奈良时代(710—794 年),人们说到花,其实是指梅花,到了平安时代(794—1192 年),樱花才成了主角。7 世纪,持统天皇特别喜爱樱花,经常到奈良的吉野山观赏樱花。当樱花来到日本之后,被日本人精心培育,品种也随之不断增加,成为一个丰富的樱花家族。当樱花成为日本国花后,它更受关爱,培养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出现了观赏性更强的高等品种。



上野公园是东京最著名的赏樱胜地,也是东京最大的公园且免费开放,所以在樱花季期间从早到晚一直都是人潮涌动。园内樱花数目多达1200棵,具有代表性的樱花品种是“染井吉野”,这个品种的樱花是在1885年左右于上野公园所发掘出来的,然后名震全国。现在世界范围所说的日本樱花,大多指的是“染井吉野”。日本樱花是目前为止栽培最为广泛的樱花,这种单瓣、白色微带粉红的日本樱花几乎占领了整个日本国,世界上所有其他地方的日本樱花也都来源于日本。


现在,日本政府把每年的3月15日至4月15日定为“樱花节(祭)”。每年这个时节,上野公园都要举办隆重的“樱花祭”。日本有两次历史性的赏花记载:一次是在9 世纪,嵯峨天皇主持了日本历史上的第一次赏樱大会;另一次是在庆长三年(1598年)3月15日,由丰臣秀吉在京都醍醐寺主持的赏花会,以史上最奢侈华丽为由而载入史册。


当初,赏樱活动只是在权贵间盛行,到了江户时代(1603—1867年)逐渐普及到平民百姓中,形成了传统的民间风俗。曾经在旅日作家毛丹青的文章中看到,樱花之所以能深入日本人心,跟他们从小植树有密切的关系。日本政府战后做出了规定,要求教育机构组织植树,而且还特别指定了应该种植的树种,即樱花。根据日本政府战后复兴以及大规模绿化的方针,财团法人日本花会在1962年到2007年之间,总共种植了220万棵樱花树,而日本樱花会在1998年到2008年期间,花了整整10年培育出了100万棵樱花树的树苗,并免费发送到公共设施。


如此大规模、大力度的推广,想要不重视都难,于是,日本人对于樱花的情结从小开始就根深蒂固了。


日本人所谓的赏花,并不是单纯地去公园逛逛、拍几张照片那么简单,他们的赏花过程更像是一次愉快的花下聚会。在樱花祭期间,日本人都会邀上三五好友或全家出动,群聚于各地赏樱名所,席坐樱花树下,举杯高歌,谈笑春日。


“花见”一词甚至被纳为英文专有名词,拼写为Hanami,意为日本人赏樱盛宴。



樱花一直以来也被文人骚客所喜爱,不乏以樱花为主题的诗词和文章。冰心在《樱花赞》中这样写道:“山路的两旁,簇拥着雨后盛开的几百树几千树的樱花!这樱花,一堆堆,一层层,好像云海似的,在朝阳下绯红万顷,溢彩流光。当曲折的山路被这无边的花云遮盖了的时候,我们就像坐在十一只首尾相接的轻舟之中,凌驾着骀荡的东风,两舷溅起哗哗的花浪,迅捷地向着初升的太阳前进!”此刻,我们也被这云海似的樱花震惊了。


上野公园的黄昏,盛开的樱花在蓝天的衬托下,像一朵朵粉白色的云,飘浮在人群上空,太浪漫了。而树下蓝色防水布上则坐满了成群结队前来赏樱的人,有整个大家庭来此聚会的,有三五好友谈天说地的,还有年轻人结伴打闹着cosplay 的,好似盛会一般。据说有人一大早就来占上一个好位置,带上食物,一坐就是一天。而没能占到好位置的也不会因此而影响心情,喝着啤酒坐在马路边上热情地聊着。可能正好是周末的原因,树下几乎没有空的位置。虽然人山人海,但是我们认为正是因为这样的人群,公园才是最佳状态,樱花因此才更加生动。


已故的日本著名作家渡边淳一形容樱花的盛开“像着了火似的拼命开”,不同品种的樱花仿佛是个性不同的精灵,着了或浓或淡的外衣或者某个怒放的时刻是脱了外衣直接将灵魂燃烧了。樱花的花期非常短,仅有4-10天的寿命。日语里有“樱花七日”的说法,就是说,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为7天。


春天里的樱花边开边落,一夜之间可以开满一树,一夜之间又会落英缤纷。与其他的花种不同,樱花的美在于盛开时的热烈,更在于它怒放后纷纷飘落时的那种清高、纯洁和果断的壮烈场面。在树下尽情欣赏这花的美,我们自然会觉得这样怒放的樱花有种彻彻底底的感伤。


一阵风拂过,盛放的樱花恍若花雨,是最凄美的“风吹雪”,这种场景在大阪的三月也是可以见到的。日本人认为人生短暂,活着就要像樱花一样灿烂,即便死,也该果断离去。这种思想在我们看来有点极端了,但也是能够理解的。我们更容易理解的是冰心老人所提到的,因为樱花给大家带来了春天的喜悦,所以日本人才如此欢欣,借此迎接春的到来。


除了上千株美丽的樱花,上野公园还是东京最具文化气息的公园,它拥有包括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科学博物馆、国立西洋美术馆、都立美术馆等在内的众多博物馆。而我们最感兴趣的是位于园内的东京国际儿童图书馆,是专门收藏儿童图书的图书馆,属于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的分部图书馆,带小朋友来这里的爸爸妈妈们不妨到此一游。


上野公园的建筑从江户时代到现代多种风格,散落在樱花与苍松翠柏之中,让人有些时空穿梭的感觉。如果有时间,建议一定要参观东京国立博物馆。主馆珍藏了从绳文时代到江户时代的文物,另外还有一个展馆展出的是法隆寺宝物,这里有300件曾经属于奈良法隆寺(法隆寺是奈良古老的寺庙之一)的佛教宝物,有的已经超过1000年历史。怪不得日本人在上野公园能待上一天,这里的确有很多可以驻足细细品味的地方。如果来,一定要在这里踏踏实实地待上一整天。



穿过樱花和人群之后,看到的是东京国立博物馆前的广场,喷水池前会有很多小朋友欢笑着跑来跑去玩耍,也有卖关东煮等小吃的,游客和当地人一样,买了吃的,坐在一边的花台上悠闲地吃了起来。公园人多,产生的垃圾也多,但是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处垃圾回收站,并且按照分类进行整理,大家也都严格按照分类投放垃圾。一直有工作人员在整理垃圾,装满一袋之后就会被清理走,换上新的垃圾袋。而成包的垃圾又在另一处码放整齐,好似一座小山。这样一来,公园很干净,也不会因为遍地的垃圾破坏赏花的好心情了。



游游走走在天色渐暗的山野公园中,一定会途经一个小的神社——五条天神社,神社前的灯笼已经被点亮,有人还在参拜。继续游走就看到不忍池,围绕在不忍池一边,有很多小吃摊,俨然一个小夜市,很是热闹。据说这里的夏天更好,池中有莲花和不少水鸟,那时候有很多人专程到这里来写生。


这时候,公园里的路灯都亮了,人群只多不少。沿着公园的小路走着,灯光照耀着樱花,夜晚的樱花又有一番别样的风韵,更加妖娆多姿。人声鼎沸,络绎不绝,只能说,这个地方太热门了。



拥有好几条交汇的地铁线路的上野站,此时已华灯初上,霓虹闪烁,车辆、行人南来北往。靠在路边的围栏上,迎着初春凉凉的风,初次感受到了东京夜的繁华。



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问”,免费领取万本好书”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颖静, 刘韧, 著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逛公园》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地质公园规划探索与研究

李同德,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7

读览日本:日语泛读精粹(一)第2版

张继彤, 卢涛, 朴正龙, 福岛稔,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读览日本:日语泛读精粹(二)第2版

张继彤,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娜娜告诉你,这才是日本!美食·旅行·购物

娜娜,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0

图说日本服饰史

(日) 高桥健自,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5

日本为什么与众不同

廉德瑰,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0

基于“肯定列表制度”的中国对日本蔬菜出口研究

庞辉,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6

读览日本:日语泛读精粹(一)

张继彤,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