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红——研究女性历史的重要素材

2018-03-20作者:杨蕾, 著编辑:ayla

如英文单词“history”所展示,历史写的是男人的故事,女性在历史中罕有记载。幸得女红的物质遗存,无声地展示了女性存在价值和历史意义。由于古代社会生产效率十分低下,一般普通家庭的女性会把除去做家务、养育子女以外的几乎所有时间都用于女红之上,用以满足家人的生活必需,如有结余还可获取一些额外的收益。“上女衣五,中女衣四,下女衣三”的说法,表明至少在战国时期一个女性的手工劳动就可以满足3~5 人的基本穿衣需要。尽管这是一个长期、繁重、密集的劳动过程,其间还是涌现了许多优秀的女性,以惊人的才华创造了绝妙的女红作品,成为物质发展史上的亮点。女红是展现女性才华的舞台,更是无字的织绣史书。通过研究它们,可以穿越时空界限,回归到古代社会,来复原古代女性平常生活的状态,展示她们所创造的文明。

 

脚踏纺车  图片来源:《天工开物》


书面语言的学习需要走出家门进入学堂,违背古代的社会道德规范,因此对于古代女性来说是属于极少数人的特权。即使对于这少数女性,写作也不是她们善于使用的。如《红楼梦》中,薛宝钗对林黛玉说:“咱们女孩儿家不认识字的倒好”,“就连作诗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等。在《三国志》中也有记载,“后三岁失父”,裴松之注引三国魏王沈《魏书》:“(甄皇后)年九岁,喜书,视字辄识,数用诸兄笔砚,兄谓后言:‘汝当习女工。用书为学,当作女博士邪?’”这些话语都清楚地表明儒家文化传统中对于女红和读书写作之间的取舍观念,这也是古代历史中女性处于失语状态的原因。这里有个特例,湖南的江永女书,它是历史上唯一一种排除男性的女性文字,但其起源和发展也与女红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明)仇英 汉宫春晓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而女红几乎对于所有女性来说得心应手,与儒家文化所强调的女心向内的伦理特点相符合。如苗族刺绣就被誉为苗族的无字史书,其上记载了苗族艰难跋涉的南迁历程,把那些符号化的山岭江河刺入服饰,形成苗族特有的历史记载方式。在这种记载和重构过程中,男性一无所知。 女红给予了女性表达的媒介,成为她们创造物质文化历史的见证。




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问”,免费领取万本好书。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杨蕾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60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女人的成熟比成功更重要

李玲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民族化再探索——1949至1966年中国油画的重要实践

李昌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4

懂报表比会营销更重要

蔡丽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20世纪英国女性文学探微

张蔚、常亮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2

女性与科学

范素华 李缨 等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财富赢家:女性理财技巧大全集-1000个理财常识与技巧

海天理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女性管理学概论(下册)

郭丽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9

魅力源于事业——话说女性创业

金淑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0

都市白领女性理财能手

吴海燕、朱春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