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驴的困境

2018-03-29作者:蔡恒进, 蔡天琪, 张文蔚, 汪恺, 著编辑:ayla

哲学上有一个“布里丹毛驴效应”,如图1-7所示,就是说一头毛驴在两堆数量、质量和与它的距离完全相等的干草之间,如果始终无法分辨哪一堆更好,那么它永远无法做出决定,最后只得在纠结中饿死。布里丹主要论证了在两个相反而又完全平衡的推力下,要随意行动是不可能的。同时,这种临界点(或者鞍点)又非常不稳定,人的意识就与这种状态有关系,世界中到处都是不稳定的临界点。

 

 

图1-7 布里丹毛驴效应

 

滑动性的生物基础应该还是大脑的网络结构,这就使得人类思维具有尺度变换不变性和平移不变性。如图1-8,假设我们现在身处一望无际的非洲草原,一只狮子凶猛地朝我们跑来,由远到近,从小变大,不论这只狮子是离我们几百米远还是近在眼前,我们都会认为这是同一只狮子,也会做出一样的反应。但这对于一台机器而言,则是完全不同的图像。当狮子离机器的传感器很远的时候,在图像上它可能只是一两个像素点的大小,在动态捕捉或是其他传感机制中可能也只是一个点,这个时候机器根本无法分辨这几个像素点对它意味着什么。只有当狮子离我们足够近被足够多的传感器捕捉到的时候,机器才能将这个移动中的物体判断为狮子,而人则可以在很远的地方仅凭视觉和听觉就能发现并做出反应。

 

 

 

图1-8 人能够很快将看到的画面与记忆或想象的画面联系起来,而机器目前无法做到

 

目前,机器的图像处理与人的视觉系统还有很大差异。机器现在可以识图,能够精确地识别图形的样式并确定图形所代表的物品,但不能从人的脸和姿势中准确读出情绪的变化。人不仅可以轻松地做到这些,还能够敏感地察言观色,揣度对方表情背后的心理。人能分辨出对方的笑是强颜欢笑还是笑里藏刀;也能分辨出何为莞尔一笑,何为皮笑肉不笑。遗憾的是,就算人对机器一笑百媚,机器可能还要在费好大的劲之后,才能发觉你笑了。女人能够仅凭男人的一个嘴角上扬就感觉到对方在撒谎,从一个眼神就能对男人洞若观火;但是,机器要能识别人的谎言,可能还需要获得他的心跳、瞳孔变化等一系列生理数据,要了解一个人更是难上加难。滑动性的存在,使得人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能够被迅速地理解,人与人之间的了解和沟通也因此能 够更加自如。让机器能够从人的表情中识别出喜怒哀惧,或许会成为机器与人和谐相处的重要一步。

 

人类的思维常常出现误解与幻觉,其中也包括我们对“无限”的想象 (图1-9)。在数学家的眼中,两条平行的直线,就被认为是在无穷远处相交, 由此也产生了关于无穷远的想象。其实,我们对于无穷大或是无穷多的理解,都是来自我们的感性认识。超越数π小数点后面有无穷多位,但我们对于这个无穷多的表示还是利用了有限位小数的表达,这个时候,我们往往会用“数不尽”来形容这些无理数。可以说,人们心中的“无穷”概念在物理世界中的实例化都是靠有限实现的,我们可以用上亿位的数字来表示π但终究还是有限个数。只是在这样的一个表现的过程中,即使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无限,我们也能够有一个对于无穷直观的感受;虽然我们很难精确地定义无限, 可是当我们看到夜空上的满天星辰,或是谈到浩瀚的宇宙时,我们总能信誓旦旦地说,这就是无限,且不怀疑其存在性。

 

  

 

图1-9 “无限”既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我们并不怀疑其存在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蔡恒进、蔡天琪、张文蔚、汪恺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5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