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产生了审美?

2018-04-11作者:刘悦笛, 著编辑:CAI

常常到各种旅游区去,比如到新疆的喀纳斯湖,一次微雨过后,天上出现了一抹彩虹,来自城市的人们都感到非常兴奋,而景区里面的人们却并不为之感动。



转念一想,在大都市里面,竟然许多年没有看到彩虹了,反过来,对于乡村的人们来说,都市的霓虹灯可能更具有吸引力。



为何景区的常驻民对周遭的景致无动于衷?


在某种意义上,恰恰是因为没有拉开“审美距离”。


或者说,这身边的景色,对于他们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因而,相应的审美感觉也就钝化了。


这就需要一种“陌生化”的效果。


“陌生化”,使得人们可以以一种新鲜的眼光来看待习以为常的东西。


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如果你以“画家式”的眼光来看待身边的事物,就像许多电影镜头里面的生活景深一样,那么,所见的就非常不同,甚至见所未见。



任何一位初到国外的人,都会感到“文化震撼”(cultural shock)的效果,似乎一切都是新鲜的,这是因为,它与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生活拉开了距离,你被投入到全新的境域当中。


但是,完全的“陌生化”也是不足取的,因为全面的陌生,反倒容易产生不安全之类的感受,使你无法对之有所把握。


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一首流行歌曲的歌名——《最熟悉的陌生人》。


处于“审美距离”当中的审美对象,既不是完全陌生的,也不是完全熟悉的,而是熟悉当中有点陌生,陌生里面又有点熟悉。


如果我们将“审美距离”当中的两端拆开,那么可以说,这种距离对于人与审美对象都是有价值的。


如果审美对象过远,那么,对象就会被看不清 ;如果太近,就会由于过于真实而被对象所介入。


如果人们离对象过远,那么,就会看不清对象 ;如果太近,就会因为看得过清而失去了距离。


远在古希腊时代的人们,就曾说过,过大的事物或者过小的事物,都无法被审美地把握,这也说的是“审美距离”的调焦的问题。


这种“审美距离”,用中国传统的话来说,就是“不即不离”。


宋人陈简斋的“海棠诗”有云——“隔帘花叶有辉光”。那么,究竟是什么造成了画与叶的“辉光” 呢?当然就是由“帘”“隔”出来的, 似花还似非花、似叶还似非叶的审 美境界了。


置疑到最后,许多美学家认为并不存在“审美”与“非审美”状态的隔绝, 所谓产生了“距离感”的心理,不过是注意力集中的一种特殊状态罢了。


那么,“距离”与“没距离”,孰对孰错?


还是得由大家根据自己的经验来确定。

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问,免费领取万本好书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刘悦笛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3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收视率与电视艺术审美

张蓝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9

西方当代艺术审美性十六讲

王瑞芸著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 ¥22

证据去哪儿了:法医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我们误判了中国

谷棣,谢戎彬 主编
华文出版社[2015] ¥24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左手实现了右手的梦想

清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今天,你创业了吗?

张小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3

父父子子:喊你只需要两个字,懂你却用了一生

钱理群 编 鲁迅、周作人丰子恺、梁实秋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眼睛怎么了:眼科医生告诉你

翟长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