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韩日美星的脸型谈起

2018-04-12作者:刘悦笛, 著编辑:ayla

2007年11月15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图书馆,我接受了韩国三大电视台之一的MBC的专访,这个电视台就是拍摄电视剧《大长今》中文名叫“文化电视台”的那个台,采访的主题就是“中韩日审美标准”的差异。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话题从中韩日美女的脸型谈起,东亚诸国的美女标准究竟是什么呢?

 

这种标准的获得,如果要真的公正的话,可能还得根据科学方法,或许问卷调查抑或投票的方式才能得到相对准确的答案。实际上,这种科学方法是存在的,英文叫做“A balanced angular profile analysis”,简称“BAPA”,翻译成中文就是“脸面轮廓平衡角度分析法”。

 

有趣的是,根据这种方法,韩国人已经对中韩日最青睐的美女脸型进行了研究,如韩国的颐华女子大学整形外科专业朴兴植所言:

 

我们用“脸面轮廓平衡角度分析法”(BAPA)分析的结果是,每个国家喜欢的脸型都不同。尤其是以活跃于影坛的韩流明星女红星的BAPA分析结果与她们受欢迎的特定国家喜欢的脸型分析结果几乎一致。根据韩中日53名艺人的BAPA分析,中国人喜欢整体的轮廓稍微圆一点,嘴型和嘴唇也是比较平滑的脸型;日本人喜欢鼻子和脸侧面的角度小,并且嘴的轮廓稍微鼓出来的脸型;韩国人喜欢脸型稍微长点,嘴稍微鼓出来的脸型。

 

按照这种结论,因电视剧《大长今》而大红大紫的李英爱的脸型,更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标准;因主演电影《野蛮女友》而风靡亚洲的全智贤的BAPA与日本人喜欢的脸型库的标准几乎一致;而对于韩国人自身来说,曾获“韩国最美女艺人”称号的金泰熙的脸型才是韩国人更喜欢的脸型。

 


当然,不同国家对于女明星的喜爱程度也是不同的,就像中国人更喜欢林青霞与张曼玉的脸型,日本人则更喜欢山口百惠和滨崎步的脸型,这些都是多数人的平均审美选择。

 

这三种文化的审美的差异,从地理角度出发,也许正是从中、韩、日三国的“大陆文明”、“半岛文明”和“孤岛文明”当中孳生出来的。

 

尽管中韩日人,在具有盎格鲁-萨克逊血统的欧美人看来,都长得差不多,但其实并不是这样。从人种学来说,中韩日的各个民族属于不同的人种分支,虽然他们都是黄种人。

 

而且在中国国内,从人种到文化也有南北之别,过去总是说北方倾向于“阳刚之美”,而南方倾向于“阴柔之美”,也有人种学的根据。

 

不同的人种,就会产生不同的文化,梁启超就曾如此描述中国南北文学与文化的差异:

 

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吴楚多放诞纤丽之文。自古然矣。自唐以前,于诗于文于赋,皆南北各为家数,长城饮马,河梁携手,北人之气概也。


江南草长,洞庭始波,南人之情怀也。散文之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北人为优。骈文之镂云刻月善移我情者,南人为优。盖文章根于性灵,其受四围社会之影响特甚焉。自后世交通益盛,文人墨客大率足迹走天下,其界亦寝微矣。

 

显然,某一种族的相貌的变化,除了人种的差异之外,还受到地理环境、气候条件、饮食习惯的影响。据日本科学家近期的研究,由于饮食习惯的影响,可能数千年之后,日本人的脑袋更像今天所吃的上圆下尖的冰淇淋形状。

 

研究者们在不同的文化序列当中,通过公众投票的方式,选出来了不同人种当中的“最美的脸形”。我们从这个序列当中,采撷出下面的三张,分别为最美的中国人的脸、最美的日本人的脸和最美的韩国人的脸。

 

 

回到脸型问题,可以公认的是,由于都是黄种人的缘故,所以这三个国家的人的脸型还是具有共性的。面部都更加扁平,轮廓线和五官并不十分清晰,鼻梁通常不高,眼睛也以黑棕色为主,这显然不同于欧罗巴人高额头、大鼻子棱角分明的脸型,不同颜色的皮肤和眼睛,用中国的话来说,那些老外是“金发碧眼”。

 

从今天的总体喜好上来看,如前所说,中国人喜欢嘴型比较平滑的、整体轮廓稍圆一点的脸型;韩国人喜欢嘴的轮廓略鼓的、脸型稍长点的脸型;日本人也喜欢稍长点且嘴微鼓的脸型。

 

从其他特征来看,与中国人比较,韩国人的眼睛更细长一些,眼角往上翘一些,脸部更扁一些,皮肤更白一些,颧骨高一些,嘴唇更厚一些。日本人的单眼皮更多一些,黑眼仁(瞳孔)更小一些,脸的宽度更窄一些,面部更平更长一些,鼻子稍高一些,甚至对于女孩子而言更喜欢虎牙一些。

 

有趣的是,从历史上看,这种审美标准可能是变化多端的,今天的标准不同于昨日的标准,现在的审美绝对与未来的迥异,尽管其中还具有一种相对稳定性的要素。

 

我们都知道,从中国传统的对于女性的审美标准而言,凤眼、眉如新月、樱桃小嘴、瓜子脸等是常常被称道的,这可能更多是明清时代以来的标准。

 

在众多的脸型中,从近世以来的审美标准来看,“瓜子脸”是最美的一种脸型。当然,这与盛唐时代的倾向于丰腴的审美标准是不同的。从比例的角度来看,理想瓜子脸的长宽比例应是34∶21,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这似乎更符合中国人的传统审美标准,这种标准显然不同于古希腊雕塑的脸型的“黄金分割率”,黄金分割甚至在中世纪被视为“神授比例”,其数字比是1∶0.618。


而今,在中国,对于人的审美的要求,似乎越来越“西化”了,在青年人当中也有从20世纪80年代的“哈日”到90年代之后的“哈韩”的变化。举个例子,对于传统的“瓜子脸”的喜爱,更多是诸如“红楼梦主角选秀”节目当中才遗留着,但是这些选手如果参与到其他具有现代色彩的“选秀”节目当中的话,恐怕在“海选”阶段就会被淘汰。

 

大众对于脸型的认同的历史变化,还可以从20 世纪初期那些美女的老照片当中看出。今天的人们,恐怕绝大多数都不会认为当时的那些“民国范儿”美女是“美”的,但却可能对于上海滩那种具有西方色彩的“月份牌”上的美女极为认同,尽管她们穿的是旗袍,但是脸部的审美绝对是按照“西化标准”塑造的,甚至有20世纪二三十年代好莱坞女星的某些特征。

 

日本也是一样。在江户时代还以“瓜子脸”为美,主要原因是,当时头发向上梳的日本式发型已经定型,这使两颊和下颚的分界显得很突出。但是,平安时代又曾以两颊鼓起的脸为美,这是因为,这样的脸型容易与长发以及当时的宫廷礼服相配,宫廷风也直接影响到了民间。

 

当然,日本的审美标准“西化”得最早也最为普泛。从“明治维新”时代开始,日本人开始喜欢西洋式具有立体感的脸型,在文化上也有“脱亚入欧”的趋向,甚至有改造人种的说法。韩国晚一些也出现了审美标准倾向于“西方”的趋势。


 


中国则更晚一些,如果我们对20 世纪二三十年代那股西化急流相对忽略的话,那么,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才重新走向了同一方向。中国的审美意识在近20年间的变化更为迅速、更为迅猛,但从总体来看,20世纪整整一百年,“西化”之风应该说是越来越重的。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刘悦笛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3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战斗的青春5胜利是我们的

雪克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6

运动的旋律与变化的世界

吴子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传播的进化:人工智能将如何重塑人类的交流

牟怡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杜甫的五城:一位唐史学者的寻踪壮游

赖瑞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8

世界是随机的——大数据时代的概率统计学

李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哈儿的世界第二部:神秘的闯入者

唐哲,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8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